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时间:2015-8-11 15:14:53      点击次数:8697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贾方舟|袁小洁     字体颜色


【做一棵枝繁叶茂的树】

袁小洁:您曾经说过,批评家一生都在研究别人,是一群忘掉自我的人,是不是您自己有切身的体会啊,在这几十年的人生中,您有为此迷惑过吗?
贾方舟:我自我反省过,这一点我也是从别人身上领悟到的。其实批评家这个角色就是不断的帮助和发现有才气的人,帮助他们出头,让大家认识他,让他得到认可。在这个过程过,批评家会做很多工作,包括写文章、做展览等等,各种活动,利用各种机会提携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有的批评家可能会有很纠结的心态,为什么呢?就是当这些艺术家开始成名了,特别是进入市场后有钱了,生活也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批评家还是自己那个样子,没有大的改变,这时候心里可能会有一些不平衡,会有一些怨言,有的甚至就不做批评了。
袁小洁:您怎么想呢?
贾方舟:我内心也有不平衡的时候,但是这种心态会很快调整过来,因为当你确认你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的时候,你去做了,而且显示出成果,这个实际上就是回报了,你不是要对方回报什么,对方的成功对于你就已经是回报了。因为他的成功证明了你的眼光和判断。你自己不是为了得到回报才这样做的。由于我这样的反省,我还联想到自己的儿女,不要要求自己的儿女怎样来孝顺自己,我一再宣传这个观点,作为“施恩者”不要感恩这个词,感恩是想要感恩的人他的事,感恩不是被感恩的人要求的事,你不应该时刻准备着让人来感恩,这样的话你会活得很不舒服,很不平衡,没有这个必要。一个小孩,当他会咿咿呀呀学语时,或者叫一声爸爸妈妈的时候,他已经报答你了。养育过程中有多少欢乐都是孩子给你的啊,虽然你把他拉扯大很辛苦,但是你辛苦的过程中,他已经带给你很多欢乐,已经回报你了,如果以后孩子长大了挣到钱了,他回报你,那很好,但千万不要觉得孩子一定要怎么才行,否则就是自己作践自己。所以把这个问题想通了,对于批评这件事就不存在迷惑了。世界就是这样的,不要去眼红别人,因为你这个角色注定就是这样的,你做了你想做的事,已经心安理得了。
袁小洁:您虽然已是70几岁的人,但您年轻的心态和充满活力的状态却胜过了很多年轻人,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贾方舟:我精神上的能量都是年轻人给我充的。我交往的范围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年轻人,我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因为他们有活力,我自觉不自觉的就能从他们身上吸收到东西,他们的气场能吸引你。其次就要感谢上苍给我这样一个体质,这个体质使我到现在还可以跑来跑去。这个“跑来跑去”不是跑医院,而是这跑那跑没觉得累。我也不注重保养,没有保健,也不锻炼。我是全然的放松,吃东西的时候从来不会想有没有毒啊,干不干净啊,就只是放心地吃,因为你也不可能管的了,疑心重重,只会给自己造成心理负担,所以我就索性敞开,对自己的生命有一种淡然处之的态度,这样反而让我的身体很好。最后在我的老朋友圈里证明了,成天关注那张皮囊反而身体不好。我完全不去介意它,反而没事。有个记者采访季羡林,说“季老先生您都90多了,你身体这么好,有什么养生方法吗?”他回答:“抽烟喝酒不运动!”
袁小洁:哈哈,全是反着来!
贾方舟:但是他说出了一个真理,就是自由自在地活着。非常随性的,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他不去担心第二天会死,死就死,有什么嘛,人不都要迎接这一天的到来吗。
袁小洁:聊到这儿,我想问如果有一天您突然离开了,还有什么遗憾吗?
贾方舟:我没有了,我真的没有了。唯一的还有一点牵挂,就是对孩子啊,小孙女还在上学啊等等,但是那一点牵挂我现在也能放下,为什么呢?因为牵挂也没有用处,我能帮的都帮了,那是他们自己的路,就由他们自己走吧。我一路走到今天,已尽尝了人生的悲欢离合,我在情感上非常完满。至于事业上那一点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成绩,算不了什么,我从来不把它看得很重。就算成就再高又怎么样呢?一个人临死前绝不会留恋这些东西。所以我想我死了以后,墓都不要,把我的骨灰在我家房后的山上一洒,名曰“山葬”,依然可以居高临下看人生,多潇洒!
袁小洁:您为何能拥有如此豁达的心胸?
贾方舟:我认为人的一生在自我封闭之前都在成长。人在成长过程中就是要不断的吸纳、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思考,不断从你看到的、感受到的外界或他人那里来调整自己、反观自己,从中找到自己要走的路,找到自己对人生应持的态度。比如宽容吧,我是从一个老师身上学到的,那个老师非常优秀,非常有才。但是他不容人,说话占地方、不留情面,容易得罪人。结果就把自己置于一个尴尬境地,他的不宽容转变成他身边的人都容忍不了他,最后逼得他自己离开。所以我从这里面看到,这么令人尊敬的长者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就是因为太缺少宽容了。一个人人格的不断完善,是从别人不完善的人格中学来的,你看到了不完善的不好,所以才有去追求完善人格的愿望。一个人,只要对外界还保持着不断的感受能力,他还在不断的吸收他认为好的东西,这个人就还在成长,不论他多大年龄了。如果一个人固步自封,不再接受外界的东西,那么说明他真的老了。
袁小洁:嗯,有一颗谦卑宽厚的心太重要了。所以在《易经》中只有“谦卦”的六个爻,全部都是吉利的。
贾方舟:爱因斯坦说过,最大的宽容是“国家对个人的宽容”,这句话我不知道引用过多少次,作为个体的人,人的才智能不能发挥出来,就看这个国家能不能以宽容之心对待他们。你看我们国家这么多有才能的人,为什么不能完全发挥出自己的才智,就是这个国家不够宽容。30年代出了那么多大师级人物,建国后到现在一个也没有出来。所以我痛恨这种对个人的专制,我对民主的渴望超越一切。
袁小洁:如果可以重新活一次,您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贾方舟:如果有来世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学一门外语。
袁小洁:您觉得您来世还是中国人吗?
贾方舟:我转世还能转成白人啊?
袁小洁:是啊。
贾方舟:那你来世想做什么?
袁小洁:做一种植物吧。
贾方舟:对了,我常想来世我会做一棵树。我特别喜欢树,长的高高大大,枝叶繁茂,造型优美,精神独立,内心平静。
袁小洁:您想过重拾画笔吗?
贾方舟:我想过,离开批评界以后我会重新画画,就画树。
袁小洁:画你来生的模样。
贾方舟:画出一种精神境界、人格象征。
袁小洁:走过人生的大半段旅程,您有什么样的人生感悟想要告诉未来的读者?
贾方舟:以宽容的心态,善待他人,善待自己。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鲁明军:视觉叙事与绘画史句法新探 【 打印 】

