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自述访谈 >> 访谈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时间:2015-11-22 22:06:10      点击次数:5815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水天中|袁小洁     字体颜色

        

采访地点:水天中北京寓所
采访时间:
第一次:2013年7月26日  上午10:30开始   
第二次:2013年11月5日 上午10:00开始
天气:晴
被采访人:水天中
采访人:袁小洁
摄影师:贾方舟

 


【最初的课堂】


袁小洁:您的家庭是当时兰州的一个大家族,关于您家族的故事我们也通过你写的文章了解了不少,您的父亲水梓先生对你们兄弟姐妹的教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算不算你走上美术道路的启蒙老师?
水天中:我的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但是他不能算是我美术的启蒙老师,因为他虽然喜欢画画,喜欢收藏绘画作品,他自己可以算是一个书法家。但他给我提供的这个环境,让我对美术有宽阔的了解和认识。他并没有教过我画画,也没有提示过我要画画。倒是我的母亲,她对这一切都很感兴趣,我们画了画,她要看,看看我们画的这一张好,那一张不好。在我的哥哥姐姐里面有几个人,他们多少都会画点画,我大哥,二哥,三哥,我姐姐,他们都会画画。这里面对我有直接影响的是三哥水天浩,他后来学政治经济学了,但是他作为小学生和中学生的时候,学校里老师认为他画得非常好,他带着我们画画,他经常给我改一下啊,告诉我哪里画的好,哪个不行。
袁小洁:您的文章里提到过以前您母亲的朋友,一个修女,她经常来你们家做客,最后传教没成功,倒是给了你们很多绘画上的启发,是吗?
水天中:对,她是我家附近一个天主堂的修女,这个天主堂里面的神父和修女大部分都是德国人,也有奥地利和荷兰的。其中有一个我们叫蔡修女,她的德国名字我根本不知道,呵呵,她很喜欢画画,也送给我母亲很多画,风景啊,花啊,小孩的头像啊。在此之前,我父亲有些学生,就是他当年作为校长和教育厅长的时候,以官费送出去好多甘肃的学生去国立艺专、杭州艺专去学习,包括到国外留学,这些人学了画回来以后给他送过很多画,我记得他卧室里很高的一个地方挂着一幅油画,画的是《北海九龙壁》,这幅油画我很熟悉,颜色画得很厚,现在想来也许是刘海粟或者林风眠的学生。
袁小洁:你们的大家庭,有这么多兄弟姐妹,在您小的时候家里还常常举行绘画比赛,办画展、英语课等等家庭活动,童年是您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吗?
水天中:现在回想起来,童年是最快乐的。当时并不觉得快乐。当时那个条件,在兰州那个地方,冬天非常冷,踩着积雪去上学,手脚都有冻疮。夏天尘土漫天,我上学经常迟到,挨老师批评,算数算错了,老师要打手板,觉得很苦。但在家里觉得很快乐。当时我父母亲采取的教育方式和现在的父母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小学生,光上这个班那个班补习就没完,我父母亲根本就不管,充分自由发展,你愿意学什么学什么,如果我们干得好的,他们会鼓励,比如我们谁字写得好,他们就说哎呀这个写得好,画得好的话,他们就说这张画得好。我小学的一些文章,我自己早就忘了,我妈妈老了都记得,我的女儿潞潞见了她祖母,祖母告诉她:“你爸爸文章写得好,有一篇文章说他到五泉山去玩,玩了以后最后他说‘我沿着流水回到了我的家’,这一句多好啊!”,我女儿问我说,奶奶说你有一篇文章写五泉山的,回来的时候说“我沿着流水回到了我的家”,怎么沿着流水回到家呢?我说五泉山有瀑布流下来,流进水渠水渠一直流,最后它就流到我们家园子里了。所以只要沿着水往山下走,就必然回到家。
贾方舟:你妈也是有文化的人吗?
水天中:与我的祖父不同,外祖父是当地大儒,他是明朝“东林党”高攀龙的后代,高攀龙让那个太监魏忠贤迫害,跳水自杀。徐虹后来带我去无锡看高攀龙讲学的地方,那个池塘还在,现在就是一个种着荷花的池塘,几十平米的一个池子。我想当年怎么淹死人的呢。可能当年水很深。东林党事发,他的家属四散奔逃,因为那时候要株连九族啊!当时有一支跑到甘肃,兰州城都不敢呆,跑到兰州南面山里面去,深山里没有人,他们就住下来了。因为他们姓高,所以当地人就把这里叫做“高家湾”。我母亲就是从这个高家湾出来的。我母亲的父亲,在清末兰州求古书院讲学,他是科举考试的举人。我父亲祖上没有文化背景,我的祖父是生活在甘肃临夏地区的农民。
袁小洁:您对文字的喜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水天中:很小的时候。我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读书,喜欢写东西,喜欢跟人谈论、辩论。
袁小洁:小时候您的父亲让您读《大学》、《论语》等,您对文字的爱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吗?您自己喜欢阅读哪方面的书?
水天中:对一个小孩来说,那些传统儒家经典引不起什么兴趣是很自然的。我小时喜欢读现代文学作品,特别是翻译小说,这种翻译小说我家里当时太多了,我们家有一个大厅,专门放书和杂志,当年民国时期的所有杂志都有,国内国外都有。
袁小洁:那会儿的哪些书对你影响比较大?
水天中:外国文学作品。还有一些并不是文学的书对我影响很深,例如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写的《亚洲腹地旅行记》。那是他从瑞典出发,经过俄罗斯进入甘肃和新疆,然后在新疆、西藏、甘肃跑了好几年以后写的一本书。而且是他自己画的插图,画的相当好,虽然很笨拙,但是画的非常有感觉,我把这本书翻来翻去看了不下十遍,对我的影响非常大。那个文笔、包括他对雪山大漠的感情,成了我自己禀赋的一部分。
袁小洁:您后来沿着他写的这些地方去过没有?
水天中:书里面甘肃那些地方都去过,新疆有些地方去过,西藏没去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刘骁纯:指名道姓是最彻底的批评 【 打印 】

    相关文章
与贾方舟谈中国艺术批评的生态——路东对话贾方舟(下) 2015-9-19 14:20:40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批评家访谈录之陶咏白 2015-9-11 14:23:49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2015-8-11 15:14:53  
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2015-6-11 17:53:3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翟晶】永不回头的《基质之河》... 图片文章
【刘骁纯】从陈丹青对徐冰的批评... 图片文章
【俞可】社会转型中的黄桷坪艺术...
【贾方舟】大家足迹艰辛历程——... 图片文章
一个天才的心相——忻东旺艺术作...
【黄笃】中国抽象艺术的境遇 图片文章
【佟玉洁】警惕:以艺术区的名义...
【翟晶】凝视与矛盾——19世纪“... 图片文章
【李小山】我对当前中国美术之看... 图片文章
西沐:新时代艺术博览会发展的基... 图片文章
【杨小彦】画外光的“反动” 图片文章
【《画刊》特稿】不仅是身体与性... 图片文章
【期刊推荐】《画刊》ART MONTHL...
邵亦杨:德国当代艺术的崛起 图片文章
【徐虹】中国美术馆“农民·农民... 图片文章
【翟晶】不期而遇——论威廉·肯... 图片文章
【佟玉洁】当学术成为女性艺术批...
【鲁虹】规避与创造——关于方力...
【付晓东】 既然Thats all right...
【翟晶】被模拟的身份——当代非...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