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时间:2015-11-22 22:01:23      点击次数:8794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水天中|袁小洁     字体颜色

【笑谈乌纱帽】


袁小洁:1987年,您出任中国美术研究所的副所长,这期间主要在做哪方面的事情?
水天中:调解所里的矛盾。
袁小洁:就是说学术方面少一点,主要在做行政方面的工作。
水天中:呵呵,调解各种感情、关系的矛盾。就拿为什么我从副所长变成了代所长来说,当时新的领导上去以后,王朝闻出来过问美研所的事情,(此处有删节)他本来他是很超脱的人,以前很多人找他管事他都不愿意管,一心做自己的学问,写书。那时候他忽然出面管起美研所的事情了,有人传达他的意见,要把美研所杂志编辑人员全部改变,把原来的人搁到一边。(此处有删节)我觉得我不能这样,我怎么能这样?首先是所长毕克官不同意这样做,但王朝闻是他的老领导,他不能得罪,但他又不想按照王朝闻的意思办,所以他就辞职了。毕克官辞职了,我也写了一封辞职信。但我辞职未获批准,代替毕克官工作,成为“代所长”,1988年后半年成了所长。
(此处有删节)
袁小洁:呵呵,反倒成了代所长。这段时间您主要做的就是协调工作?
水天中:人事纠纷,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袁小洁:所以那几年您并没有时间搞学术方面的研究?
水天中:对。
袁小洁:1993年免除了您美术研究所所长的职务,原因是什么?
水天中:89“六四”以前,虽然有各种各样的为难,但是院里党委书记刘颖南和院长李希凡都还是支持我工作,即使在某些问题上和前辈有不同看法,他们认为我的看法还是对的。到六四前后,有些人开始把美研所的事情翻出来说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是美术报,一个是现代艺术展,说这些事情都是美研所干的,那么就该由水天中来负责。然后开始追查责任了,比如说在《中国美术报》的问题,宣传新潮美术,到最后报纸刊发的天安门的照片和报道,成为院里面的重大问题之一。当时我是所长和美术报的主编,当然就追查到我这儿。
袁小洁:“西山会议”也有影响吧?
水天中:对,一开始李希凡不理解美协为什么不满西山会议,后来似乎是贺敬之听了录音带,认为这个会有严重问题。贺敬之当时是文化部代部长,他通过参加西山会议的一个会议代表那里拿到了录音带,听完录音带,认为这个会有严重问题。他抓住的把柄大概是叶浅予的录音发言,那是赵立忠对叶浅予发问:“叶先生,最近《文艺报》上有关于杨成寅和杜键关于新潮美术不同意见的文章,你对他们的意见有什么看法?”叶先生说:“《文艺报》?《文艺报》不是左派的报吗?左派的报我从来不看。”还有一段说:“现在美术界开始反自由化了,你怎么看?“叶先生说:”反自由化?要不是邓小平带我们搞自由化,我们现在还在搞江青的三突出呢!”我把整个录音听了听,觉得除了这些,其他没有什么问题。李希凡派院科研办的干部来问我要录音,我说没有录音,那时我已经找人把录音锁在柜子里,不经我允许谁也不准打开。我告诉院科研办的女同志:“你去告诉李院长,他也是经历过反右和文革的人,我们一方面邀请美术界的老前辈和年轻人一块儿来开会,然后我们再整理录音去批判人家,我们能干这样的事情吗?”(此处有删节)
袁小洁:别人怎么会有录音?
贾方舟:当时会场里有个文化报的记者叫罗丽,她录的。
袁小洁:所以那一份流传出去了。
水天中:现在想起来也没什么,但是当时就是个严重的问题。从那个时候开始要撤我的职。别人曾经劝我,让我做个检讨,说一说,解释一下。我说:“我绝不做检讨,我认为自己做得非常对。你如果见到院长,倒是可以劝劝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然后李希凡开始写报告给文化部,申请撤销水天中的所长职务。据我所知他们写了三到五次报告。每一次报告所有的副院长都要签名同意。一次二次第三次,都让他们“配合一下工作”,说:“你们就签最后一次吧,帮我一次吧。”签完名后马上就有人告诉我:“老水啊,实在对不起,我们签了名,要撤销你的职务,我们也没办法。”从这点来说,毕竟在文革以后,即使是“六四”清查,也不像以前那样处处冷酷无情。这时候有人建议说:“老水,让他们这么整你干什么,辞职不干吧,你管这个烂摊子干什么?”我说:“不,一开始他们动员我当所长,我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材料,现在我改变了,我认为自己是非常合适的所长人选。”那段时间每次写年度报告总结,我都写自己是非常合格的,政治上有多好多好,业务上有多好多好,哈哈哈。后来清查的对象是司局级以上的党员干部,我成了主要对象。美研所开会讨论的时候,全院七八个领导全来参加了,李希凡一开始说:“今天我们院内党内领导全来了,对各所的党支部会我们都没有参加,但对于美研所的支部会我们要参加,为什么?因为美研所的问题特别严重,你们也知道。我们要听听你们到底什么态度。现在由水天中所长,先做检查。”我开始做检查,我说的内容就是刚才提到的,说自己多好多好。
袁小洁:哈哈哈,那他们什么表情?
