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2013·穷尽德国新表现主义当代美术展研讨会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研究 >> 理论研究
2013·穷尽德国新表现主义当代美术展研讨会
时间:2014-9-4 16:58:47      点击次数:8096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     字体颜色
    贾方舟:我觉得无论是一个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还是一个政党,如果没有反省精神是没有希望的,必须有反省精神。我们作为一个个体,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公民社会的一员,要有一种承担精神。 
    邓平祥:还有一个就是上帝都不要承担了,他为什么自愿钉在十字架上?这就是西方人的,我们所完全没有的一个精神。  
    杨卫:在王老师之后再谈话,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激情了。我先发两个牢骚再谈正题,一个是我自己经历的,我在《京华时报》开了一个很小的专栏,介绍近30年所谓的代表艺术作品,竟然砍掉我三幅作品,其中包括为什么、1968年某年某月某日,全部砍掉了,这是现在我们公认的对于文革的反思,曾经是历史性的,现在主流报纸不让登了。 
    徐虹:你跟他说美术馆展览都展出了。 
    杨卫:太倒退了,这是多么奇怪的一件事情,文革的字眼都不让提了,就是最近,在主流报纸不能谈文革的事情了,这是很荒唐的,这是一个禁题,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不谈为好。另外是我看到的,或者我最近对这个世界很敏感的一件事情形成了对比,一个是现在的青年领袖郭敬铭他的一部电影非常火,反映的是中产阶级以上的,我没看,我看了评论,一个小说改编的,一些高富帅们,这个时代最成功的人士。另外就是恰恰形成一个反面,就是去鲁迅化,我们的社会再也不要谈鲁迅了,我们哪怕是文革在推崇的一个文化领袖,再也不谈了。恰好陈丹青最近有一个文章我觉得写得很好,就是在纪念徐悲鸿的谈话。反过头来说,在今天我们这个社会并不是没有鲁迅,有,在网络上我就看到很多,但是这个社会不要他,这样的人没有办法生存,你当鲁迅当了一个星期,你就当不下去了。不光是无法生存,现在所有的喝茶,现在喝到什么级别了,就是艺术家群体里面也都是1/10的叫喝茶了,隔三差五就要来喝茶,达到这样一个程度,你说还有什么希望?你说还要拯救这个文化,我觉得没有太多的希望,这是我悲观的一个方面。
    下面言归正传,说一下表现主义的话题。前面这么多先生已经把表现主义说得很清楚了,我不谈表现主义,我谈中国近30年以来跟表现主义有关的脉络。因为恰好也是在给《京华时报》开这个专栏的时候,大概五六年前我跟他们做过一个很长的谈话,在我的印象当中,他在1979年的美术杂志,第一个提出来自我表现的话题,真是第一个,我查到所有的文献,而且我家里面当时还订了这个杂志,后来引起了讨论,自我表现,它的名字就叫《自我表现》,很短,砍掉了一些。还原到那样一个语境下,其实是整个对于文革反思的运动拉开了帷幕,一个是他的自我表现,包括吴冠中先生的形式美等等构成了整个时代人性的复苏,当时的情境确实有那种跟情绪上文艺复兴也好,启蒙运动也好,跟西方那样一种情绪是形成对接的。
