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时间:2015-8-11 15:14:53      点击次数:8902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贾方舟|袁小洁     字体颜色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袁小洁:您常说自己在批评界里属于草根阶层,您为什么给自己这样的定位?
贾方舟: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我总是没有像科班出身的批评家那么自信,我从来都是很冷静的看待自己,低调做人,本来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慢慢体会草根这个词的意思,我深知自己没有任何靠山,权力的、学术的都没有。什么都需要自己去努力,没有任何可以作为资本的地方。比如我是个博士,我是个硕士,也算是个有个学历的人,也好;你说有背景,有关系,有靠山也行,但我都没有。一个来自北方边陲的人,一个师范学院专科学历算个什么,你说有哪一点是在这个行当值得让别人对你另眼相看的?评了个职称还是个“国家一级美术师”,和批评无关。所以我说我就是个草根,凭自己一点点努力、挣扎,找到一点自己做人的尊严。虽然十分努力想让人把自己当人看,但我自己给自己的警告却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袁小洁:这样来说,您的努力可能会比别人多出很多倍?
贾方舟:肯定是的。你说要你是中央美院的教授,那别人一下就认可了。我以前那个内蒙古美术协会副主席的头衔,我从来没在任何场合里用过,我都不希望别人介绍这个头衔,因为我在外面做的事情和这个头衔没有任何关系。我就是我自己,我出来所有的事情,只与批评家这个身份相关,因此都是个人行为,只我自己负责,不希望牵连内蒙古美协,我不想给人家丢脸,更不想借用这个头衔招摇撞骗。所以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民间,包括后来策划的展览,批评家年会,策划的批评家网站,都是寻求民间资金。我的草根定位,就是从89年“64风波”以后,我内心做了一个决定,我不再和官方合作,我不想再和他们有关系,我离家出走,寻求自由。我离开的不只是自己的家,更主要的是体制。做一个“北漂”,根本的用意在挣脱体制。其实我当初完全可以找个工作调动的机会,我要找背景也不是没有,当时一个财政部副部长,中宣部的一个副部长都是朋友关系,都是可以求的,但是我不想,我就想自由,做一个草根,做一个北漂,谁也管不着我,谁也别想管我,我想怎么着怎么着,完全是个自由主义者。事实上也真正实现了自己的想法,来到北京做自己想做的事。
袁小洁:在您的文章里,很明确的表达出您支持“非主流”、“体制外”、“非学院”“非官方”、“非架上艺术”“边缘”“原生态”这类艺术形式,是什么原因让您支持这些“野”的艺术形式?
贾方舟:因为自己就是这样,我自己就处在这个地位,我就是边缘群体中的一员。从这个意义上看,我支持女性艺术,也是很自然的选择,因为女性艺术家就是个边缘群体,非主流嘛。现在女性艺术从整体来说,也不算主流,但是比过去好多了。
袁小洁:从您刚才的谈话中看出来,您生活在画家村,这是体制之外的圈子里,应该算是您主观的选择了,是按自己内心的想法来做的选择。您在这个圈子里感觉如何?
