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时间:2015-11-22 22:01:23      点击次数:7598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水天中|袁小洁     字体颜色


【面对死亡】


袁小洁:前几年您检查出了前列腺癌,治疗过程中您依然谈笑风生,好像在说别人的病一样,您在疾病面前怎么能如此淡定从容?还听说您的妻子徐虹为协助您治疗她都快成了一个癌症专家了,是吗?
水天中:是啊,不过谈不上“谈笑风生”,余非好谈笑也,不得已也。发愁有用吗?我那天还说,现在徐虹可以给老干部们做老年男性保健报告了。她有时候和医生谈话,医生会问她你也是学医的吧?
(此处有删节)
徐虹:水天中他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但是往往单纯呢就会很坚持自己的一些看法和观念,包括他的生活习惯都很难改变。(此处有删节)生病以后怎么克服一些心理上的困难,把这段时间过好。我还是费了很大的劲。尽量想办法让他不受刺激,还愿意接受。(此处有删节)
水天中: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做了充分的展开和对话,比如说我临终的时候大概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她说她主张怎么样怎么样,我说这样比较好。说到邹跃进拒绝用止疼药,他说:“你给我打了麻醉药,出院以后我这个脑筋坏了,美术理论我怎么写啊?我的著作还没完成呢。”徐虹说:“我主张你很疼的时候要用麻醉药,”我说:“当然当然,这个主张非常好,只要我觉得疼,你就给我打麻醉药。”
贾方舟:所以这样讨论人生问题,必须在一个很高的境界上,否则没法讨论这些问题。很多人对死亡还是很惧怕,根本就不能构成话题。
水天中:昨天她还跟我说:“你知道吗?死亡是绝对的,死亡是唯一的存在,你知道吧?”呵呵呵,我说:“是是是!”
(此处有删节)
徐虹:实际上在他生病这段时间,对我来说,我的精神上也成长了许多,现在我更真切的体会到,一个生命他怎么能最后有个圆满的结果,实际上这个圆满就是他如何很成熟的对待自己的死亡,包括理性上和感情上对它的接受和坦然的面对。所以他后来说了一句话:“想不到我在病床上,成全了你。”真正的从精神上,理性上我把这件事情看明白和想明白了。
袁小洁:关于死亡这个问题,是否可以再深入的谈一谈?
水天中:当然可以。人到了老年以后,开始有病,开始面对这些,很正常,但是得癌症倒是始料未及。可能是天性吧,当医生告诉我是癌症晚期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惊慌失措,当时也很平静。
袁小洁:是怎样的过程?
水天中:医生看了检查结果,确诊为恶性肿瘤,要立即住院。
袁小洁:当时查出来已经是恶性肿瘤晚期?
水天中:对,是前列腺癌的恶性晚期。有一种Gleason评分,我是 4+5=9,健康人是0,评分到了10就完了。
袁小洁:当时您自己反而很淡定。
水天中:也没什么淡定,只能接受这个现实。像我前妻对我的评价,麻木不仁,呵呵呵。
袁小洁:得了这个病以后,一下子就开始面对死亡这件事了?
水天中:死亡这个问题,我以前也经常思考。我认为世间最公平的事情就是死亡,谁也躲不了。但是癌症呢,是事先告诉你了,这很糟糕。我希望自己得一种心脑血管之类的病,忽然一下死了,那多好。但癌症呢,你就得一天一天熬着它,这多糟糕。
袁小洁:您后来恢复得挺好的?
水天中:后来医生说要是早点发现做个手术,把前列腺割掉就没什么问题了。他给徐虹建议给我做手术,说手术是为了改善他的临终状态,就是说临死的那段时间会稍微好过一点。不然的话最后几个月会很难受。徐虹主张做手术。后来医生又不愿意做,因为按前列腺癌治疗常规,发展到我这个阶段不能做手术。要万一有后遗症或者意外就很麻烦。但是徐虹坚持做,劝大夫,给大夫讲各种理由……我当时心想做了也好,不做也成,免得挨一刀。徐虹就劝我说这是微创,给我分析,徐虹现在真的算是专家了。最后把我说动了,就做了,手术到现在已经两年了。
袁小洁:做了以后挺好的吧。
水天中:对,做得很好。主持手术的邢念增大夫是这方面手术的权威。切除了以后把徐虹叫来看,把切下来的前列腺组织看一下。做手术以前,人家说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手术后会有后遗症,一个是大小便失禁,但最后还是没有后遗症。
袁小洁:所以得了三年病以后,您自己已经很接纳这场病了?
水天中:现在就老觉得怎么还没死呢。呵呵呵……都三年了。最近又出现下颌骨问题,不能咬嚼,讲话都不清楚了。
贾方舟:这个问题比较麻烦。
水天中:对,这个下颌骨不行了,吃饭都成问题。
袁小洁:该漱口了,水老师。(第二次采访水老师,因为下颌骨的问题,他每二十分钟需要用盐水漱口)
水天中:好,我去漱口。
水天中: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嘴张不开。我有时候给徐虹讲,你说这前列腺癌的发病率是十万分之零点三,让我遇上了。现在这个下颌骨坏死的,也是十万分之几,为什么都让我遇上了。真不简单啊。
袁小洁:那您找到答案了吗?
水天中:没有。
袁小洁:所以您得终生成就奖,一亿个人里才出一个。呵呵
水天中:早知道的话我该去买彩票。呵呵呵。
袁小洁:反而现在徐虹老师挺超脱了。
贾方舟:这个话题就涉及到我这次在西安碰到彭德,他说他每次出差坐飞机前,都要写遗嘱。活的太紧张了。我说你有什么财产啊,至于这么紧张。他说我的什么什么要给谁。老水你写没写遗嘱?
水天中:呵,没有。
袁小洁:您和徐虹老师聊过她以后一个人的事情没有?
水天中:聊过。她说了,她想的很清楚。到一定的时候找个养老院去生活。(此处有删节)我说将来如果你要去养老院,第一是养老院很贵,不知道你能不能出得起,第二是有人得定期去看看你,还要有亲朋好友关心一下。我说你想,我们现在关系好的人,到你年老不行的时候,这些人也都不行了,呵呵呵,你到哪里去找老贾去。啊?
贾方舟:那天我给徐虹开玩笑,说你到八十大寿的时候,我给你祝寿去。哈哈,我都97岁了,还去得了吗。所以啊,我觉得人活得年龄太大不好,你说100岁,110岁,那个时候你的同龄人全没了,谁认识你啊。
水天中:而且最后的时间真是苟延残喘,很艰难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鲁虹】水墨创作与“图像转向” 【 打印 】

