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杨卫:邹跃进仍然是最善于思辨的人之一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档案 >> 个案研究
杨卫:邹跃进仍然是最善于思辨的人之一
时间:2014-9-24 17:12:50      点击次数:1620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杨卫     字体颜色

 

    在中国的美术批评家里面,邹跃进是我最早认识的一位。那还是1991年,我大学刚毕业,就把在校期间创作的一些作品运到了北京,准备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举办一个展览。因为是初出茅庐,害怕这个展览搞起来会冷场。于是,我便拜托中央戏曲学院毕业的老乡刘毅帮我张罗。刘毅很仗义,把我的事当成他自己的事来办,不仅给我开了一大堆在北京美术界的老乡名单,而且还一一带我前去拜会,我跟邹跃进就是这样认识的。
    那时候,邹跃进正在中央美术学院读美术理论的研究生,比我所读的大专高了好几个台阶,让我很是仰慕。现在的研究生已经多如牛毛了,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研究生虽然比不了过去的金榜题名,但也是百里挑一,响当当拿得出手。在我过去学画的老师中,就没有一个是研究生毕业的,更何况还是中央美院的研究生。所以,当刘毅向我介绍过邹跃进的情况之后,未待见面,我心里已经矮了几分。
    不过,见面之后的邹跃进,却轻轻松松打消了我的心理畏缩。他不仅为人和善,没有一点架子,而且言辞诚恳,喜欢直抒自己的意见。第一次见面,他就对我的作品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为我指出了未来发展的几点可能。不仅如此,我的个展开幕时,他还从东城的校尉胡同倒了三趟公交车,花了好几个小时赶来海淀为我捧场。此情此景历历在目,现在想来还能让我感动。我甚至觉得,假若没有邹跃进当年对我的鼓励,也许我早已经打了退堂鼓,也就没有可能今天还坐在这里来写他了。从这个意义上说,邹跃进无疑是我当年的伯乐。
    千里马易得,伯乐难寻。难就难在千里马和伯乐不在一个层面。对于千里马而言,往往是矮梯子上高房----搭不上言(檐)。所以,才有“礼贤下士”一说。但现实生活中的伯乐们果真都能够做到“礼贤下士”吗?难!
    我跟邹跃进交情深厚起来,是从“艳俗艺术”开始。那是我到了圆明园之后,这期间,我跟艺术家徐一晖等人交往甚密,并由此达成一种艺术观点的共识,那就是艺术要投入生活,关注身边的流行文化动态。这也就出现了“艳俗艺术”的最早雏形。为了使这个雏形能够一步一步完善起来,我们需要更多理论上的支持。于是,我又想到了邹跃进。此时的邹跃进已经在中央美院任教,并随学院的迁徙搬到了北京东北面的望京地区,离我们住的圆明园已经越来越远,往返之间要跨越整个北京城。但邹跃进在我这个朋友的嘱托之下,从来不觉辛苦,经常会骑着他的电瓶车从望京跑到我们在圆明园的陋室来,跟我们一起席地而坐,探讨艺术,交流思想。这些感人的情形,也已经化作了徐一晖当年对邹跃进的评价:“老邹这个人,够哥们!”
    “艳俗艺术”后来浮出水面,让不少曾经的参与者脱贫致富,越上小康。有邹跃进的功劳,应该计到账上。
    命运有时候会阴差阳错,在邹跃进看来艺术上蛮有前途的我,不想后来竟然放弃了艺术创作,也跟他一样爬起了格子。我不知道邹跃进对我的这种转向怎么看,但我后来爬上格子,应该说潜移默化还是受了邹跃进的一些影响。正是在与他深入的交往中,我不断体会到了思想的乐趣,而这种思想的乐趣,就是我从事写作的全部冲动与灵感源泉。
    迄今为止,在我所认识的中国美术批评家当中,邹跃进仍然是最善于思辨的人之一,尤其是在与别人的思想交锋时,他总是能够抓住对方逻辑上的一些疏漏,从中反证出自己的观点。这种思维的整密、严谨,是不是跟邹跃进受过正规的学院训练有关?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在今天的中国美术批评圈里,我虽然与邹跃进意气相投,但并不属于一路。旅居加拿达的美术批评家段炼,曾写过一篇为国内美术批评家分类的文章,他把邹跃进放在学院的史论批评家一类,让我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之感。看来,一个人的思想轨迹也有它自己的命运,这就如同人与人之间的缘份一样,都是天定。
2009.1.24于通州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 
    
    上篇文章:杨卫:张方白的立场
    下篇文章:小箭师
【 打印 】

    相关文章
【杨卫】走进宋庄 2016-1-4 16:16:34  
【杨卫】一个隐蔽的艺术群落 2015-12-17 12:44:09  
杨卫:我的野史观(上) 2015-12-17 12:20:56  
小箭师 2014-9-24 17:19:37  
杨卫:张方白的立场 2014-9-24 16:24:1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画刊》特稿】不仅是身体与性... 图片文章
【期刊推荐】《画刊》ART MONTHL...
邵亦杨:德国当代艺术的崛起 图片文章
【徐虹】中国美术馆“农民·农民... 图片文章
【翟晶】不期而遇——论威廉·肯... 图片文章
【佟玉洁】当学术成为女性艺术批...
【鲁虹】规避与创造——关于方力...
【付晓东】 既然Thats all right...
【翟晶】被模拟的身份——当代非... 图片文章
【佟玉洁】雌性想象:女性艺术展...
【鲁虹】让传统焕发新的生命——... 图片文章
【鲁虹】艺术史写作与价值判断 图片文章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 图片文章
【陈孝信】水墨之变——改革开放... 图片文章
盛葳:卢沉的西方观和现代观 图片文章
【杨小彦】杨小彦:中国抽象艺术...
中国美术史论学科发展简述
自恋:解构时代最前卫的价值
费大为:中国当代艺术25年来没进步... 图片文章
“看与读:批评家与读者” 2017·...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