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杨卫:邹跃进仍然是最善于思辨的人之一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档案 >> 个案研究
杨卫:邹跃进仍然是最善于思辨的人之一
时间:2014-9-24 17:12:50      点击次数:2000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杨卫     字体颜色

 

    在中国的美术批评家里面,邹跃进是我最早认识的一位。那还是1991年,我大学刚毕业,就把在校期间创作的一些作品运到了北京,准备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举办一个展览。因为是初出茅庐,害怕这个展览搞起来会冷场。于是,我便拜托中央戏曲学院毕业的老乡刘毅帮我张罗。刘毅很仗义,把我的事当成他自己的事来办,不仅给我开了一大堆在北京美术界的老乡名单,而且还一一带我前去拜会,我跟邹跃进就是这样认识的。
    那时候,邹跃进正在中央美术学院读美术理论的研究生,比我所读的大专高了好几个台阶,让我很是仰慕。现在的研究生已经多如牛毛了,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研究生虽然比不了过去的金榜题名,但也是百里挑一,响当当拿得出手。在我过去学画的老师中,就没有一个是研究生毕业的,更何况还是中央美院的研究生。所以,当刘毅向我介绍过邹跃进的情况之后,未待见面,我心里已经矮了几分。
    不过,见面之后的邹跃进,却轻轻松松打消了我的心理畏缩。他不仅为人和善,没有一点架子,而且言辞诚恳,喜欢直抒自己的意见。第一次见面,他就对我的作品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为我指出了未来发展的几点可能。不仅如此,我的个展开幕时,他还从东城的校尉胡同倒了三趟公交车,花了好几个小时赶来海淀为我捧场。此情此景历历在目,现在想来还能让我感动。我甚至觉得,假若没有邹跃进当年对我的鼓励,也许我早已经打了退堂鼓,也就没有可能今天还坐在这里来写他了。从这个意义上说,邹跃进无疑是我当年的伯乐。
    千里马易得,伯乐难寻。难就难在千里马和伯乐不在一个层面。对于千里马而言,往往是矮梯子上高房----搭不上言(檐)。所以,才有“礼贤下士”一说。但现实生活中的伯乐们果真都能够做到“礼贤下士”吗?难!
    我跟邹跃进交情深厚起来,是从“艳俗艺术”开始。那是我到了圆明园之后,这期间,我跟艺术家徐一晖等人交往甚密,并由此达成一种艺术观点的共识,那就是艺术要投入生活,关注身边的流行文化动态。这也就出现了“艳俗艺术”的最早雏形。为了使这个雏形能够一步一步完善起来,我们需要更多理论上的支持。于是,我又想到了邹跃进。此时的邹跃进已经在中央美院任教,并随学院的迁徙搬到了北京东北面的望京地区,离我们住的圆明园已经越来越远,往返之间要跨越整个北京城。但邹跃进在我这个朋友的嘱托之下,从来不觉辛苦,经常会骑着他的电瓶车从望京跑到我们在圆明园的陋室来,跟我们一起席地而坐,探讨艺术,交流思想。这些感人的情形,也已经化作了徐一晖当年对邹跃进的评价:“老邹这个人,够哥们!”
    “艳俗艺术”后来浮出水面,让不少曾经的参与者脱贫致富,越上小康。有邹跃进的功劳,应该计到账上。
    命运有时候会阴差阳错,在邹跃进看来艺术上蛮有前途的我,不想后来竟然放弃了艺术创作,也跟他一样爬起了格子。我不知道邹跃进对我的这种转向怎么看,但我后来爬上格子,应该说潜移默化还是受了邹跃进的一些影响。正是在与他深入的交往中,我不断体会到了思想的乐趣,而这种思想的乐趣,就是我从事写作的全部冲动与灵感源泉。
    迄今为止,在我所认识的中国美术批评家当中,邹跃进仍然是最善于思辨的人之一,尤其是在与别人的思想交锋时,他总是能够抓住对方逻辑上的一些疏漏,从中反证出自己的观点。这种思维的整密、严谨,是不是跟邹跃进受过正规的学院训练有关?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在今天的中国美术批评圈里,我虽然与邹跃进意气相投,但并不属于一路。旅居加拿达的美术批评家段炼,曾写过一篇为国内美术批评家分类的文章,他把邹跃进放在学院的史论批评家一类,让我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之感。看来,一个人的思想轨迹也有它自己的命运,这就如同人与人之间的缘份一样,都是天定。
2009.1.24于通州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上篇文章:杨卫:张方白的立场
    下篇文章:小箭师
【 打印 】

    相关文章
【杨卫】走进宋庄 2016-1-4 16:16:34  
【杨卫】一个隐蔽的艺术群落 2015-12-17 12:44:09  
杨卫:我的野史观(上) 2015-12-17 12:20:56  
小箭师 2014-9-24 17:19:37  
杨卫:张方白的立场 2014-9-24 16:24:1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