水天中:他们简直就这个表情(做了一个无言的表情),忍无可忍。我说完了以后,有一位党员研究员说:“水天中这算什么检查,这不是评功摆好吗?这样的话,我建议让全院的党员来讨论,到底他有没有问题!”一位年轻的党员说:“你这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光谈鸡毛蒜皮的事,重大问题你怎么不谈?”我问他:“你说美研所有什么重大问题?”他说外面说美研所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本营!”我说:“你这话是完全错误的,作为一个党员,你不但不坚持党的原则,还在传播社会上的流言蜚语。你的党性到哪儿去了?”……这时候李希凡说:“好好好,水天中说他这么好,他简直十全十美了,我拿一份他的文章来念念,让大家听听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他拿出一张《中国美术报》,美术报上登的是我在一次研讨会上发言的摘要《美术理论的春天》,文章旁还印有我的照片。他说:“大家看看,这是他办的报。”于是他开始念我的发言摘要,念完以后说:“大家现在清楚了吧?”我说:“我清楚了,我过去觉得自己的文章仅仅是很清楚,但今天经李院长这么一念,我觉得不仅观点正确,而且文章写得非常好!这个节奏啊,韵律啊,简直太好了!我还从来没对我的文章这么满意过!”后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家”程代熙也曾在一个会上做过同样的表演,他拿出来的是那张美术报和《中国文化报》批判我的文章。
袁小洁:哈哈哈,大家的反应是什么?
水天中:都没有人说话。然后邓福星说:“既然是这样,我建议院党委把水天中这篇文章打印出来,发给全院党员,让大家来评价。”
袁小洁:呵呵,发了没?
水天中:没有。这个会开到快中午了,院党委书记说:“今天的会就到这儿吧。”那个书记我还真佩服,他说什么呢?他说:“今天的会开的很好,大家都能畅所欲言,而且能够开展批评,缺点就是批评比较多,自我批评比较少。散会!”
贾方舟:哈哈哈哈哈。
水天中:就在尚未撤职的时候,发生了几个问题。王朝闻主编的九卷本《中国美术史》,要撤掉郞绍君《现代卷》主编的职务。当时是几经周折,一开始是王朝闻让谭树桐主持,后来又把这个任务交给邓福星。在反自由化和“六四”前后,美术界有人开始批判郞绍君。批判的问题一个是他鼓吹新潮美术,一个是否定传统美术。这个形象和现在美术界人们心目中的郎绍君完全不一样。郞绍君当时在美术报上写了几篇关于介绍新潮美术画家、雕塑家的文章,写了《重建中国的精英艺术》,引起了某些美术家极大的反感,说他公开否定中国的革命美术史,所以开始批判。这个消息传到艺术研究院,邓福星他们去搜集材料,搜集各个报刊,内部刊物批判郞绍君的材料,然后打印出来,有好厚一叠。送到王朝闻那儿审阅,然后由中国美术史编辑部出面写报告,要把郞绍君担任的中国美术史现代卷主编职务撤了。美研所最尖锐的矛盾就出现在刘骁纯、郞绍君和邓福星之间。说老实话,邓福星和我倒没什么。刘骁纯和郞绍君当然和我关系也很好。在此之前,党委书记找我说,你现在要发挥抹稀泥的作用,把矛盾糊过去就行了。他还说原来我以为美研所的矛盾很复杂,其实我了解了以后,发现比起美术界的其他地方,你们这已经算不错啦,其他地方更糟糕。有一天院领导叫我去院里开会,去了以后他们给我看材料,说已经写好了免去郞绍君近现代美术史主编的任务的决定,这是王老的意思。这个事情由你去传达。我看了一下说:关于中国美术史的编辑,总编是王朝闻,副总编是邓福星,他们要做有关美术史的什么事情是可以的,但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不同意他们对郞绍君学术上的定位和评价。我认为他不是政治问题,而是一个学术观点的问题。但是主编坚持这是原则问题,我也没办法。我现在要说的是,这个决定不符合程序规定,院里一开始就宣布《中国美术史》作为国家重点项目由美术研究所管理,但这个事情事先没有和我商量,没有经过美研所支部的讨论,就忽然做出这样的决定,而且还让我去宣布。我不同意这个决定,我觉得程序是错的。因此我不能去宣布。”几位领导面面相觑,这可怎么办?他们说:“那你给郞绍君先说一下行不?”我说:“我不说,谁决定的谁去说。你们讨论的时候怎么不征求我的意见?”他们说:“这是王老的决定嘛,我们要尊重老先生的意见嘛。”最后双方让步,让我拿院里面的免职决定给郞绍君看一下。于是我就拿去给郞绍君看了一下,记得郞绍君苦笑了一下说:“我早就料到了,他们不会放过我。”
袁小洁:呵呵呵,也很豁达了。
