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陶咏白】终南雅集——文化之旅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年会 >> 年会文集
【陶咏白】终南雅集——文化之旅
时间:2016-1-4 11:47:39      点击次数:152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陶咏白     字体颜色


 

 一、彭德与终南雅集


    彭德,这位我感觉中的小老夫子,他虽曾在85美术新潮中,办起《美术思潮》为新潮美术摇旗呐喊、推波助澜当过勇士,但他时不时的谈古论今,引证据典,似乎有一肚子四书五经可以随时搬出来,提升谈话的文化学术含量。他兴致来时还会给你算命占卜,把在场的人说得惊诧不已。他为人低调,却常常语出惊人,时不时报出一奇文,搅动着沉寂的美术界。他往往做非常之事,为写一部史书声称“三年不下楼”,在这声色喧嚣的年月,很难想象他是如何践行自己的诺言。他可称美术评论界的一个奇人!其骨子里那些高僧、名士的影响也许胜过了现代浮华的侵淫,他始终坚守自己信仰而保持着独立的思想品格。
    与彭德相识快30来年了,对这位小老弟,我尊敬他,也惦念他,那年,湖北几位老兄各自分飞之际,有的取道经济腾飞的南方,有的向文化中心北京进军,唯独彭德选择去尚不见发展前景的西安,作为他安身立命之地,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我真为他惋惜!如今见到他身边聚集了有一批信徒,形成了人气丰沛的气场。还没有那位批评家,能象他一样呼风唤雨去实现某个目标,这个“雅集”,我看到了他的能量。
    早从《画刊》上得知,彭德有意向要邀朋友们到终南山搞雅集。我就盼着有朝一天钻进深山幽谷,耽在那草庐、庙宇,听滚滚松涛、看悬瀑飞溅、趟潺潺溪水……,享受那清风朗月,林下风流的悠遐。多少年过去了,在我脑海中也不知闪现过多少个终南山上的那个“雅集”,终于在2012年第六届批评家年会结束后如愿以偿。然而,现实中我们的驻地不在山中,在山脚下公路旁的一个曲江农业博览园,住进了一个庞大得象笼子似的暖房花园里,与花草为邻,只是我们还要与花草隔离住进一间间很雅致的客房内,在双重的保护中生存,享受着现代化住宅设施的优越性,足不出户就可观赏怡人的花花草草。在园主人精心设计的绿色环境中,且不知人与花草树木呼出的二氧化碳浓度有否超标?我在疑虑中遥望绵延的终南山“望山兴叹”,多么想投入她的怀抱,呼吸那空气中负离子的清新呵。感叹现代人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看来并不象古人那么本真,在舒适优裕的物质生活中,远离了自然,异化了灵魂,现代人要回归自然何尝容易!
 

二、“雅集”变身文化之旅

    彭德的“雅集”,在我们这一届变身为文化之旅,三天来他带领大家一路寻幽访古:访唐代斜塔、拜谒楼观台、仰望太白山、朝拜法门寺、狂野白麓原、寻访王维的惘川……。他俨然是一地的主人,尽心尽力地要把西安周边的文化宝贝一一抖露给这些外乡人看,我们乐得一饱眼福,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文化大餐”,不亦乐乎。

1、唐代的斜塔与大秦景教碑的和谐
    9月18日下午,以“豌豆”为首的西安艺术青年的车队,带着我们十几个批评人士开始了文化之旅的活动,第一站是到对面山腰中寻访唐代留下的斜塔。上山的路,狭窄又泥泞,我坐的上山车在拐弯处还与下山车碰头了,在狭窄的单行路上,要一方在险峻的道路上倒车让路,真是难煞了驾车人。爬上坡顶,一座浑身斑驳向右倾斜的古塔耸立面前,这座伫立于此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古塔,承载着多么厚重的历史,让站在它脚下的人们不得不肃然起敬。有意思的是在它左方几米处还有一座建于唐代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一个是佛教,一个是基督教;一中一西,一土一洋,它们似乎有礼相待,谦和对话,绝妙的和谐!先人在宗教信仰上竟然这么大肚、开放,我们的祖先是何等的气量!

