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时间:2015-8-11 15:14:53      点击次数:6647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贾方舟|袁小洁     字体颜色


【人生最后的归宿】

袁小洁:经过四年的漂泊,您最终在上苑安了一个自己的家,您曾经说过这会是您“人生最后的归宿”,您为什么最终选择了这里?
贾方舟:这也是冥冥之中我自己的命定。想想我的经历,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内蒙古的西部区,一呆就是十年,十年以后调到了包头群众艺术馆工作,在包头又呆了十年,1984年内蒙古美协又把我当人才要了回去,然后我又去呼和浩特呆了十年。由西往东一条线,然后我想,十年一步,下一个十年还要往东走,那就是北京了。这一回绝对是我自己主动有意识的选择。选择上苑呢,其实主要因为没钱,在北京城里买房子根本不可能,就只有到郊区农村落户了。
袁小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您现在住的上苑多好啊。
贾方舟:对啊,躲避了城市的污染和噪杂,呵呵。现在我可以吹牛说,那个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市内空气污烛将来没法生活。哈哈。住到这里以后我为自己写了一副对联,上联:一亩地安身立命;下联:三间房颐养天年;横批是:闲云野鹤。


【趣事杂谈】

袁小洁:您最满意的学生是谁?为什么?
贾方舟:我没有从事过教师职业,真正意义上的学生只带过一个。那一次,我被邀请到呼和浩特少年宫当儿童画展的评委,看到辅导老师桌上一沓画,我就翻,发现一个小孩特别能画,老师说这个小孩可勤奋了,画了好多画。这时他妈妈进来了,看我在夸她孩子的画,特别高兴,她后来问我以后能不能指导她女儿画画,我说可以啊。于是她就隔一段时间带来让我看她女儿的画,给她布置作业,让她临摹大师的画,什么马蒂斯的啊,她十岁的时候,速写已经画的非常棒了。她还自己编故事画连环画,自己搞服装设计,设计的鞋子都特别棒,十岁那年,我就在内蒙古师大的美术馆给她办了一个画展览,然后开了座谈会,讨论儿童美术教育问题,讨论她的画。她画画就是好玩,有时候画个小人儿,然后再在另一张纸上画件小裤衩,然后再画一件衣服,给这个小人儿穿上,绘画就成了她玩耍的方式,这个孩子的发展一直很好,高中毕业后,她考了六个学校,有中国美术学院等五个学校录取,就中央美院没录取,最后上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后又公费留学俄罗斯,在俄罗斯拿到一个研究生学位,现在在中央美院附中当老师。没想到的是,我小孙女考入美院附中,她成了我小孙女的老师。你说这个循环多有意思。
袁小洁:哈哈,人生的循环总是很有趣。您和许多批评家都是好朋友,有没有什么特别有趣的故事想告诉我们的?
贾方舟:讲一个彭德的故事吧,反正现在他也不必避讳了。他喜欢给人算命,也给自己算。还是在他40多岁的时候,他说他算出自己将在57岁死于非命。于是我就带着不屑一顾的心理想看个究竟。结果他进入50岁以后再也不提这件事。在他57岁前后朋友们也避而不谈这事,怕他犯疑,现在可以不必回避了,他都快70了,他的预言早不攻自破了,哈哈!
袁小洁:哈哈,彭老师的趣事太多了。
袁小洁:如果没有做批评,您想做什么职业?或者说您想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
贾方舟:我想选择音乐这条路,我经常给别人说,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要去做指挥。我太羡慕指挥家了,心中装着无数个乐曲,哪一章节由什么乐器来演奏全记得清清楚楚。你看一个乐队就像千军万马,哪个部分应该起来啦,用什么力度去演奏,哪个地方需要明亮的音色,什么时候需要节奏强些,全在你的指挥棒下完成。唉,这种感觉太惬意了!
袁小洁:读您的批评文章,总觉得字里行间很有诗意,没有一般理论文章的枯燥感,而是有一种诗性的浪漫意味在里面,您觉得是什么培养了您这种诗人般的气质?
贾方舟:其实我自己不是很自觉的认识到这个问题,但是很多人这么看,觉得我的评论文章写的有激情,总是能把自己对艺术的那种情感投入进去,不是那种非常冷静的说三道四。这从我自身来说,可能与我原来的画家身份有关,因为我不是史论科班出身,所以不属于纯理论性的思考,我虽然对理论有兴趣,但不是那种非常哲学化的理性思维,我毕竟还是个画画的,画画嘛,主要还是靠感性。还有一个原因呢,我觉得作为一个批评家,还是应该跟作品更贴近些才好。一开始我是写的理论文章,以理论探讨为主,但越到后面越觉得不行,我的理论头脑,思维头脑还是不够,原因是我读理论著作读得很吃力,进入纯理论思维很困难。80年代初期,我为探讨形式问题读了好多书,但觉得很艰难。比如啃黑格尔的《小逻辑》,还有康德的《判断力批判》要读好几遍才能理解,觉得特别吃力。
袁小洁:这个可以理解,您看从小时候你就喜欢阅读描述性的文字,后来喜欢诗,音乐,都是感性的东西。
贾方舟:但我写纯感情的文字也不行,我尝试些小说就写不了,缺少对故事的想象力。写过诗,但所有年轻人都可以写诗,小说家要有特殊的头脑,他的想象力要非常丰富,进入一个情景后,自己就无法走出来,完全靠自己的想象塑造人物、编造情节,我可没这个头脑,写不了。所以我又不能写很抒情的散文,这种文学性的叙事啊,游记啊都写不了,但你看水天中的《煦园》,那种感性的散文写的特别好。而我一提笔就想议论,也就是解读作品还算是个长处吧。
袁小洁:您在这个圈子里传过绯闻没有?尤其是在您研究女性艺术的那段时间?
贾方舟:别人传我的绯闻不会跟我说,所以我不清楚。但我肯定会有各种风言风语。比如前面提到那次油画年展的评选,我那样不遗余力地为徐晓燕辩解,还不知道对方怎样想呢,但我完全是出于公正,脚正不怕鞋歪,随他们怎么说。我策划女性艺术展那些年确实是很频繁的和女画家打交道,但我有一个原则:尊重艺术家,和艺术家等距离交往,绝不利用策展人的权力。所以和她们的关系处得都不错,深得她们的信赖,直到现在也是如此。我可能会喜欢上某个画家,但绝不做那种没有尊严的、猥猥琐琐的男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 
    
