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刘淳】愿黄河奔流不息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博文精选
【刘淳】愿黄河奔流不息
时间:2016-1-27 0:10:02      点击次数:208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刘淳     字体颜色

                              ——写在《黄河》创刊30周年之际

 

刘淳



    1980年代在20世纪后五分之一的历史叙事中,是一个被人们不断回忆和反复谈论的年代。它是重要性和意义,是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开启和标志,于是便有了伟大的象征意义并深植于一个民族的心灵深处。我们讨论并怀念它,也意味着体验共同的思想解放,拥抱共同的改革开放。它传达了整个民族的情感与幻想,内心需求与精神向往。它是人们在新时代来临之际激情奔涌的源头,昔日的心灵创伤因它的荡涤抚慰而休止并逐渐康复。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一个旧时代的结束和新时代的开始,又是一段难以忘却的激情岁月。
    文学作为一个新时代的表意形式,最为有效并准确地表达了这一时段一个民族的精神形态和主流意识形态的意图。它以传统的英雄情怀和启蒙话语直接参与了动员民众,决裂旧的意识形态,创造未来并共同走向彼岸的意志。从这个层面上说,文学的价值、作用和意义是不能低估和取代的,如同在20世纪的历史长河中各个重要的关头一样,文学东方化的角色依然没有放弃。历史记忆与现实处境的差别,必然会使人们产生不同的精神需求,进而会要求不同的文学作品。事实上,许多优秀作品既表达了对人的生存现状的关注,同时又实现了对人类基本价值目标维护的承诺。因此,一个旧时代的结束和新时代的开始,对于1985年的文学来说,意味深长,意义非凡。
    从某种意义上说,1980年代的文学依然是政治的一部分,人们将解放的期待与欢乐诉诸于文学和艺术是可以理解的;现代化的承诺刚刚开启,物质世界的丰富还在想象中,在清贫与平淡的生活中习惯了的人们,对实利的追求尚未觉醒,但长久的意识形态化的生活却培养了整个民族关怀政治的风尚。人们可以忍受并不富足的物质生活,但无法忍受对政治参与的剥夺。物质世界的改变需要时间和基础,而文学的改变却需要思想和观念去实现。因为,一个不可改写的新时代已经被开启。
    20世纪80年代是当代中国历史上一个短暂、蓬勃、脆弱却颇具特色和令人心动的浪漫年代。随着岁月的流逝,打那个年发生的一切正在被人们淡忘。但无论如何,1980年代真是一个激情奔涌的时代,是一个充满青春气息和浪漫想象的时代,是一个不知厌倦的时代。它有着共同走向富裕生活所带来的最初喜悦,每个人都想把偌大的民族放在自己的心中并承担它的荣辱,给漫长的历史长河作出一份迅疾的解答。它所具有的传统与现代的双重意味,极大影响并引导了时代的走向。
    《黄河》的诞生,像一个多彩的信号,向苦难经久的人们传递了多元时代的来临。《黄河》创刊之时,中国新时期文学刚刚起步,尽管一些作品脍炙人口,但整个文坛依然萧瑟,一派沧桑。人们面对的是满目的精神废墟,所以文学的重新起步是艰难的,它要面对长期形成的思想戒律与艺术戒律,它们的跋涉需要跨越冰冷的崇山峻岭和教条主义设置的重重障碍。《黄河》以“黄河”命名,自然有为传播、光大中华民族精神而尽力的雄心之意。黄河孕育了中华民族的文化,也蕴藏了不朽的文学。为此,《黄河》理应为播扬民族精神,以雄浑刚健、生机勃勃的风采振兴中国当代文学。正如它的发刊词所写:《黄河》,经过许久的呼唤,终于面世。当此之时,睁眼来看,四处皆是一个新字。除旧布新,那“新”,是更分明地涌漫开来,凸显出来了……我们不敢自耀生逢盛世,在现今如林的众刊中,本刊到底是晚生、是后者。只是,既创办于此,那激荡中华的革新大潮,便不能不来点化这新生者。这是我们的幸运,《黄河》只有以不断的求新精神,才可立足于当今的时代。
   1985年初,《黄河》在冬日明媚的阳光下诞生了,这是一个好兆头。毕竟,我们已经听到了一个时代的潮水涌动之声,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时代的浓郁文风,以及知识分子引领潮流的壮阔举动。一本文学刊物一旦选择出世,它就没有打算停止脚步——哪怕劈荆斩刺在所不辞。30年后回首往事,我们突然发现,文学本是社会良知的一盏灯火,也是社会病变的显微镜。为了这个目的,它往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曾几何时,在我们的心灵深处,文学就是时代的见证,也是人间真情的见证。于是,《黄河》在思想解放的大时代里,以勇敢而机智的姿态追求与创造,在它的创办之初,就张开双臂拥抱文学艺术解放的大时代,并以谦逊的姿态和骄人的业绩,成为新时期以来中国文学的勇士和先行者,也是崇高目标的实践者。