2、楼观台变游乐场 、法门寺成庙会
   19日,带着一种虔诚的心去楼观台拜谒老子的说经坛。我讷闷,老子的讲经处,为什么叫“楼观台”?而我老顺口说成“观楼台”。后来才知道此台是在公元前楚康王时一位天文星象学者尹喜在此“结草为楼”,是他登草楼观星象的地方,故为“楼观台”。可见,并不是只有砖木或钢筋水泥才能盖楼,古时用草也能垒起了楼。如今,“结草为楼”已成神话。而“楼观台”因曾迎来老子讲经而声名鹊起。如今的“楼观台”,是富丽堂皇的殿堂组成的一个娱乐区,不知穿行在这些殿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观光的是建筑还是旅游产品?走进一间用现代电子激光演绎老子《道德经》的屋子,让人模拟身临太空,在星移斗转中领略那神奇的天象,游客们看热闹的多,但有几人能真正悟“道”而“为道”呢?我们匆匆逃离这噪杂的观光人群,攀缓后山去寻觅老子的讲经台,不巧的是因内部修葺而拒绝参观,经与有关方的上级协调才放行让我们上山,到了一个有棵古树的园子里,但去讲经台的大门紧锁着,我们一筹莫展,在园子中转悠,我和靳卫红真想从山墙边翻墙爬进去……。有人发现有扇门松动可以进去,大家欢呼雀跃再爬上高坛终于见到了标有“老子祠”的大门,虽然这个殿堂式的“老子祠”也是后人建造,但因它的破旧残缺倒还勾起人有些许怀旧之情,似乎与2800多年前的老子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亲近,虽进不去,能在老子祠前留影,也算心满意足到此一游了。
   匆匆离别“老子词”后,又赶往法门寺朝拜藏释迦牟尼佛指舍利。这是仰慕已久的佛教圣地,我虽不是佛教徒,但这毕竟是中华文化。车行扶风县地区,远远就见天边一个菱形方正的几何体耸立天空,心为之一惊,顿时有一种肃然的紧张感。有人告知法门寺快到了,但我印象中的法门寺就是一座古老的宝塔,怎么造了一座现代雕塑,象一尖刀直指云霄。佛门圣地,何以用这么强硬的造型与其毗邻?象征什么?我满腹疑虑地走近它。看到了如此大体量的几何造型体架内安放了一个小宝塔,无疑其间就是神圣的佛指舍利了。到达目的地,迎面是巨大高耸的山门,就象天安门广场国家博物馆的架势,120元的门票,实在不菲,既来之怎么也得化钱去一瞧究竟。走进山门我们就象进了一个巨大的城门,高耸宏大的门廊和佛堂内空空如也,没有一些与佛事有关的摆饰和法器。往里走是一个荷花池,一株硕大的水泥莲花,其粗糙笨拙的造型,惨不忍睹,实在有辱“莲”所象征的佛性的圣洁。走出这重重的堂、廊后,顺着一条毕直的被称为“佛光大道”前行。两旁倒布置着不少菩萨塑像,可谓光鲜灿烂,但仔细瞧,也有不尽人意之处,有的似乎患了畸形病了。也许为迎合人们对财富的欲望,两旁路边的树杆还都包裹上金纸!一路上,在怪怪的感觉中来到了高有148米的“合十舍利塔”脚下,原来这个菱形建筑结构是双手合十之意呀!走完这“佛光大道”我们总算从“此岸”走到了“彼岸”了,这才瞧见右侧有一处古迹,才是真正的原法门寺宝塔!才是我们真正想拜谒的圣地。据说搞这么一个建筑群,花了25亿,又一说是45亿!不知是对原文物的保护还是破坏?是建设文化还是娱乐、消解文化?

