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彭德】六法别考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彭德】六法别考
时间:2018-11-7 13:11:43      点击次数:1194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彭德     字体颜色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六法本义

      六法谈的是人物画。它的原文,今人往往引证如下:


       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

     钱钟书另起新说,将四字连读的术语从中断开:

        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钱钟书《管锥篇》1353页,中华书局1979年。)

      钱钟书的断句,有损六法的本义。比如骨法即用笔是晚出的意义,把随类等同于赋彩也很牵强。谢赫谈六法的著作,按《通志·艺文略》记录,原名《古今画品》。《古今画品》现存最早的版本,号称出自南宋淳熙年间(1265-1274年)左圭刊行的《百川学海》。此书原版已经失传,存世的明代刊本《百川学海》共计三种,谢赫的《古今画品》收录在最不可靠的第三个版本中,书名被擅改为《古画品录》。这个最差的版本,没有刊行者的姓名,所录书籍同另外两个版本大不相同,又收录了元代的著作,重新编排,是很不严肃的出版物。与其引用这部文气不通又不可靠的版本,不如引用唐代至明代论画者的引文。举例如下:

       〔唐〕张怀瓘《画断》:“画有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力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模写。”(南宋潘自牧《纪纂渊海》卷八十七引)
〔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一《论画六法》:“昔谢赫云画有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模移写。”
〔北宋〕黄休复《茅亭客话》卷十:“南齐谢赫论画有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像形,四曰随类傅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模写。”
〔北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卷一《论气韵非师》:“谢赫云: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模写。”
〔元〕盛熙明《图画考》卷二《气韵》:“谢赫云画有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云云。”
〔元〕夏文彦《图绘宝鉴》卷一《六法三品》:“谢赫云画有六法: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写形,四曰随类傅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模移写。”

       按照钱钟书的点断,对六法的理解同唐宋以来画坛共识就会有所不同。古文的内涵,不能仅仅依赖文字训诂和标点符号来完成。笔者认为气韵生动四字,联用为主,分用为辅。尽管各家援引时有一些出入,但共同点都是四字连读。据此意译如下:

六法古文     六法今译
一曰气韵生动  第一是神态生动法
二曰骨法用笔  第二是形体勾描法
三曰应物象形  第三是相貌肖似法
四曰随类赋彩  第四是分类上色法
五曰经营位置  第五是安排等级法
六曰传移模写  第六是原作临摹法

六法与五行五数
齐梁以前的人物画要领被概括为六法而不是五法、七法或八法,是偶然的凑合还是刻意的归纳?笔者以为是后者。六朝时期,人们对数字的象征意义特别敏感。数字的象征意义当然不是六朝学者的创造,其原理至少可以追溯到夏代。六法的成立,一是同数理有关,二是同“五德终始论”有关,它们都被五行学统摄。从数理的角度看,六对应人道。

《管子·五行》:“天道以九制,地道以八制,人道以六制。”房玄龄注:“九,老阳之数,以老阳制天,所以君长之也。八,少阴之数,以少阴制地,欲以生息也。六者兼三才之数,人秉天地阴阳之气以生,故以制人。”

《周礼》这部经典,谈的是人治。天子的人治,设有六官:天官冡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马,秋官司寇,冬官司空。天子上朝,用于办公的六座宫寝,简称六寝。六寝的前面是六官,即文武百官所属的六个部门。六寝的后面是六宫,即天子的妃嫔所属的六处宫室。(《礼记·昏义》“天子后立六宫”郑玄注。)这种布局用来统管天下男女,三千年一贯制。

中国古代的数字含义,受制于五行与五德。五行家认为,天的标志数是一、三、五、七、九这五个奇数,地的标志数是二、四、六、八、十这五个偶数。其中,天以一生水,地以二生火,天以三生木,地以四生金,天以五生土。于是,一二三四五这五个数,称为水、火、木、金、土的生数。各自的生数,分别加上天地共享的五,变成六、七、八、九、十,称为五行的成数。

《周易·系辞上》:“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韩康伯注:“天地之数各五,五数相配,以合成金、木、水、火、土。”
《尚书·洪范》:“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郑玄注:“皆其生数。”
刘歆《三统历》:“天以一生水,地以二生火,天以三生木,地以四生金,天以五生土。”(《汉书·五行志上》文同。)
蔡邕:“东方有木三,土五,故数八;南方有火二,土五,故数七;西方有金四,土五,故数九;北方有水一,土五,故数六。”(《南齐书·乐志》。)
《南齐书·乐志》:“宋孝武使谢庄造辞,庄依五行数,木数用三,火数用七,土数用五,金数用九,水数用六。”

成数配五行,成为水六、火七、木八、金九、土十的固定组合。列表如下:

五行 水 火 木 金 土
生数 一 二 三 四 五
成数 六 七 八 九 十

刘邦行军,途中斩杀白蛇,被称为赤帝之子,成为汉朝早期崇火尚赤的直接原因。赤火对应的数字是七,西汉文人随之挖空心思围着赤火做文章。西汉大家枚乘的散文,刻意分为七节,名叫《七发》。后来,东方朔作《七谏》,刘歆作《七略》,形成一种用七命名的文体,称为七体。这种文体竟然延续了六百年,仅传世的名作就有好几十篇,比如东汉张衡的《七辩》,陈琳的《七喻》,王粲的《七释》。

