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时间:2015-11-22 22:01:23      点击次数:7599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水天中|袁小洁     字体颜色


【退休这些年】


袁小洁:1995年退休,到现在也有近20年的时间了,这期间您并没有闲下来,你主要在做哪方面的事情?
水天中:也没做什么,就写点文章,出去旅行,喝茶,听音乐,看书。
贾方舟:老水退休第一件事就是94年的《中国美术批评家提名展》,主持油画部分。
水天中:对,我记得当时办了这个展览以后,几个南方的批评家把我们挖苦嘲讽了一顿,特别是李小山和王南溟,他们说:“这一伙批评家凑到一块儿,把一些不入流的画家捧起来骗人。”现在可以看看,参展的哪一个画家不入流?
贾方舟:就是,哈哈哈哈。
袁小洁:其他的学术活动呢?
贾方舟:可以回忆一下参与油画学会的事儿。
水天中:从黄山会议以后,油画界开始活动起来了。在这个会议里面,张祖英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一开始油画艺委会,属于美协艺术委员会下面的分支。大小事都得通过美协,难以发挥能动性,油画家们就想自己独立搞,离开美术家协会另立门庭。
袁小洁:哪几个人决定的?
水天中:核心人物就是詹建俊、靳尚谊、闻立鹏、朱乃正、钟涵和张祖英等人,理论界就是我起了一点作用。后来我们开了个会,在这个会议上敲定了组建油画学会具体的章程和办法等等问题。他们几个人确实想了很多很好的题目。美术学院几个中年的画家说:“我们每一次赌咒发誓说就参加这一次,油画学会的展览我们下次再也不参加了,可下一次展览的题目又特好,说这个展览不参加不行,参加吧,下次一定不参加了。”哈哈哈。就这样一直办了很久。在油画艺委会和油画学会方面,我先后写过一些文章,参与编辑几本大画册,编写了中国油画年表,还编了一本《中国油画学会十五年》的书,是对油画学会过去那些年活动的整体回顾。再就是老贾知道的《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纪年》,那倒是花了很长时间,那是我生病以后,感觉不久于人世,想在我看得见的时候把书赶紧印出来,所以没有仔细的推敲。出来之后发现一些错字啊,遗漏啊,该说的没说啊,但是已经出来了,能出来已经不错了。
贾方舟:我对老水的这本书的评价是以极端的客观的方式,表现出极端的主观。原话不是这样,因为编年纪事嘛,哪一年发生什么,都是事实,但是选择这个事儿嘛,又是非常主观的。叙述绝对挑不出毛病的。
水天中:我都是从报纸杂志上摘抄下来的。
贾方舟:对,事情本身挑不出毛病来。但关键就是为什么选择这些事情编进去,这就很主观。
(此处有删节)
袁小洁:那会儿您已经生病了?
水天中:编写的时候还没有生病,但身体也不太好了。后来徐虹说,你赶紧把这个书出了,这本书是比较完整的。本来说是完成就好,但有人提出来说这书很重要,校对有问题,有好多错字。我当时已经生病,在医院住院,也没细细看。后来说要出来修订本,但出版社说印出来的还没有卖完,等卖的差不多了再出。所以到最后也没有出成。(此处有删节)


