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徐虹】走出深渊:我的女性主义批评观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徐虹】走出深渊:我的女性主义批评观
时间:2015-12-10 11:20:29      点击次数:1326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徐虹     字体颜色

走出深渊:我的女性主义批评观


    中国的现代艺术潮起潮落,北京的批评家提名展结束又开始,广州双年展也到了第二轮。虽然这些展览在组织结构和评选作品上与官方的全国美展不同,但它们基本上是延续了陈旧的男性至上主义传统的艺术活动。一群大男人围坐一起,讨论哪些女艺术家的作品够格参加,哪些不行,最后选出吻合他们标准和口味的女艺术家作品并妄加评论。
    且不说这种选择方式是否符合艺术规律——艺术标准的建立和实施依据什么?艺术发展是否就有赖于这些规则的产生和运用?实际上,这种粗暴地对待女性艺术的态度是千年以来父权制的延续。当这种无视艺术本体的方法也同样降临到女性和她们的作品头上时,女性艺术家实际上就面临着一种危险的境地——要么消除自我,依据他们所定的艺术规则,用男人来代替女人,维持这个世界只有男人一种声音的标准。如果女性试图改变这种状况,试图用自己的声音说出真理,那么这些读不懂女性语言的人们,反而轻蔑地称女艺术家的语言为“个人色彩太浓”(他们可能依据的是男性语言),“女画家不关心大文化不关心社会,只关心她们个人身边的琐碎小事和个人感情”(男性控制的社会,本来就只准女人如此),由此来否定女艺术家的作品,进而消除她们的声音,将她们置于一种找不到自己位置的状态中——介于人与物之间的混乱之中。
    现在,这种荒谬的局面一点儿都没有消除,实际的状况是这类歧视女性性别、扩大两性差异的人物仍然在自告奋勇地充当“父亲”的角色,在限制和规定艺术的性质。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几乎现有的一切制度规范,包括哲学、语言和图像的建立,都是按照一种性别所设置的。就连女性自己的语言和思维习惯都不由自主地依照这套体系标准来进行,这一切都早已沾染上性别歧视的因素,当我们试图确认我们自己时,我们都不自觉地按照别人给我们的模式往里套。现在当我们清醒过来试图用自己的语言和声音来对抗强加在我们习惯中的不合理时,我们却丢失了自己,我们实际上成了一个哑巴。
    我们虽然无法再改写历史,原因是在历史中我们是消失的一族,但等历史发展至今天,一个反思的机会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新的前景——人类在男性至上主义的思想支配下干了背离人类根本利益的种种恶行和蠢事后,人们清醒地认识到,女性最终会使世界变得更美好。这也将日益为事实所证明。所以,当我们努力寻找属于自身的语言,深入我们的意识和思维——虽然这些不会再以纯粹女性的特质出现,但仍会有女性独有的精神因素存在,女性的参与会改变女性目前的困境,也会改变人类文化、包括艺术的和其他方面的困境。
    艺术,作为人类的良知,自应率先摆脱男性至上的束缚。目前中国的美术界现状并不乐观,它正陷入一种“同性相吸”的自恋深渊而无法自拔。虽然它给自己戴上很多漂亮的桂冠,包括各种主义的代名词,并在所有的机会中都一马当先不顾一切地占山为王。在国内大大小小的评选和展览中,很多时候都成了“同性者聚会”,很多流派和组织都成了“同性者俱乐部”。有时虽也邀请一两名女性加入作为点缀,然而实质性的决定和发言从来是将她们排除在外的(相反,女性同胞常常是非常尊重男性权威们的建议的)。这实在是很多世纪以前的做法,如果让这种早已过时的方法继续在跨世纪的今天存在,那么表皮上的现代主义与本质上的父权主义将会分裂我们的头脑和身体,这样的分裂最终将导致艺术真正没落。
    因此,中国的女性艺术家、批评家们要努力消除这种分裂症候,为让另一性别的人读和读懂自己的语言,听和听清楚自己的声音(女人们大都能读懂男人的语言,从她们出生始就被灌输这种语言)而自强不息。中国的男性艺术家们、批评家们,也惟有如此地和女性们一起努力,才能走出为自己所设的深渊。人们应该意识到,没有清醒、自觉的女性主义艺术的现代艺术是不彻底的现代艺术。

(原载《江苏画刊》1994年第7期)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段炼】当代艺术的批评论 【 打印 】

    相关文章
【徐虹】“艺术只分好坏,不分性别”吗? 2015-12-10 11:11:4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