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夏可君】 “虚托邦”艺术的可能性:现代艺术的第三次重写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年会 >> 年会文集
【夏可君】 “虚托邦”艺术的可能性:现代艺术的第三次重写
时间:2015-12-10 10:57:42      点击次数:4115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夏可君     字体颜色

 

    现代性意味着有限与无限联系中介的打断与丧失,是一种中介已经“被打断的现代性”境况,因而现代性审美的困境就在于如何面对波德莱尔在1863年的《现代生活的画家》中直接讨论《现代性》一节中所指出的二元性:
    “现代性就是过渡、短暂、偶然,就是艺术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恒和不变。【La modernité, c’est le transitoire, le fugitif, le contingent, la moitié de l’art, dont l’autre moitié est l’éternel et l’immuable.】每个古代画家都有一种现代性,古代留下来的大部分美丽的肖像都穿着当时的衣服,他们是完全协调的,因为服装、发型、举止、目光和微笑构成了全部生命力的整体。这种过渡的、短暂的、其变化如此频繁的成分,你们没有权利蔑视和忽略。如果取消它,你们势必就要跌进一种抽象的、不可确定的美的虚无之中,这种美就像原罪之前的唯一的女人的那种美一样。”
    波德莱尔在此指出了现代性的根本问题:就是有限与无限的双重性有待于重新连接,但这个连接的中介在现代性是缺乏的。在波德莱尔的十九世纪,现代性还有待寻求,但对于二十一世纪的我们,现代性似乎无处不在,但问题却变得更为严峻了:如何在流行或时尚设计的日常生活中,在网络图像翻滚的技术虚拟中,提取出富有诗意的东西?如何从无常或过渡中再次抽出永恒性?这反而变得更为困难:对于那些轻易放弃永恒追求而沉迷于时尚的人,我们只能称之为单维度的虚无主义者;对于那些沉迷于过去年代宗教归属的人,我们也只能敬而远之,称之为新的独断论。现代性的品质是承受有限与无限之间联系的断裂,对这个断裂的忍耐反而成为现代性的根本品质,如何生活在无常、变化与短暂之中,还能够获得巨大的快乐?
    如果有着现代性的艺术批评或审美判断,不过是如同波德莱尔所言的,身居世界的中心却又为世界所不知,艺术批评家们对现代生活的双重性的经验,只能处于一个观察者的位置,但这个观察者是“一位处处得享微行之便的君王。”(The observer is a prince enjoying his incognito wherever he goes. )当然这个在日常生活中保持革命默化的君王是福柯在《何为启蒙》中所言的有着自我反讽的“花花公子的苦行者”,现代生活的观察家与苦行者要在别人白日享受与晚上入睡后,他却还要俯身在桌上辛苦工作,他害怕白日的形象溜走,他要让各种事物再次诞生,他要制造幻景,使之有着强制的理想化,这种理想化“出自一种幼稚的感觉,即一种敏锐的、因质朴而变得神奇的感觉。”(我们会看到晚期塞尚对此的自觉认同!)
    如此的苦行者和观察者,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自己的位置——他们只有一个“虚位”,当然他们也并没有另外一个世界可以逃避,他只能生活在有限与无限的断裂之中,承受这个断裂的同时,并在断裂中挖掘出一个可能的“非位置的位置”,通过不断地“让出”自身的位置,让他者进入,只是现在,这个他者是谁呢?这是:自然!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徐虹】“艺术只分好坏,不分性别”吗? 【 打印 】

    相关文章
【葛秀芝】契悟自我——沙耆艺术创作历程解析 2016-1-13 15:12:29  
【陶咏白】潘玉良白描集 序言 2016-1-13 14:52:46  
【鲍栋】破镜遣词——陈晓云的影像及其背景 2016-1-13 14:39:25  
【王小箭】邵大箴先生与85时期的《美术》杂志 2016-1-8 12:38:02  
【郑娜】隔岸又观火——温哥华札记二则 2016-1-7 12:53:21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