【只缘身在此山中】


袁小洁:说到这儿,我想起贾老师说过,批评家一生都在研究别人,是一群忘掉自我的人,在这几十年的人生中,您有这种感觉吗?
水天中:说得非常好。批评家是忘掉自我的人。但是在忘掉自我的同时,我们的每一步又在不断地表现着自我。表现着自我的长处和短处。但确实没有像研究别人那样研究自己,概括自己,从历史的角度为个人定位。我觉得这很难,一方面自己不够格,另一方面,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袁小洁:如果没有做批评,您想过自己会做其他什么职业没有?或者说您想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
水天中:我经常在想这方面的问题。我的小女儿曾问我:“爸爸,你曾经鼓励我说一个人想做什么样的人,就可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以前就想着你要成现在这样吗?”我说:“是,我就是想着要成我这样。既做艺术,又写文章。”但是,我的小学老师听说我考了美术学院学画画,他很吃惊,他以为我肯定上文学系,他认为我肯定成为一个文学家、作家。我自己当学生热衷于唱歌的时候,曾经想成为一个音乐家。后来不唱歌以后,我说过:“如果我有来生,我一定要搞音乐。”进入老年以后,又回到原点,觉得从事艺术史和艺术批评比较符合自己理想也切合自己条件的。
袁小洁:您最得意的事是什么?
水天中:很难说是得意,只能说问心无愧吧。在政治运动中没有犹豫地承担责任,这是我问心无愧的……也写过一些自己觉得不错的文章,像《“国立艺术院”画家集群的历史命运》,杭州国立艺专的老校友说我那篇文章是当代的太史公笔法,这是对我最高的褒奖。这个文章写出来以后,我本来投寄给《美术研究》,《美术研究》编辑看完了以后写了封退稿信退回,大意是说缺少正确的主导思想吧。
徐虹:这是在90年代,那篇文章在原来林风眠、倪贻德的学生中间传阅,他们非常感动。
水天中:当时他们互相写信,有人写到:读这篇文章,我是热泪盈眶,然后查水天中是哪一届的校友,后来才知道我不是杭州艺专的。
袁小洁:作为一位批评家,您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水天中:像我这样的人,不能算是什么批评家,只是说曾经有一段时间做过这方面的事情。
袁小洁:为什么说自己不算是批评家?
水天中:一个是我开始从事学术研究是改革开放以后,从读研究生开始算吧,这三十年的时间我真正从事美术批评的时间又不是很长。一开始做古代美术研究,后来做美术史,中间搞一段批评,后来坠入美研所的一团乱麻中去了。虽然那时我经常还在情绪上自我调侃,但实际上根本没心思做学问。断断续续写点文章,不成系统。到了退休的年龄后,也写了一些东西。但从学术积累上不够,首先在数量上有所欠缺。再一个是上次我们谈的时候说过,我这个人思考、阅读、感兴趣的东西比较宽泛,对美术的各个方面都有兴趣。这帮助我从整体的、从历史的角度观察和评价艺术,而我的经历和我对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关注,使我在不同的主题中都看到社会政治对艺术的影响。这可以说是我在艺术批评方面的基础。客观地看,我在当代艺术批评这领域缺少现在批评家具备的系统性和某一种方法的掌握。
袁小洁:您觉得什么样的人才算得上批评家?
水天中:现在好多人都不错。像老贾嘛。
贾方舟:哈哈哈。
水天中:刚才老贾说他给尚扬的颁奖词,我觉得用在他身上挺适合的。他还不能得终身成就奖,他现在还在做很多事情。再还有现在很多中年批评家也不错。因为他们的学术起点比较高,一开始就进入较好的学术环境,我们那时候就没有这样的环境。比如说我五十年代就写过评论文章,但那根本算不上真正的批评。
贾方舟:现在还能找到那些文章不?
水天中:找不出来了。
贾方舟:发在什么地方?
水天中:能记住的是发表在西北艺术学院院刊上的文章,对西北第一届美术作品展览的评价。再有就是给《文艺报》投过一篇稿,关于中国美术史教学的问题,就是那个红楼梦研究的时候。
贾方舟:哈哈哈,那么早,太有资历了。
水天中:后来在《甘肃日报》上还写过好几篇文章。
袁小洁:您真是很早就开始写评论文章了。
水天中:但那是在文革前后,那些文章真不值一看。
袁小洁:在未来的时间里,您还有哪些新的计划想要实现?
水天中:我正在写自己的回忆,一段一段的。想来想去还是写到
我进入美研所为止,后来那些事想起来都烦。呵呵。从我小时候
到50多岁。
袁小洁:您现在写到哪儿了?
水天中:我不是按顺序写的,一段一段,现在写得也差不多了。
另外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是对中国美术家的自传和回忆录的评
说。美术家好多人写过回忆或者自传,最早徐悲鸿写的《悲鸿自
述》,后来很多人写。但其中有许多值得探讨的问题。我看过的
回忆中有两个人写得好,一个是叶浅予的,一个是王琦的。叶浅
予好在是写他自己,他的感情、婚姻、遭遇,无保留地写出来,
王琦没写他自己的思想感情,但对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几年几月
几日,都很准确。
袁小洁:如果让您对未来的批评家说一句话,您会说什么?
水天中:要爱艺术。如果不喜欢艺术就改变专业。
袁小洁:您觉得最理想的学术环境是怎样的?
水天中:理想环境当然是知识分子有充分的思想、言论自由和独立的学术环境。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鲁虹】水墨创作与“图像转向” 【 打印 】

    相关文章
【李公明】改革开放三十年艺术批评与艺术史写作略谈(提纲) 2018-7-16 12:50:26  
【郎绍君】陆俨少的绘画 2018-7-16 12:42:46  
【贾方舟】批评家的人生——《批评与我》文集序言 2018-7-16 12:35:49  
【冀少峰】对当代艺术生产机制的思考 2018-7-16 12:24:14  
【管郁达】日常生活、手工快感与艺术中的享乐主义 2018-7-16 12:15:41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李公明】改革开放三十年艺术批...
【郎绍君】陆俨少的绘画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家的人生——《批...
【冀少峰】对当代艺术生产机制的... 图片文章
【管郁达】日常生活、手工快感与...
【黄专】视觉政治学:另一个王广... 图片文章
【顾丞峰】警惕:无边的现代性
【高岭】“ 当代·红光亮”——中...
【冯博一】寻拾“七零八落”的碎...
【邓平祥】呼唤文化之魂
【岛子】艺术批评为何要抵制资本...
【陈孝信】当代艺术中的“文脉”...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年会回顾】2008中国美术批评家... 图片文章
【朱青生】电影遇到新媒体艺术 图片文章
【翟晶】永不回头的《基质之河》... 图片文章
【刘骁纯】从陈丹青对徐冰的批评... 图片文章
【俞可】社会转型中的黄桷坪艺术...
【贾方舟】大家足迹艰辛历程——... 图片文章
一个天才的心相——忻东旺艺术作...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