贾方舟:我肯定抱着百分之百的态度肯定它啊。它就是在无形之中形成的与体制对抗的力量,北京的这一批生活在体制外的艺术家,他们跟体制一点关系都没有,跟美协、画院、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也没有体制内的优越条件,可以吃着皇粮,画着自己的私画,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就是衣食无着,完全靠着自己奋斗,靠市场的支持生存。现在,没有谁再可以无视他们,国际的认定,学术的认定和市场的认定,使他们最后得以确认,也逼着体制另眼相看,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存在。


【从编辑到策展人】

袁小洁:相比起西方,中国当代艺术批评起步比较晚,到现在也就三十几年,您认为它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它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贾方舟:我们指的当代艺术就是指的这三十年嘛,实际上中国的美术批评也是在这三十年中发展起来的,它是随着当代艺术的发展,批评家也陆续出场,发挥了批评家在当代艺术中的作用,我把批评家称为一个“为当代艺术推波助澜”的群体。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没有这些批评家的“鼓噪”,好多事件未必能形成。举例来说,85新潮之所以能形成一个潮流,形成一个运动,就是因为几个刊物,一些批评家不断的谈论这个事情,不断的发表文章评介,就形成了一个气候了。85新潮时期产生了两刊一报,一个是彭德主编的《美术思潮》,一个是刘骁纯主编的《中国美术报》,还有个《江苏画刊》在85年做的改刊,原来只是江苏省的一个刊物,后来改刊成关注全国的刊物,关注新潮和当代艺术。这几个刊物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这三个刊物之所以能起这么大的作用,就是因为有一批关注当代艺术的批评家,参与到编辑和撰稿的工作中来,所以我有一篇文章叫《从编辑到策展人》讲的就是这个身份转换的过程。实际上在80年代没有纯粹的批评家,大部分的批评家都是在编辑工作岗位上,或者有一部分人在院校教学,当时他们的主要身份不是批评家,而只是写批评文章,但这个批评家的身份越来越显现出来,就是他们通过写文章,鼓吹当代艺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形象逐渐确立起来了。到了90年代呢,由于“64风波”,《中国美术报》和《美术思潮》被叫停了,《江苏画刊》没有停,但是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另外,在编辑岗位上一些重要的编辑和主编,也都走马换将。所以,等于80年代形成的批评队伍,到了90年代没有话语权了。所以进入90年代以后,批评家非常艰难,但这些人呢还有一种历史责任感,还要说话,怎么办呢?不可能通过刊物说话,就只能通过策划展览,只要在民间找到钱和场地就可以做,通过展览,来表达自己对当代艺术的看法,所以90年代这个转向,从编辑到策展人的身份,就是这个时代造成的,这个时代形成了这个格局。所以批评家只有通过策划展览,来体现自己对当代艺术的意见和干预。在《从编辑到策展人》最后一段话我自己认为说的挺好,我说:批评家不是一个旁观者,他是参与者,见证者,他和艺术家一同艰难成长。正是有了批评家的参与,才推动了当代艺术的发展,而且批评家又是当代艺术的一个评价系统,没有这个评价系统,没有人及时的肯定当代艺术的发展,那么它就会缺少一种被肯定的力量,没有这种肯定的力量,很可能就会自生自灭。所以这也涉及到为什么我把自己的工作重点,转换到研究批评家这个群体上,创办批评家年会,就是要确立一个学术共同体的形象。
袁小洁:您是如何参与到当代艺术的推进工作中的?
贾方舟:我个人的参与,80年代初,我是通过写文章的方式,最初研究的重点是形式问题,因为形式问题是过去三十年不可以谈的一个禁区,吴冠中第一次打破了这个禁区,开始讨论形式问题。吴冠中将这个问题提出来以后,在美术界遭到了很多批评,甚至于非常激烈的批评,激烈到给他上纲上线的程度,因此我这篇文章就是支持吴冠中的观点,进一步从理论上阐述形式的巨大意义,所以我把形式看成造型艺术的美学内容,它本身就是一个内容,而不是单单的形式。那篇文章,就是我发表的第一篇,之后又写了几篇,然后又从形式问题扩展开来。80年代我就是在关注当代艺术的过程中不断发现问题,寻找话题,同时也参与到编辑工作中来,83年到84年上半年,我被借调到《美术》杂志做了半年的编辑工作,后来《美术思潮》和《中国美术报》创刊以后,我又是他们的特约记者,还是以编辑、记者这种身份参与到当代艺术中来的。到了90年代,就转换成策展人的身份,我们策划的第一个展览是批评家提名展,是由郎绍君、刘骁纯、水天中我们一起共同策划起来的,当时邀请了不到二十个批评家,包括栗宪庭,王林、吕澎、殷双喜等等,当时重要的批评家都参与进来了。一共搞了三届。第三届其实也没搞成,因为没找到钱。95年我策划的第一个女性展,其实也跟这个批评家提名展有关,因为我们有这个题目,所以后来就单独做了这个女性展览。那也是我第一次走进女性艺术这一块。所以,90年代以后比较多的是以策展人的身份介入当代艺术,同时也写一些批评文章。
袁小洁:您认为自己做过最有意义的展览是哪一个?或者说您对自己最满意的学术成果是哪些?