    相关文章
【李公明】改革开放三十年艺术批评与艺术史写作略谈(提纲) 2018-7-16 12:50:26  
【郎绍君】陆俨少的绘画 2018-7-16 12:42:46  
【贾方舟】批评家的人生——《批评与我》文集序言 2018-7-16 12:35:49  
【冀少峰】对当代艺术生产机制的思考 2018-7-16 12:24:14  
【管郁达】日常生活、手工快感与艺术中的享乐主义 2018-7-16 12:15:41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李公明】改革开放三十年艺术批...
【郎绍君】陆俨少的绘画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家的人生——《批...
【冀少峰】对当代艺术生产机制的... 图片文章
【管郁达】日常生活、手工快感与...
【黄专】视觉政治学:另一个王广... 图片文章
【顾丞峰】警惕:无边的现代性
【高岭】“ 当代·红光亮”——中...
【冯博一】寻拾“七零八落”的碎...
【邓平祥】呼唤文化之魂
【岛子】艺术批评为何要抵制资本...
【陈孝信】当代艺术中的“文脉”...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年会回顾】2008中国美术批评家... 图片文章
【朱青生】电影遇到新媒体艺术 图片文章
【翟晶】永不回头的《基质之河》... 图片文章
【刘骁纯】从陈丹青对徐冰的批评... 图片文章
【俞可】社会转型中的黄桷坪艺术...
【贾方舟】大家足迹艰辛历程——... 图片文章
一个天才的心相——忻东旺艺术作...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