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批评家系列丛书】探索生命之路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档案 >> 个案研究
【批评家系列丛书】探索生命之路
时间:2015-6-28 13:09:28      点击次数:460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袁小洁|邓平祥     字体颜色

探索生命之路—— 批评家访谈录之邓平祥

 

采访时间:2014年3月30日
采访地点:北京怀柔桥梓艺术区刘亚明家
天气:春暖花开 天气晴朗
被采访人:邓平祥
采访人:袁小洁
摄影师:贾方舟

【生父的故事】
袁小洁:您是1947年生于湖南省宁乡县,您对童年有什么记忆?
邓平祥:我是宁乡人,但是我出生在平江。我对籍贯地宁乡的记忆都是关于母亲。我这个家庭说起来还是比较复杂的,我们是国共两党都有背景。因为我的外祖父在大革命时期是一个很有名的烈士,是共产党建国后的第一批烈士,并且他是在刘少奇的影响下加入的共产党。1928年,就被枪毙了。他是很重要的烈士,并且在湖南省党史里面都有事迹的长篇记载。为什么我在平江出生呢?平江有一个国民政府下面的金矿,是湖南一个重要的金矿,在共产党建国以前,我的生父算是这个金矿的矿区主管吧,但后来说我们家有历史问题的时候,说我父亲是矿主。真实情况是,我的生父是国家聘用的人员,他来管理这个矿区。这就是我家的背景。这种背景对我的思想、情绪和情感是有深刻影响的。我从小是比较内敛、不太张扬但是心里面的活动比较多的人。我就喜欢自己一个人闷着脑袋读书想事情。读书是我年轻时候最大的嗜好。后来每个学校的读书馆和资料室的老师和工作人员,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了不起的母亲】
袁小洁:为什么说您对母亲的记忆是最多的?
邓平祥:我最佩服的人就是我妈妈。因为她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当时我父亲被抓起来判刑的时候,我母亲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我和姐姐、妹妹。当时我们四个就穿着身上的衣服被扫地出门。
袁小洁:父亲被判刑是哪一年?
邓平祥:1951年。共产党的第一个政治运动。我的生父是1992年才正式平反。
袁小洁:坐了多少年牢?
邓平祥:六七年。但出狱后不久他就去世了。
袁小洁:您一直称他为生父。
邓平祥:对,因为后来我们有了继父,继父把我们抚养长大,他是一个极老实和本分的人,他对我们有养育之恩。所以我的童年悲剧色彩还是比较重的。
袁小洁:但是你们有一位坚强的母亲。
邓平祥:对,她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性。50年代,政府敲锣打鼓给我们家送来烈士牌子,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但是我的母亲挂了一个星期就摘下来了,那时我们小,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摘。她从来不评价政府,但是我们能感觉到她内心是很有想法的。她的精神、毅力全部都用来抚养我们三个孩子了。你想一个女人,看着我母亲年轻的照片,别人都说她是做太太的。说是做太太的有点夸张,但是肯定算是家境曾经比较好的女人。毕竟生父以前是管理金矿的。但后来一落千丈,去做佣人,到最低层干活,她都挺过来了,把这个家支撑起来。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她从来没有怨言、没有牢骚,也不骂人,就是把自己能做好的事情全部做好。所以母亲的性格、精神和道德品质,对我们三兄妹的影响很大。
袁小洁:母亲读过书吗?
邓平祥:她大概就念过半年私塾,认识的字不到一千个。但是她对孔孟的话,成语和小故事经常能说。我外祖父被枪毙的时候,她只有四岁。所以她的成长经历异常艰难。
袁小洁:对,母亲活到80多岁?
邓平祥:活到81岁,在北京过世的。我的家庭背景大概就是这样的。我在青年时代最恐惧的就是填简历,填家庭背景,又不能不填,也不能撒谎,但是按真实情况填了,别人又会歧视你。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栗宪庭:批评家是生命对另一生命的 【 打印 】

    相关文章
【批评家系列丛书】寻求诗意的栖居——批评家访谈录之郎绍君 2015-9-29 11:10:38  
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2015-6-11 17:53:29  
独立与自由之路 2015-6-4 13:44:07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