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时间:2015-8-11 15:14:53      点击次数:6644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贾方舟|袁小洁     字体颜色
 


   【误上“贼船”】

袁小洁:您以前是画国画的,画了多少年?
贾方舟:我正式转行是82年。82年到85年之间还偶然画画,但我最后的决定是做批评,放弃画画。
袁小洁:您是出于什么原因做出这个决定的?
贾方舟:1982年5月,我在《美术》杂志发表了第一篇文章。
袁小洁:哪篇文章叫什么?
贾方舟:叫《试谈造型艺术的美学内容——关于形式的对话》,文章寄给《美术》杂志后,一个月后接到采稿通知,两个月后又接到参加在神农架召开的全国美术理论讨论会的邀请函。那是80年代以来的第一个美术理论讨论会。但发表了这篇文章后我对自己能否走批评这条路还是拿不准,到底能不能做这件事呢,心里没数。因此接着我又写了一篇更长的文章,那是我认为到现在来看也算的上一篇好的文章。写了半年时间,大概一万多字,叫《试论艺术消费》。那篇文章谈的是老百姓到底在多大的意义上能够消费艺术。其实在当时来说这是个很尖锐的问题。是对我党文艺政策的质疑和追问。那是在没有接触任何西方现代理论的情况下写的。我当时的思考还是依照原来的理论框架,是在原理论框架中反原理论。后来知道,我所探讨的实际上是一个属于现代“接收美学”的话题。我想通过这一理论探讨证明一下我在这个领域能不能混口饭吃,结果证明是可以的。第二篇文章即《试论艺术消费》我寄给当时特别流行的刊物叫《当代艺术思潮》,他们也在本年度(1983年)的最后一期发表出来。这完全是在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发表的。那个时候在一个全国性杂志发表文章或发表作品就是对一个人的认定,那时候谁也不知道我是谁,发表你的文章只能说明文章本身的水准,所以,这两篇文章的顺利发表,才让我坚定了走这条路的信心。
袁小洁:您曾提到关于批评您有两个误区,是哪两个呢?
贾方舟:第一个误区吧,我刚开始在这条路上走的还满顺利,但越走越感到艰深,越走越觉得这个领域是个无底洞,越走越吃力。因为我不是这个专业嘛,属于半路出家,所以走了几年后怀疑自己进入一个误区,一直想退回去画画。但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上去了就很难再退出来了的一种感觉;第二个误区就是做女性艺术。研究女性艺术这本来不应该是我的事啊,也属于偶然闯入。95年我们批评家提名展讨论选题,第一次提名展做的是水墨,第二次提名展做的是油画,第三次大家提出两个选题,一个是装置和雕塑,一个是女性艺术。因为当时世界妇女大会要在北京召开,所以我们提出可以把女性艺术作为一个话题。在这两个话题里,最后选择了装置和雕塑,女性艺术这个话题就搁下了。但那时找投资方的时候,有一个海南的投资方,是邓平祥的朋友,她本来想投资提名展,但提名展已经找到投资人了,我们说还有一个展览题目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投资,就是女性艺术,她说行,我愿意。于是我就做了策划方案。投资本来是邓平祥找的,但那一年刚好他女儿要考大学,他没时间,就由我来负责筹备和策划这个展览,这就是我在北漂第一站“怀兰斋”做的事情。后来做完展览我就打算洗手不干了,准备写一篇文章以便对这个事有个交代。于是1995年底完成了这篇文章——《自我探寻中的女性话语——90年代中国女性艺术扫描》(发表在1996《美术研究》第2期),写了一万多字。我想这就算一个交代了。但我没想到的是,一篇文章怎么就能交代了呢,做展览的时候接触了那么多女画家,又做了一篇研究文章,这篇文章还比较深入,在这个领域不仅被认知了,还给人留下一个专门研究女性艺术的印象。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个展览做的很不愉快,投资方为了扩大影响,跟人事部的女性人才学会的一些老女人打交道,这些人特别难伺候,老是用官方的口吻干涉你,所以做得特别不愉快。后来又有一个企业想投资艺术,我就建议他们做女性艺术展、收藏女性艺术作品,正好我手头有人选,都可以找到。所以我又把这些资源利用在新的策划中,正好上一次的合作中没有实现的事情在这一次的策划中全部实现,这就是1998年3月开幕的《世纪·女性艺术展》,从策划、设计、整个操作方式一直到最后的完成,全部都是我主意的。同时也邀请了四位女性批评家参与了这次活动。规模之大,堪称历史之最,在未来的女性艺术展中也恐怕很难有超过这个规模的了。后来我说,我完全是用一种男权主义的方式做了一件支持女权主义的事情。做完这个展览以后,我就完全的放松了,再不想策划展览,太累了。一心想从这个误区里走出来。
袁小洁:但您还是没有走出来。
贾方舟:这就是进去了就很难出来,两次都没有成功。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 
    
    下篇文章:鲁明军:视觉叙事与绘画史句法新探 【 打印 】

    相关文章
【俞可】中国当代艺术在实践中处于相对疏离的状态 2017-12-19 20:26:53  
【贾方舟】2007中国美术批评家年度批评文集前言 2017-2-17 9:50:15  
【杨小彦】“摄影”谋杀了摄影 2016-12-19 14:22:24  
叛逆,永远是艺术家的座右铭——高岭访谈 2016-9-28 16:37:25  
社会如何认定一个人是“艺术家”在于如何认定“艺术”——孙振华访谈 2016-8-5 15:46:3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杨小彦】杨小彦:中国抽象艺术...
中国美术史论学科发展简述
自恋:解构时代最前卫的价值
费大为:中国当代艺术25年来没进步... 图片文章
“看与读:批评家与读者” 2017·... 图片文章
2017第十一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朱青生】应该重视古根海姆“世... 图片文章
【翟晶】没有他者性的他者:论三... 图片文章
【何桂彦】可为与不可为:“大数... 图片文章
【俞可】中国当代艺术在实践中处... 图片文章
【王端廷】当代艺术需要美术学院... 图片文章
【陈孝信】“水墨之变”与“四大... 图片文章
【杨卫】批评的焦虑与艺术的泛滥...
【陈孝信】蔡广斌与“前当代”水...
【吕品田】为当代社会理想造型—...
【黄笃】超越 图片文章
【吴鸿】何处忆江南?——文化怀...
【李小山】短文一组
【水天中】读书札记——现代化与...
【段君】倒视:1993-1994年间的东...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7419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