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弗朗西斯·埃里斯(节选)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期刊 >> 期刊
弗朗西斯·埃里斯(节选)
时间:2014-9-10 22:57:49      点击次数:2457      来源:互联网      作者:     字体颜色
卡尔拉·费司勒|采访
杨圆圆|译
 
 
    在吃完一顿包含肉丸、米饭配柠檬汁的午餐以后,弗朗西斯·埃里斯(Francis Alÿs)开始为他的儿子艾略特制定下午的计划。下午主要的规划是足球训练,但埃里斯坚定地认为最好先把学校的作业搞定。“什么是民主?”这个问题出现在艾略特的笔记本上。在一分钟以后,我们决定将词汇分解,单纯地通过解释每个词源,来向孩子说明“民主”的意思。话语似乎在墙壁上发出回声,与墨西哥紧张的政治环境产生了某种呼应。自 1986 年,埃里斯就开始进行与这个国家关联紧密的创作。听着埃里斯父子的对话,我想到在埃里斯的录像作品《彩排 1(提华纳)》(Rehearsal ITijuana, 1999–2001中,那辆一次次地试图翻越一座山峰,却始终以失败告终的大众甲壳虫汽车,它让我联想到一个孩子在玩一辆玩具汽车的场景,在沙尘中进行的一场循环往复的游戏。我还想到在《爱国故事》(Patriotic Tales , 1997中,在墨西哥城中心的佐开罗广场(Zócalo)上,由艺术家带领着一大群羊围绕着一面大旗绕圈的场景。动物的步伐与大都会教堂钟声的节奏相互交错,共同编织出这个行为背后荒诞的隐喻。整个行为的节奏是如此剧烈,仿佛是在观看一场宗教仪式——一群被驯化的悲哀的牲畜贡品。我还联想到了在动画作品《露皮塔之歌》(Song for Lupita,1998)中的配乐“明天,明天…”(mañana, mañana…)
 
 
《彩排 1》(Rehearsal 1)剧照,提华纳(Tijuana),1999-2001,与拉斐尔·沃特迦(Rafael Ortega)的一次合作,录像时长:29 分钟 25 秒
 
 
    自我第一次看到埃里斯的作品至今,他的创作一直能触动我内心某种特殊的感知:一种短暂的脱离感,夹杂着天真的情感,以及闪烁的智慧。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他作品中看到、听到、感受到以及领悟到的一切,都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某种古老而遥远的东西,仿佛能够回避我的心理屏障,直接击中我的中枢神经。埃里斯的作品以一种极为单纯的方式将想法与媒介结合,却能起到非常直接有力的效果。你可以形容他的作品具备那种“正中靶心”的能量。
 
 
    我们离开餐桌,开始测试采访使用的录音设备。弗朗西斯去准备咖啡了。回想此次见面之前我所准备的大量调研——包括搜集他的采访、作品评论等资料;以及他近期正在 MoMA与 PS1 展出的旅行回顾,它们与此刻室内环境中的这份安逸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这样一个充满无穷创造力与能量的艺术家此刻就在我面前,他打开冰箱,翻了一通,找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我一块比利时巧克力。

 

 

【访谈】
CF =Carla Faesler, 卡尔拉·费司勒

FA= Francis Alÿs, 弗朗西斯·埃里斯

CF: 某一次在 Embajada Jarocha 餐厅的时候(位于墨西哥城 Colonia Roma 区,顾客可以伴随着现场乐队翩翩起舞),你和我说你近期的精力主要都花在写作上了,你还记得吗?
 
FA: 是的。那是哪年的事儿来着?
 
CF: 在你搬到伦敦之前的一阵子,我记得是2009 年。那时你在试图剥离很多东西,让自己的工作状态变得更加简单,你甚至都不太去工作室了。
 
FA: 嗯,我记得自己说过这句话。
 
CF: 那时你所说的这些也让我对你更加欣赏了。
 
FA: 回顾我自己的笔记,从随笔/注释到更加规范的笔记之间,都存在着一份隐秘而持续的进化过程。还有那些随手画的草稿,也在未来逐步演变成简单的素描以及文字描述。在这些笔记中,文字的部分占据了大约 23 的比例,剩下的 13 是绘画。我认为这与当下的社会环境有一定关联:记录一个想法或者一个偶遇的场景,用文字描述会比画下眼前的场景要容易得多。
 
CF: 我们也曾经进行过关于跨学科相关的讨论,不同的艺术语言彼此之间的关联。我想到玛格丽特·杜拉斯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对我而言,每一个词语都包含了上千幅图像,不知道她所言是否从某种程度也代表了你的看法?
 
