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中国现代艺术到哪里去了?——王林、顾丞峰对话(上)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中国现代艺术到哪里去了?——王林、顾丞峰对话(上)
时间:2016-6-17 10:09:02      点击次数:3962      来源:互联网      作者:王林|顾丞峰     字体颜色

顾丞峰和王林

 

    顾丞峰: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江苏“八五新潮”美术史系列的梳理,需要找一些参考,我找到高名潞的书《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1986》。看这个题目我就冒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当代美术从1985年开始,那么中国的现代艺术去哪里了?目前国内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分期有多种说法,其中有一种就是认为中国当代艺术是从1978年思想解放运动后就开始的。这种提法要解决两个问题:一,“当代艺术”是否可以包括现代艺术阶段?二,如果说中国的当代艺术开始于1978年,那么中国的现代艺术阶段还有吗?

  记得在九十年代时,大家主要说的概念还是“前卫艺术”、“现代艺术”,那是圈子里的主流话语。2000年以后,逐步开始通行“当代艺术”的概念,逐渐把“现代艺术”概念覆盖了,也就是说“当代艺术”阶段从1978年思想解放运动开始,那么我们所说的“八五新潮”显然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部分)。如果说从1978年以来中国的艺术就从所谓的现实主义艺术直接跨越到当代艺术,那么中国还有没有“现代艺术”阶段?当然,一般公认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曾经有过现代艺术阶段,我们甚至可以依此类推——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开始了中国当代艺术。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当然每人有自己定义的权利,但是我想这反映出现在学术界的一种困惑,表面上是对当代艺术认知的不同,其实还是对现代主义——现代艺术——当代艺术实质的不同判定。今天我们就这个话题来展开谈一谈。

高名潞《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1986》上海人民出版社

  王林:现在很少有人坐下来谈一些基本问题了,我觉得这都成了一个风气,实际上是把艺术、艺术活动,或是艺术批评都看成一种艺术消费了——批评过于工具化了。而且好像它是一种专业性的消费活动,它被消费,没有人愿意去追溯或者是去思考一些跟艺术内在本质相关的东西,或者是一种诉求、一种价值、一种判断,一些基本问题的思考,我们都很少看到。所以我觉得有时间、有兴趣来谈谈这方面的事情,是个很好的事。

  顾:在我看来,“当代艺术”作为话语在中国的出现,有着三个特定的背景,一是全球后现代文化对中国的影响,“当代”取代了“现代”成为主流话语;二是国际大型展事的推崇,官方迅速认识到与国际艺术接轨要走当代路线;三是中国艺术市场的突飞猛进,当代艺术作品价格飙升,这让以前小视当代艺术的势力都对之刮目相看。于是,文化需求、世界潮流、经济推动这三个背景催生,使得“现代艺术”成为“过时”的美术史词语。“当代艺术”应运而生。现在的“当代艺术”具有了某种时髦和主流的色彩,也成了一个大筐,不同的集团出于自身的利益,什么东西都往“当代艺术”这个大筐里装。

  现代艺术在西方文化中是一个有定论的概念,它有着自己明确的美学原则。批判性、文化的针对性是现代艺术的核心,形式上的反叛和创新只是其次。可以说现代艺术有着明确的美学追求和风格定位,而且现代艺术的背后支撑是“现代主义”;而当代艺术尚无“当代主义”作为支撑。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状。

  王:我对这个问题是这么看的:首先,从大的方面来看,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的区分,我觉得首先,现代艺术和古典艺术的区分是非常清楚的,古典艺术是一种形态非常统一的,或者说它的诉求是非常清楚、明确的。在艺术形态上来,我觉得古典艺术是统一形态的艺术,研究它的方法,现在我们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就是图像学的方法。对古典艺术,各种方法都可以阐释,但是最好的阐释是图像学的方法,这个也被学术界也公认。

