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时间:2015-8-11 15:14:53      点击次数:7409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贾方舟|袁小洁     字体颜色


【我最欣赏的艺术家】

袁小洁:您最喜欢的艺术家是哪几个?
贾方舟:因为做了这么久的批评,总避免不了从批评家的角度做判断,如果说当代艺术中挑我最喜欢的艺术家,我第一喜欢的是徐冰,第二是蔡国强。徐冰从88年底就认识他了,看了他的工作室,然后给他写过评论文章,对他走的这条路一直比较关注,我认为这是一位极其有智慧、有头脑、有观念又深谙传统的当代艺术家。你就看他的新英文书法,那些字写得美极了,如果没有非常扎实的传统文化素养和笔墨功力是不可能的。他学的是颜体,但是他能把他创造的新英文字结构得那样好,写出那种正宗的书法感觉,没有扎实的传统功力是根本做不到的。他的能力就是能够把自己的观念变成非常有品位的艺术品,这个过程主要靠他的语言能力,他的语言表现能力太强了。蔡国强呢,我原来也就是知道他用一些传统的符号做作品,但后来看过他的《农民达芬奇》的纪录片,我觉得这个艺术家头脑非常不一般。他这个作品为什么叫农民达芬奇呢,因为他曾经在中国走访了好多有创造性的农民,这些农民就是怀揣着一个朴素的理想,要自己造飞机,造潜水艇,造机器人,而且是在条件极其差的情况下。比如有一个农民,拿一个抽水的水泵,就想造一个潜水艇,拿一个捷达的发动机,就想造一个飞机,有一个农民自己根本没坐过飞机,但他就造了一个飞机出来,而且飞上了天。蔡国强看到了这些农民的创造价值,就花钱买了好几个这类的“作品”,把它们集中在一起放到世博会上展出。他在表述作品的过程时说:其实,这是中国农民的一个理想。中国农民从没有土地,到后来分到了土地,最后又归了公,什么都没有,但他们还是这样追求自己美好的理想。他们造的飞机特别简陋,看着都害怕,但最后还真的飞起来了,最后又平稳的降落在地上。还有一个农民才有意思呢,他瘫痪的老婆坐在旁边看着自己的老公用破铜烂铁造潜水艇,呵呵,这些走火入魔的人感觉就像神经病一样,也更像是艺术家。这些农民最可贵的就是他们那么执着的去做,相信自己的理想能实现。这个事情本身就很感动人,蔡国强首先被感动了,他又拿来以艺术的方式去感动别人。所以我觉得蔡国强和徐冰一样,也是一位大师级的人物。未来的艺术史会记载他们。国外的呢,从我的情感上会选择杜尚。他是个超越时代的智者,《泉》是1917年的作品,他在1917年就开启了后现代之门!你想想看,他这么早就利用现成品做了这个作品,而后现代是半个世纪后的事情。但是我认为他最让人感动的地方是他不执意去做一个艺术家,他潇洒得很,生活的特别放松,每天就是“玩儿”,下棋,他的作品也不是很多,但是他在现代艺术史上绝对是第一流的、捷足先登的、影响深远的、有大智慧的人。所以这种人完全是靠智慧生存的,他参透人生,既不置地买房,也不买车,甚至连老婆都不要,结过一次婚,两年后就离了,一无所有,什么都不在乎。我觉得人活到这个份儿上,活到这种境界真的少而又少,他是特别值得推崇的艺术家,没有第二个人可与他匹敌。再有一位我喜爱的艺术家就是阿布拉莫维奇了,女艺术家里面她应该排第一,就是在所有后现代艺术家里面(不只女性主义艺术家),她都是最杰出的。我看她的纪录片,最感动我的情景是她和前男友坐在那儿对视的时候,她流泪了,然后把手伸出去拉着那个男人的手,凝视他片刻。我在给一个朋友讲述这个情节的时候抑制不住自己,居然流泪了,我生活中很少有过这种情景。
袁小洁:是的,我也是。
贾方舟:我之所以被感动,是因为我作为一个男人产生的愧疚心理。你看,这样一个在事业上有成就的女人,跟她合作了那么多年,两人在长城上东西相向而行,汇合时变成了分手的一刻!因为这个肤浅的男人爱上了一个中国女孩儿,两人在长城上走到一起却分手了。阿布拉莫维奇这个伟大的女人是从“人”的角度来理解这个男人的,她伤心,但她谅解了这个男人。我在跟别人介绍这个作品的时候居然感动到说不下去,我是在替我们男人自责,男人在情爱这一点上真的比不了女人,女人的爱更深沉。现在我再说一个中国的女艺术家——向京。最近正在看她的资料,因为要给她写文章嘛,她早在1995年刚毕业的时候我就邀请她参加我策划的展览。到今天她还记得我到她的工作室去看她的作品。这是她刚毕业参加的第一个展览,规模比较大的“世纪女性艺术展”,那个时候她还很小,当时的履历几乎是空白。可是95年到现在18年时间,她俨然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中国大师级人物,未来的艺术史家会给她这个评价。她创造的一系列作品,成为女人的百科全书,构成一个女性形象的长廊。可以说从孩提时代起,女孩在不断成长过程中碰到的各种问题、境遇和挫折,特别是女人面对外界的入侵时产生的自我封闭、恐惧和不安全感啊等等,在她的作品里全部都有表现,直至是女人老了以后,那种嫉恨与仇视的心理,都有表现。我觉得一般的雕塑家对人的体验,绝对达不到她这个程度。而且她真的能认识到她自己一步步怎么走过来,她的创作不是完全靠感性,她同时也有很理性的思考,有不断自我反思的能力。
袁小洁:能成为大师的,无论男女,他们身上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将阴和阳的东西结合的很好,把理性和感性结合的很好。
贾方舟:对,是这样的。
袁小洁:像刚才说的阿布拉莫维奇,她就有很阳刚的东西。
贾方舟:对,她内心有一种很强大的力量。这种强大的部分,正是阳刚的东西。反过来说,一个伟大的男人,他一定也有很柔软的一面。
袁小洁:您干过最得意的一件事是什么?
贾方舟:最得意的事是85年全国第四届美代会,那时候正是自由化盛行的时候,在选举美协主席的时候,当时按照原来的章程是全体美术家代表选理事会,理事会再开会产生主席、副主席,当时我还不是正式代表,我只是在通讯组工作,当时借调到这里起草美代会工作报告,参加讨论章程的时候,我给他们出了一个点子,我说,按章程的规定,在代表大会休会期间,理事会代替代表大会的职能,但是,代表大会还在开着,理事会有什么权利抛开代表大会自己去选举主席和副主席啊?我抓住“代表大会还没有休会”这个关键点,大家似乎恍然大悟,是啊,代表们都还在场,你怎么抛开代表,就由理事会去选举呢?应该直接由代表选举主席副主席才是既民主又合逻辑的做法,这实际上是真正民主化的一个程序,没有必要交由理事会选举。这个意见被大会代表们接受了,于是先修改章程,后直选主席副主席。这个重大变动,可以从第四届全国美术家代表大会章程中获得证明。但他们都不会记得,正是我从原来的章程里面扣出了一个难以反驳的逻辑错误而兴风作浪,在美代会上掀起一场自由化浪潮。
袁小洁:哈哈,你又发挥了逻辑思辨的能力。
贾方舟:呵呵,是啊。我说代表大会没有休会,撇开代表们选举,肯定不符合章程啊,不符合章程就是不合法。其实,全国人大、全国党代会都是这样做法。这次会议最后就真的是按我说的建议做了,先把章程修改为由代表们直接投票选举主席副主席,然后再投票直接选举。记得当时投票结果,周思聪获得最高票。当时美协领导都很紧张,怕这样一民主出意外,怕钦定的候选人选不上。但我却暗自得意,因为这个点子是我出的,虽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却是对民主程序的一次推进。虽然到第五届美代会又回归原位,但它被作为历史记载下来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 
    
