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时间:2015-11-22 22:01:23      点击次数:8784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水天中|袁小洁     字体颜色

【中国知识分子】

袁小洁:从贾方舟先生的一篇文章里,我读到他回忆96年左右,他当北漂时在春秀路和您有过一段一起流浪的生活,关于您这段京城的生活,您是否愿意谈一谈?
水天中:那是跟老婆离婚前后,离婚时法院就把60平米的住房判给前妻了。她也是艺术研究院的副研究员。这样我没地方住了,只好到处借地方住。
(此处有删节)
袁小洁:所以贾老师在文章里为您鸣不平,他说:“像他这样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国家一级学者、有贡献的专家,却没有能力去租一间房子住。他的全部工资加起来,只够一居室的楼房租金的一半……”您当时的工资是多少?
水天中:一百多块钱吧。90年代。
袁小洁:听说您后来还专门算过一笔账吧?
水天中:哈哈,是。朱镕基当时说要让大家买商品房,不再分房子。一开始买房的时候北京就很贵了,我就在那儿算,看我能不能买房。像我这个工资是很好计算嘛,因为我从1955年参加工作到1980年,60多块钱的工资没动过。
袁小洁:一直没涨过?
水天中:没有,前三十多年一直是六十多块钱。然后到了1995年又退休了,我把这个加起来算了一下,一共八万多块钱。
袁小洁:从五五年到九几年退休,一共八万多块钱?
水天中:党一共给了我八万多块钱。我说当时我不要吃饭,连衣服都别穿,更不要说生小孩子了,连裤子都别穿,我也买不起北京的一个厕所。所以当时我听说让干部自己买房,就怒火中烧。
贾方舟:这就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当时老水已经是研究所的所长了。