水天中:对,比较淡定。当时我和他说:“老郎,现在他们不让你干了,你自己写文章,将来你的研究成果越有分量,越能证明他们是错的。”他想了想,也没说什么。过了几个月,传达了邓小平的南巡讲话,说当前中国主要的危险是左,而不是右,改革开放怎么怎么样。然后我就如获至宝,写了一份书面报告。我说学习了邓小平同志的讲话以后,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我觉得中国充满了希望,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按照邓小平同志的指示去做。学习的过程中,我想起了《中国美术史》对郞绍君同志职务的处理,我认为这不符合改革开放的精神原则,所以现在学习邓小平讲话的过程中,应该改正原来做出的错误决定,应该恢复郞绍君同志的主编职务。落名:美术研究所所长水天中。然后我打印了两份交给《中国美术史》编辑部主任刘兴珍,我说我有个报告,一个给编辑部王老和邓福星,一个转给院领导。我以为人家也许会采纳我的意见,等着他们什么时候找老郎谈话让他复职。后来我问刘兴珍:“上次写的郞绍君的报告怎么样,改了没?”她说:“改什么呀?”我说:“李院长和王老怎么说?”他说:“他们说撤了就撤了。”把我气得马上回办公室,立刻写了一份申请,我说:“鉴于《中国美术史》编辑部错误地撤销郞绍君主编职务,而在我建议改变这个错误决定后又坚持不改正,在此情况下我认为我继续参加美术史这个专项是不合适的。所以我宣布退出《中国美术史》的编辑工作,我也辞去中国美术史两宋卷主编的职务。”这份报告把王朝闻先生彻底得罪了。
(此处有删节)
袁小洁:您后来真的就没有参与了?
水天中:当然,言出必行。
贾方舟:哈哈哈。
水天中:然后把所有的东西都退给他们了。再后来,我就顺理成章地被免职了。
袁小洁:您免职是按退休办的吗?
水天中:不是,那时候离我退休还有几年呢,我被免职后不久,人事处通知我去办退休手续。我说:我办什么退休手续,不是六十岁退休吗?他们说:“你来办吧。”这个事我气坏了,其实整个就两件事我气坏了,一个是郎绍君的事,一个是让我提前退休。我说60岁退休,我才50多岁,退什么休?我从来不找文化部,这次我跑去找文化部,跑去人事司自我介绍:“我是美术研究所水天中。”他们说:“啊,知道知道,您是老前辈。”人事司的人特别客气。我说:“干部退休的年龄没有变吧?“他们说都是六十岁退休,我说我五十多岁为什么要退休?他们说:“谁让你退休了?”我说:“艺术研究院的人事处通知我退休。”他们说:“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马上打电话。你别生气啊。”人事司的干部特别客气,还说我的态度是他们应该学习的。后来我又去到艺术研究院人事处,告诉他们:“我去找了文化部了,他们会给你们打招呼。”然后人事处的人说:“哎呀,老水,你也知道,这是你们所里面让我们办的。”就是美研所邓福星办的,他可能认为水天中虽然不当所长了,但是如果还继续上班,来来去去对他也是一种干扰,或者威胁,至少不愉快吧,所以干脆让我退休。后来文化部打电话去问:“为什么人家不到退休年龄让别人退休,哪个单位有这样做的?”总之就是这一类的小动作,别人说邓福星贪污我倒不知道,但这种小动作太多了。
袁小洁:您后来是95年退休的?
水天中:对,我95年应该退休,当时他们让我提前两年退休。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鲁虹】水墨创作与“图像转向” 【 打印 】

    相关文章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2018-11-13 9:26:35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王文生的油画艺术 2018-11-8 13:11:49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艺术的启示 2018-11-8 11:35:48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武明中近作观感 2018-11-8 11:29:45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 图片文章
【李晓峰】批评的现场与现场的批... 图片文章
“观念的中国性:美术理论上海高...
【贾方舟】装置艺术三题议 图片文章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 图片文章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 图片文章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 图片文章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图片文章
【彭德】六法别考 图片文章
【徐虹】观看和表达:“棱镜——... 图片文章
【陶咏白】回到艺术自身 图片文章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图片文章
【皮道坚】什么令图象时代的绘画... 图片文章
【吕品田】排他的“多元化”——... 图片文章
【王林】数像时代艺术何为——我... 图片文章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八—...
【孙振华】生态文明与城市艺术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七—... 图片文章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