    下篇文章:鲁明军:视觉叙事与绘画史句法新探 【 打印 】

    相关文章
【俞可】中国当代艺术在实践中处于相对疏离的状态 2017-12-19 20:26:53  
【贾方舟】2007中国美术批评家年度批评文集前言 2017-2-17 9:50:15  
【杨小彦】“摄影”谋杀了摄影 2016-12-19 14:22:24  
叛逆,永远是艺术家的座右铭——高岭访谈 2016-9-28 16:37:25  
社会如何认定一个人是“艺术家”在于如何认定“艺术”——孙振华访谈 2016-8-5 15:46:3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杨小彦】杨小彦:中国抽象艺术...
中国美术史论学科发展简述
自恋:解构时代最前卫的价值
费大为:中国当代艺术25年来没进步... 图片文章
“看与读:批评家与读者” 2017·... 图片文章
2017第十一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朱青生】应该重视古根海姆“世... 图片文章
【翟晶】没有他者性的他者:论三... 图片文章
【何桂彦】可为与不可为:“大数... 图片文章
【俞可】中国当代艺术在实践中处... 图片文章
【王端廷】当代艺术需要美术学院... 图片文章
【陈孝信】“水墨之变”与“四大... 图片文章
【杨卫】批评的焦虑与艺术的泛滥...
【陈孝信】蔡广斌与“前当代”水...
【吕品田】为当代社会理想造型—...
【黄笃】超越 图片文章
【吴鸿】何处忆江南?——文化怀...
【李小山】短文一组
【水天中】读书札记——现代化与...
【段君】倒视:1993-1994年间的东...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7419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