贾方舟:我觉得自己做的最有意义的展览就是98年的《世纪·女性艺术展》,这个算是我学术生涯上的一个高峰了。因为它全部是由我自己策划,自己找赞助商,组织学术活动,就是完全按照我自己的意志做的一件不小的事,这个规模是空前的,过去没有,未来不知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袁小洁:这次展览的规模有多大?
贾方舟:规模很大。美术馆用了七个展厅,然后又用了当时的国际艺苑美术馆,附中的当代美术馆,还想用中央美院的陈列馆,但当时被占了,没用上。当时的反响很大,这个事件肯定是进入美术史的。这个展览整整筹备了一年,做的我筋疲力尽。做完这个展览就到欧洲去了,当时德国波恩也是有一个女性艺术邀请展,我们去参加会议,参加完会议后在欧洲游历了两个月才回来。所以,98年《世纪.女性艺术展》是我策划过的最大的一个展览。
袁小洁:作为一位批评家来说,您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贾方舟:读得书太少。那时在大学读书的范围太有限了,大多是古典名著,工作后现代名著读的很少,现代哲学只是泛泛的涉猎一点,没有条件去深入的研究。我最痛恨自己从小没有养成读书快的习惯,我读书很慢,这是最大的遗憾,限制了我读书的摄入量,再加上我不懂外语,这是更要命的,你所有的东西都是人家翻译给你的,翻的对不对,好不好都只有在误读中接受了。
袁小洁:作为一位批评家,您认为自己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贾方舟:我的优势是什么呢?可能就是能够和各种类型的艺术家打交道,要做策展人,必须具备这种能力。要和各种人打交道,就是需要包容,艺术家都是有个性有脾气的人,但是你要把他们当成艺术家,不要当成普通人,否则你会觉得这些艺术家有人格缺陷,但是你把他们看成艺术家,这些缺点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有个性,正是这种个性促使他创造了那样的作品。所以艺术家在生活中保持自己的特点,是非常重要的。艺术家不能太随和了,否则画出的东西不会有个性。
袁小洁:那么艺术家们在你眼中是怎样的一群人?
贾方舟:我对艺术家是抱着肯定的态度,因为各种群体里,我认为最可爱的还是艺术家,尽管艺术家里面也有一些特别在乎钱和名的,但总体而言,一个真正好的艺术家都是很真诚的,都是保留着人的天性、童心和同情心的人,如果没有这些品格做不了好的艺术家,所以能保有这样品格的人,还是值得和他们打交道的。像政界商界,那么多的暗算、陷阱尔虞我诈,一不小心就把你出卖了。
袁小洁:呵呵,艺术家的个性都是直接呈现,大多是非常坦率的。
贾方舟:是,他们没有太多心眼儿。怪癖一点是有的,但无害人之心,只是有一点古怪。
   袁小洁:如果让您对未来的批评家说一句话,您会说什么?
   贾方舟:提携年轻人。批评家的责任有两个,一个是针砭时弊,
一个是提携新人。你问的是一句话,那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发现、提
携新人。这个需要眼力,去发现他们的价值。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鲁明军:视觉叙事与绘画史句法新探 【 打印 】

    相关文章
【贾方舟】装置艺术三题议 2018-11-8 13:52:00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艺术家 2018-8-6 10:02:05  
【贾方舟】批评家的人生——《批评与我》文集序言 2018-7-16 12:35:49  
【贾方舟】大家足迹艰辛历程——忻东旺油画艺术述评 2018-6-6 13:54:03  
【俞可】中国当代艺术在实践中处于相对疏离的状态 2017-12-19 20:26:53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 图片文章
【李晓峰】批评的现场与现场的批... 图片文章
“观念的中国性:美术理论上海高...
【贾方舟】装置艺术三题议 图片文章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 图片文章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 图片文章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 图片文章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图片文章
【彭德】六法别考 图片文章
【徐虹】观看和表达:“棱镜——... 图片文章
【陶咏白】回到艺术自身 图片文章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图片文章
【皮道坚】什么令图象时代的绘画... 图片文章
【吕品田】排他的“多元化”——... 图片文章
【王林】数像时代艺术何为——我... 图片文章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八—...
【孙振华】生态文明与城市艺术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七—... 图片文章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