FA: 我的笔记更像是一个包括了文字、草图和绘画的集合体,它们共同构成一个个画谜或象形文字密码。当我想不到合适的词汇时,我会用一个视觉符号或形象将之替代;而当我无法使用图像来表达时,文字则成为了主要的工具。
 
CF: 所以你的笔记里也有很多诗啰?
 
FA: 更像是跳跃于文字与图像之间的某种东西吧。
 
 
《龙卷风》(Tornado)相关笔记,2005。 Courtesy of the artist.

 

 

CF: 我还记得有一次在 Tepoztlán 镇你曾说过,在墨西哥最让你惊异的现象之一,就是在这里依然有诗人的存在。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为何要使用依然这个词语?
 
FA: 没有,我记得我当时是以一种更加隐晦的方式说的这句话。我记得我的原话是:在墨西哥你依然可以遇到将自己介绍为诗人的人。通过一个朋友,我结识了一群对于自己作为诗人非常引以为豪的人们。你要知道,如果你在巴黎或者纽约自称诗人的话,人们大概会觉得你是一个只会做白日梦的人。
 
CF: 那么,在人们还热衷于诗歌的年代,你对诗歌的看法是怎样的,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FA: 我那时候正在威尼斯攻读建筑学的博士学位。那里的人们对于诗歌的看法各不相同。我们都知道诗人但丁对意大利文学与文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然而,在1980 年,由于当时正是意大利超前卫Transvanguardia)运动盛行的时期——一个主张形象表述,并对文字的力量高度怀疑的学派。因此,当时除了作家翁贝托埃可·Umberto Eco)以外,电影与视觉艺术基本是文化界的主导。
 
CF: 你当时喜欢阅读诗歌吗?
 
FA: 喜欢啊,就像大多数的欧洲青年人一样。我在大概 20 岁的时候,由于垮掉的一代开始重新对文学燃起热情。后来在我抵达墨西哥以后,通过我所结识的诗人伙伴们,我又开始阅读拉丁美洲的一些诗歌作品。
 
CF: 当时你都读了什么?
 
FA: 主要是比较经典的那些……
 
C F: 文森特· 乌伊多布罗(Vicente Huidobro)?
 
FA: 嗯,不过当时我连朱里奥·科塔萨尔(Julio Cortar)都没读过呢,我简直像是掉入了一个全新的宇宙。在后期,我还挖掘到了阿哥斯托·蒙特罗所(Augusto Monterroso)的短篇小说。
 
 
《龙卷风》(Tornado)剧照,米邦塔(Milpa Alta), 2000-2010,关于一项行为的录像记录,与朱利安·迪瓦克斯(Julien Devaux)的一次合作。Images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Gallery, NY, and MoMA except when otherwise noted.
 
 
CF 事实上,正是蒙特罗所的一篇寓言故事启发了你的行为作品《当信念移动山峰》(When Faith Moves Mountains , 2002,对吗?
 
FA: 其实我是在完成了在沙丘上的行为以后,才读到蒙特罗所的短篇,他的故事从某种程度上让我对自己的行为获得了更多的肯定。
 
CF: 你是从何时开始对寓言故事感兴趣的?
 
FA: 对于寓言的兴趣开始于上世纪 80 年代的时候,当我还在威尼斯留学的期间。我的兴趣主要与城市环境有所关联,我感兴趣于那些让我无法直接对其产生干涉的地点,这些地点的历史仿佛是不可触及的。若想与这些地点的历史以及当下日常生活产生互动或对话,或者说从某种程度上激活这些地点在当下所具备的某种惰性,似乎唯一的方式就是将某种叙事或者寓言代入现有的语境,如同代入某种口语化的病毒。我意图干涉与地点所关联的种种想象,并不是对该地造成任何实质上的改变,而是通过寓言或者符号这样的方式。针对这个想法的第一次实践,大概是 1990-1992 年为创作《收藏者》(The Collector所进行的几次步行,当时我在墨西哥城的历史中心区(Centro Histico)的大街小巷来回行走,拉着一个在轮子上装了磁铁的玩具小车。三天以后,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讨论一个携带着磁铁狗的神经病老外,然而在七天以后,这个故事依旧在被人们讲述着,尽管传说中的主人翁已经从该区域消失了。在当下某个时刻制造传说或寓言从而介入特定地点的历史——这成为了我与特定地点产生互动的某种特定方式。这些行为主要都集中在墨西哥城,但我也曾在某次试图在墨西哥莫雷洛斯州的 Tlayacapan 散布谣言
 
CF: 《谣言》(The Rumour其实是你创作于 1997 年的作品,关于一个男人离开了酒店就再也没回来。作品开始于你在城镇里四处打探这个男人的下落,直到他渐渐成为了一个谣言,甚至是一个传说。人们甚至开始形容这个从未真正存在的男人的相貌。
 
