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独立与自由之路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自述访谈 >> 访谈
独立与自由之路
时间:2015-6-4 13:44:07      点击次数:4818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     字体颜色

独立与自由之路——批评家访谈录之陈孝信

陈孝信学术年表

                   
采访时间:2014年3月30日
采访地点:北京怀柔桥梓艺术区刘亚明工作室
天气:春暖花开 天气晴朗
被采访人:陈孝信
采访人:袁小洁
摄影师:贾方舟

【夏天的羊】
袁小洁:您是1943年初夏生于江苏武进县,您对童年当时还有记忆吗?
陈孝信:童年记忆,历历在目。随着年岁增大,回忆也有了温度,并成为了我生活中特殊的“维他命”。
袁小洁:您属羊,您自己说属羊命苦,但是您却生在青草茂盛的夏季,
这成为您日后大半生的写照,此中有何意味?
陈孝信:夏季的羊,虽然不愁没草吃,但也要到处奔波,才能找到足够的粮食,也才不至于挨饿。“五、六月的羊”——就成了暗示我个人命运的一个谶言。
袁小洁:您曾提到父亲16岁、母亲11岁时就到上海打工了,成为了上海的第二代打工仔。对于他们那一代的情感故事我们总是很少问津,不知道您后来是否从父亲那里了解到一点关于他们之间的“浪漫之事”了吗?
陈孝信:父母是近亲婚姻。我的祖母和外祖母是姐妹,我父母的介绍人是我祖父的妹妹——我称她为“姑婆”的。母亲在我的老家——武进县魏村镇陈家滩生下了我。他们因为战乱回到了乡下,父亲靠抓鱼摸虾为生。母亲生下我后,还要到地主家打短工,生活十分艰难。但他们互相携手面对一切困厄,这大概就是他们那一代人的爱情吧。

【真正的母亲】
袁小洁:1945年,在您三岁的时候,父母为了生存,把年仅三岁的
您送到了外婆家, 从此在您心中有了真正的家乡——西顾村和真正
的母亲——外婆,“真正”二字分量很重,为什么这样说?
陈孝信:应该是四岁。母亲把我托付咐给了外婆,一大清早,趁我还在熟睡之际,悄悄地离开了我去了上海。
袁小洁:她为什么要离开?
陈孝信:大概是他们的工厂复工了吧,她为了生计急急忙忙赶去上班。
从此就开始跟着外婆渡过了相依为命的11年。我这个年龄开始记事了,所以往事历历在目。
袁小洁:给我们说说您的外婆吧?
陈孝信:外婆是个坚强、勤劳、善良的普普通通的小脚女人,我外公去世早,她老人家中年便守了寡,据说她的一生生了10多孩子,可是生活艰难、缺医少药,仅留下来两个女儿,我妈是大女儿,还有个小姨。当年,外婆也就五十来岁吧,靠着种地,打长工短工度日,经常是吃了上顿就愁下顿。有一年岁尾,家里没有粮食过年了,外婆带着我去富裕的人家借粮,还受了不少气。过新年的那几天有吃有喝的人家欢天喜地,我和外婆的家冷冷清清,躲在屋里睡大觉。年初四,外婆就带着我出门割草,因为我们家里还养着羊呢。解放后,有一年闹春荒,外婆和我都吃过树皮、野菜和观音土,吃了观音土连屎都拉不出来。
袁小洁:那段日子过得挺艰苦的。
陈孝信:对,挨饿成了童年最难忘的记忆之一,可见日子之艰辛。我妹妹比我小四岁,后来也从上海送了过来,外婆就在这样艰辛的条件下,把我和妹妹拉扯到大,没有外婆,就没有我们兄妹。
袁小洁:为什么您说此生亏欠最多的就是外婆?
陈孝信:外婆于1968年去世。当时,是我工作的第一年,我不在她老人家身边,家里也没有告诉我她去世的消息。等我回家探亲时才得知这个消息,我能说什么?做什么?什么都不能。子欲孝而亲不待——这是人生最大的无奈和不幸。
袁小洁:但是您心里有外婆,外婆在天之灵会得到安息的!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 打印 】

    相关文章
【批评家系列丛书】寻求诗意的栖居——批评家访谈录之郎绍君 2015-9-29 11:10:39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2015-8-11 15:14:53  
【批评家系列丛书】探索生命之路 2015-6-28 13:09:28  
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2015-6-11 17:53:3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