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时间:2015-8-11 15:14:53      点击次数:10346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贾方舟|袁小洁     字体颜色

【浪迹京城】


袁小洁:您是退休后来到北京的?
贾方舟:我来的时候还没退休。我是95年来的,来做第一个女性展,由于是我写的策划书,所以需要我在这里参与这个展览筹备的全过程,由投资方在鼓楼外的六铺炕租了一个房子,我就住在那儿筹备这个展览,筹备了半年,8月份展出。从此就开始了浪迹北京的生活,过去来北京都属于出差,来的也比较频繁,每年差不多来十次左右,但每次来三五天就回去了。从95年开始就算是常住北京了,每次回呼和浩特时间就倒过来了。
袁小洁: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放弃了稳定的生活,去做北漂的呢?
贾方舟:这是我对自己的判断。就是第一我从事业上考虑,如果在内蒙古,我没有任何希望,这里没有学术氛围,养活不了批评家。我必须到北京来,这里的天地很广阔,又有许多批评界的朋友,这是从事业的角度。从个人的角度呢,那个时候我特别渴望自由的生活,不要受约束,不要有人管着我。当时内蒙古美协刚换届,美协主席想让我做常务副主席,我说做常务副主席就把我栓住了,三天两头开会,我想还是不要我做吧。另外我的一个同学,其实我想把这个职务让给他做,他愿意做,也能发挥积极性,我也可以协助他做,这样我也自由一点。最后他做了常务副主席,对我很关照,我在北京的时候,文联开会,他总帮我打掩护,我也自由了,他也很高兴,我们关系很好。这是我人生中处理的第二件比较满意的事。
袁小洁:对于二十几岁做北漂的年轻人,都会不适应这种动荡的生活。1995年,那时您已是奔六的人,离开了工作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离开了家人,开始寻找内心的自由,据说您来北京后前后搬了好几次家,在北京城画了一个大大的“8”字,这个“混在北京”的过程对您来说更多的是愉快还是痛苦?请给我们讲讲关于“书斋”的故事。
贾方舟:这三年吧,一开始住的六铺炕,筹备“中华女画家邀请展”,9月展览办完了,这里住着没有理由了,所以我主动走了。这时另外一个朋友正在筹备水墨展,请我去帮忙,而且刚好有房子住,就让我住在那儿,于是他们开着一个小破车来接我,那时候行李也没什么,就是一个行李包,几件衣服,还有一兜子书,就走啦。搬到官园桥一个小四合院儿,挺好。没想到是个黑窝,是西城区黑社会老大的哥哥的房子。他哥哥被自己的老婆杀了,被杀的原因是因为老婆发现他有第三者,于是老婆雇了一个杀手把他和情妇都杀了,这个房子就是死者的弟弟他们住的。我们去了他就把他哥住过的房间腾出来给我住,我也不知道,在这儿也就住了三四个月。有一天我回家,这个黑社会的老大因为犯事儿被抓了,我那时候要不是回家可能也把我抓进去了。后来我朋友说贾老师,这儿不能住了,肯定接着还有麻烦,得赶紧走。刚好,一个公司找我帮他们出刊物,那儿刚刚装修好,最后就去那儿了,在春秀路,前后衔接的特别好。
袁小洁:哈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啊。
贾方舟:呵呵,一去那儿发现水天中也刚好住在那个院子的一个平房里。哈哈,那段时间挺好的,经常去他那儿喝喝茶,吃点糖果,聊聊天。在那儿也没呆多久,因为筹备刊物也不太顺利,刊号又没拿到,费用也报销不了。这个时候正好有个画家朋友住在东郊的七棵树村,他说我7、8月要到欧洲去旅行,你到我这儿住吧,我家里还有个小保姆,可以给你做饭,你也可以帮我看看家,耶,这倒挺好,我正准备搬家还没去处呢。在他那儿住了两个月,每天小保姆做好饭就叫我:“贾老师,吃饭了!”每天四菜一汤。待他快回来的时候,一个山野集团的老总画画办展览,叫我帮他写了一篇文章,说把他的心里话全说了,高兴的不得了,于是叫我去他那儿,一个三星酒店住,开了一个房间就住下了,在这里住了四五个月,最后又不行了,这个老总被人算计了,最后把他整个酒店都封了,把他也请出去了。你说他都小命儿不保了,我还呆得住吗。正好这个时候一个公司要投资艺术,展览由我出策划方案,并做展前收藏,我做的方案他们接受了,最后就在外馆斜街租下一个办公室,我又去那儿住下了,前后在这里住了一年。前后搬家几次都衔接的特别好,不前不后,刚刚这边不行了,那边又有地儿住了,中间几乎没有空挡,也没发生过这里不行了,却不知该到哪里去住,从没有过这种情况。
袁小洁:这是天意吧?
贾方舟:是啊,就是天意啊,所以这个流浪啊,虽是浪迹京城,但没有浪迹街头。后来世纪女性艺术展做完后,德国有个邀请,我就去欧洲呆了两个月,走以前我就想好了,最后在上苑画家村买了两亩地,先交了一半的钱,6万块,第二年跟我要剩余的6万,我拿不出来,只好让出了一亩地给了李向明,他后来就成了我的邻居了。这样的话,我算是有个落脚地了,可以结束流浪生涯了,接着装修了一下,1998年底就搬过去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鲁明军:视觉叙事与绘画史句法新探 【 打印 】

    相关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2019-4-23 15:47:37  
专访水天中:美术研究需要历史眼光与人文情怀 2018-11-22 9:04:50  
【贾方舟】装置艺术三题议 2018-11-8 13:52:00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艺术家 2018-8-6 10:02:05  
【贾方舟】批评家的人生——《批评与我》文集序言 2018-7-16 12:35:49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专访水天中:美术研究需要历史眼...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