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2007·首届批评家年会会议纪要(二)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年会 >> 会议纪要
2007·首届批评家年会会议纪要(二)
时间:2015-8-27 16:38:58      点击次数:7266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郑荔     字体颜色

会议主题:2007’首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会议时间:2007年11月10日下午
会议地点:月亮河度假村
整理人:郑荔


殷双喜:
    今天上午的会议,从一个历史性的回顾开始。虽然不是很全面和透彻,也间接地折射最近这十年来一个不断地反思和回顾热。比如说关于“八五”思潮这样的回顾和展览,最近这一两年做了好几个。除了现在开幕的尤伦斯回顾展,黄专先生也做过关于“八五”的展览。我想回顾的目的还是为了前瞻,还是为了向前走。
    上午的发言,其实我觉得很像一个镜头聚焦,很困难,很难把大家都聚焦到一个点上。这也说明现在的艺术思考角度越来越多样,大家很难统一思想。而这个东西曾经是我们传统的思维模式,做什么事要统一思想、统一步调、统一行动。为什么隔了这么多年我们积极推动批评家年会,让大家坐在一起的呢?我倒觉得有一点像王羲之讲的文人雅集,不要求统一。
    但是确实这个时代大家又有一个交流的愿望,否则的话大家不会放下那么忙的工作跑到这里来。上午提到关于批评家对当代艺术的介入和话语权利的问题,其实仔细想想,即使从体制上来说十多年过去,现在的批评家在许多方面,不仅掌握话语权,而且也有了一种艺术体制类的权力。比如说今天参加会议的批评家有好几个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还有民营的南京四方美术馆,还有美术研究所的所长、系主任、教授等等。我们在座的一些人来都不是单身一个,带着自己的研究生,有的研究生已经崭露头角。实际上这都是发生话语影响的方式,只不过方式多样,80年代通过办刊物、办展览、做编辑、做展览都是批评,策展也是一种批评,把展览作为一种批评家表示自己态度和话语的一种方式。而且现在在座的有一些年轻的刚毕业的研究生,已经开始研究8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批评史。我们这些人将可能接受他们的点评和历史定位,我们已经很快就要被放到历史的审判台上去了,这都是很有趣、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应该坦然面对这样一个情况。
    批评家年会,我认为它不是一个非常主题性的学术讨论会。比如说明清绘画探讨,或者最近的最新胸外科讨论,我相信这是大家平等交流的场合。今天下午我们沿着上午的话题,再稍微扩大一点。就是说我们坐到一起,也算是职业批评家了。讨论作为批评家这个群体最关心的问题,或者也可以说我们自己本行的专业圈里的问题。
    由于它是年会,当然这是第一届,以后可能是讨论一年的主要问题。这一届先谈谈最近几年来你最关心的问题、最突出的问题、你思考最多的一些问题、你最想说的最感兴趣的一些问题。我们不是想在这个会议上要解决什么问题,如果话题有交叉,有重合也好,没有交叉重合也可以。但一定基本上围绕批评家或者称之为职业群体的话题,这个群体所关心的专业问题来讨论。
    所以我想,我们无非讨论的是大家关心的,除了上午谈的批评的基础建设,批评的历史,或者将来我们可以搞一个专题年会,用学术研讨会的方式研究中国有没有艺术批评、中国的艺术批评史。今天我们是第一届,大家很关心,包括媒体。对我们的艺术现状,包括当代艺术的现状和艺术批评的现状,有哪些问题?我们作为批评家的反思和自我批判,有一些质疑或者有一些好的建议、对策和贡献。我想在某种意义上有点像联大的一般性会议,从自我阐述不一定非要在会议上逮着谁与他辩论,讲个没完,这也是时间不允许的。
    今天下午我们就从批评的范围开始,发言还是五分钟左右,最长不超过十分钟,大家思想上突然有什么想法或者火花都可以讲。先请彭德先生发言,因为他今年刚刚组织了西安的批评会议,这个会议还通过了西安宣言,他对会议的总结、想法、反思或者他对今天的会议有什么想法,我们请彭德先生,他也是最早“八五”美术思潮最主要的刊物的负责人。今天在座的年轻人会后感兴趣的可以采访他,有很多历史的真相在他的脑海里。
彭德:
上午的会议形式是西方化的形式,由主持人总结各个发言人的要点,其实没有必要,因为都是中国人,都是圈内人。我觉得会议可以像古代的雅集,发言时信口开河、随心所欲。即兴发言能得到一些见真性的信息,不必长篇大论。我认为一个会议很难达成共识,更不可能决定艺术的走向和艺术批评的转折。艺术和批评的转折是由每个人自己决定的,它每日每时每刻都在调整和转换,不可能通过集体的行为一刀切。
本次会议的第二个题目是“你从什么角度、凭什么根据来谈论当代艺术?”我的角度是什么呢?艺术进化论。20世纪以来,西方学术界曾不遗余力的反对进化论、反对总体论、反对宏观叙事,主张零碎工程学,标榜细节决定成败。在我看来,大节决定成败。我们现在很少宏观地和整体地看问题,眼界往往是鼠目寸光。我说的艺术进化,不是用先进和落后、好与坏来比较当代艺术,而是在于人的感觉不断的展开,艺术形态不断的丰富,艺术思想不断的更新。这个过程它是不可逆的。也就是当代可以包含古代,而古人不可能感受到我们当代人的想法。无论是自然进化论和社会进化论,都出现在西方,19世纪末叶,随着西方殖民扩张的结束,西方人倾向于保守现状,西方学术界于是抛弃了进化论。这种抛弃带有鲜明的实用作风。中国人如果也抛弃进化论,就永远只配做西方文明的附庸。中国人在艺术上的天赋,还没得到充分的展示。作为文化策略,进化论应该成为当代中国的时代样式。如果超越民族身份,从更广阔的立场去考虑,进化论也远远还没有终结的理由。殖民扩张只是在地球上扩张,而人类的愿望和行为早已不局限在地球。太空竞赛体现的就是这种愿望,所以到了20世纪的下半叶,进化论在西方学术界又重新被提起。
我谈论当代艺术的根据是“中国现代化的困境”。一方面,中国必须走向现代,另一方面,现代化对于中国可能是一道陷阱。中国还不具备现代化的国民素质。现代化在国人的心目中等于美国化。美式现代化的经济模式正在影响我们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中国经济的无序发展使整个生态变坏了,使整个世态变坏了,使整个国民的心态变坏了。我认为当代艺术圈正在变成人类和地球的敌人,因为产业化的现状使它不断地在仿制或自我复制,很多作品无助于生态、世态和心态的改善而是相反。产业化的当代艺术成了整个无序的现代化的组成部分。现代化的进程必须要安装刹车,没有刹车就不成为机器,否则总有一天会翻车。什么是刹车呢?批评就是刹车。批评家都是艺术市场的既得利益者,但是批评家可以超越这种利益,寻找理性的判断。我认为批评家的事业首先不在方法论,而是立场和对现实的判断。
我所说的艺术进化论的角度和中国现代化的困境,两者存在着矛盾。这种矛盾也正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困境。批评界应该如何传达自己的声音,需要自我调节。


