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时间:2015-11-22 22:01:23      点击次数:8785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水天中|袁小洁     字体颜色

【那些温暖的事】


袁小洁:是什么原因让您在一次次下放,饥荒和政治运动中“幸运”的坚持了下来?
水天中:也许和别人对我的印象有关,固执和麻木。我现在都觉得莫名其妙。那时候平凉二中的一个革委会副主任说:“老水啊,你是一个有福气的人啊……哈哈哈!”我想也是,那个反胡风肃反运动没把我怎么样;反右派一开始以为惨了,但后来也没怎么样;后来去花海农场,也活着回来了,当然,花海农场大部分人都活着回来了,如果我去了夹边沟农场,必死无疑。到后来全民挨饿的时候,我是知道不会饿死的,因为当时把我调到平凉继续锻炼,而平凉是当时甘肃省粮食供应最好的一个地方。因为它比较闭塞,干部比较保守,不太那么闻风而动,也就不像其他地方那么容易把粮食调走;文革中还没有进过牛棚,这在同事眼中简直是不可思议。当然,几位领导干部在这方面也有关系,像甘肃省美术工作室的陳伯希,花海农场场长刘雨村,还有平凉二中那些富于同情心的学生……如果不是他们,情况一定糟得多。
袁小洁:您曾说:“在那个荒唐的年代里,依然有一些温暖故事和体验让你对这个世界的信心没有消失。”是什么样的人和事,以及怎样的内心体验让您存留下了美好的信念呢?
水天中:主要是我周围的一些人。有个很简单的例子,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批斗老师,有一个学生,他在批斗老师的会上从来连口号都不跟着喊,别人喊口号他坐着不动,学生给老师做“喷气式”,给老师戴高帽子,推搡殴打,他马上头朝着窗外。当时我就注意了这个学生,而且他自始至终从来这样。后来我跟他熟了,他叫张平祥。我说:“张平祥,批斗老师的时候你怎么从来不跟着喊口号,你敢吗?”他说:“我一开始就觉得怎么会这样对老师,回家给父亲说,学校在批斗老师,我爸说(学方言):“你要敢把老师指一个指头,回家我砸折你娃的腿。”这下好了,谁要问我,我就说这是我爸说的。”他爸是贫雇农,没有文化,但有良知。在工宣队进校后酝酿抓反面典型,就是运动初期漏网的反革命,工宣队在大会小会上的讲话,大家都知道矛头所向就是水天中。一天晚上,一个高三年级的学生来看我,他说:“水老师不要怕,他们能把你怎么样!你就豁出去,和他们斗!一个人不怕死一百个人也难当。他们能辩得过你吗?你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不是运动初期了,我们都看得很清楚……”他这些话确实给我很大力量,我顿时轻松起来。但后来政策精神有变化,有一天人们看到积极分子把那些针对我的大标语撕扯的一干二净——原来有文件传达:不要在基层搞“反多中心论”、“反516”。
贾方舟:你那个同学的父亲,人家尊师重道,尊重文化。我想起龙应台当文化部长时讲什么叫文化,他举了一个例子说有一次在台南,她走累了想坐下休息,就垫了一张报纸坐在一块石头上,这时过来一个老农说:“姑娘,不要坐,那个纸上有字呢。”说着递给她一块毛巾。这对她触动很深,这个老农是不识字的人,但他对文字如此尊重,她由此理解文化的意涵,文化是一种信念,一种对价值观的持守。
袁小洁:您现在还保留着以前在花海子和庄浪时画的速写吗?
水天中:没有了。
袁小洁:后来因为家庭原因,您又以干部身份再次下放,这一次您在平凉呆了二十多年?
水天中:1959年到1978年,整整20年。
袁小洁:您在平凉度过了人一生中最青春和宝贵的时光,你觉得遗憾吗?
水天中:倒是不遗憾。因为那个时代,到处都一样。在平凉结识了好多彼此知心的朋友,可以无话不谈而不必心存戒备。要是在兰州或者西安可能更糟糕。因为我父亲的关系,大运动小运动都要被拉上。
袁小洁:1967年—1977年,您画了十年的毛主席画像?
水天中:对,还写大标语。
袁小洁:这段生活对你的艺术事业有帮助吗?
水天中:没帮助。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鲁虹】水墨创作与“图像转向” 【 打印 】

    相关文章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2018-11-13 9:26:35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王文生的油画艺术 2018-11-8 13:11:49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艺术的启示 2018-11-8 11:35:48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武明中近作观感 2018-11-8 11:29:45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 图片文章
【李晓峰】批评的现场与现场的批... 图片文章
“观念的中国性:美术理论上海高...
【贾方舟】装置艺术三题议 图片文章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 图片文章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 图片文章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 图片文章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图片文章
【彭德】六法别考 图片文章
【徐虹】观看和表达:“棱镜——... 图片文章
【陶咏白】回到艺术自身 图片文章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图片文章
【皮道坚】什么令图象时代的绘画... 图片文章
【吕品田】排他的“多元化”——... 图片文章
【王林】数像时代艺术何为——我... 图片文章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八—...
【孙振华】生态文明与城市艺术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七—... 图片文章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