六法与五德
五行家认定每个王朝都有先天的命运。这些命运分为五类:木运、金运、火运、水运、土运,五运分别对应五德:木德、火德、土德、金德、水德。德指性质,运指趋势。五种天赋的命运简称五运,通称五德。战国时期的五行家邹衍认为旧王朝的灭亡与新王朝的兴起,相互间的关系体现为五德相克,即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五德终而复始,简称“五德终始”。汉代刘歆根据儒家禅让的主张,另起炉灶,声称两者的关系,体现为五行相生,即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两两相生。东汉以后,中国改朝换代,大都采用刘歆五德相生的说法。

五德各有各的标志数。每一次改朝换代,开国帝王的头等大事,就是革新前朝的制度;包括度量衡、历法、车马和礼服的尺度、旗帜的数目等等,都必须符合本朝的数理。比如秦朝水德,秦始皇即位,事物多附会六:冠高六寸,玺用六枚,车宽六尺,马用六匹(《史记·秦始皇本纪》)。南北朝时,两个对立的朝廷,北魏是水德,刘宋也是水德。儒家经典在南北朝时为六经,同水德不无关系。六是水的成数,法字从水,用六同水德及五数呼应,也显得贴切。此外,同智力有关的文明行为与文本,常常以六冠名,比如六艺、六书、六博等等。

东汉火德,吉数是七;曹魏土德,吉数是五;晋朝金德,吉数是九;刘宋水德,吉数是六;南齐木德,吉数是八。由于水宋与木齐是相生的关系,六对于两家王朝都是吉数。六法在此之际出现,特别地合理。

气韵生动
气韵在六朝是个新词,传统的同义词是气运。

〔西汉〕京房《京氏易传》卷中《盅》:“气运周而复始。”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伤逝》:“戴公见林法师墓,曰:‘德音未远,而拱木已积。冀神理绵绵,不与气运俱尽耳。”
〔南朝陈〕姚最《续画品录》:“气运精灵,未穷生动之致。”(按:气是人的生命气息,运是生命状态,精指精神,灵即灵魂。)

谢赫为什么不使用通行的气运这个古词?笔者以为同避讳有关。谢赫的祖先可能属于两晋世代为官的谢氏家族,避讳的对象是南朝刘宋最知名的诗人谢灵运(官至侍中,正三品)。六朝时期,江东谢氏有两大显族,一是会稽山阴谢氏,一是陈郡阳夏谢氏。谢灵运属于后者。谢赫是不是谢灵运的直系亲属,史无记载,但有一些旁证。陈朝姚最《续画品》称他是南朝齐国画家;郑樵《通志·艺文略》却说他是后魏(北魏)人氏,同谢赫评论南朝画家似乎不协,其实指的是祖籍所在地。西晋末年迁徙江东的谢氏家族,史书上记录其家族成员,包括出生在建康(今南京)的谢灵运在内,均称陈郡阳夏人,指的都是祖籍。阳夏的具体地点在今河南东部的太康县城,位于黄河与淮河之间,南朝齐国时归北魏管辖。谢赫流传到唐代的作品《安期先生图》(唐裴孝源《贞观公私画史》、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七《南齐·谢赫》著录),画的是秦代隐士安期生,后来被奉为道教神仙。画安期生是出世,透露出谢赫的人生际遇。谢氏家族尽管是望族,但史书被杀被害的谢氏名臣,此伏彼起。本文以为,谢赫可能是谢灵运的曾孙或侄曾孙辈,大抵当其父辈时,曾经历杀戮之灾,家道衰落,不再为史家关注;史家通常关注的是官场权贵,画家在当时没有单独立传的先例。比如谢灵运伯祖父谢攸以及其子谢珫、谢王兴、谢球、孙子谢元,都不见于史籍。(见《南京南朝谢氏家族墓》墓志铭,《文物》2000.7。)

六朝时,声势显赫的谢氏家族住在乌衣巷,地点在今南京市秦淮河畔。家族之间的关系密切。比如官至宰相的谢混,经常召集侄子们如谢瞻、谢灵运、谢曜、谢晦、谢弘微等人宴饮,议论诗文与人品。史书记载的谢氏家族成员,都是有官职和爵位的人,实际人数远远多于史书上的记载。谢混因党祸被诛杀,家事委托他的侄子谢弘微管理,仅仆人就有千名之多。(《宋书•谢混传》)谢灵运在会稽营造别业,整个建筑群绵延三里左右,仆人众多。 (谢灵运《水居赋》、《宋书•谢灵运传》)如果不是成员众多的大家族,建这么大豪宅和豢养众多仆人,有何用处?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 打印 】

    相关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11月在广州召开 2019-6-6 22:04:58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馆当代艺术展 2019-5-20 12:20:32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月出刊 2019-4-23 16:14:43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2019-4-23 15:47:37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羞辱中国当代艺术界” 2019-4-23 15:23:1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