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时间:2015-8-11 15:14:53      点击次数:8486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贾方舟|袁小洁     字体颜色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袁小洁:您常说自己在批评界里属于草根阶层,您为什么给自己这样的定位?
贾方舟: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我总是没有像科班出身的批评家那么自信,我从来都是很冷静的看待自己,低调做人,本来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慢慢体会草根这个词的意思,我深知自己没有任何靠山,权力的、学术的都没有。什么都需要自己去努力,没有任何可以作为资本的地方。比如我是个博士,我是个硕士,也算是个有个学历的人,也好;你说有背景,有关系,有靠山也行,但我都没有。一个来自北方边陲的人,一个师范学院专科学历算个什么,你说有哪一点是在这个行当值得让别人对你另眼相看的?评了个职称还是个“国家一级美术师”,和批评无关。所以我说我就是个草根,凭自己一点点努力、挣扎,找到一点自己做人的尊严。虽然十分努力想让人把自己当人看,但我自己给自己的警告却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袁小洁:这样来说,您的努力可能会比别人多出很多倍?
贾方舟:肯定是的。你说要你是中央美院的教授,那别人一下就认可了。我以前那个内蒙古美术协会副主席的头衔,我从来没在任何场合里用过,我都不希望别人介绍这个头衔,因为我在外面做的事情和这个头衔没有任何关系。我就是我自己,我出来所有的事情,只与批评家这个身份相关,因此都是个人行为,只我自己负责,不希望牵连内蒙古美协,我不想给人家丢脸,更不想借用这个头衔招摇撞骗。所以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民间,包括后来策划的展览,批评家年会,策划的批评家网站,都是寻求民间资金。我的草根定位,就是从89年“64风波”以后,我内心做了一个决定,我不再和官方合作,我不想再和他们有关系,我离家出走,寻求自由。我离开的不只是自己的家,更主要的是体制。做一个“北漂”,根本的用意在挣脱体制。其实我当初完全可以找个工作调动的机会,我要找背景也不是没有,当时一个财政部副部长,中宣部的一个副部长都是朋友关系,都是可以求的,但是我不想,我就想自由,做一个草根,做一个北漂,谁也管不着我,谁也别想管我,我想怎么着怎么着,完全是个自由主义者。事实上也真正实现了自己的想法,来到北京做自己想做的事。
袁小洁:在您的文章里,很明确的表达出您支持“非主流”、“体制外”、“非学院”“非官方”、“非架上艺术”“边缘”“原生态”这类艺术形式,是什么原因让您支持这些“野”的艺术形式?
贾方舟:因为自己就是这样,我自己就处在这个地位,我就是边缘群体中的一员。从这个意义上看,我支持女性艺术,也是很自然的选择,因为女性艺术家就是个边缘群体,非主流嘛。现在女性艺术从整体来说,也不算主流,但是比过去好多了。
袁小洁:从您刚才的谈话中看出来,您生活在画家村,这是体制之外的圈子里,应该算是您主观的选择了,是按自己内心的想法来做的选择。您在这个圈子里感觉如何?
贾方舟:我肯定抱着百分之百的态度肯定它啊。它就是在无形之中形成的与体制对抗的力量,北京的这一批生活在体制外的艺术家,他们跟体制一点关系都没有,跟美协、画院、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也没有体制内的优越条件,可以吃着皇粮,画着自己的私画,他们什么都没有,他们就是衣食无着,完全靠着自己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