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看与读:批评家与读者” 2017·第十一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在漳州圆满落幕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看与读:批评家与读者” 2017·第十一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在漳州圆满落幕
时间:2018-1-6 13:52:17      点击次数:228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     字体颜色

 

12月20日至21日,“2017第十一届中国批评家年会”在福建漳州举行。本届中国批评家年会由中国美术馆研究员、策展人、现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学术部主任徐虹担任组委会主任兼轮值主席,艺术家陈志光担任组委会副主任,批评家邓平祥担任学术主持。出席本次年会的批评家共计45人,其中年会学术委员28人,分别为贾方舟、杨卫、徐虹、邓平祥、皮道坚、朱青生、王端廷、殷双喜、葛秀支、郭红梅、艾蕾尔、谭维、邱敏、李晓峰、马钦忠、管郁达、杨小彦、王林、王小箭、陈孝信、俞可、陈默、刘淳、郑荔、张光华、郑娜、游江、滕宇宁;特邀嘉宾3人,分别为顾振清、翟晶、凌敏;台湾籍学者4人,分别为黄海鸣、张礼豪、石瑞仁、黄茜芳;福州本地学者10人,分别为陈志光、李豫闽、徐东树、汤跃滨、蔡森成、蓝达文、杨天生、王燕成、林玉梅、李海梅等。

主题讨论:
“看与读:批评家与读者”
“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权?”
“发明‘艺术意义’的当代艺术批评”

 

     年会在进行了简单的开幕式后,由马钦忠、王林分别作了题为“发明‘艺术意义’的当代艺术批评”及“中国当代艺术阅读与批评的一个案例”的主题报告。

 

      马钦忠在报告中指出了当代艺术所面临的问题:艺术批评纯粹是对艺术作品的意义“发明”,比如杜尚的意义就是如此“发明”的;这种“发明”意义的当代艺术批评,是培养学习者进入艺术圈的工具,至于是否有助于对艺术作品意义的理解,这值得怀疑;批评写作的意义发明是挑选某一个物并找到它的“物性”,但这种物性到处都是,凭什么你找个“物性”的说法就成了艺术?不论是艺术创作还是艺术批评,而必须是生命与人的精神自由的艺术史,是呈现生命自由的各个时期的艺术史,而不是各个时期艺术与艺术的艺术史。

 

马钦忠、王林做主题报告

      王林的报告通过孟璐究竟怎样来建构中国当代艺术?——读杨诘苍《这不是一个“中国城”展览——深读“1989后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和动物有无人权?——读Ben Davis 《古根海姆中国展:紧急策展撤展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两个文本的分析,对“提到的国外及海外专家和机构主导中国当代艺术评价这种现象,进而对参展艺术家贬低国内创作和批评的言论做了严厉的反驳。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进程是众多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不畏艰险、努力工作的结果。中国的当代艺术主要成就自始以来都与中国的发展、变化和冲突的现场同步,中国当代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批评是一种在地在场的历史共生关系。3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而言,一直是推动中国社会发生改变的核心力量。

     年会的学术研讨会于20日下午如期召开,会议由本届年会学术主持邓平祥主持,与会嘉宾们就本届年会主题与两名嘉宾的主题发言,展开每人时长5分钟的自由讨论。本届年会学术主持邓平祥认为:批评家年会举办11年以来,讨论话题从外到里,从浅到深,逐渐转到批评本身,“看与读:批评家与读者”是关注批评内部的一个主题。

 

邓平祥听取嘉宾发言

研讨会现场,左起:李晓峰、杨卫、黄海鸣、贾方舟、邓平祥


研讨会现场,左起:殷双喜、杨小彦、俞可

研讨会现场,左起:游江、翟晶、艾蕾尔、滕宇宁

      皮道坚回顾了年会的11年历程,认为它记录了中国当代艺术10年来的发展,而且他指出中国批评家的贡献非常重要,例如没有当时批评家做的理论工作,就不可能有厦门达达。他指出王林的批判有必要而且非常及时,在1992年,台湾的一次会议上,栗宪庭就说中国当代艺术是国际大餐中的一碟春卷,虽然现在有了很大变化,还是比较边缘化。他鼓励年轻人应该更多走到国际平台上交流。中国当代艺术的关键是我们做的好不好,是否能起到批判性和文化建设的作用。

      陈孝信在发言中指出,对于王林在早期当代艺术环境比较艰难的情形下,依旧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的建构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肯定了当代艺术批评的主战场在国内,不能抹杀中国老一代批评家所做出的努力,并总结了他们这一代批评家的精神:1.坚韧不拔;2.当代文明建构的责任感;3.对于功名的超越性。

       贾方舟指出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的主战场在国内,中国批评家对中国艺术最了解。他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办的水墨展为例,指出西方批评家对中国艺术了解的非常片面,非常落后。

