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著名艺术史家黄专教授逝世 艺术界人士沉痛悼念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著名艺术史家黄专教授逝世 艺术界人士沉痛悼念
时间:2016-4-15 13:21:46      点击次数:6712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     字体颜色

2016年4月13日20点29分,著名艺术史家及批评家黄专先生在广州病逝,享年58岁。

“死亡只是一种金蝉脱壳。”这是黄专教授《诀别的话》中最后一句,4月13日,他溘然长逝。他以严谨扎实的研究面对历史,“不是什么时代都能进入历史,只有那些真正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价值的时代才能进入历史;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入历史,只有那些真正具有创造能力的人才能进入历史。”他以豁达感恩的心态面对生死,“14年前我已面临过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时刻,但医学、爱和各种不可知的力量使这个时刻推迟到现在,我不知道这是上天一种额外的恩赐还是一种未经准确计算的后果,所以,在需要再次面对这个时刻时我心里只有感恩和平静。”黄专平静地离开了我们,但我们却无法平静,因为“这世界就暗了一块……”

著名艺术史家黄专教授逝世 享年58岁

黄专,艺术史家及批评家,1958年出生,1982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获学士学位。1988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史专业获文学硕士学位。 曾任广州美术学院艺术史系教授、第十届AAC艺术中国评审委员会轮值主席。

  黄专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便以不同的方式介入当代艺术活动,他于1985至1987年期间参与编辑了《美术思潮》,1992年参与策划“广州•首届九十年代当代艺术双年展(油画部分)”,1994-1996年参与改版《画廊》,1997年开始担任何香凝美术馆馆聘研究员、策划人,2002年参与策划“重新解读:首届广州三年展”,2005年开始担任OCT当代艺术中心的主任。

  在其介入当代艺术的生涯中,黄专策划了多项重要的艺术项目,包括“首届当代艺术学术邀请展”(1996)、“超越未来:第三届亚太地区当代艺术三年展(中国部分)”(1999)、“社会:上河美术馆第二届学术邀请展”(2000)、“被移植的现场:第四届深圳当代雕塑艺术展”(2001)、“城市俚语:珠江三角洲的当代艺术展”(2001)、“图像就是力量:王广义/张晓刚/方力均的艺术展”(2002)、“深圳地铁华侨城段壁画工程”(2004)、“创造历史:中国20世纪80年代现代艺术纪念展”(2006)、“点穴:隋建国艺术展”(2007)、“征兆——汪建伟大型剧场作品展”(2008)、“视觉政治学:另一个王广义”(2008)、“静音:张培力个展”(2008)、、“国家遗产:一项关于视觉政治史的研究”(2009),“图像的辩证法:舒群的艺术”(2009)、“水墨炼金术:谷文达实验水墨展”(2010)、“可能的语词游戏——徐坦语言工作室”(2011),等等。

  黄专教授的研究涉及古代和当代两部分。他与严善錞共同撰写了三部重要著作,包括《当代艺术问题》(1992年,四川美术出版社)、《文人画的图式、趣味与价值》(1993年,上海书画出版社)、《潘天寿》(1998年,天津扬柳青出版社);另外还出版了当代艺术理论文集《艺术世界中的思想与行动》(2010年北京大学出版社),等等。

  今年2月29日,黄专教授已经写下《诀别的话》,开篇写到,“14年前我已面临过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时刻,但医学丶爱和各种不可知的力量使这个时刻推迟到现在,我不知道这是上天一种额外的恩赐还是一种未经准确计算的后果,所以,在需要再次面对这个时刻时我心里只有感恩和平静。”在这篇文章中,他以旷达的胸襟面对这一刻诀别,并引用阮籍的《咏怀诗》:”开轩临四野,登高望所思,丘墓蔽山冈,万代同一时。千秋万岁后,荣名安所之! ”

  “不是什么时代都能进入历史,只有那些真正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价值的时代才能进入历史;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入历史,只有那些真正具有创造能力的人才能进入历史。”黄专教授在《艺术世界中的思想和行动》这样写到。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在工作,在这剧烈的变革时代,黄专教授以其扎实深入的研究,成为进入历史的人。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批评家 黄专档案

★黄专:诀别的话

★黄专:人生天地间 突行如远客

★【悼念】彭德:黄专,你先走,咱们随后去

 

艺术界人士纷纷表达哀思之情,沉痛悼念:
  

【艺术评论家悼念】

皮道坚:黄专往彼岸去了,去得那样从容,从容得让人惊心动魄。我年长他17岁,与他师出同门,他的精神贵族气质常令混迹于底层社会近20年的我自惭形秽。他的学养和心智也常令多年失学的我心悦诚服。尤其是他生命的最后14年,在备受病痛煎熬的情况下为中国当代艺术所作的理论贡献,值得我永远地尊敬和怀念。斯人已去,风范永存!  

