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朱青生】我为什么从事现代艺术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朱青生】我为什么从事现代艺术
时间:2016-4-26 14:37:00      点击次数:1603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朱青生     字体颜色

朱青生

    四十岁,对我来说疑惑更深。因为以往的困惑具有而不被注视。今天是注视而无所适从。本来似是而非的感觉。已逐步呈现为问题。
    第一问题是语言。常常在课堂上,或书桌前踌躇。因为我不知用什么语言去说。本于困惑曾就教于师长与同事,张光直先生告我:"只要想清楚了就能说清楚。"张志扬举了自己的语言经验:"从小读尚书,后来觉得中文被泛化,不足以论辩问题。"赵一凡采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各种方式都试试。"金开诚先生在大会上呼吁"纯洁汉语,规范语文。"我也把这个困惑说给协助我工作的北大同学,他们未置评词,也许他们会被这种困惑感染。
    我曾有一种过去的语言,论道可作"可道非常"言事可以"去年今日",抒情可用"恰似春水"述志可称"铁马冰河",但是我不能用,因为我不曾学得,与我交流的同语言者,也不曾学得。语言并不随基困遗传,每个个体都必须自己从头学起。但是共同的境遇使人按照约定将语言结构性变更,习用新语的过程也是遗失陈言的过程。我虽然在传统语言的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任职,周围有许多了解和注重"过去的语言"的同事,即使如此,还是觉得"过去的语言"已经成为追忆。
     我现有一种"转译的语言"。它是以白话为表面格式,是西方语言的概念语法和思维规范的中文转译。论辩问题的最基本的单位--名词概念,哲学、社会、政治等类名词本身就是转译过来的。即使不是讨论学术史(不是陈述)的论述著作,作者也常常在括号中注上英文、法文或德文以澄清概念词。我自己虽然没有这个习惯,但读书时,也是看到一个词常常下意识地立即在自己的脑子里追寻英文、法文或德文的原文。在没有什么能力和机会的情况下,我勉强学过一点外文。回溯心理原因,不是因为将外文作为一种手艺,而是将外文作为使说话和质疑有着落的必要功夫。英语已成为当代之"小学"。
    如果我用语言从事艺术就不会遭遇这种困惑,文艺语言不计方法,臆语错话脏话模糊言辞皆成文章,出神入化全在语言的若即若离之间。现代小说的汉语可以现代小说可以回归到《红楼梦》的日常说话中,以叙事营造的语境,反正不是直接说与(诗则不同于小说,在"过去的语言"和"转译的语言"中冲突更大,暂搁不谈。)
    还有一种"技术语言"这是伴随工业社会由技术激发之后分离出来的新的功能性语言,在计算机普及之时,这种语言将会日益规范、有效、通用而成为一种文化类项。它计算化,无歧意,无情感无文化背景的。产生之初实与任何传统语言无必然关系,(虽然主要的形式借用英语),对于每一个现代生活的人来说技术语言都要重新专门学习,它的最高规范是求真的理性计算推求。这一种可称之?quot;科学语言"并不造成对我的困惑。
    语言的困惑主要的是论辩时的无所适从。论辩的语言可称"哲思语言",首先依赖一套术语辞典,它不仅要使用者和受者同时同样地明确它的外延和内涵,而且还要了解它的词源,与同义词的关系,如果是动词,还应该明确它的日常含义和抽象引申义。这套术语本来在专业界不难达成协议,问题出在套术语辞典的语词同时又是形相的代码,它与技术语言的区别就在于它不能用逻辑和方程完全组成结构关系,它在用者和受者的心理上将引回它所代表的图像和境况,所以原则上它不能从另外一个文化环境所造就的词典中翻译过来,因为转译之后语词和形相的原本的关联就歪曲了,意思(或理解)也就不对了。
    现在,呈现的问题是我们不能使用"转译的语言"来作论辩语言的术语辞典,那么除此之外,我们能不能从"过去的语言"中析出一套术语辞典呢?或者,我们有没有可能在当代汉语言中重制一套术语辞典呢?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就涉及到我的第二问题:任务。