    我现在总在想为什么中国会有八五运动,或者八十年代那样整体性的文化复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确确实实跟整个时代是有关系的。无论是文化人、老百姓,包括政治家,他也都是希望解放,因为80年代起来的政治家全都是文革打倒的这一批人,他也希望从文革的背景下要解放出来,不谋而合,包括******他们更不用说了,等等一批人构成了一个时代的契机。表现主义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被吸收到中国,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这一点就是中央美术学院成立第四画室,这个就意味着我们的学院派对表现主义,不管从哪个程度承认,但是把表现主义或者说现代艺术作为一个旗帜鲜明的牌来打,这是中央美院成立第四画室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由此可以想到今天的中央美院肯定没有当时80年代中央美院的气氛或者开放程度,尽管我们现在有实验艺术系,但是他绝对不敢主张实验艺术系是崇尚王林老师刚才说的个人化,他是把实验主义当成形式主义来看待,这一点尽管形式上有更新了。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也解决从学院里面迈出了表现主义。
    80年代的表现主义在中国还不能完全称之为表现主义,它只是借了一个表现主义的外壳,反映的确实还是一些别的情绪,或者在这样一个表现主义的理论框架里面,80年代中国表现主义是不成熟的。恰恰也是因为它的不成熟,形成了他自己独有的面貌,这就是中国80年代特别有意思的一个地方。什么时候成熟的呢?就是四画室以后,四画室培养了几代艺术家以后,包括1989年的事件以后,到90年代初,中国的表现主义开始成熟了。包括1993年,我记得包括尚扬他们到德国去,亲自见到很多表现主义的大师,那个时候确实对美术界的影响很大,同时基辅、伊门道夫,很多德国新表现主义这样人到中国展出,伊门道夫也亲自去圆明园等地方考察,确实中国对艺术的开放也敞开了,不像80年代,也见到了很多东西,这个时候开始慢慢中国表现主义这个东西才开始成立,才开始成熟。
    刚才陈老师说的表现主义的一方面,就是跟中国文脉相关联的一方面。还有另外一脉,是从新美术开始的,也就是从80年代八五运动开始的还有一条文脉,这条文脉太成功了,我们无法去谈论,其实他们是从八五时期的那条文脉展开来的,也有中国文脉的成份在里面,但是不多,更多的是倾向于西方化的,倾向于德国和美国的。但是因为这些艺术家太成功了,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去谈,甚至我们没有办法谈论他们了。他们的价格已经甚至高出了基辅这样一些大师,但是没办法,所以很多展览,甚至我们也请不动,想做也请不动他们,因为身价太高,这就是一个问题。
    这就回到了我们开始谈论的一个致命的问题,中国艺术从个性解放,也就是从1979年以来,这个脉络解放,最后解放出来的是我们的邓爷爷说的,是让少数人富起来,是这么一个结果。艺术界也是这么一个结果,是让少数人成功,多数人成了陪葬品。我在宋庄,我每天都在跟不成功的艺术家打交道,而且很多确实是一些老前辈。
    贾方舟:邓小平很狡猾,只说了前半句,没有后说半句,少数人成功了怎么办?
    王林: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后面这一部分人怎么办,他没有说。
    贾方舟:所以就导致了整个中国现在的格局就是这样一个格局,艺术家也是,完全分成了好几个格局,成功的人住在哪个区域,不成功的哪些人住在哪个区域,就是这样的,阶级非常明显,这就是中国回到了一个根本问题,中国人缺信仰,确实是这个问题在起作用。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它的构图方式里面都有基督教的影子在里面,经常会出现这样一种中心感,他的画面还是有一个立体的中心,不光是意思,也就是说这个东西是流淌到血液里面的。  
    贾方舟:他们用的是大教堂重修的时候尖顶上的被风蚀过的。  
