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批评家系列丛书】寻求诗意的栖居——批评家访谈录之郎绍君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自述访谈 >> 访谈
【批评家系列丛书】寻求诗意的栖居——批评家访谈录之郎绍君
时间:2015-9-29 11:10:39      点击次数:5686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郎绍君|袁小洁     字体颜色

·转载自:《批评家系列丛书》


                        ——批评家访谈录之郎绍君


采访地点:北京郎绍君寓中
采访时间:2013年11月15日  9点50——16点
天气:晴
被采访人:郎绍君 徐改
采访人:袁小洁
摄影师:贾方舟
      
花絮:
(一阵寒暄过后)
郎绍君:开始谈吧。
袁小洁:这个提纲得我拿着。
郎绍君:我复印了一份。上面写了些提示。
徐改:像做作业一样。呵呵。
郎绍君:这几年我的记忆力衰退,很多事情、人名都忘了。有时会出现记忆空白。
贾方舟:那天陶咏白问我那个女孩叫什么,我就眼前的名字何唯娜就怎么也说不上,然后我就说邹建平的老婆吧,邹建平也想不起来了。哈哈,你说这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了。
袁小洁:经常打麻将可以预防老年痴呆。
郎绍君:报上说,预防老年痴呆应该活跃右脑。据说有三个办法,最后一项是画画。
贾方舟:那你现在就很好。
郎绍君:画写意水墨,确实比写文章轻松。
袁小洁:我们还是开始回顾童年吧。
贾方舟:要不要给你们倒点水。
郎绍君:你反客为主了。
贾方舟:我现在的角色是打杂。
袁小洁:郎老师现在是男一号,贾老师是独立制片。
郎绍君:小洁就是导演了。

[战争年代的乡村孩子]
袁小洁:您是1939年生于河北定州,童年正值战乱,您对当时还有记忆吗?
郎绍君:我家在定州最南边的一个村镇,抗战时期的事,只有片断记忆。一次是母亲抱着我逃避轰炸,躲在一间柴房里。另一次是有个早晨,三面房顶上站着一些持枪的人,把父亲抓走了。还记得被打伤的父亲回来时,有个村医给他接骨治疗。
定州在冀中,隶属晋察冀边区。我父亲当过村里的抗日动员会主任。村上许多年轻人包括我的姨母、姑姑和哥哥,都在他的支持下参加了八路军。
我幼时在村里上小学。学校在一个大庙里,土坯搭木板算是书桌,搬几块砖算是坐椅,一块裹书的蓝布或白布是包书。也没有写字的纸,都是用石笔在一块薄石板上写字、算算术。语文第一课是“天亮了,上学去。”
袁小洁:您童年时,家中的情况怎样?
郎绍君:在村里,郎姓是个大族。我曾祖一代兄弟二人,但曾祖父过世早,没有子嗣,祖父是从曾伯祖家过继来的,又早亡。 我们这一支的家境逐渐败落。我小的时候,家中只有曾祖母、祖母,父母亲,一个妹妹。十几岁的大哥参军时,我还没有记忆。有个活泼的弟弟,幼年夭折。亲戚中,最熟悉的是大姑母,姑父抗战参军,她带着我同年的表兄,回娘家住。我的曾祖母活了近百岁,可她总是说八十多。她老人家常年坐在炕上纺线,有时会讲故事给我们听,她说话很风趣,不认字,但能背唐诗。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是惟一的当家人。他在保定读过中学,算是村里的“文化人”,因为在外边忙事,没时间教我读书,只指点过我学临柳公权的字。还说过,“你别夸,写不好飞、风、气、家”。他本人能写一手清劲瘦硬的小楷。母亲没上过学,但很聪慧,靠自学能读书信。
贾方舟:你们村儿叫什么?
郎绍君:邢邑镇。定州是个古城,古称中山。原来有古城墙,据说城内大小与北京古城相近。城里有中国最高的砖塔——建于唐代的开元寺塔。苏轼曾贬官定州知州。宋代五大官窑之一的定窑,也在这里。我们村子在沙河故道的北侧,故道都是沙地,长着许多柳树,我打猪草或拾柴,常和小朋友到这里来,在松软的沙冈上摔跤,翻跟斗,或折柳枝做柳笛吹。土改后,我父亲带着我在沙地上开了一块荒地,种了一季荞麦,荞麦花是紫色的,非常好看,我在荞麦花地里捉过蓝色小鸟,至今不能忘怀。
袁小洁:童年还有什么深刻的记忆?
郎绍君:还有一个记忆是土改。我家雇着一个长工,有几十亩地。土改定为地主成分,但父亲属于开明士绅,没有被“扫地出门”。有件事给我留下了恐怖的记忆,就是村里的“拉拉队”把“坏地主”捆起来,用绳子拴在牲口身上,在街上拉着跑。我在胡同里见过这血腥的一幕。
贾方舟:那是哪一年的事?
郎绍君:40年代末吧。我长大后才知道,有些地方的土改,出现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倾向。不过,我从土改获得了益处——不得不早早的下地劳动。来北京之前,大凡力所能及的农活,我都学过,做过。
袁小洁:比如说呢?
郎绍君:锄地、挑水、和泥、打草、砍柴、摘棉花、推碾、起粪、施肥、间苗、看畦子、刨山药等等。就是送饭这么件简单的小事,也很受锻炼,挑着食物走七八里路,肩膀压的肿肿的。离开老家后,我一直没有丢弃喜欢干活的习惯。
袁小洁:呵呵,所以家里这么干净。
郎绍君:干点家务很愉快。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 打印 】

    相关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2015-8-11 15:14:53  
【批评家系列丛书】探索生命之路 2015-6-28 13:09:28  
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2015-6-11 17:53:30  
独立与自由之路 2015-6-4 13:44:07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