      殷双喜指出当代艺术是权力场和资本博弈场,单纯的道德愤怒和理想的崇高不够的。针对马钦忠提出的“发明艺术意义”的问题,他指出今天的当代艺术越来越多的是批评、意义生产的合谋,但反过来说这种意义生产非常有价值,例如栗宪庭提出的“玩世现实主义”、“政治波普”等概念都对我们理解当时的艺术产生了非常大的作用,但今天我们却产生不了新的概念,只能用“新工笔”“新水墨”这样的名字,关键是该生产什么?针对本届年会的主题——读者的问题,他说批评家与博物馆、美术馆工作人员不同,面对的是无名的读者群。我们要么只顾自己写自己的,或者根据新闻和舆论来写观众喜欢的文章。近年来批评面临着困境,今天的批评几本可以分为本体式的批评、玄学(哲学)式的批评和吹捧式的批评。同时他建议中国批评家年会建立一个微信公众号,来发布各位批评家的文章。
     对于马钦忠的观点,王端廷并不完全同意,他认为“艺术批评是艺术价值的初审过程,批评家有责任对新的艺术现象进行命名,提出新概念。关键在于艺术有高下,意义有大小,批评家也有层次,所以我觉得伟大的批评家是发现伟大艺术意义的人。作为批评家,我们所要关注的点应该是怎样发现艺术的意义,认定哪种意义。”

      管郁达则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战场不完全只在国内,如果中国的当代艺术实验不是大陆批评家垄断的专利,那么我们应该把视野放大到整个20世纪华人艺术家和批评家在海外所做的所有艺术工作和实验。”

      台湾市立美术馆馆长黄海鸣介绍了台湾当代艺术的现状,第一,近年来台湾出现了大量的艺术节,使艺术有点工具化的倾向;第二,高雄成为继台北之后的第二个艺术重镇;第三,大量美术馆开始出现;第四,开始注重对历史的挖掘,展览开始档案化;第五,开始注重民间艺术、地方文化的转化发展。

       俞可从中国艺术家愿意参加古根海姆展览这一现象为切入点,认为在当下国际背景之下,中国要想建立自己的话语权是有难度的,其中“专业性”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一大困境,如艺术家、策展人、美术馆等在“专业性”方面都做得不够,这也导致许多中国本土艺术家都非常倾向于选择国际艺术家作为自己的策展人。如果中国的美术馆做不好,“侯瀚如现象”还会持续下去。
      对于中国艺术批评的未来,朱青生的态度则比较乐观,朱青生总结了3类中国当代艺术:一类是批判社会,源于中国现处的社会环境;第二类是从东方传统生发,这类主要向国外展示特色,而这些只能跟随社会,不能引领世界;这样就需要第三类,利用新媒体、新方法、新技术,他乐观表示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中国和世界已经没有太大差别,中国微博、微信等技术已经走在世界前列,这意味着中国力量已经走在世界前沿,那么我们的艺术也就有可能走在前沿。
杨卫首先回忆了在中央美院举行的古根海姆展览的学术讨论会,在讨论会上汪晖认为当代艺术与本土没关系,侯瀚如则在争论中国当代艺术与本土的关系。杨卫认为目前中国思想界对当代艺术存在有意误读和抵制心理,思想界的人有意地反对、抵制和排斥当代艺术。

       李晓峰指出了当前明星式艺术家的现象,并且质疑:我们的艺术是给谁做的?我们的批评是给谁看的?我们给他们看什么?并提出批评的底线:1、诚实;2、朴实、祛奸商化,这是批评的本份;3、良知、善意,不要专制、霸道。

      滕宇宁则指出对于年青一代批评家,语言已经不是最大的问题。关键是否与国际批评可以处理共同的问题,可以把国际观众作为自己的观众?国际批评家协会提出回到瓦尔堡的主题,打破一个对理论的框架。现在似乎只有中国对理论如此热衷。这对整个批评的一个启发。
 

      张礼豪从自己曾多年从事艺术编辑的经历出发,他认为,艺术批评家是第一个读者,我们要通过文字,让普罗大众看得懂。

      在艾蕾尔看来,今天批评家面对的课题比以往更具有挑战性。除了艺术史内部的因素,更大的是艺术史外部的因素。怎么样让艺术受众的批评更加多元化,依赖于当下语境的更新。今天的艺术家非常依赖于技术,出现了全新的艺术现象,而艺术批评相比于艺术创作是滞后的,所以艺术批评面临的挑战更大。特别是在人工智能等方面,批评家也要注入更多的关注。

      翟晶则显示了不同的观点。“我觉得我们讨论话语权的问题的前提是有问题的。对于西方话语霸权的颠覆,并不在于进入这种话语权的内部,也不在于颠覆这种话语权,重新按我们的标准再建立一个。而在于,在今天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一种普遍有效的话语权。而我们目前的问题是我们始终还是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强势的、主流的话语,而进入这个语境和系统,在其中占据一个位置,是我们所必须要做的事情。别人说什么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我们自己如何界定话语权,如何界定自己,如何完善自己的当代艺术系统和批评系统。”