殷双喜:
    下面有请刘骁纯老师发言!

刘骁纯:
    给的发言时间这么短,我一下子想不清楚说什么,后来我临时想了一下。前两天有人问我:你从什么角度来介入批评的,你对你介入的角度清楚不清楚。后来我就解释了一下,我说我是从形态学的角度介入批评的,我对这个非常清楚。其实,所有的批评家都有理论背景、思想背景、知识背景、方法论背景,只是有的人自己意识到了,有的人则没有意识到。改革开放以来的美术批评家,非常清楚意识到自己的批评立场、批评角度、批评方法,并且公开说明的,不是太多,我算其中的一个。我的意思不是说缺乏自我意识就不是好的批评,有的批评家并不清楚自属何门何派,但武艺高强。我只是说,我是对自己的批评方法论和立场,有着清晰的自我意识。这是事实描述而不是价值判断。
    对形态学、形态发生学、形态演化学,我写过好几篇文章,对形态及其流变,做了自己的解释。这个解释做完之后,最近几年越来越意识到,它实际上是把黑格尔的终结论和丹托的终结论结合到了一起,只是在逻辑结构和概念系统上,我采用了自己的方式,或者说,较多采用了中国的方式。有人认为不能把西方艺术的演化放入中国的“传神”、“写意”的框架,我却认为,融入中国方式,可以比西方更好地解释西方。我也是终结论者,但我跟丹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他是悲观的,我是乐观的。我觉得到了杜尚提出现成品的观念开始发酵之时,大约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形,态演化逻辑便闭合了,但形态演化逻辑闭合之后并不等于艺术的死亡,而是艺术空前的繁荣、空前的机会和空前创造的可能性。在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的文化情境中,与过去意义不尽相同的“大师”将代有人出。“艺术死亡”、“没有大师”是一种想象力贫乏的结论。当然,这是我的理解。
    我们现在正处在杜尚之后的繁荣的创作时期。对我来说,“现代、当代”的概念,好像不如“现代、后现代”的概念,对我的立场更有用。我觉得,从杜尚之后,艺术进入了后期现代,以多媒体艺术和雕塑型建筑设计为标志,艺术在21世纪,将进入现代之后。后期现代对应于前期现代,它们都属于现代,真正的后现代是现代之后。我说的大繁荣,发生在后期现代和现代之后的整个过程中,现代之后尤甚。
    前期现代,是一浪推一浪的线性变革;后期现代,是以杜尚为震源的放射状变革;现代之后,艺术创造的方位则将呈现极多震源的无序放射,同时又在广度(变革、创新)基础上,加上了无极限的深度之维。杜尚带来的不是现成品观念的一统天下,而是各种形态的破坏与重建,以及各种形态的大交叉大混融。原始、古典、前期现代、后期现代、现代之后,各种形态在变异中自由交叉自由混融,出众的天才在大众喧哗的汪洋大海中不断求索艺术的高度和深度,这是一种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艺术大繁荣的景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跟彭德的看法可能非常不一样,我觉得现在宋庄现象并不是一种混乱,而是一种我理解大繁荣状况的局部现象。繁荣意味着极端的多元化,它需要的批评,也是一种极端多元的批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用一种批评来解释所有的现象,它肯定解释不了。解释不了的时候,你又容纳不了多元批评,你肯定会觉得混乱。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容纳多元,容纳艺术的多元同时容纳批评的多元。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2007·首届批评家年会会议纪要(三) 【 打印 】

    相关文章
【批评家年会报告】王春辰:2014-2015 中国艺术批评状况 2015-9-16 14:22:48  
2009·第三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2015-8-27 20:49:40  
2008·第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2015-8-27 20:26:45  
2015第九届批评家年会会议现场 2015-8-27 17:47:49  
2007·首届批评家年会会议纪要(三) 2015-8-27 16:43:47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