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葛秀芝】契悟自我——沙耆艺术创作历程解析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专题 >> 专题报道
【葛秀芝】契悟自我——沙耆艺术创作历程解析
时间:2016-1-13 15:12:30      点击次数:1764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葛秀芝     字体颜色

沙耆


    沙耆的一生是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早在20世纪30年代在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留学期间,他就以优异成绩崭露头角,但因精神病发作不得不回国疗养,几经沉浮,被人淡忘。当他重新进入国人的视野时,已是改革开放之后。1983年,浙江省博物馆、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与中国美术家协会浙江省分会分别在杭州、上海、北京为其举办“沙耆画展”,展出他在欧洲游学十年的四十多幅油画作品。2001年,又有中国美术馆为其举办“沙耆七十年作品展”。这两次画展在当时的艺术界均反响强烈,让人耳目一新。他的早期作品,以古典主义手法熟练绘制,造型结实,风格沉稳而刚健。而在2001年展出的新作,风格突变,大胆泼辣,具有极强的表现主义色彩。2004年 又有“中国当代美术名家系列作品特展(油画篇)生命之光—沙耆90华诞艺术回顾展”在浙江博物馆、浙江西湖美术馆展出。
    沙耆的一生饱经磨难,长期受到精神病的折磨,是一位带有悲剧色彩的的艺术苦行僧。但他热爱生活,热爱艺术,一生都与艺术相伴。他作为中国较早出国留学的艺术前辈,其高度的艺术成就是中国油画史上不可忽略的一章。同样在比利时留过学的吴作人对他这样评价:“在西欧治学严谨,敏求过人,蜚声海外。”回国后,其对于艺术的孜孜追求,虽饱受精神折磨以及多方面因素的困扰,仍笔耕不缀,艺术风格也几经变迁。笔者试以比较沙耆的作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探讨,希冀发现沙耆非同寻常的、独一无二的艺术创作风格。

       沙耆的早期经历与师学渊源

       沙耆1914年出生于浙江省鄞县沙村,名引年,字吉留。与沙孟海为堂兄弟,沙孟海的父亲过世之后,他与四个弟弟均由沙耆父亲照看。1929年沙耆随父亲迁居杭州,时沙孟海任职省政府,介绍沙耆进了上海昌明艺术专科学校,由于该校于第二年停办1,1932年沙耆与沙孟海的五弟沙季同一起,就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师从刘海粟。1933年因参加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外围活动被捕,入狱一年。此间,沙耆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据其亲属回忆以及沙耆笔记记载,沙耆的神经病与家族遗传有关,其小时候便发过癫痫病),后家人通过关系花钱将其保释出来,以沙文汉、陈修良2之手将沙耆的信件从日本转回国内,造成沙耆已经逃到日本的假象,但是沙耆的“危害民国案”并未消除。出狱后,沙耆赴杭州西湖艺专求学,即由沙孟海取名“耆”,并推荐至中央大学艺术系旁听,师从徐悲鸿。3由此可见,沙耆先后经过9年的正规艺术训练,幼时又受父亲的耳濡目染,有很好的国学基础。沙耆现存的1936年之前的《小河两岸》、《杭州小河》、《小河夕照》三幅油画作品便是很好的佐证。        
    1936年12月初,沙耆经徐悲鸿推荐,自费至比利时国立皇家美术学院留学,师从院长巴斯蒂昂(A.Bstien)教授。关于巴斯蒂昂(A.Bstien),笔者从文献中得知其曾在法国卢浮宫工作过,特别称赞库尔贝的作品,“巴斯蒂昂是一位写实主义者,视以社会为画室的大师的理想为己任:画眼睛之所见,追随库尔贝和斯蒂文森的脚步,运用厚涂的油彩,宽阔的笔触与和谐的色彩作画;然而,他的作品中并未排除某种抒情性成分,它们体现在其最好的肖像、静物中,尤其是描绘苏瓦尼一带的森林风景之中”。4
      沙耆画于1939年的作品《白花》,可以看出他入学以来巴斯蒂昂教授的风格对于他的影响。这幅画设色雅致,造型扎实,构图沉稳又不失活泼跳跃之感,色彩协调方面有一种独特的制约力。在图六的《皇家美术学院同学像》中我们多少能看到哈尔斯、戈雅、与库尔贝的影子,此图展示了沙耆在西方写实主义的基础之上,展现了他特有的色彩表现力,以及对暖色调的追求。此时的沙耆正是春风得意之时,绘画让他找到了比参加爱国运动更能使自己趋于理想方向。他在1937年至1938年学习期间,年年在油画、雕塑、素描上获得年度艺术优奖,并在1939年毕业之时获得了艺术界少有的“优秀美术金质奖章”。这期间沙耆的绘画风格,古典写实还是占据主要位置,明暗与色彩也符合写实主义的规则。史蒂凡5(Stephane Rey)曾在1942年三月沙耆画展上给予很高的评价,他认为:“沙耆在内心深处和性格上蕴藏着中国传统的各种内涵;但在接触到西方的文化艺术,尤其是直接接触到西方伟大的艺术家,诸如:Velasquez、Rembrandt、Goya等人,再加上显示环境中学到的新的表达方式,这些冲击和震撼,使他的画风转向一新的境界,那是对大自然和生命的欢呼和歌颂。”6

     在《人体习作》(背面)中,沙耆在学校课堂上所受到的训练得到了完美的表现。相比1942年之前的作品,此画在塑造上更为严谨、色调更为沉稳。这是一幅背对画家的裸体女子全身像,稀薄的深棕色背景与前景厚重的人体形成对比,绘画手法写实、严谨,遵循着学院写实的教条和规范。但值得注意的是,相比这一年沙耆的其他作品,例如:《白居使像》、《静物》等,与《人体习作》相比较,可以看出沙耆已慢慢脱去学院派的外衣,开始为自己量身定制外套了。且这一年恰恰是沙耆首次在比利时精神病发作的一年。
1946年,沙耆第二次精神病发作,被遣送回国。与上一次发作相隔4年。这四年期间,沙耆经历了太多,父亲去世,深爱的妻子携带儿子前往了革命区。比利时的春风得意,与国内惨淡现实格格不入,对一个有精神病史的沙耆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但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苦难的经历都会变成艺术的滋养,诚如黑格尔所说:“艺术家常遇到这种情形,他感到苦闷,但是由于把苦闷表现为形象,他情绪的强度就缓和了、减弱了。甚至在眼泪里也藏着一种安慰。”1947年的作品《倒挂的鸡》便是最好的例证,这是沙耆曾送给友人之作,上面题词直抒胸中痛苦委屈之情。沙耆画的不是悬崖,而是内心的痛楚,他把这痛苦隐射在鲜血淋淋的被杀后倒挂的鸡上。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精彩即将延续... 【 打印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新闻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