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陈孝信】中国个案: 突破“平面性”的神话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陈孝信】中国个案: 突破“平面性”的神话
时间:2016-3-2 14:36:21      点击次数:2679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陈孝信     字体颜色

——论蔡小华


 

 

     我一直都认为:当今中国缺少纯粹的艺术家,更缺少有说服力的个案。可凡事都不能说绝,因为:总是会有例外!
     蔡小华就是这么一个。
    我与蔡少华做了十多年的朋友,一次又一次地走进他的工作室(包括三次上韦曲——他安在西安市郊的工作室),一次次地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友情可谓深厚!可若是有人问我:你真的了解他吗?你真知道他在画些什么吗?还真没有这个自信来作出肯定的回答。解读永远都是一个过程,一个体验和智力双重冒险的过程。但我们可以去尝试。面对一个真正有份量的个案,我们根本就是别无选择!
蔡小华的身上潜伏着艺术家的优秀“基因”,秉赋极好。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生活在“八闽之乡”的“岭南派”第二代传人——蔡氏一门来到了大西北安家落户,不久就有了蔡小华。十一岁那年,他的父亲仙逝。这个沉重打击使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似的,于是,在他母亲的督促、引导下拿起了画笔,踏上了这条追求艺术的漫漫长路......四十余年的坚持,四十余年的不懈努力,才成就了今天的他。在这漫漫长路上,母亲一直都是他的启蒙者和守护神。尽管母亲也已仙逝十多年了,可在他的耳边仍然听得见父亲、母亲的声音。父辈们成了他的一面不倒的旗帜,引领着他去攀登那座横亘在他眼前的、依稀可辨的高峰!
     四十多年以来,他很少为生计而画画,尤其是最近十年来,他几乎完全不考虑市场和画商的需求,“一心只读圣贤书,双手只画自己的画”。所以,他的市场时有时无,不温不火。对此,他自己却并不怎么在意。就是在这样一种相对轻松、自由的心态支配下,他实现了“韦曲变法”,完成了我所目及的当今中国的一批最棒的作品!所以,我相信:没有纯粹而敬畏的心态,就不会产生伟大的艺术。
     过程极其艰难,甚至还是痛苦的。靠的是玩命似的坚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单调与重复的坚守。所谓的“游于艺”纯粹是精神层面的享受,在行为的层面,简直就是一种无休止的折磨和不断地受伤害!在“韦曲变法”期间,他因劳累过度和化学成分的毒害,画聋了一只耳朵!此行为,已堪比梵·高!
     所谓过程就是不断地调整,不断地寻找最佳方式的表达,不断地使画面的效果臻于一个完美的状态——几乎无懈可击。这一切靠的是修养、智慧和悟性,而绝不是单纯的勤奋和资历。
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三次大的调整:
     第一次调整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至新世纪之初,目标是放弃写实油画和装饰性创作,转向了构成性抽象的方向。蔡小华虽不曾受过正规的学院训练,但他的恩师——张荣国却是毕业于央美的一位现实主义油画家。正是在他的引导下,蔡小华花了七、八年的时间接受了素描、速写与色彩写生的严格训练,后又深入到各地的乡村,进行了大量的风景画创作。一句话,他是在自己的大学里完成了绘画的基础训练。国内新潮运动飚起的那些年里,他开始转换艺术观念,做起了抽象的实验性创作。期间,他还在“上戏”和“南艺”进修过。1995年他进驻北京圆明园艺术村,他的“实验”也终于有了一些眉目。这批构成性的抽象创作,是他独立创作的第一块基石。这批作品显得阳刚气十足,色彩沉着,富有激情,除了线条、团块等纯粹性抽象元素外,其中还夹杂了一些意象性符号:如窑洞、脸谱等。这些都是他所钟爱的意象,但在具体处理上,已经为后来的拓展埋下了一个伏笔,例如他喜欢平涂一大块单色层,把一些内在的东西深藏于其中。
     第二次调整发生在十年前。当时,我们都在“上海画家村”,相处了有二、三年时间。这个时期,他在原有的基础上,削减了自己所钟爱的意象和构成性元素,而转向更加单纯的符号抽象。画面的背景,经过了一遍又一遍的处理后,显得深邃、幽冥而透彻,背景上漂浮的是类似气泡或细菌一类的圆形符号,时而生成,时而纠结,时聚时散,聚散总依依,欣喜又无奈,似是在演绎生命的无穷变幻和不可预测(当时,正处于“非典时期”),也更像是在谱写他自己的心曲:委婉而动人,忧伤而绵长……这种缠绵在离开上海后又延续了几年才戛然而止。这一时期,在综合绘画方法的实验上收效颇多,为他后来的“冲刺”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第三次调整即是我所提到的“韦曲变法”,或称“韦曲蜕变时期”。始于他搬入韦曲工作室以后,直至眼下都还在延续。在友人的帮助之下,他有了这个工作室。工作室原是一户富绅的私家大院,院内杂草丛生,房屋破旧,但空间够大,却又离城几十里地,没有了喧嚣和俗务的干扰,使他可以天天沉浸在个人营造的创作氛围之中。于是,他尽量地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像当年疯狂的梵·高那样,玩命似的耕耘着,忙碌着,从此也就进入了他的巅峰状态!(期间,他还常奔波于北京与西安两地之间)。
     为了叙述的方便起见,我把这个时期统称之为“韦曲变法”。
     纵观“三步走”的近二十年调整过程,可以做个简要的概括:他的创作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更简约,更纯粹,更内敛,更自然,更极致的方向,并最终突破了平面性的神话。
     我个人于2011——2012的两年之内,三进韦曲考察现场,读画、交流,真是一次比一次兴奋、激动!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邓平祥】王刚艺术访谈录 【 打印 】

    相关文章
陈孝信:观念性的水墨与水墨的观念出口 2019-8-14 22:22:13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法’观墨之陈九 2019-1-30 9:43:51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王文生的油画艺术 2018-11-8 13:11:49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艺术的启示 2018-11-8 11:35:48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邵大箴】为什么吴冠中在当代引... 图片文章
陈孝信:观念性的水墨与水墨的观...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