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博文精选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时间:2014-9-15 18:04:34      点击次数:8350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吴味     字体颜色

【摘要】栗宪庭的“重要的不是艺术”首先是针对新社会(时代)——价值观念变动的新社会而言的,在这样的新社会,当然重要的不是艺术,而是新的社会价值标准(的确立),因为只有先确立了新的社会价值标准,才能确立新的艺术价值标准,新艺术才能得到认可;其次也是针对新艺术——新社会(时代)的新艺术而言的,针对新艺术来说,重要的不是新艺术本身(的评价),而是新艺术的价值标准(的确立),因为在新艺术的价值标准未确立之前,如果将重点放在新艺术本身,则此时对新艺术的评价必然使用旧艺术的价值标准,就会出现评价的错位;再次还是针对新艺术的价值标准而言的,对于新艺术的价值标准来说,重要的不是旧的艺术价值标准(的恪守),而是新的艺术价值标准(的探寻)。
    这三个层面的着眼点都是艺术,所以,可以把栗宪庭的“重要的不是艺术”转换成:“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前一个“艺术”指的是既定艺术或艺术既定的东西——既定艺术的社会价值观、艺术价值标准、本质主义、守成主义……后一个“艺术”指的是新艺术或艺术超越的东西——新艺术的新社会价值观、新艺术价值标准、反本质主义、超越主义……
栗宪庭强调的“大灵魂”、“人类大精神”等,带有黑格尔形而上学的“时代精神”的成分,也有“社会价值(精神)”的成分,这种“时代精神表现论”和“社会价值表现论”导致了艺术家的自由意志在艺术中的缺席或不起根本作用,艺术家成了“时代精神”和“普遍社会价值”的被动或积极表现者,艺术成了决定论的东西,从而扼杀了真正的艺术精神——自由精神。这是栗宪庭的“重要的不是艺术”理论命题的局限性。艺术家在具体问题追问中的“个体精神表现论”,是对栗宪庭命题局限性的超越。
关键词:重要的不是艺术、艺术价值、社会价值、艺术价值标准、绝对精神、时代精神、个体精神、普世价值、时代精神表现论、社会价值表现论、个体精神表现论、问题主义。
 
    最近,由于栗宪庭电影基金举办的2014年第十一届北京独立影像展遭到禁止,于是引发了当代艺术界再次讨论栗宪庭的“重要的不是艺术”观点对当代艺术与政治关系的影响。然而,栗宪庭的这个观点本意到底是不是说艺术不重要?如果是,那不重要的是艺术的什么?它是针对什么而言?而重要的又是什么?它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它的局限性是什么?如何超越?等等问题,近30年来,由于众多原因,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以至于对当代艺术发展产生不良影响。所以,有必要详加分析。

一、厘清“重要的不是艺术”

    栗宪庭在1985年冬写了一篇一千五百多字的短文《重要的不是艺术》——【网上将栗宪庭1987年春写的《“后现代”、“民族化”和“稻草”(一、二)》(以下简称《稻草》)和1988年夏写的《时代期待着大灵魂的生命激情》(以下简称《大灵魂》)三篇文章都归为该文,是张冠李戴的拼接。台湾艺术家出版社2012年5月出版的《反叛的力量——重要的不是艺术》一书(以下引文借引自该书)将这几篇文章均列为单独文章】,该文事实上通篇都在讨论他针对“85美术运动”(85新潮美术运动)的一个观点——“85美术运动”不是一个艺术运动,而是一个思想解放运动。栗宪庭是从西方现代艺术发生的社会及文化背景及其导致的西方现代艺术的语言范式革命的双重角度,来论证他的观点的,他认为我们的“85美术运动”缺乏西方现代艺术发生的人文主义和科学主义(现代科学技术革命)的社会及文化背景,以至于“85美术运动”没有表现出西方现代艺术那样的艺术主体精神的解放——即人的感性精神和理性精神的解放,也就没有表现出西方现代艺术那样的表征人的感性和理性解放的语言范式革命,而只是对建国以来,尤其是在文革已经登峰造极的国家极左意识形态对艺术的钳制的“逆反”,表现为艺术内容(包括语言和主题)对极左意识形态要求的反动,表征的是社会与政治思想的拨乱反正,就像栗宪庭所说:“对‘红光亮’、‘歌德’的反动,则是以四川为代表的‘伤痕美术’的骤起;对‘假大空’、‘重大题材’的反动,则是以陈丹青为代表的‘生活流’的风行;对艺术从属政治,内容至上的反动,则是以北京机场壁画为代表的‘装饰风’的滥觞。这都是在一种逆反心理的驱使下产生的,变革的核心是社会意识的、政治的。”它与西方现代艺术运动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栗宪庭得出了他的上述观点。

    从西方现代艺术的角度看,栗宪庭的分析确实是很有道理的。但当时栗宪庭的文章只是论证了他的那个观点,却完全没有讨论文章的题目所提出的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且影响至今的观点——“重要的不是艺术”,更没有直接提出和讨论“重要的是什么”的问题,所以,其文章是有些文不对题的。准确地说他的文章应该叫《“85美术运动”不是一个艺术运动》或《“85美术运动”:艺术运动还是思想解放运动》之类的题目。以至于文章在当时就引起许多误解,以为栗宪庭是在批判、否定新潮美术价值的,栗宪庭自己在后来写的《<重要的不是艺术>手记》(以下简称《手记》)中也有提及。其实也不能完全算是“误解”,因为文章本来就没有明确讨论如何评价新潮美术,只是似乎隐含了新的社会及文化背景对于新艺术的产生的重要性、乃至决定性的观点。而到底为什么“重要的不是艺术”以及“重要的是什么”的问题(也内含如何正确评价新潮美术的问题),栗宪庭是在后来写的《大灵魂》、《手记》、《在人文和艺术史的双重语境中寻求价值支点——2000年江苏美术出版社版<重要的不是艺术>代后记》(以下简称《代后记》)、《稻草》、以及《我们最需要对“民族文化价值体系”的自我反省与批判》等文章中才进行了讨论,而讨论最多、最明确的是《大灵魂》、《代后记》和《手记》三篇文章,这三篇文章直接或间接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1] [2] [3] [4] [5] [6]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上篇文章:答老刘兵先生
    下篇文章:美术文献论
【 打印 】

    相关文章
吴味:“坐台批评家”的“前卫艺术睁眼瞎” 2015-6-4 13:00:20  
刘骁纯:回吴味 2015-4-9 9:39:45  
苏坚:老栗“病”了吗? 2015-3-27 10:52:48  
蒙昧“手术”与“雾霾批评” 2015-3-23 15:36:53  
栗宪庭:何为“当代艺术” 2014-9-16 15:39:34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