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自述访谈 >> 访谈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时间:2015-11-22 22:06:10      点击次数:8783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水天中|袁小洁     字体颜色

【荒寒的花海农场】


袁小洁:后来您去了河西走廊西段的玉门花海农场,在戈壁荒漠上开荒翻地,挖水渠,盖房子,先后在场部、赤金峡和黑沙窝劳动。进入"共产主义社会"。那时的劳动强度非常大,有很多人饿死累死,这次劳动改造的经历您今天如何评价?
水天中:那会儿年轻身体好,要是现在,半个月就累死了。农场的累和苦既有身体上的,又有精神上的。实际上那片土地自古以来就有屯垦者居住,即使像夹边沟农场那样的地方,也还是可以居住和种植农作物的地方。现代史上所有“死亡集中营”都是人力所为,而不是自然条件的恶劣。反右运动以后被遣送到国营农场的知识分子遭受的苦难,都是各级干部有意施加的,就是不能让这些思想有问题的知识分子轻松。我们的队长每次提到“知识分子”,前面总要加“鸡巴”二字:“你们这些鸡巴知识分子!”。
    1958年听了传达的甘肃省委文件,说我们几月几日开始,进入共产主义了。进入共产主义有两种具体实施方案,今天我们把两种方案都给大家传达一下,你们自己觉得可以实施哪一种,都可以讨论。一种是省人事厅的方案,一个是省劳动局的方案。方案就是讲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以后,对干部工人的具体待遇。共产主义嘛,就是各取所需了,工资取消,食堂吃饭不要钱,家属同样进入单位食堂吃饭,抽烟的人每个人发两条烟,每人每年不管工人学生干部两套单服一套棉服,每三年发一套礼服。传达文件的人说“你们在这里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外面是一天等于二十年了,现在外面吃饭已经不要钱了,你们这里还要用饭票。”传达文件之后我们就开始进入了“共产主义”。进入“共产主义”第一个变化是劳动没时间了,以前是几点上工几点下工,大家回来吃饭睡觉,这下没了,天不亮就出工,天黑了还不下工,大家就一直干。
    1958年秋天开展“向党交心”的运动,你心里有些什么错误的东西,你的内心活动,究竟怎么想的,你给党说清楚。领导在发动阶段说:“你们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啊,你们不要以为现在天高皇帝远,就可以蒙混过关,我们什么都掌握!”然后每个人挨个说,有的说得不好,大家就批评,提意见,当时我就把我的事情全说了,说完了以后一块儿劳动的人说:“水天中啊,你这个错误就捅破天了!但是你交代的很好”。一位队长说“我们了解情况就是这样,大家都要像他这样说,不要保留!”大家说:“好好,是是!”这个时候,地上蹲着一个穿破黑棉袄的人,他忽然站起来大叫一声,用东北话说:“我看你们都上了水天中的当啦!他是什么人?他要唬弄我们这些人,不是太容易了吗?他根本就没把他真实的问题交代出来!”我说:“那你说我真实问题是什么呀?”“你怎么样让你爸爸反党的?这才是关键!你爸爸反党难道不是你出的主意吗?”我说:“我没有出主意,根本不可能教我爸爸该怎么说话。”农场领导当然看过我的档案,知道我没这个事情。后来我去找他说,他说:“哎呀,你要相信群众嘛!人家要怎么说都可以的,组织上是掌握了这个情况的。”
袁小洁:这种吃苦的经历,对于你们这一代人来说,是否产生了不同于后辈的某些精神品质和性格?