    作为思想者,我的首要任务是针对人类生存的根本问题进行思考,进而为寻求解决的方法而身体力行。而作为中国公民,在这个世界上我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悠久的文化,落后的现况和急促的变动的承受者之一分子,无论走到哪里,特别是西方主流文化的代表期待着我回答同中国有关的问题,本国国家代表和学生(未来的国家和文化代表)要求并提供我解决现实问题的课题。任务被局限在现实前提之下,在十五岁看蒙娜莎(哈定偏《怎样画人像》一书插图)时,我曾勉力自己要?quot;历史"上创造一样功迹。这是"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传统在年轻人身上的普遍反应,在毛泽东时代,这种精神受到了特殊地激励。今天,自己已经游历了世界,对人生也具备一些阅历,回头来看自己的任务,发觉为历史创造一样功迹的心愿并不因为贫困而衰减。当年幼稚的志向也许天生。当今引导着永恒向上精神的是对沉寂和无尽的向往。无论是谁,一旦向天设问,就终生无法停留在一个具体的事业中享受天伦。而要去论辩根本的问题?quot;吾不得已耳"。事实上,在大学中我们扮演了脑力劳动者的角色,要接受一个课题去研究。研究的目的前定为证明这个研究的价值,价值又是由当下的生存环境所规定的功利标准决定。所以,每天的实际学术生活就成了解决专业问题(大家认为与我相关问题)的活动。自己去找课题,指导学生,研讨教学,联络出版,组织会议等,在专业问题相关杂务中常常不能专注于原定的首要任务。想到王国维青年时曾有同样的困惑,后来为了"实学"和现实,他从事历史和文字的研究去了。周国平说他们没能够(主动)专注于思想,后来我们都同意他是没有这种可能(被动)。这是首要任务的现实化解。况且,现实任务有时不仅是学术(技术性的现实课题解决),而关系到启蒙,教育和宣传。
    中国近代的思想者中并非没有才智足以同孔、孟、庄、老、胡塞尔、海德格尔抗衡者,就是因为落后的现况和急促的变动让他们的任务从根本问题上移开。求索根本的问题竭尽毕生力量只能致其半(另一半依赖同代同语的同等志趣者的砥砺)。至此,非哀鸣,而是相求同气也。
    如果有人与我共同面对根本问题,我们就需要有一整套从我们的现实经验和文化渊源中析出的术语辞典,而这种术语辞典既然不是转译的,应该既包容了必须转译的部分,还在对问题的的探讨深度上已经自洽,同背后的形相自洽,同进入问题的思路自洽,同解决问题的方法自洽,同处理问题的手段自洽。如果尚且还没有这套辞典,我们何从在辞典内部达到这个深度上自洽?
    为了包容必须转译的部分,效玄奘译经,80年代许多同人都致力汉译,我也参加了《二十世纪文库》和《现代美术理论翻译系列》的编辑和译作。从专业角度积极赞同其事。当年玄奘将印度语文和西亚语文经典译成中文时,实际重造了一整套论辩术语,称作佛典汉语。所用命名推理(因明)与之前的汉语言规律区别很大,即至今日,不通梵文者可以读汉文佛经的史传,但不可读经论,就是因为译书只是权代之计,充其量只是为自我的完善思辩所缺乏的部分提供思维因素,当年概之?quot;取经",良有以耳。80年代的汉译,在技术性著作上,无以置疑,一涉之论辩,局限不下玄奘译经。他的大成唯识之说,不二代而衰,后在中国,唯识法相非但未因其专门的转译术语系统的过分繁密成为显学,反而沉寂八百年。译书实知其弊亦深。
    析出术语,首要在清理旧说,从尚书的《洪范》到智 的圆融,每种说法有三层意思,一层是这些词语字面的意义,无论作者作任何解释,读者见其字则受其本义的指定(读者的误解尚未包括在内);二层是作者的定义,受他的时代、学派和个性的影响。三层是文本的意义,在一定的思维环境中,字面意义和作者定义都有能动变化。刘若愚先生对中国文学批评理论的概念分析,在术语清理上做了示范,主编偏《中国哲学大全》也侧重于此。80年代译书潮下,清理旧说(概念范畴)也尉为暗流。清理旧说是否能将"过去的语言"激活为现行的语言,则是问题的关键。不能激活现行的语言的所有研究,都是学术的技术性研究,习称之谓"国学"。并不是说这种研究不能提供整个学界对问题的新观念和新思路的启发,而是说它只能给转译的语言系统提供被论辩的对象。所以清理工作多出于接受西方教育的专家和在西方用西语之作的华人学者,事出必然。 