陈孝信:我是1989年结识他的。当时,他刚读完研,风华正茂,还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帅哥哥。不久后,他得知我正在寻觅一本热门小说:(查…的情人),便从湖南給我弄到了一本,这让我欣喜万分!92年,吕澎策划首届“双年展”,我们又走到了一起,这时,他和太太~白榆已定居广州。93年,他参与了《画廊》改版,首提“实验水墨”,并向我约稿,这次不仅“逼”出了我的那一篇述评文章,还把我关注方向“逼”向了现代水墨和当代水墨!再后来的一天,他与严善錞突然来到了我住的大楼下,说是让我带路,去找南艺的一位退休老教授,我便领着他们第一次敲开了这位老教授的家门,并向他介绍眼前的这两位远道而来的朋友。后来知道,他们正在撰写潘天寿研究。不几年,又得知,由他精心策划的(学术展)在开展之前一天被下达的“封杀”令禁掉了!我为此事感到十分愤怒,并为他感到遗憾。为此,我特地向殷双喜先生要来了展览画册。得知他生病后,既震惊,又惋惜。一直都盼着他能康复~他是那么的年轻!逢年过节,也给他打过问候电话。他在我印象中,一直是乐观的。前几年,还在会议上见过他。我每次见到他,都会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万万想不到,他如今真的走了!!走得是那么从容淡定…………他虽然比我年轻了十多岁,但他短暂而有光彩的一生、以及他的“生死观”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

孙振华:黄专在中国批评界是一个真正具有知识份子气质的批评家,他天生敏感、反对专制和束缚,他崇尚独立、自由的思想,崇尚知识、学术,他不肯随波逐流,不肯人云亦云……他有限的生命见证了中国思想的成长,见证了中国批评的希望。

鲁虹:睡梦中被叫醒,说是黄专已经辞世,甚感突然。同时不免心里一阵悲伤……我与黄专相识在1984年,那时他还在郧阳师专工作,为湖北美协的《美术理论文稿》发来了一篇《论文同画竹》的文章。我因是编辑,便着手处理了他的稿件。他的文章写得非常好,我原以为他是位老先生,直到他来协会拿印刷品时才发现他比我还小。随后我们为办《美术思潮》常常在一起,而且因托他母亲为刊物抄稿,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他家去一次。他那时与祝斌常就贡布里希的书谈感想,对我影响很深。正如以前在一篇文章中我说过的那样,我是将他与祝斌当老师来看待的。与他交往,的确受益不浅。再往后,我们一起做了很多活动,有过极愉快的合作。如办《画廊》,办深圳雕塑邀请展等,他的智慧,他的为人将永远刻在我的心中。黄专一路走好,我会时常想念你……

杨小彦:怀念黄专!当年,八、九十年代,我们四人,我、邵宏、严善錞、黄专,被称为“范帮”,跟着范景中老师学习美术史。那是一段美好的日子!
  

杨卫:我的第一篇关于“庸俗艺术”(后栗宪庭老师定义为“艳俗艺术”)的文章,就是由黄专先生1995年亲手在《画廊》杂志编发的。自此我跟黄专先生建立了联系,开始为《画廊》杂志撰稿,这促成了我从艺术创作转向艺术批评。所以,我从事艺术批评工作,某种意义上说,黄专先生是我的引路人之一。今闻他突然病逝,哀吁不已。在我的印象中,黄专先生是一位学者型批评家,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喜好而左右客观的历史判断,这一点让我联想到另一位早逝的批评家邹跃进,他们都是真正具有“学院”精神的批评家,身处于艺术运动的现场,而又时刻保持距离,尽量把控批评的尺度与公正性。对这样一些批评家的离去,我有一种后继无人之感,悲从中来,翻找出几封黄专先生当年写给我的信以示吊唁,愿黄专先生一路走好!后学一定铭记你当年的意见和教诲……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李晓峰】“三生万物”与“造型的方位” 【 打印 】

    相关文章
【黄专】视觉政治学:另一个王广义 2018-7-16 12:04:39  
【黄专】我们艺术中的集体主义幽灵 2017-2-27 11:23:57  
【悼念】彭德:黄专,你先走,咱们随后去 2016-4-15 12:27:52  
【黄专】抽象是一种关于自由的表达 2016-4-14 13:25:13  
【黄专】没有坐标的运动 2016-4-14 13:15:31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