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关于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后殖民问题的综述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关于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后殖民问题的综述
时间:2016-8-2 15:24:42      点击次数:5303      来源:现代艺术档案CMAA      作者:张恒     字体颜色

    2015年5月9日至11月22日,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如期举行。在今年的展览中,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特(Paolo Baratta)聘请尼日利亚裔策展人奥奎·恩威佐(Okwei Enwezor)担任总策展人。[1]奥奎·恩威佐是一位黑人,他对种族问题、移民问题特别关注[2],长期使用后殖民理论的方法进行策展和写作,并且认为现今世界已经进入“后西方时代”[3]。在本届展览中,他更是“聚焦后现代资本主义,提出‘政治是当代艺术双年展的背景’”[4]。奥奎策划的主题展里几乎见不到以探索图像或美学形式为主题的作品,所有作品都包含一个或多个政治课题。[5]尽管策展的视角看起来边缘与晦涩,一位非裔艺术家仍这样评价他和他策划的展览:“他代表了西方边缘政治文化对于西方核心文化的冲击,以及后殖民时期的世界文化平等与多元的愿景。”[6]

奥奎·恩威佐


    围绕主题“全世界的未来”,奥奎“借未来腾出历史的想象和作用空间,同时洞察现在”[7]。他关注的是“焦虑和矛盾的当下状况、历史中还活着的部分的延续和启示”,以及“在这个极具膨胀的经济体中,什么才是真正推动这个社会发展的因素”。[8]作为当下社会推动因素、政治与资本作用的衍生问题,后殖民主义成为本届威尼斯双年展讨论的焦点话题。本文旨在对这些讨论做一番梳理,并以综述的形式呈现梳理的成果。

一、威尼斯双年展呈现的后殖民问题

(一)本届双年展策展主题体现后殖民语境

    在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中,总策展人奥奎·恩威佐提出“全世界的未来”(All the World’s Futures)这个主题。他在声明中表示:“此次威尼斯双年展将不会选择某一事物作为双年展主题,而是选择各种不同参数的三片滤光板组成的滤光镜,用来象征人类想象以及现实生活中涉及的各种活动。”[9]这三个滤镜分别是:

    1. 现场性:史诗般的延续(Liveness: On Epic Duration)。……主持人想通过这两个要素把艺术展原本单纯的、感性的、狭窄的表现形式,塑造为表达艺术家潜力及其创作人文动机的舞台。

    2. 混乱的花园(Garden of Disorder)。……以古老的隐喻揭示全球环境的变化——这是一个“混乱的花园”,象征着充满国家争斗、恐怖主义和地缘冲突的混乱世界,传达着重构世界秩序和价值体系的渴望。

    3. 资本:鲜活的阅读(Capital: A Live Reading)。资本及其性质是我们这个时代重点关注的话题之一。……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部分作品表现了对资本这一概念的探索,其核心活动是现场阅读《资本论》。[10]

    通过奥奎对主题的解释[11],人们可以发现他希望的是“重新赋予艺术以政治色彩和社会关怀”[12],而不是对艺术纯粹性的追求。

    值得注意的是,展览主题中“未来”一词使用的是复数形式(Futures,而future通常是不可数名词),以表示未来不只有一个。“在策展人的愿景中,我们在艺术中谈论过去,以审视当下,为抵达一个多元的未来。”[13]因此,在展览的策划中,各国参展形式上的平等被赋予了很重要的意义。展览的主题“以充分的不确定性,引发参展国在主权平等的前提下,用丰富的视觉论证集中回应这个关于‘人类何去何从’的迷思。这些回响既是各国共赴全球命运的艺术主张,更是不同种族背景下的文化名片”[14]。在整个策展思路中,为了平衡不同文化之间影响力的差距,他尽可能关注非西方中心的文化对资本主义价值观提出的充分质疑。[15]例如,他扶持了“边缘国家”艺术家,如尼日利亚艺术家自营群体“无形的边界——跨非洲项目”(TheInvisible Borders Trans-African Project)和叙利亚的Abounaddara组织的项目。[16]另外,今年威尼斯主题展中,黑人题材的影像和摄影占了很大的比重。[17]因此,边缘文化的艺术成为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重要部分。

    对于这次威尼斯双年展的展览策划,张婷在《威尼斯双年展:艺术为谁代言》一文中的批评最具有代表性:

    奥奎“全世界的未来”这一主题尽力为一场整合了来自五十三个国家的一百三十六位艺术家的综合展览寻找到一个出口,即全球资本主义强权态势下人们疲惫不堪的现状(奥奎提到以“事物的状态”作为密集、不安和探索性的项目)以及对前景的观望和不确定性,同时也努力支持了边缘文化对于主流文化的冲击,表达了其对后殖民时期世界文化多元平等的愿景;但他又因过于关注政治化表象而选择了那些内容晦涩、边界模糊的作品,从而导致批评家认为该展览并没有呈现出艺术本体的魅力,无法给人们带来美好和感动以及希望和启示,抑或认为奥奎故意制造自相矛盾的现场而客观呈现出当代世界支离破碎的格局,从而提出了什么是真正的“全世界的未来”这个问题。[18]

    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为各国艺术家提供了一个比现实世界更为公平的平台,供大家相互交流,平等地讨论人类社会发展的核心问题。