    下篇文章:鲁明军:视觉叙事与绘画史句法新探 【 打印 】

    相关文章
【俞可】中国当代艺术在实践中处于相对疏离的状态 2017-12-19 20:26:53  
【贾方舟】2007中国美术批评家年度批评文集前言 2017-2-17 9:50:15  
【杨小彦】“摄影”谋杀了摄影 2016-12-19 14:22:24  
叛逆,永远是艺术家的座右铭——高岭访谈 2016-9-28 16:37:25  
社会如何认定一个人是“艺术家”在于如何认定“艺术”——孙振华访谈 2016-8-5 15:46:3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画刊》特稿】不仅是身体与性... 图片文章
【期刊推荐】《画刊》ART MONTHL...
邵亦杨:德国当代艺术的崛起 图片文章
【徐虹】中国美术馆“农民·农民... 图片文章
【翟晶】不期而遇——论威廉·肯... 图片文章
【佟玉洁】当学术成为女性艺术批...
【鲁虹】规避与创造——关于方力...
【付晓东】 既然Thats all right...
【翟晶】被模拟的身份——当代非... 图片文章
【佟玉洁】雌性想象:女性艺术展...
【鲁虹】让传统焕发新的生命——... 图片文章
【鲁虹】艺术史写作与价值判断 图片文章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 图片文章
【陈孝信】水墨之变——改革开放... 图片文章
盛葳:卢沉的西方观和现代观 图片文章
【杨小彦】杨小彦:中国抽象艺术...
中国美术史论学科发展简述
自恋:解构时代最前卫的价值
费大为:中国当代艺术25年来没进步... 图片文章
“看与读:批评家与读者” 2017·...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