【批评家夫妻】


袁小洁:您和妻子徐虹都是艺术界的知名学者,你们在生活中一定有许多默契和共鸣,你们经常讨论和当代艺术、和批评理论有关的话题吗?
水天中:经常讨论。而且讨论时我常说咱们别谈这些哲学了行不行。徐虹喜欢哲学,有好多东西都是她推荐我看的,当然康德什么的,我到现在还没认真读过,她熟得不得了。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是她给我推荐的,再有一个是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在她给我介绍之前我还不知道有这本书。我看了以后,对我写东西确实有影响,像《煦园》,一写就自然而然的那样了。
(此处有删节)
水天中:有一些是我影响她的。关于美术史、文学和历史方面的,我们每天早上和晚上就是在这种讨论中醒来和睡着。
徐虹:早餐的时候就把昨晚的问题一样一样的拿出来谈。
水天中:我最受不了的是什么呢?比如在夜里两点三十分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什么了,没有上下文的对我说:“海德格尔的澄明之境恐怕和中国的澄明不一样吧!”我朦胧中反应不过来,我说:“你下次还是先叫我一下吧,比如‘水天中,我正在想海德格尔的问题’,或者说我有个问题咱们讨论一下。”这些话都没有,忽然就冒出她的问题。平常谈话也是,没有上下文,前面还说今天这菜太辣,后面来一句什么德里达的哲学问题,所以这种讨论我到现在还不适应。
袁小洁:徐虹老师主要以女性艺术为研究方向,而且是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您妻子的研究方向和观点,对您的学术研究产生过影响吗?
水天中:没有什么影响。
贾方舟:我认为有影响。
徐虹:他是这样,现在他如果要写一段美术史,或是向公众讲一个艺术现象,比如是九十年代以来的油画,他肯定会有一段关于女画家的,这个是他的改变。比如办一个画展,他会考虑有多少女画家参加,我想这也是他一个自觉的改变。
水天中:徐虹成为自觉的女性主义者是因为我给她推荐了一本书——《西方女性主义文学理论》。
徐虹:这本书是重要的女权主义理论家们的论文集,一篇一篇都是谈文学批评的。
水天中:我在书店翻了一下,哎呀,这书太好了,买下来。然后在扉页上写着:送给女权主义批评家——徐虹。哈哈,那是有一点玩笑,她那会儿还不是女权主义者。
徐虹:对,那是1994年,拿到那本书我看了三天,三天没睡着。然后就有了我后来的一篇文章。
贾方舟:然后95年我做展览的时候,她又推荐给我。我的女权主义理论首先是借助于她的推荐。那次展览我们都是评委,投资方请我们去海南玩儿,那个展览徐虹是拒绝参加的,因为我们做评委,评委全是男人,所以拒绝参加。那个时候就有了鲜明的女权主义立场。
徐虹: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走出深渊——给全国的女艺术家、女批评家的一封公开信》。(此处有删节)
贾方舟:所以我认为徐虹那篇文章是中国女性艺术的一个理论宣言。因为关于女性话题就是从那儿开始。
徐虹:94年11月份,《江苏画刊》第11期。有个人给老水说,你给了她一桶炸药,老水给人家说,她本身就是一桶炸药,我只是给了她一根火柴。
水天中:我对徐虹还有两件事情,到现在都不能习惯。一个是刚才说的,睡到半夜忽然冒出来一个哲学问题。再一个是每天吃饭的时候她都要说,这个对你的健康有利,这个里面含有什么维生素,什么矿物质,调整你的激素……刚好针对你现在的情况,你现在不是什么什么吗,吃下去就好了。我说:“我们能不能吃完了再说这个问题?”。
徐虹:因为他原来在西北的成长背景吧,吃东西的口味偏重,偏咸,喜欢辛辣,喜欢荤菜,他又喜欢甜食,所以要把这些改变过来,就是多吃清淡的,多吃素菜,多吃粗粮。但这些对他就像灾难似的。
水天中:现在完全能接受了。
贾方舟:这些啊,老水,你应该适应,因为这是她的艺术家的气质。
徐虹:就是比较理性。
贾方舟:不,你非常的理性,但有时候也反应了你艺术家的气质,因为我特别喜欢的钢琴家格伦·古尔德经常干这种事情,三更半夜拿起电话打给朋友说:“那个贝多芬的第七交响乐的某一个乐章第几乐段,你知道吗?我说给你听。”这就是艺术家的气质,想到什么马上需要和人讨论。他不管你睡醒没睡醒,他想到了就要马上和你讨论。
徐虹:我是觉得这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如果今天不讨论,明天起来就会忘了。
水天中:原来住在东辰小区时,她半夜忽然会冒出一些很具体的问题,我说你等着,我现在说不清楚,我去给你查书去啊。然后戴上眼镜穿上鞋,跑去查《辞源》,查了半天,哦,查到了,我就告诉她确切的解释怎么怎么样的。
贾方舟:所以你看,批评家作为一个人的存在多么有趣,我们因为成天批评别人,研究别人,没有人研究我们,我们活生生的一个人,其实是有很多故事的。
袁小洁:那您作为一个丈夫还是很合格的吧?
水天中:(看看徐虹)是,这个确实挺好,无论是大的方面还是小的方面,都挺好。唯一的缺点都是太老了点。
贾方舟:唯一的缺点是半夜起来不能立即回答问题。哈哈哈哈。
袁小洁:那父亲呢?
水天中:作为一个父亲,算是一个好的父亲,但不是现在这种流行的,严加管教,对子女无微不至地关怀的父亲,我没有这些。但我对女儿还是有一个父亲的影响。
袁小洁:作为儿子呢?
水天中:作为人之子,应该这样说,我对我父母亲非常好,我这种好是在大的观念上、感情上非常好,在具体的照顾上我做得不好。在这方面,我姐姐和弟弟比我做得好得多。(此处有删节)我生病以后,我姐姐说,你这个病没问题,有妈妈保佑你,保佑她最爱的一个孩子。但是小时候认为我父母亲最爱的不是我,我没有列名其间,我们认为最爱的一个是二哥天明,一个是天长姐,一个是最小的弟弟天行。
贾方舟:哇,爱这么多,还没轮上你呢。
水天中:没轮上我。
贾方舟:哈哈哈……这个好玩,姐妹弟兄多的家庭多有趣啊。
(此处有删节)
袁小洁:嗯,作为朋友呢?
水天中:往好的一面说,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我没有对朋友过分亲切,或者热情啊,具体的热情帮助很少,但是我对朋友有出自内心的尊重和信任。
袁小洁:这是儒家。
贾方舟:那你一生中走过来,还有没有保留着早年比较好的朋友关系?比如说在平凉啊,来北京之前的。
(此处有删节)
水天中:还是有一些好朋友的,有几个小学时的朋友一直保持联系,但大部分去世了。因为环境不一样,小时候我很少跟外面的小孩玩儿。
贾方舟:家庭内部已经非常多小孩了,哎呀,孩子多了真好。
水天中:所以从小一直到中年,我做什么事,都想这事情一定要做好,不是我父母的要求,或者老师、领导的要求,而是觉得做不好的话,我们兄弟姐妹要嘲笑我,哈哈哈。
(此处有删节)
袁小洁:所以你们父亲对你们家族的管理很有智慧。那么多兄弟姐妹都相处的很和谐。
水天中:如果管的非常严,倒没有这种感情了。
贾方舟:对,充分的个性发展是在这种环境下发展的,煦园内部这个环境太好了。对孩子的发展影响太好了。
水天中:也有一些同学跟我很好,但后来有的也找不着了,有的也死了,到我这个年纪死了也很正常。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鲁虹】水墨创作与“图像转向” 【 打印 】

    相关文章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2018-11-13 9:26:35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王文生的油画艺术 2018-11-8 13:11:49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艺术的启示 2018-11-8 11:35:48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武明中近作观感 2018-11-8 11:29:45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 图片文章
【李晓峰】批评的现场与现场的批... 图片文章
“观念的中国性:美术理论上海高...
【贾方舟】装置艺术三题议 图片文章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 图片文章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 图片文章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 图片文章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图片文章
【彭德】六法别考 图片文章
【徐虹】观看和表达:“棱镜——... 图片文章
【陶咏白】回到艺术自身 图片文章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图片文章
【皮道坚】什么令图象时代的绘画... 图片文章
【吕品田】排他的“多元化”——... 图片文章
【王林】数像时代艺术何为——我... 图片文章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八—...
【孙振华】生态文明与城市艺术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七—... 图片文章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