FA: 是的,我的意图是以一种不留踪迹的方式去干扰这个城镇的日常生活。作为一个原则,所谓的谣言必须只能是口头的。在谣言开始的三天以后,当警察开始张贴关于这个失踪男人的手绘肖像,我的项目也就此停止了,不久后我就离开了该城镇。因为与这个谣言关联的实体物件开始产生,而不仅仅停留在口头的层面了。我认为我对于寓言的借鉴与诗意无关,我关注的更多是从文字到图像的转化,说得更具体一些,这也反应了我对于图像复杂的见解。图像很多时候会背叛你;它们毫无保留地将你暴露。
 
CF: 英国诗人柯勒律治(Coleridge)曾经说过——“散文是将文字以最好的秩序结合的整体,而诗歌是将最好的文字以最好的秩序结合的整体。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联想到你的工作方式--你在笔记中所呈现的文字,它们从前到后有一个逐步求精的过程。
 
《实践的悖论 1(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墨西哥城,1997,录像截频。
 
 
FA: 当一个作品的脚本可以被简化到只有几个词语的时候,我会感觉这件作品拥有了同时可被最大化或最小化的可能性,在这样的时候,我会觉得我抵达了这个脚本的精髓。举一个例子,《实践的悖论 1(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Paradox of Praxis 1 (Sometimes Doing Something Leads to Nothing) 1997 " 这件作品的脚本是这样的:某人(我自己)推着一个巨大的冰砖块在街上行走整日,直至冰砖化为一小摊水。如此简单的脚本在我看来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于,你无需见证这样的行为就可以对它进行想像;你不用依赖任何关于现场的照片、录像、或者绘画去猜测其可能导致的结果。这样的方式可以从某种程度让产品实现自由循环与传播,尽管我们已经处于当下这样的电子时代,但从本质上来讲,这比任何图像都更为有效——你即刻就可以将叙事的精髓所吸收。或许一直以来,我的目标就是将我作品的脚本简化为最简单的文字,让它们从最终被记录的重负中解放,致使作品越发地轻盈。
 
CF: 这件作品让我想起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的那句话:就仿佛被放置在热炉上的冰块,诗歌注定要承载它自身的溶解
 
FA: 那真是太好了!
 
CF: 我哪知道原来可以将你的笔记和诗歌联系在一起呢!(笑)在我们开始录音前,我们聊到了艺术理论以及关于你作品的评论。我想请问你如何看待以下几种对比之间的关联:1、试图对作品进行阐释的理论,相较于作品本身的自我表述以及(面对作品)纯粹的想像;2、描绘世界,相较于创造一个新世界;3、对世界的赞美,相较于对世界的哀悼?
 
FA: 对我而言,我很难同时面对生产阶段与吸收阶段两种状态。我开始艺术实践是在相对比较晚的年纪,因此,在这之前我有比较长的学习和调研阶段。我是在上世纪 90 年代以后才开始进行艺术实践的。
 
《睡眠中的人》(Sleepers),墨西哥城,1999 至今,幻灯投影
 
 
 
CF: 在此之前你是依靠什么维持生计的?
 
FA: 所需很少。我先前是建筑学背景出身,所以对我来说,找一个类似绘图师的工作并不是难事,通常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就辞职去旅游。抵达墨西哥的时候,我有一笔来自之前从事的 NGO 工作的积蓄,同时,我也一直与欧洲的很多机构保持联系,所以我可以时不时返回欧洲,马不停蹄地工作一个月,然后再返回墨西哥。这种集中赶工的项目通常薪资都很高,这也成为我当时主要的收入来源。有时候,我会在整整一个月内每天工作 18 个小时,然后再依靠这份薪资生活 5-6 个月的时间。我的生活所需并不多:那时我还没有家庭,也没有太多的野心。我当时给自己的职业规划就是享受生活。工作和闲暇时间的比例是非常不对等的,但我以这样的节奏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CF: 与此同时,那时候参加的各种派对也能让你吃得饱饱的(笑)。现在,让我们回来说理论与想像的问题吧。
 
FA: 当时的生活状态给了我足够时间去进行大量的阅读——关于符号学,艺术史,当代艺术理论等等。然而,当我开始进入实践阶段以后,我就停止继续阅读理论了,而是更多地阅读报纸或者侦探小说之类的读物。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上篇文章:艺术世界 2014年7月刊287 期
    下篇文章:艺术当代 | No.6/2014
【 打印 】

    相关文章
艺术世界 2014年7月刊287 期 2014-9-10 22:45:49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