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自述访谈 >> 访谈
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时间:2015-6-11 17:53:30      点击次数:602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孙振华|袁小洁     字体颜色

[年轻的知青干部]
袁:母亲对其他兄妹的影响呢?
孙:我家里的三姊妹语文成绩都很好。对数理化都不行,对理财算账都不行。
袁:高中呢?
孙:我高中毕业之前几乎算是个坏孩子。不听老师的话,随心所欲,在学校里我行我素。现在想起来有点特权思想,因为家庭的原因吧。父亲当年做过公安局长和组织部长,所以我也算是内心有优越感的孩子吧。在学校敢跟老师吵架,对抗。高中的时候喜欢写小说,当时74年批林批孔,我还写了一篇关于孔子的小说,老师很欣赏,把我的文章贴在外面的墙上,当时大家都去告诉我妈,我还很得意。
袁:您是批判孔子还是肯定孔子?
孙:大部分是批判的。
袁:呵呵。
孙:那时候我还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后来又仿古风写了一首诗,写劳动耕地的,老师非常欣赏,还收到学校去做教材,所以我妹妹后来读书的教材里还有我写的诗。呵呵。
袁:高中毕业就下乡了?
孙:对,下乡之前,我很调皮捣蛋,下乡之后突然就变好了。
袁:为什么?
孙:你是女孩儿,你要关注一个男孩啊,他一辈子有几个关键的点。比如小时候男生一般不喜欢学习,到了高中有些男孩子一下子脱颖而出,成绩变得很好。有些坏坏的男生,小时候很调皮,但是长大之后变化很大。
袁:所以知青是您成长中的一个点。
孙:对,我们有二十个知青下乡,我就成了他们的队长,接着很快成为大队的团支部书记。
袁:那时候多大?
孙:不到19岁。不到一年就入党了,入党之后接着进步。那时候准备当书记了,下面管了好几千人。他们的吃喝拉撒都要管。后来一个人跑去给我爸汇报,说我表现好,准备把我提拔成领导。结果被我爸骂回来了,我爸说:“开玩笑,他一个毛头小子,什么都不懂。你让他当书记,一个大队三千多人啊,没饭吃了找谁啊?”结果就被压下来了。那时我很红,还当民兵指导员啊。
袁:哈哈。所以您的知青生活一点都不迷茫吧,很进步。
孙:那时候我是极左的。当时为了表现进步,能吃苦,为了改造自己,左翼激进青年的特征我都有。下乡的时候,别人都带了很多生活用品,我挑了两个箱子,一个箱子是生活用品,一个箱子全是书。其实对于这个经历,我现在经常在想,也不觉得是该否定还是肯定?你想,那时候我还没满18岁,到农村带了一箱子书,都是马列选集,还有青年自学丛书,政治经济学,哲学等等。每天劳动一天之后,晚上没有电灯,点着煤油灯挑灯夜读,读马列。
袁:当时读书的心情是怎样的?
孙:就感觉我们是天下的主人,我们要关怀全人类。
袁:很纯朴的理想。
孙:当时我们就是觉得可以为了人类,为了中国奉献我的所有。学了很多马列,另外注重在身体上锻炼自己。
袁:有什么具体的表现?
孙:记得为了表现自己能干活,但是我的皮肤又晒不黑,为了让自己晒黑,一整个夏天没有穿过衣服,上身赤裸不戴帽子,农民也不会这样啊,现在想起来真是愚蠢。裸着上身去割麦子,麦子上有很多小刺,把我全身划出一道一道的血口子,然后全身的皮有好几种颜色。
袁:哈哈,为什么。
孙:因为晒脱一层皮之后,有些地方长出来,有些没有,接着又晒,于是就有深有浅。整个一个很斑驳的样子。
袁:迷彩人体。为什么要晒黑啊?
孙:因为我觉得黑才是革命的,我们的心才和农民靠得很近,否则永远都是城里来的学生。在身体上,外形上最粗糙,最不讲究,又黑,才算是一个被改造好了的青年。所以我是有意的自虐。有时候宗教里不是也有自虐的吗。我就差不多属于那种。
袁:共产主义就是您那时的信仰。
孙:对,所以把自己搞得又黑,身体又很好,肌肉又发达。
袁:噢,那不是很帅?
孙:应该是。那时候白天劳动完,晚上还要去打篮球。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很强的人。
袁:哈哈,里外都成变形金刚。
孙:那时候是很狂热的。还表态自己要当一辈子农民,要改造好自己。
袁:后来呢?
孙:事情就很怪,你越进步,表现越好,当农民的可能性越小。因为表现好,就要把你弄到公社去写材料,坐办公室或者去领导别人,领导别人就不用干活了。所以我就干了一年重活,之后就看别人干了。
袁:哈哈。
孙:如果说当时不当书记的话,我就去县里面的知识青年办公室管知青了。所以现在想想自己,这一辈子吃苦的时候真的不多。但吃苦的时候也是真的吃苦,有时候故意要革命。有一个暴雨夜,我们还在一个堤坝上抽洪水,雷就在头上炸,我就只穿个短裤,电闪雷鸣的,整整干了一夜,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活不了了。第二天我和另外一个人走下大堤的时候,他们说我们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
袁:哈哈。这些故事很有意思。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上篇文章:独立与自由之路
    下篇文章:【批评家系列丛书】探索生命之路
【 打印 】

    相关文章
【批评家系列丛书】寻求诗意的栖居——批评家访谈录之郎绍君 2015-9-29 11:10:39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批评家访谈录之陶咏白 2015-9-11 14:23:49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2015-8-11 15:14:53  
【批评家系列丛书】探索生命之路 2015-6-28 13:09:28  
独立与自由之路 2015-6-4 13:44:07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