   30年,对我们来说也许是一次告别,或许是一个庄严的迎接。因为,很多只能在那个时代发生的事情,都随着时代的消失而成为往事,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和记忆带来的彻悟。80年代中叶以后,至少有一部分中国人和中国文学,都沐浴在《黄河》注入的激情之中。从这个意义上说,《黄河》始终没有辜负诞生之时的勇气和智慧,把文学的希望留给了永远值得纪念的崭新时代。我们曾经有痛苦,当然也有欢乐,但是在痛苦的反思与狂欢的仪式之后,我们看到了文学的曙光,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景观,我们不能不为这伟大的觉醒而自豪,还有欢乐。
  30年前,《黄河》在汹涌澎湃的改革大潮中启航,紧随其后,在漫长的岁月中,是一片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壮阔景象。一代又一代的编者们辛勤地工作——那是一种不懈的努力和艰难的耕耘。那些默默的编辑们又将一篇篇饱含时代精神与理性思考的作品,从这里输送而出,走向全社会。《黄河》传达的是当代中国人的情感与思考,它的触角延伸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和每一个角落。在过去30年里,我们在健康的人文语境中,营造了一片开阔的文学田园。尽管通往光明的道路依然漫长并艰辛,但我们为此做出的承诺,永远不会改变。
    时光如梭,《黄河》如今整整30岁。这期间,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坛都发生巨大变化。从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社会转型开始,思潮涌动,文学承载了许多文学以外的功能,许多作品获得了与文学并不相称的社会影响。如今文学相对边缘,很难用“好”或“不好”来界定其价值和意义。然而,对现实的批判和“真、善、美”的浪漫情怀永远是人类的灵魂。正如作家柯云路在来信中所说:“文学作为文化的一部分仍然会存在下去,真正有价值的作品会历经时间的洗礼,一代代流传下去,被我们的后代所阅读”。
    《黄河》在21世纪的曙光里,依然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尤其是,这类纯文学杂志很难使人们静下心来阅读。市场经济大潮又夺去了相当数量的读者。创作上,由于经济等具体因素和诱惑,也使一些作家失去了坚守和信念,作品为时而作,为世所出。文学的时尚化可谓一场迅速蔓延的疾病,相当数量的作品在市场面前沦为快餐。
    今天,我们面临着一场更加严峻的考验,我们珍惜曾经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回顾我们曾经拥有的艰难和度过艰难后的快乐,我们曾经尽心尽力,我们的辛勤劳动曾给人们以无限快乐——作品体现出对社会生活的关注并引领时代的号角。文学是人们希望和追求的象征。我们相信,会在不久的将来,文学与时代一定会再一次相拥。这是我们美好的愿望与期待。
    30年前,《黄河》创刊号的发刊词这样写道:《黄河》容纳各类题材,支持各种积极的艺术探求。继承与借鉴,探索与创新,地方特色与外来手法,通俗可读与典雅精美,雄浑厚重与多姿多色,我们都得尊重。30年之后,我们依然遵守这样的办刊原则,但愿《黄河》与那条奔流不息的大河一样,不甘受阻,不肯回头并顽强寻找自己的前进道路。
    这才是《黄河》的性格。永远的性格。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 
    
    下篇文章:精彩即将延续... 【 打印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新闻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王端廷】当代艺术需要美术学院... 图片文章
【陈孝信】“水墨之变”与“四大... 图片文章
【杨卫】批评的焦虑与艺术的泛滥...
【陈孝信】蔡广斌与“前当代”水...
【吕品田】为当代社会理想造型—...
【黄笃】超越 图片文章
【吴鸿】何处忆江南?——文化怀...
【李小山】短文一组
【水天中】读书札记——现代化与...
【段君】倒视:1993-1994年间的东...
【孙振华】黄鸣油画的几个关键词...
【王林】谁来批评许江? 图片文章
【付晓东】双年展的隐喻
【水天中】“通变”——现代中国... 图片文章
【盛葳】为什么没有“新乡土”:... 图片文章
中国现代漆画的历史进程及当下困...
【王南溟】策划人的学术性:高名...
【俞可】进退两难的尴尬——当代...
【付晓东】都在这一口里了——谈...
【盛葳】反抗的终结与阐释的焦虑...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7419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