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独立与自由之路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自述访谈 >> 访谈
独立与自由之路
时间:2015-6-4 13:44:07      点击次数:3595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     字体颜色

独立与自由之路——批评家访谈录之陈孝信

陈孝信学术年表

                   
采访时间:2014年3月30日
采访地点:北京怀柔桥梓艺术区刘亚明工作室
天气:春暖花开 天气晴朗
被采访人:陈孝信
采访人:袁小洁
摄影师:贾方舟

【夏天的羊】
袁小洁:您是1943年初夏生于江苏武进县,您对童年当时还有记忆吗?
陈孝信:童年记忆,历历在目。随着年岁增大,回忆也有了温度,并成为了我生活中特殊的“维他命”。
袁小洁:您属羊,您自己说属羊命苦,但是您却生在青草茂盛的夏季,
这成为您日后大半生的写照,此中有何意味?
陈孝信:夏季的羊,虽然不愁没草吃,但也要到处奔波,才能找到足够的粮食,也才不至于挨饿。“五、六月的羊”——就成了暗示我个人命运的一个谶言。
袁小洁:您曾提到父亲16岁、母亲11岁时就到上海打工了,成为了上海的第二代打工仔。对于他们那一代的情感故事我们总是很少问津,不知道您后来是否从父亲那里了解到一点关于他们之间的“浪漫之事”了吗?
陈孝信:父母是近亲婚姻。我的祖母和外祖母是姐妹,我父母的介绍人是我祖父的妹妹——我称她为“姑婆”的。母亲在我的老家——武进县魏村镇陈家滩生下了我。他们因为战乱回到了乡下,父亲靠抓鱼摸虾为生。母亲生下我后,还要到地主家打短工,生活十分艰难。但他们互相携手面对一切困厄,这大概就是他们那一代人的爱情吧。

【真正的母亲】
袁小洁:1945年,在您三岁的时候,父母为了生存,把年仅三岁的
您送到了外婆家, 从此在您心中有了真正的家乡——西顾村和真正
的母亲——外婆,“真正”二字分量很重,为什么这样说?
陈孝信:应该是四岁。母亲把我托付咐给了外婆,一大清早,趁我还在熟睡之际,悄悄地离开了我去了上海。
袁小洁:她为什么要离开?
陈孝信:大概是他们的工厂复工了吧,她为了生计急急忙忙赶去上班。
从此就开始跟着外婆渡过了相依为命的11年。我这个年龄开始记事了,所以往事历历在目。
袁小洁:给我们说说您的外婆吧?
陈孝信:外婆是个坚强、勤劳、善良的普普通通的小脚女人,我外公去世早,她老人家中年便守了寡,据说她的一生生了10多孩子,可是生活艰难、缺医少药,仅留下来两个女儿,我妈是大女儿,还有个小姨。当年,外婆也就五十来岁吧,靠着种地,打长工短工度日,经常是吃了上顿就愁下顿。有一年岁尾,家里没有粮食过年了,外婆带着我去富裕的人家借粮,还受了不少气。过新年的那几天有吃有喝的人家欢天喜地,我和外婆的家冷冷清清,躲在屋里睡大觉。年初四,外婆就带着我出门割草,因为我们家里还养着羊呢。解放后,有一年闹春荒,外婆和我都吃过树皮、野菜和观音土,吃了观音土连屎都拉不出来。
袁小洁:那段日子过得挺艰苦的。
陈孝信:对,挨饿成了童年最难忘的记忆之一,可见日子之艰辛。我妹妹比我小四岁,后来也从上海送了过来,外婆就在这样艰辛的条件下,把我和妹妹拉扯到大,没有外婆,就没有我们兄妹。
袁小洁:为什么您说此生亏欠最多的就是外婆?
陈孝信:外婆于1968年去世。当时,是我工作的第一年,我不在她老人家身边,家里也没有告诉我她去世的消息。等我回家探亲时才得知这个消息,我能说什么?做什么?什么都不能。子欲孝而亲不待——这是人生最大的无奈和不幸。
袁小洁:但是您心里有外婆,外婆在天之灵会得到安息的!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 打印 】

    相关文章
【批评家系列丛书】寻求诗意的栖居——批评家访谈录之郎绍君 2015-9-29 11:10:39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2015-8-11 15:14:53  
【批评家系列丛书】探索生命之路 2015-6-28 13:09:28  
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2015-6-11 17:53:3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翟晶】永不回头的《基质之河》... 图片文章
【刘骁纯】从陈丹青对徐冰的批评... 图片文章
【俞可】社会转型中的黄桷坪艺术...
【贾方舟】大家足迹艰辛历程——... 图片文章
一个天才的心相——忻东旺艺术作...
【黄笃】中国抽象艺术的境遇 图片文章
【佟玉洁】警惕:以艺术区的名义...
【翟晶】凝视与矛盾——19世纪“... 图片文章
【李小山】我对当前中国美术之看... 图片文章
西沐:新时代艺术博览会发展的基... 图片文章
【杨小彦】画外光的“反动” 图片文章
【《画刊》特稿】不仅是身体与性... 图片文章
【期刊推荐】《画刊》ART MONTHL...
邵亦杨:德国当代艺术的崛起 图片文章
【徐虹】中国美术馆“农民·农民... 图片文章
【翟晶】不期而遇——论威廉·肯... 图片文章
【佟玉洁】当学术成为女性艺术批...
【鲁虹】规避与创造——关于方力...
【付晓东】 既然Thats all right...
【翟晶】被模拟的身份——当代非...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