    相关文章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艺术家 2018-8-6 10:02:05  
【贾方舟】批评家的人生——《批评与我》文集序言 2018-7-16 12:35:49  
【贾方舟】大家足迹艰辛历程——忻东旺油画艺术述评 2018-6-6 13:54:03  
【俞可】中国当代艺术在实践中处于相对疏离的状态 2017-12-19 20:26:53  
【贾方舟】2007中国美术批评家年度批评文集前言 2017-2-17 9:50:15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孙振华】生态文明与城市艺术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七... 图片文章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 图片文章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 图片文章
【陶咏白】 “进行时”女性艺术 ... 图片文章
【陈孝信】论水墨艺术领域内的社... 图片文章
【水天中】“国立艺术院”画家集...
【徐虹】德国绘画回望——从浪漫... 图片文章
【杨卫】语言的暴政与无边的民主... 图片文章
【杨小彦】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艺术... 图片文章
每周一书|《中国当代艺术史1978... 图片文章
【易英】抽象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 图片文章
【殷双喜】艺术批评的写作 图片文章
【张晓凌】谁制造了病态化中国 图片文章
【朱青生】批评的际遇与反省 图片文章
【邹跃进】什么是当代艺术? 图片文章
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 图片文章
【孙振华】走向开放的中国雕塑 图片文章
【沈语冰】塞尚的工作方式:罗杰... 图片文章
【皮道坚】新艺术“聚落”与“生...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