    顾:从现代艺术的研究开始,图像学好像就缺少了用武之地。

  王:对,贡布里希谈到现代艺术的时候,其实他是尴尬的。他其实很难去透彻地分析现代艺术的表达,因为贡布里希是个古典学者。

  古典艺术就是关于美的艺术,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和谐,就是各种因素的和谐统一,处理平衡,这个是跟古典社会相关的;现代艺术是什么呢?大的方面来说,它首先是一个分离形态,或者说是分裂形态的。现代主义的艺术家们都是各持某种元素,与原来在绘画里面很统一的元素,笔触、线条、肌理……把它分解出来,然后发展成为某种很极端的表达方式。所以现代主义艺术为什么总是走向抽象呢?因为它的元素是分解,是分离形态的,所以研究现代艺术最好的方式我认为是形态学,或者叫本体论。

  顾:你用“本体论”这个词,这个本体论和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时期的本体论有关么?

  王:不,我用的是艺术的本体论,我不是指的一般的。因为本体论可以指世界的或者生命的本体论等,我指的是艺术的本体论,就是艺术的各种形式、形态,各种因素,它构成了艺术的自体。

  顾: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艺术“自律”?

  王:对,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现代主义是语言学,因为语言学实际就是把人们的言语活动抽象出来进行研究,构成了语言的本体。我觉得是这样一个道理,处在对立和冲突当中,其中一个特别大的对立,就是它总是在反传统,它总是挑战学院,反传统而形成的艺术。

  顾:因为现代主义必须有个反对的对象。

  王:对,它必须要有对象。为什么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两者界限这么清楚?因为现代主义有其反对的对象。那么当我们说到当代艺术,因为现代艺术到当代艺术的变化,它实际上有两个原因,使它们的界限不再像现代主义和古典主义那么清晰。第一个原因是当代艺术还在过程当中,它不像现代主义已经形成为一个完整的研究对象。第二个原因,当代艺术对现代主义不是完全反对的姿态,它是一个相互嵌入的过程。现在处于的最大的对立就是所谓形式到本体和主观到表现这两条线索的对立,就是梵高与塞尚的不同构成了这种对立。但是可以看到现代主义里面还有一条脉络,是未来派到杜尚。“未来”实际上是反对样式主义的。

  顾:你这里所说的杜尚应该包括达达主义。

  王:对,肯定是要包括达达的。未来派就是达达的前身,达达是从未来派很多行为活动开始的。未来派在苏黎世的那段活动里面就有很多达达的因素,后来达达的出现,其实跟未来派关系很大。未来派发表了很多声明,是宣言发表最多的。其实它与上面所说到的两种艺术趋向不同,就是和梵高和塞尚开创的艺术从形式到本体和从主观到表现的这两种艺术趋向不同。从未来派看,现代主义内部有一个力量在反挑战这种样式化,就是挑战现代主义的核心知识,形态学的知识生产。到了美国的达达,这是杜尚到了美国军械库展览以后,他和美国的力量结合起来,二战前后形成了现代主义内部的一个力量。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杜尚是当代艺术在现代主义中的旗帜。同样现代主义并没有停止,二战以后波普出现是一个标志。可以把波普艺术看作现代主义和当代艺术的一个分野。但现代主义并没有戛然而止,并没有因为当代艺术的出现而失去意义。它和古典主义延伸到现代艺术的关系还不同,因为古典主义在现代艺术兴起后很大程度上失去它作为一种美学的、社会的价值和意义,尽管它在学院还被保存,但实际上它已经失去了美术史的意义了。它只是作为一种资源而存在了。但是在现代主义到当代艺术这个范围中却不是这样的。它是互相嵌入的关系,现代主义同样嵌入到当代艺术当中,当代艺术的前身老早就嵌入到现代主义当中,杜尚就是如此。

