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徐虹】“艺术只分好坏,不分性别”吗?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研究 >> 女性艺术研究
【徐虹】“艺术只分好坏,不分性别”吗?
时间:2015-12-10 11:11:40      点击次数:2352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徐虹     字体颜色

“艺术只分好坏,不分性别”吗?
  关于女性主义艺术批评的思考

 


 

    “艺术只分好坏,不分性别”这不是新话题,当代人类文化语境中的性别问题、种族问题、环境问题已经得到充分的重视和深入研究。在此基本共识前提下,再抖出这个话题,实在既无聊又无奈。首先是关于男女性别的社会等级和男性中心的历史叙述,已经在大量事实基础上被语言构建,成为新的观念和常识,在此基础上的一切标准已有新的定义供参考和依据。可以说,之前的各种标准也是被构建的,如果按已经认识到的事实是以男性为中心而构建,那么,针对这样的中心质疑和颠覆显然是必要和必然的。于是“只有好环,没有性别”的言论沦为“旧论”,将“旧论”翻出来再说,再有“怀旧” 之癖,也嫌罗嗦了。
    无奈的是,我在不同场合多次遇到这一“元问题”的“前仆后继”,而且经常是有身份的画家教授,主要是男教授(他们中的一些人在一些场合,尤其是有女性在场,会踊跃地开性别玩笑,说一些歧视女性的话,以显示“雄性”的天然支配权)。在遇到这样的一些“教授”时,我一再回答和辩驳,当然得不到我想要的结果,因为他们连礼貌听一下你的解释都做不到。除之外,我也曾撰文分析和阐明我的观点,但仍然继续遭遇“艺术不分男女,只分好坏”;“艺术没有性别,只有个性”等听起来很有道理,实际上含有很深的男性情结和对抗情绪,经不起现代思想检验的言论回击。而当这类言论出现在专业的艺术讨论会上时,不由人感到“今夕何夕”的惶惑,因为从一九九五年世界妇女大会至今近二十个年头了,无论学术界还是社会,起码对此有一些共识,因为报纸刊物不断刊登有关中国社会两性问题的消息和文章,比如在现代医学技术下,婴儿性别在娘肚里就可鉴别,于是女性在未出生时就被判了“死刑”,这导致中国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将来有三千五百万正当壮年的男性找不到配偶而成光棍。另外看到老外爸妈领养中国小孩,绝大数是时下被抛弃的中国女孩,以至于一位旅居海外的年轻女艺术家的摄影作品主题是“老外爸爸和中国女儿”。作为画家的教授,要教育培养画家学生,视野要较一般民众开阔,能预见祸福,就如古希腊先知看到灾祸临头向他们的人民发出警告。教授们要有社会责任感,作为知识分子的艺术家,也应该依据先天的敏感,预见人们行为导致的社会结果,为此向社会发出警告。总不能自以为技巧了得,而不战战兢兢若履薄冰般地小心真理和公义的严厉审查。毕竟艺术家和皮鞋匠是有区别的,皮鞋匠可以为做出一双好皮鞋沾沾自喜,不分男女鞋匠,把皮鞋做好了或修理好了,合顾客脚就行。
    能够较充分说明的是,这种思维和习惯如何内化为艺术女性们的自觉。在我策划举办展览,尤其是以性别作为一种文化身份来挑选女艺术作品时,或者当一些女性艺术家其作品的女性意识特征被策展人和批评家视作一种当代文化倾向而关注并加以评说时,反而会引来她们的否认。这大概由于中国的妇女对她们“被解放”已经觉得满足,当自己的艺术与“第二性”连接起来时,顿生被贬低的疑虑。有些女艺术家对策展人或者批评家以性别主题邀请她们参加展览,或者从性别角度定义她们的作品时,她们表现出来的不悦,当然不是她们以身为女性为耻,而是认为从性别界定她们的艺术,是将她们的艺术划为第二等级。我不想说而又不能不说的是,这在深层心理上,仍然是女性低于男性的性别等级观念在起作用,否则用不着这样急于否定自己的性别身份。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徐虹】走出深渊:我的女性主义批评观 【 打印 】

    相关文章
【陶咏白】潘玉良白描集 序言 2016-1-13 14:52:47  
小野洋子:请别阻止我成为我自己 2015-12-22 1:10:24  
【徐虹】走出深渊:我的女性主义批评观 2015-12-10 11:20:30  
徐红:九十年代以来的中国女性艺术 2015-10-16 12:03:29  
八位本该被铭记的女性达达主义艺术家 2015-8-17 18:34:03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