(二)参展国家和地区之间的不平等

    正如总策展人奥奎·恩威佐构想的主题所引导的,与往届相比,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不同国家和地区艺术家的参与情况呈现出一些变化,概括而言,即中心分散、边缘突起。中心即以欧洲和北美为代表的西方文化;边缘则是以亚洲、非洲、中东等为代表的非西方文化,它们在与西方文化的实力对比上处于弱势地位。但是,这种文化间实力对比的天平恰如本届威尼斯双年展所展示的那样正在向更均衡的方向摆动。

    今年有136位艺术家代表88个国家[19]参加此次双年展,其中88位来自53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是第一次在威尼斯展出他们的作品。这些作品中,有159件是专门为此次双年展而创作并且此前从未展出过的。[20]

    在近日公布的威尼斯双年展艺术家地理分布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每个大洲都有自己强势的部分,尽管欧洲艺术家仍然是威尼斯双年展的主力军——其中三分之一的艺术家在欧洲出生。北美和亚洲地区的艺术家紧随其后,所占比例分别为22%和15%。值得一提的是,参加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非洲籍艺术家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参展艺术家中14%的艺术家出生在非洲大陆,这与该地区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例基本一致。并且,此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澳大利亚艺术家数量创历史最高——共有7位澳籍艺术家参展。从这些信号可以看出,未来的艺术格局会越发的分散。[21]


    可见,本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国家和地区分布非常广泛,在文化上具有相当强的多样性和包容性。

    尽管从数量比例和参展机会上,不同国家和文化之间达到了基本公平的状态,但是如果仔细考察“中心”文化国家与“边缘”文化国家在展览主题上的差别,人们还是能够看到两者之间实力的不平等:

    就国家馆展示的基本印象,似可感性地简单归纳为两点:

    1. 西方发达国家的作品多倾向于对人与环境、自然生命力、科技与人的生存方式等命题的把握。

    2. 发展中国家的艺术家,则相对更关注国家、历史与民族文化符号的诠释与演绎。[22]
又如张涵露在《威尼斯日记:全世界的未来》一文中写道:

    ……大部分第三世界国家都仍以最传统的方式来呈现本地和全球两者的关系:强调本土身份认知,批判西方中心主义,甚至有对西方充满敌意的。这种空泛、象征性的批判,不过是西方中心论同一枚硬币的背面。同时,地域小但经济发达的国家馆则完美地融入了全球观念主义当代艺术景观中,作品简约并聪明,冷漠地在白盒子空间中等待访客的崇拜眼神。

    艺术主题的不同与文化和经济实力的差距具有如此强的相关性,正说明发达西方的中心权威的存在。总策展人奥奎通过这样一种在机制上公平的方式让来自“中心”和“边缘”国家的艺术家都表达自己的声音,通过相互比较,为参观者呈现出真实的文化不平等。

    在威尼斯双年展中,最高奖项“金狮奖”得主的地域分布也能反映出“中心”与“边缘”之间的差异。亚美尼亚国家馆凭借对发生在100年前的种族屠杀事件的纪念而摘得本届双年展的“金狮奖”。亚美尼亚国家馆邀请了世界各地的亚美尼亚后裔来探索家族共有的流亡身份、不是母语的母语,以及关于灾难的集体记忆。[23]

位于圣拉扎罗岛的亚美尼亚国家馆

    “边缘”国家打同情牌,展览方再以照顾弱者的名义授予其荣誉,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边缘”国家借此获得主流文化的注意,而展览方则显示出对弱势文化的关怀,更具有道德意义。

    在数世纪以来由西方强国主宰文艺形态的背景下,威尼斯双年展里大小近三百个展览中,让人印象深刻的项目总是来自一些当代艺术版图中的“边缘小国”,如上一届“金狮奖”得主安哥拉馆和本届因主题为纪念种族灭绝大屠杀一百周年而获得金狮奖的亚美尼亚馆。……小国总是因为身处当代种族边缘生发出的文化哀鸣而获得青睐,这种猎奇现象似乎只在威尼斯发生。[24]

     对于展览方倾向于把金狮奖授予弱势国家的事实,亦有人表示不赞成:

    ……但是威尼斯双年展却标榜对于亚文化的包容,所以在金狮奖的导向上都是倾向于授予那些边边角角的国家、思想和个人,这不啻为骨子里的大国文化心态,其实挺滑稽的。[25]

(三)政治参与和资本运作强化话语权的不平等

    自威尼斯双年展于1895年创办以来,政治与资本的参与是一直延续不变的影响因素:

    自创办以来,威尼斯双年展的建筑布局便真实呈现了全球的地缘政治与经济关系。威尼斯双年展作为一个地缘政治的、异在的庞大机体,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以多元化的视角探讨国家身份的认识问题和达成这些认识的方式。它让我们看到了不稳定的虚构关系、受政治和经济左右的跨国竞争,以及不断变形的权力机构。[26]

    在威尼斯双年展中,“边缘小国”时常因政治问题而受到关注:

    开幕当天,乌克兰艺术家身着迷彩军装“度假”占领俄罗斯馆,以对抗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27]

身着迷彩服的乌克兰艺术家

    今年由印度和巴基斯坦合作的“我的东方是你的西方(My East Is YourWest)”展项因作品针对两国边界问题而被热议,而近两届伊拉克馆也总因为自身特殊的政治背景导致西方主流文化观众蜂拥前往……甚至上界该馆印有展览主题“欢迎来伊拉克(Welcome to Iraq)”的手提布袋也曾遭热捧。[28]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7招判断什么是差劲的艺术评论 【 打印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新闻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邵大箴】为什么吴冠中在当代引... 图片文章
陈孝信:观念性的水墨与水墨的观...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