里希特作品

  我们可以看到,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同样画抽象,抽象艺术在当代产生了某种变化,视觉上的变化,观察抽象艺术,我们特别能够看到或者感受得出来——现代主义向当代的延伸和某种变化,但是它是现代主义范畴里的变化,比如说视觉经验。因为当代里面最大的因素就是“视频”。视频的色彩与我们看到的物体的色彩是不一样的,物体色彩都是光反射而来的,但视频的色彩是从内往外发射的。它的透明度、明亮度,鲜艳程度都和反射色彩不一样。而且它变化的可能性也更大,因为它是用的数码的变化。所以它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视觉经验。当代艺术视觉经验的变化是潜在的。有些抽象艺术家其实就把这种变化通过抽象艺术再呈现出来。比如有些抽象绘画画得非常亮丽,非常透明,或者非常密集,这其实也是今天的人们在心理上的变化。比如说水墨里面的密集感,其实就跟信息密集的心理变化有关。所以它和视觉感受及精神心理的变化是有关的。只不过以一种象征性的来呈现。所以我观察抽象艺术在今天的变化的时候,其实我是把它看成是现代主义在当代艺术中的延伸,当然这个可以讨论。

  顾:关于现代主义在当代艺术中的延伸,这个话题比较有意思。这里的现代主义无疑是指形态学意义上的,比如抽象艺术。这也难怪,因为当代艺术如果说有不同于现代艺术的形式样态,那只能是视频的艺术、结合声、光的大型装置、非实存的网络艺术等等,因为这些在现代主义时期在技术上没有出现;但我们这样判定就会拘于一种简单的形态学角度,而当代艺术无疑是更着重在文化学角度上的。那么抽象艺术这种本属于现代艺术的形态如何在当代艺术中言说?如果仅仅是由于它们所具有的当代技术背景就可以在当代艺术中进入的话,那么其他的现代艺术形态诸如表现的、超现实的形态是通过什么样的背景能够进入当代艺术语境中谈论呢?

  王:我要说的是,现代主义和当代艺术不是“一刀切”的,不是二元对立的,它是相互嵌入的。但当代艺术就其主要的方面来说,艺术意识毕竟不一样,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当代艺术的出现要以波普艺术为标志原因有几条:第一,它的艺术资源变了,它不再是来源于艺术家个人的、纯粹的、工匠式的制作,不再以技艺作为一个基本的根据,它把大众的文化资源都运用到艺术当中来,所以相应的它也不再是精英化的了。它和现代主义的精英化追求,和现代主义拉开与大众的距离的追求也不一样了。它把大众文化作为资源,但它并不是大众艺术,只是利用大众文化资源,它开始到大众资源里面去寻找灵感,它不拒绝了。由这个不拒绝带来了另一个不反对,它再也不反传统了,它很喜欢传统的结果会带来什么呢?其实就带来了现代主义的普遍性开始削弱。而这种地域性、民族传统的力量开始注入和增强,于是艺术中的文化身份的问题就提出来了。也就是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里面,反而出现了强调自身文化身份的一种多元化的价值诉求。

  多元化就不同于现代主义的二元化,二元化是反对式的,是对抗式的,所以当代艺术里面就充满了各种博弈关系,而不是斗争关系,而不是反对关系。它充满了各种复杂的博弈关系,比如它和商业,和体制,和政府,和大众,和公共场地等等,其实艺术家处于这样各种各样的博弈关系当中,而且艺术不再是一个纯粹的系统。现代主义是一个完整的美术史;但到当代艺术,它就变得更复杂,或者说更缺少主线,更没有完整性。当然它处在过程当中,它的不完整也是它的一个理由。所以对当代艺术很难说“从整体上去研究它”。我们只能对它做某种描述,那么我对它的描述是什么,我觉得当代艺术是一种文化学,对它的研究更多要从文化学的角度出发。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中国现代艺术到哪里去了?——王林、顾丞峰对话(下) 【 打印 】

    相关文章
【王林】数像时代艺术何为——我对“图像转型”的反思 2018-11-6 12:25:46  
【顾丞峰】警惕:无边的现代性 2018-7-5 13:13:53  
透镜——2017中国当代艺术展 2017-8-6 22:10:53  
【王林】谁来批评许江? 2017-5-25 11:26:36  
【顾丞峰】现实主义再认识 2017-2-27 9:44:11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