水天中:当然了,绝对不一样。我现在遇到麻烦后常和徐虹说:“咱们是经过锻炼的啊,无所谓。”她曾经也在农场插队当知青,她当过生产队长,官比我大。有过这一段经历,主要就是能吃苦,而且有什么事怎么样都可以,好一点也可以,坏一点也可以,都觉得可以忍受,什么事都没什么奇怪,这有什么奇怪的?当时不就是那样的吗。从积极方面来说就是把身体给锻炼了一下。我小的时候,是一个自由散漫的人,后来慢慢比较负责任了。我记得三哥曾给全家弟兄姐妹画了一套漫画肖像,每个人都画了,给我画的是我穿着大衣,背着个书包走,旁边写着一句话:“逍遥散淡去上学。”我说:“这什么意思啊?你给别人都写得好,给我写的这是什么啊?”三哥说:“这是妈妈说的。”
也有消极的影响,对什么都可以忍受,什么事都见怪不怪,稍微有点变化就满意。80年代中期,有一天早饭时,我说:“现在的日子太好了!想起来今天不会有什么会再批斗我,逼我交代什么问题,也没什么人要和我划清界限……”女儿大不以为然,她说中国的事情就是叫你这样的人搞坏的,对什么都满意,人家不批斗你了你也满意!他们根本就不应该批斗你……她的话让我哑口无言。
袁小洁:下放农村的时光是让人看不到未来的,对许多人来说那是一段黑暗迷茫的时光,您在这样无望的境遇中是否持守着某种信念?
水天中:我记得在农场时有一年春节,三十晚上的时候,差不多一大半人放声大哭。如果有人在戈壁滩上迷路,那一片哭声会引导他找到农场宿舍。因为那天农场食堂供应了一点酒,吃红烧肉,喝完酒了好多人在放声大哭。我一点也没哭,哭什么呀!这些人真是,还哭呢。我前妻对我的评价是感情上麻木不仁,说的也有理。
袁小洁:听说前不久您重返花海子农场追寻往日的记忆,有什么新的感受?
水天中:2010年的三月份吧,我一直给我哥哥弟弟他们说,要找个时间回花海子,他们说那你就夏天或秋天去吧。我说不,我要找个最恶劣的季节去,就是最荒寒,寸草不生,刮大风的时候去,那就二三月份去吧。画家孟佐民和我弟弟天达、天行陪着我,刚去找不着,最后我弟弟跑到一个破房子,找出一个老头,我们问你知道这里最老的人是谁吗?他说那边有一个最老的,他出来跟我一说,他到那里比我还晚得多。重返花海子,让我再次感受到花海子绝对不是难以生活的地方,我们开垦的那片土地已经成为种植甜瓜和啤酒花的地方。造成痛苦的是那种专制的气氛和管理方式,就是所谓在文化思想领域的“全面专政”。
袁小洁:您是第一批开荒者。
水天中:对,是第一批.我是1959年离开的,那个老头是六几年才去的。但是他都知道,他带我们去看,只有很少的房子还在,挖的水渠还在,但我们住的房子已经拆了。现在是一些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的回民迁到那里去了。我碰见一个回民给他说:“你们这房子是我盖的。”他说:“什么,你盖的?”他不相信,哈哈。估计他心想:“这个瘦老头子,还盖我们的房子呢。”
袁小洁:您回忆在庄浪的日子里提到那场“秩序井然的大饥荒”,那些“微不足道的人口普及数字”,那些烧死小孩的气味、那些抓着发绿的土豆芽往嘴里塞的小孩子、那个看着三个孩子饿死自己存活下来的女人,这些人物在您的回忆录里栩栩如生的出现在我面前。您曾说,让您坚持某些观念的并不是影响了您的某种高深学说,而是那些死去的农民和挨饿的孩子留给我的记忆,您这里所说的“某些观念”是指什么?
水天中:对极权政治的批判立场。这种立场并不是接受了什么思想或者主义,并不是看了什么进步理论的书,而是经历了那些事实。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刘骁纯:指名道姓是最彻底的批评 【 打印 】

    相关文章
与贾方舟谈中国艺术批评的生态——路东对话贾方舟(下) 2015-9-19 14:20:40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批评家访谈录之陶咏白 2015-9-11 14:23:49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2015-8-11 15:14:53  
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2015-6-11 17:53:3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