       张光华较为关注批评话语介入的角度问题,“我们怎么对待原生文本?在今天大数据的时代,通过转译的资料,我们究竟能将它们还原到什么程度?”她不禁问道。

      徐东树作为福州本地籍嘉宾代表发言,表示颇受启发,他认为在当下的微信阅读时代,应该把美术批评家的文章内容、观点以简明扼要的方式整理出来。

      顾振清提出相对于主场,客场是非常重要的,要在欧美的现代性之内提出我们自己的术语贡献,结合近几年策划亚欧国家的当代艺术以及即将上海做的蒙古国展览时的感触,他现场分享了“原乡”“都市游牧”等概念。

      郭红梅谈道,当代艺术批评环境经历了三个巨大裂变时期,第一个时期是80到90年代中期,这个是当代艺术与批评环境的黄金时代,在这个时代,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与批评家关联是最直接的,最具有中国特色的,也是最纯粹的;第二个时期是90年代中期到21世纪前10年,是中国当代艺术批评被稀释的年代;第三个时期是21世纪前10年到现在,是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和艺术家自由的时代。

      批评家陈默、王小箭,针对互联网新经济时代、批评的机遇和挑战以及面临的种种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他们认为,国际当代艺术展览的部分缺席并不能代表主场在国外。

     郑荔总体感觉今年的批评比较落地。谈到批评家与读者关系时,她根据读者的身份、关注点,将其分为两种:一种是有效批评,另一种是无效批评。

     邱敏在分享自己批评写作时,她提出了写作的三种递进方式:1、主观预设, 2、客观批评, 3、物我两忘。批评家对待艺术作品时应该既要无情,又得饱含深情。

      葛秀支在谈到年会主题时提到了“接受美学”,她从文字的生产、文字的流通、文字的接受三个方面阐述了年会研讨的主题。

      郑娜在发言中提出:今天我们不必太把古根海姆当一回事。今天中国的当代艺术无论在欧洲还是美洲,展出次数已经非常多。但事实证明国外依然用猎奇的眼光来看中国当代艺术,因此回到中国场域是非常重要的。

      刘淳在关于谁提出来的“中国当代艺术主战场在国内”,引起的与会者相互调侃,让年会生动起来。

研讨会现场

国际艺术评论协会:呼吁积极加入国际艺评的队伍中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用数据说2017中国当代艺术


21日上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国际艺术评论协会副主席凌敏对国际艺术批评会议情况进行介绍。凌敏表示,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家应更加积极参与到国际艺术批评的潮流当中,加强交流,以国际艺术评论协会为窗口和平台,共同深入到各个国家和地区,领略不同文化和艺术的魅力,不断提升中国当代艺术批评和当代艺术的高度和水平。

从左至右:滕宇宁、凌敏、李晓峰

     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负责人滕宇宁做了“中国现代艺术档案《中国当代艺术年鉴》2017年度简报”的主题发言,她表示截至12月初,中国现代艺术档案共收集当代艺术展览3884条,出席第一现场收集510桩展览材料,收集并阅读文献3173篇。此外还有大量研讨会、公教活动、话题讨论、人事变动乃至人生意外等信息,没有以数据的形式呈现,只是分门别类地进行档案储存。随后,她还对过去一年艺术圈所面临的问题和冲突、流行趋势等现象进行的阐述。

李晓峰接棒担任第十二届年会轮值主席与徐虹合影


      会议尾声,轮值主席徐虹在表示,本届年会的顺利圆满举办要感谢漳州市委的鼎力支持,同时对承办本届年会的漳州市文化艺术协会和艺术家陈志光的热情接待致以衷心的感谢。并对此次年会进行了总结:本次年会与往届相比大部分相同,但也有不同之处,就是有更多的年轻批评家参与其中,使此次会议充满新的希望,会议上也出现了更多女性面孔,从他们年轻的批评家的发言中可以发现代际之间的关注点还是不同的,年长的批评家他们有一种历史感,批判非常锋利和坚实,针对问题也非常有洞察力,在中国目前的社会语境里,这种批评还非常有效。新一代批评家则带给我们新的开阔视野,他们的信息来源更广,关心的范围更广,他们和世界潮流的呼应更强烈。会议最后宣布了第十二届年会轮值主席将由学术委员李晓峰担任。

      据悉,从2007年举办第一届至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已成功举办了十一届中国艺术家批评年会。11年来,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始终坚持“民主、公开、公正、透明”的原则,坚持以“致力于中国美术批评的学术建设,促进批评家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推出美术批评新人,关注和推进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为宗旨,采取学术独立的民间立场,不断进行自我审视、自我反省,在业界产生了持续而深远的影响,成为中国美术批评界一年一度的盛会。今年,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美术批评家共聚漳州,为中国当代艺术把脉,讨论中国美术批评的现状与未来,再次彰显了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的学术活力!

年会组织嘉宾观看陈志光“蚁王归巢”展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费大为:中国当代艺术25年来没进步 【 打印 】

    相关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11月在广州召开 2019-6-6 22:04:58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2018-11-13 9:26:35  
【李晓峰】批评的现场与现场的批评 2018-11-7 12:37:51  
【邹跃进】什么是当代艺术? 2018-8-6 10:44:14  
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11月在上海召开 2018-8-6 9:54:57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