   3、感受白鹿原  怀古在辋川
   陈忠实的《白鹿原》电影已热炒了一阵子,此次到西安还凑巧看到了电影,就越发想去白鹿原感受关中大地那荡气回肠的秦风。20号,我们的车队向白鹿原方向疾驰。不知何时前面的车队被村民的几根树干拦截,说要进白鹿原先交过路费5元。真快呀,电影才放二天,这里已被聪明的村民控制。我们庆幸来得及时,万一被什么“文化产业”收编,进入了产业链,那么门票起码要二位数了。更值得庆幸的是这里还未被可怕的开发,保持了原野的原生态,虽没有电影中那无边无际的滚滚麦浪,而它的辽阔苍茫、荒凉苦涩,还是让我这个出生在小桥流水的江南人感到了别样的沉重。这么贫脊的生态环境才孕育出了如此高亢悲凉的“信天游”,孕育出如此苦涩厚重的小说《白鹿原》,那封建族规的野蛮,那野性的情欲,那田小娥们的命运悲剧……,萦绕在脑际。有人说要去寻找田小娥、黑娃的土窑,茫茫原野何处是他俩的爱巢?……汽车从平坦的高原来到了鲸鱼沟边,大地似乎裂开了一条深沟,彭德告诉我们,此沟有20多公里,从塬上到沟底的落差有100多米。汽车沿着陡峭的岩壁徐徐向陡坡下行驶,深幽莫测,如入深渊,我这才体会到当年毛主席转辗陕北,为何能躲避国民党的追袭了。沟底迎接我们的竟然是偌大的一个水库,就象镶嵌在黄土地夹缝中的一颗明珠,碧水蓝天,静谧安祥,疑似走进了“桃花源”。大家疯狂拍照,抢拍这黄土高原上别样的美景。而我突然想起80年代张祖英的一幅油画叫《塬上》,当时不明白“塬”是什么含义,纠结了几十年,终于明白这黄土高原既有高原平地,还有沟底秘境呵。天空阴沉下来飘洒起细雨,陡峭的泥泞路,是汽车的克星,人们赶紧匆匆上车,汽车小心翼翼地向坡上爬,也没有心情再去寻找田小娥们的踪影了。
   细雨濛濛中我们又向王维曾隐居的辋川寻踪去了。如今的辋川,五、六十年代曾是一个三线的什么航天军工厂,现已荒废。在一片冷寂氛围中倒也把人带到了久远的时空,遥望青山丛林去搜寻王维那辋川别墅的踪影,他的辋川诗篇中有“逶迤南川水,明灭青林端”,可眼前只留下了那一条杂树乱草丛生干涸的沟壑,水在千年的岁月中变成空气挥发了?正值初秋,望着那“飞鸟去不尽,连山变复秋色”的山谷,那《辋川图》中的亭台楼阁今安在?唯有一棵千年的老银杏树迎接着为王维而来朝圣的信徒。在这棵老树边有块中共航天学院党委于200*(可能是3)年5月立的一块石碑,称此树为“王维手植银杏树”,虽然无从考证此树为王维亲手栽的真伪。但那两、三人合抱的粗壮,那两、三层楼房的高耸,那遒劲的躯干,布满了岁月的裂纹和伤痕,却依然枝繁叶茂,生机葱茏,彰显著顽强的生命精神。联想到王维一生官场失意,却成就了他为“南宗”之首;“文人画”之祖的历史地位。他那“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美学品味,也成为千年来人们孜孜以求的美学理想。悠悠岁月,世事难料……,脑中突然跳出了王维的名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在那浩浩长天、茫茫大地、悠悠万古、绵绵生命的时空秘境里,感受到是一条穿透万象背后的“道”,这是超越经验生命的一条绵延不尽,无始无终的生命的大道呵!   
尾声:
   2012年的9月的西安“终南雅集”,存储在记忆中是一段丰厚的收获。感谢彭德盛情邀请,感谢豌豆们的小兄弟姐妹一路热情周到照顾。
    这次欣喜地参观了西安纺织城艺术区诸多的画室和美展,看到西安与北京798、宋庄等艺术区在当代艺术的探索中是同步前进的。记得80年代初,北京“星星画展”、“同代人”画展刚露头,我就拿着他们的展览的幻灯片前来西安美院介绍(事后西安院领导还到我们艺术研究院来告我状),不久就看到了西安以“现代艺术展”命名的展览。(记得当时的组识者有位姓李,还有现在在美国的孔长安)这是中国最早以此命名的展览,足见当时西安美术青年的胆识和认识的前瞻性,体现了对当代艺术探索的文化自觉。这是西安美术青年的优良传统,相信大家会继续发扬光大,小伙伴们,加油!
                                         2013. 4. 20. 北京  名佳花园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刘骁纯】重读王肇民“形是一切”论 【 打印 】

    相关文章
【葛秀芝】契悟自我——沙耆艺术创作历程解析 2016-1-13 15:12:29  
【陶咏白】潘玉良白描集 序言 2016-1-13 14:52:46  
【鲍栋】破镜遣词——陈晓云的影像及其背景 2016-1-13 14:39:25  
【王小箭】邵大箴先生与85时期的《美术》杂志 2016-1-8 12:38:02  
【郑娜】隔岸又观火——温哥华札记二则 2016-1-7 12:53:21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