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批评家访谈录之陶咏白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专题 >> 专题报道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批评家访谈录之陶咏白
时间:2015-9-11 14:21:11      点击次数:432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陶咏白|袁小洁     字体颜色

转载自:《批评家系列丛书》【生命之河:批评家访谈录】 

              
              
 

【陶家门】


袁小洁:1937年10月,您出生于江苏江阴县苏墅桥,现在对家乡还有什么记忆?
陶咏白:我记忆中的家乡有梅园和很大一片竹林,高大的银杏树,八月飘香的桂花树。直到现在,我对秋天金黄的银杏树和八月的桂花香有种特殊的感情,会勾起我对故乡的怀念。但现在这一切随着不断的运动,随着乡镇企业的兴旺已化为乌有。唯有一座先辈建起的苏墅石桥,虽破损不堪,但总算被作为县文物保留了下来。
袁小洁:桥是您祖上建的?
陶咏白:我爷爷在石桥的两边石梁上有一付石刻的对联。我们陶家门算是当地的望族。现在公路上还有个“陶家桥”站。我的曾祖父曾是举人,家门口有条通无锡和长江的运河。据老人们说,那时家门口的水站有过为曾祖父而建的接官亭。我的祖父陶玉亭是清末最后的秀才,参加过辛亥革命。在文化大革命中,老家被抄家,抄出了一份孙中山给他的聘书,这才知道他曾当过孙中山的文书。隔壁的叔祖父,是孙中山的武官,但此文件也毁于文革中。辛亥革命失败后,我的祖父变得很消极,抽上了鸦片,家道就此衰落。祖父的诗书很好,是一方的书法家。对祖父我只留下他抽足鸦片后,来了精神挥笔写字的样子,但是我们家却没有留下他的字迹墨宝。仅存一张老照片后的题字。记得小时候睡在门板上纳凉,看见屋杗顶上铺着的是一块块刻字的木板,很好奇,想着这些木板字印出的是什么古书?在老屋的厅堂边还有一个祠堂,有很多祖先的牌位,还存放了官员出行时举的“回避”、“肃静”字样的一堆牌子。小时候经过那里心里就很害怕,感到这是鬼魂耽的地方,总是屏住呼吸,快快走过。后来这里也都毁掉了。
袁小洁:小时候的记忆对您产生过什么影响?
陶咏白:谈不上影响,只有这些记忆的碎片。因为从小就跟着父母离开了家乡,转辗在外地。只记得人们称我们陶家族叫“陶家门”。


【新式父母】

袁小洁:出身在这样的家族,您母亲也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吧?
陶咏白:是,我父母都是五四式的青年。他们是自由恋爱,新式结婚。在老家的家俱也是西式的,而不是那种雕花红木家俱。爸爸那时就有照相机,留声机等洋玩意儿。我们家的家教是反封建,反迷信的,没有老的礼教的束缚。爸爸学的是经济方面的专业,妈妈学的是蚕丝专业,是养蚕专业的技术人员,后来曾在苏州的蚕丝公司任职。抗战前,我还未出生,他们在家乡创办了有一个蚕种制造场,也算是民族工商企业吧。制种场就建在老屋旁的高坡上,面向一片竹林盖了一排有玻璃门窗明亮的房子作为蚕种制造场。有严格的消毒和取暖等设施。
袁小洁:那时候的高中生不得了了。您的名字是您母亲取的?
陶咏白:是的。
袁小洁:为什么取这个名字?
陶咏白:她希望我的人生非常洁白、纯洁,就是这个意思。前几年薛永年先生对我的名字找到了一个出处,说孙过庭的书谱中曾有“涵咏飞白”句,特来信告诉:“忽忆孙过庭书谱涵咏飞白句似于先生取名由来”一句。(此处插书信照片)孙过庭是评书艺,而妈妈取这个名字就是她内心的所喜爱,一种精神上的追求。她给我大弟弟取的名字叫“陶咏南”,有着对南方家乡的颂扬和思乡之情。我爸爸取的名字就不一样,他给小弟弟取的名字叫陶坚,给大妹妹取的名字叫陶钧,还有一个小妹妹叫陶能,都是有革命性的含义。我妈妈就比较诗意些。他们俩的性格也不一样。爸爸比较有理想和激情,妈妈比较温婉、文气,她字写得好,女红也好,小时候围绕在她身边听她吹筒箫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我12、3岁,经常翻看妈妈看的一些书藉和期刊。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批评家年会报告】王春辰:2014-2015 中国艺术批评状况 【 打印 】

    相关文章
【陶咏白】潘玉良白描集 序言 2016-1-13 14:52:47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