    杨卫:他作品里面给我们信仰的力量确实还是相当强大的,他是用这样一种东西来折射现实,现实在他的作品里面其实是现实变得很无力了,这样伟大的艺术家,中国只有在曹雪芹时代有过,现实在他的作品里面毫无力量,全部被他叙述得干干净净,只有在伟大的时代才有伟大的艺术。所以在中国至少在目前,我不相信有这样的,不可能的。你马上出来,马上就把你扼杀掉了,还没有出来,露一点点就把你掐死了。我们80年代那么好的状态下,但是我们又不是很成熟,我们了解的东西太少。尽管是在那样的时候,我觉得现在依然在思想界,在美术界没有超过80年代,而且甚至会影响到50年、100年,超不过去。尽管他看的东西没有这么多,但是他那个底子,扎的那个根现在绝对没有超越。到90年代的时候,我记得我们急于对80年代进行颠覆,还说80年代过时了,都是大理想,空洞的,再过20年,再过30年看,你发现就是五四运动,三四十年代的文学艺术是超过了五四运动,但是你没有五四的基础,哪有后来这些东西?而且三四十年代的文学艺术并没有超过五四,从张力上,从力量上,文学有鲁迅,一篇文学就可以奠定整个文学的基础,我们要回溯它的源头是什么,为什么中国人要把表现主义拿来?就是因为中国缺这个东西。
    我不完全同意陈老师的意见,有这个因素,大写意里面有,但是确实不能等同于西方的表现主义。表现主义那种完全对个性的张扬,对个性的解放,确实是在中国艺术里面不是说没有,我们中国艺术的民间里面有,它在我们官方所承认的美术史线索里面是看不到的。当然有个别人,像八大他们被证实,那也是后来人发现了这样的东西。
    陈孝信:八大是民间的,青藤也是民间的,扬州八怪也是民间的。
    杨卫:这一点鲁迅就很清楚,鲁迅在五四运动的时候就非常清楚的知道,一定要官方的学问,所有的东西都是帝王将相的家族史,只有民间的历史才是构成中国历史真正意义上的历史。这个东西恰恰不谋而合,也就是说,这个东西跟改革开放以后拿来的,我们把西方拿来的这种张扬个性的东西拧成了一股绳,成为了80年代思想解放运动的一个导火索,我想应该是这样一个背景。
    关于信仰的问题,我特别感兴趣的,基辅也不是想表达上帝,也不是这个意思,甚至他里面还有对上帝的质疑,对宗教的反对,他有这个意思,有一半至少是隐隐约约有,这个东西就很有意思了,这恰恰就是西方人的厉害,就像尼采说的上帝死了,这个话恰恰是上帝想说的。也就是说他在反对这个知识系统在控制的时候,恰恰是上帝用行为告诉人们的。比如说基督,他用死来证明,你的道理不是道理,只有我的道理。那么这个东西阶段性的被西方的这些大师们,像尼采一样给继承了。所以哪怕有一个上帝,你也不是束缚它的,而是解放它的,这一点是西方一些大师厉害的地方。他哪怕来颠覆这个上帝,他成为解释上帝的一个更大空间,就是把这个基督反而激活了,等到基督要死的时候,他又没力量了,这一点确实是西方文化里面我们没有的东西。80年代的时候来反思这个东西,但是确实是中国文化里面没有的,没有办法。我们怎么追溯,现在很多汉学家也都在找这个东西,还是没有找到这个源头,至少没有找到那个张力那么大的,能产生那么大张力的能量语言,没有找到。
    我们追溯来追溯去,发现还是,至少对于我们现在管用的东西,还是五四以来这一套东西,对我们还管点用。拿我们过去古人的这一套东西,我退隐上林可以退出去,现在不太管用,你退都没地方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这100年来中国新文化传统,也是一个伟大的资源,就是成为我们二十一世纪以后的中国思想的一个非常伟大的资源。这个其中的表现主义,或者说也就是唯一表现主义最有力量,对中国这一段历史,别的东西,像现实主义或者别的东西只是用于教学,或者用于表面的东西,只有表现主义才充当了从人性的解放这个层面把中国人激活了,至少在艺术层面大家有这样一个意识,这也是表现主义在阶段性的能够复活在中国的一个因素。曾经有一个阶段,比如70年代末、80年代初表现主义在中国开始出现,八五时期火了一下,到90年以后开始变弱,在中国90年代整个表现主义都是边缘化的,21世纪以后又出现了,所以很有意思,它会阶段性的在中国出现。就意味着中国问题还非常多,需要类似于表现主义这样的艺术去把人性重新解放出来。我们在不断的解放当中又形成了新的价值,表现主义就相当于一缕春风一样,不停的沐浴我们的心灵,告诉我们源头在哪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从德国表现主义到中国新表现主义 【 打印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新闻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