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自述访谈 >> 访谈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中
时间:2015-11-22 22:06:10      点击次数:8782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水天中|袁小洁     字体颜色


【父亲水梓】

 


袁小洁:对您的人生产生过最重要影响的人是谁?
水天中:我父亲。首先他对我的影响是做人、做一个知识分子,要有人格,要有自己的一种追求,包括一种生活和思想境界。有些东西要看得很淡,有些东西不能够放弃。
袁:看淡和不能放弃的东西,具体指的是什么?
水天中:我父亲主要启发引导我们如何做人,比如道义、人格、原则等等,当时他不是这样的原话,当然不是像老师那样讲,而是不断在日常生活中,包括他自己以及他对我们、对周围的人们的评价。从这些地方感觉到,我现在是这样理解的。像具体的学业、思想观念、政治倾向,他都不太过问。
袁小洁:就是融入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贾方舟:你父亲对孩子的教育严格吗?
水天中:不算严格,但他有时候会指出问题,他说我的毛病一个是骄傲,一个是懒惰。后来我在生活和工作中,在劳动锻炼中,逐渐逐渐在克服这些问题。中年以后我基本上不骄傲了,但内心深处还会犯某种骄傲,但实际上我很谦虚。
袁小洁:您的内心深处,应该有些骄傲的。
徐虹:你这种骄傲不是你表现出谦虚的态度可以掩饰的,那是你在言谈举止、一些看法上自然流露出来的。别人都能感觉出来的。
袁小洁:这是一种内心的坚定。
贾方舟:就是徐悲鸿说的,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徐虹:能感觉出你那种清高。

【我喜爱的艺术家】


袁小洁:能否列举几位你最喜爱的艺术家?
水天中:司马迁、杜甫、中国古代石窟艺术的建造者,范宽……。对司马迁,是崇拜他饱含人性的历史眼光。
贾方舟:《史记》都通读了?
水天中:多次翻阅,可能还没有徐虹读得熟。我推荐她要读司马迁的书。杜甫的诗,有一种深沉的、沉厚的人生况味。过去人们说,人到了中老年以后才能读懂杜甫的诗。
徐虹:他最欣赏的是在艰难的,别人不可以忍受的逆境中,人性还发出光辉的这样一些人。
水天中:是。
徐虹:一般人根本不能忍受,比如说司马迁,他能忍受,最后他能写出《史记》,而且太史公笔法是既含蓄沉着又非常犀利,把历史的情境写的很准。他佩服的就是这样的人,觉得这样的作品才有价值,才能打动他。
水天中:对。所以当我看到有人把我的文章评价为这是当代的太史公笔法,我挺得意的。
袁小洁:那画家范宽呢?
水天中:就是他作品中那种宽大、宽宏,但是又非常平静,非常具体,包括对自然,对绘画本身的态度,都使我非常感动。在梵蒂冈看菩提切利的画,在托莱多看埃尔·格莱克的画,也有相同的感受。
徐虹:你看这三个人的共同之处,极端的深刻,感情极端的充沛,但是又表达的比较平静、单纯,平淡天真和极端深刻的感情结合的非常完美。这大概就是中国儒家美学传统的理想标准。所以在这方面他是儒家的,他既是入世,但他还有道家这种出世的生活态度。
贾方舟:我们私下也议论这事儿啊,我就觉得郎绍君是儒家,水天中是道家。
徐虹:儒家的人生态度对他有影响,他爸爸就是儒家,可以说是中国最后一代儒家吧,他爸爸影响他。
贾方舟:他这种人生态度是道家的,他比较散淡。
水天中:徐改和郎绍君有一次在他家议论,徐改说老水是道家。郎绍君说,不对,老水是儒家。徐改又说,不对,是道家,老郎这边又说不对,是儒家!他们问我,你自己说你是什么家?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家。
徐虹:其实他是儒家的这种对现世的关怀、对历史的关注、对人性的洞察和道家的自由表达,这是结合在一起的。
水天中:徐虹这个说得对,这个体现在谁的身上呢,体现在苏东坡身上。我对苏东坡的感觉一方面是在内心深处有许多感情共鸣,另一方面,我对苏东坡又有一点不满,我读他的文章和诗词,在击节赞叹之余,心里又有他(苏东坡)怎么这样呢?把一切悲哀、沉痛和压抑统统以旷达消解,那是我难以认同的……当然这是无知小子姑妄言之,呵呵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刘骁纯:指名道姓是最彻底的批评 【 打印 】

    相关文章
与贾方舟谈中国艺术批评的生态——路东对话贾方舟(下) 2015-9-19 14:20:40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批评家访谈录之陶咏白 2015-9-11 14:23:49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之贾方舟 2015-8-11 15:14:53  
生命之火:批评家访谈录(二)——之孙振华 2015-6-11 17:53:3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