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吴亮】作为自我反讽的批判与朗西埃的不满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年会 >> 年会文集
【吴亮】作为自我反讽的批判与朗西埃的不满
时间:2015-12-10 10:41:54      点击次数:3470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吴亮     字体颜色


    批判向来就存在,只不过它一直以伪装的形式出现,而不总是以批判的形式出现——秘密的,公开的;含蓄的,愤怒的;言辞的,武器的——因此,当事先张扬的朗西埃如同一个走穴的法国明星出现在同济大学讲坛上时我不仅没有感到一丝惊讶,而且不出我之所料,他表现出来的那种“怎么都不好”的刻意批判只不过为了满足一种人类由来已久的抨击欲望,被这种永远对世界现状表示不满的传统欲望所推动的言辞表演如今已沦为国际新左派的一块老字号招牌。不过十分遗憾,当前这些炙手可热的学院批判者们似乎从来就不曾意识到,自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将解释世界转换为改变世界、将哲学批判转换为政治批判、将言辞批判转换为武器批判之后,二十世纪的经验与教训迫使他们从今往后的所谓批判从历史巅峰不得已地退回到了柏拉图洞穴之中。他们既丧失了改变世界的雄心,也无意找回解释世界的耐心,批判在他们只是一种体制内的职业分工和个人偏好,只是他们所能提供的剩余知识产品;而这一产品之所以还能继续生产继续被消费甚至受到一部分言辞消费者的欢迎,完全是由于这一产品虽然可能无益(因为它什么都改变不了)却也绝无可能有害(同样因为它什么都改变不了),批判不过是听众们的一剂安慰药,批判不过是讲演者的一次过把瘾,用雷蒙·阿隆的话来形容,他们的终极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抨击”,因为这个世界总是不让人满意或总有人不满意。
    反正这个世界怎么都是错的——朗西埃在这个被命题为“民主就在今天搞”的演讲伊始,即宣布了他要对民主作一种“双重考察”,先考察那些自称民主的国家的权力关系与状态,然后考察如何重新限定民主这一观念,后者则要看前者的考察结果而定(我当然不会相信他的承诺,我从来不相信)。果不其然,朗西埃的所谓考察不过是一段简短粗糙的回顾性勾勒,了无新意地将“五十年前开始”的世界政治模式简化为“民主与集权的对立”两大阵营(略去了拉美、中东、南亚与非洲),一方面是“西方国家基于议会系统、自由选举、结社与言论自由和个人自由基础上的一种治理形式”,另一方面则是“这样一些政权,国家装置用一党专政机构同时威慑公共和私人领域”(主要指苏联与东欧),而对“这样一种对立,使得民主看上去成了诸多治理形式中的佼佼者”这一西方主流描述之臧否,朗西埃并没有作正面表态,因为他马上要攻击的恰恰就是这个“佼佼者”。随即,朗西埃用援引无往而不胜的马克思为他鸣锣开道,“马克思主义向我们指出,所谓的民主的核心,实际上是自由市场,而自由市场是必然会被资本家阶级主导的”,马克思主义“谴责形式民主掩盖了主导之现实,将形式民主与真正的民主的观念对立起来”(马克思从来没有讲过这样的话,所以朗西埃声称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看法,所以马克思很有先见之明,声明“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很好,西方民主不过如此,民主无非是自由市场,自由市场无非是资本家阶级主导,因此必须要“指出”必须要“谴责”,至于“怎么办”则另说;那么作为西方民主的“那个对立面”呢?朗西埃并没有按其承诺“考察”前述特别提到的“这样一些政权”的民主状况,只是轻描淡写地给了一句“苏联集团倒台了”,而这一倒台之后果“似乎是要剔除形式民主与真正民主之间的对立,证明只有一种民主……”我们终于明白了,朗西埃是认为倒台之前苏联集团是有过与西方的形式民主相对立的真正民主的,只是它后来被“剔除”了,难道隐藏在里面的不就是这样的意思吗?
     如果我们还不至于健忘,当年苏联老大哥可是一贯声称自己拥有“真正民主”的,年幼如我们者也真诚相信过那里的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柯西金之流是实现了真正民主的,可是朗西埃先生却没有一个字“考察”自称真正民主的苏联之“国家权力关系与状态”,而这个任务是你自己给自己提出来的……我真的非常厌恶你们老是玩这一套,来势汹汹虎头蛇尾,放了个烟幕弹别转屁股半途就逃跑。对苏联七十余年的真正民主状况(这里不使用西方国家爱用的人权一词)你们法国知识分子应该比死记硬背历史教科书的中国大学生更清楚,尽管有三十年代的纪德和罗曼·罗兰,五十年代的加缪和萨特,六十年代的雷蒙·阿隆、梅洛-庞蒂和阿尔都塞,为了彼岸苏联铁幕苏联之残酷真相自家兄弟反目决裂吵得一塌糊涂,为什么还总有许多自命为人类良知的知识分子至今痴心不改地维护作为政治情人的苏联形象,连作为主权者的苏联人民自己都扬弃了他们参与缔造的苏联,你朗西埃还对它的梦幻般的严酷历史讳莫如深?

[1] [2] [3] [4] [5] [6]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夏可君】 “虚托邦”艺术的可能性:现代艺术的第三次重写 【 打印 】

    相关文章
【付晓东】2015年关于起源问题的四个展览研究 2016-1-20 15:51:16  
【陈默】禅意墟境 形色缠绵 2016-1-19 16:45:00  
【葛秀芝】契悟自我——沙耆艺术创作历程解析 2016-1-13 15:12:29  
【陶咏白】潘玉良白描集 序言 2016-1-13 14:52:46  
【鲍栋】破镜遣词——陈晓云的影像及其背景 2016-1-13 14:39:25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