    与清理同时,析出术语应该针对问题进行。根据完成的思维结构专注于问题,自然会析出术语。这些术语并不与根据其他思维结构针对同一问题用其他语言析出的术语一一对应,甚至由于取舍不同,在问题中发现的论题也有偏差,二种思维经由两种语言析出的术语之间,连换算的可能都没有。如要转译(不是翻译)则要加上冗长的脚注和补充性括号。因此,语言的问题归结在任务的问题上,如果排除了现实化倾向,专注于根本问题作为唯一的任务,语言就不成其为问题。
    现在回到本题,我为什么从事现代艺术。
    现代艺术是有许多性质,其中一种性质使我最为心仪:它无限开放又直达根本。根据现代艺术的这个特性,任何人类的非功利活动和对功利目的反思和反省都是"现代艺术"。
    将"现代艺术"作为事业来相从。具体对我而言,还是由于"任务"和"语言"。因为自己是学美术和美术史出身(美术不是艺术,只是分类系统上归类于"艺术行业"而性质可以用具体的视觉形式的创造活动进入"艺术范畴"的途径之一),现实的任务多少与之相关。由于80年代以来从事现代艺术的研究、创作和活动,对现代艺术的历史的陈述和性质的阐明则是我的工作。由于在中国有'现代艺术'的性质相当的艺术传统,但是在当下由于现代艺术被一些从事传统样式的艺术家称为"西方资产阶级艺术流派",而干扰了中国艺术家们正常的艺术生活,阻碍了知识分子对艺术的全面理解。所以向中国艺术家和非艺术家作一次解释,成为我手头的工作。这一具体的"任务",由于课题的性质可以接联"根本的任务"。在陈述"现代艺术是什么"的同时,现代人及其相关事物的关系问题则必须论辩。 在"语言"的困惑中使我从现代艺术的方法中得到进一步责让的机会。第一,如果我们母语是德语,操此论辩是否能彻底解释根本的问题。根据在德国读书的经验,既得知德语思想者对此作否定回答,也体会语言从言论的开始已经被自身而局限。一个德国同事帕腾海默的设问很合我心?quot;太始之初,形相(Visiou)和言辞(Word)以何为先?"第二,语言不能涉及的部分,除了沉默(如维特概斯坦),人是否有所作为?
    于是,我就从事现代艺术,如何做了什么,如果能寓于独白,则非是。

★个人小传
1957年生于镇江。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央美术学院,德国海德堡大学。现在北京大学艺术学系任教。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朱其】不存在一种中国式的当代艺术定义 【 打印 】

    相关文章
【朱青生】应该重视古根海姆“世界剧场”展 2017-12-20 22:44:40  
【朱青生】 2005年中国当代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导言 2017-2-13 14:26:04  
【朱青生】对于艺术和艺术史的未来,我们如何展望? 2016-9-26 12:27:46  
朱青生:我们怎么编艺术年鉴? 2016-8-26 21:07:34  
【朱青生】所有的专制制度都坚持经典和传统的艺术 2016-4-26 14:27:35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翟晶】永不回头的《基质之河》... 图片文章
【刘骁纯】从陈丹青对徐冰的批评... 图片文章
【俞可】社会转型中的黄桷坪艺术...
【贾方舟】大家足迹艰辛历程——... 图片文章
一个天才的心相——忻东旺艺术作...
【黄笃】中国抽象艺术的境遇 图片文章
【佟玉洁】警惕:以艺术区的名义...
【翟晶】凝视与矛盾——19世纪“... 图片文章
【李小山】我对当前中国美术之看... 图片文章
西沐:新时代艺术博览会发展的基... 图片文章
【杨小彦】画外光的“反动” 图片文章
【《画刊》特稿】不仅是身体与性... 图片文章
【期刊推荐】《画刊》ART MONTHL...
邵亦杨:德国当代艺术的崛起 图片文章
【徐虹】中国美术馆“农民·农民... 图片文章
【翟晶】不期而遇——论威廉·肯... 图片文章
【佟玉洁】当学术成为女性艺术批...
【鲁虹】规避与创造——关于方力...
【付晓东】 既然Thats all right...
【翟晶】被模拟的身份——当代非...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