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当毒舌艺评人Kenny Schachter写毒舌艺评人Jerry Saltz:评论家的未来在哪儿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当毒舌艺评人Kenny Schachter写毒舌艺评人Jerry Saltz:评论家的未来在哪儿
时间:2016-12-21 13:16:15      点击次数:3064      来源:artnet新闻      作者:文/Kenny Schachter 译/Phyllis Zhong     字体颜色

 


Kenny Schachter制作的剪贴画。图片: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这个世界在我写下这些文字以后的5个月内发生了变化。许多Jerry Saltz的中世纪式的(也就是过度关注性内容的)调皮做法,已经被专为反对尚未成形的特朗普政府体系而进行的网络煽动而制造的、多彩的、小学手工式的符号所替代。Saltz俨然已成为了社交网络上的托马斯·潘恩(编者注:Thomas Paine,英裔美国作家),成为各类模仿的源头。而他的艺术生涯也许会最终变得模棱不清:充满照片、公告与色情。

性与艺术是一家——毕加索

    从一位失败的艺术家到一个脸书(facebook)痴人,Jerry Saltz和其余的艺评人相比显得如此不同。从以往的卡车司机变身为普林策奖候选作家,Saltz以他的的网络人设去抗击市场的野蛮侵袭,已成功宣告自己作为艺术界社交网络里“海报男孩"的地位。

    一只蝙蝠的私处、古希腊的裸体女孩与男孩、处于管控下的灌肠,你能想象得到的每个跟性爱有关的词汇,还有各种形状与形态的臀部。不要忘了,还有大猩猩的性爱。嗯,这只是Jerry Saltz一个月的,或者说,“多彩"的Instagram的内容。你也许不能马上理解它们,但所有这些内容都来自于这个世界上最著名、最受关注的当代艺评家。噢,我太粗心了,居然忘记提到,Saltz发布的内容里还包括所有那些老、少、或人类、或动物和其他一切的大小便排泄物。

    我认识Jerry Saltz和他的妻子Roberta Smith(任职于《纽约时报》)快30年, 而且, 我读过他们二人所写的每一个字。作为一位策展人,我的全部渴望就是有一天能让Saltz与Smith为自己写艺术评论。我想象着,他们肩并肩地工作以促进艺术事业。就像当年约翰·列侬与小野·洋子的行为艺术“为和平而卧床"一样。

    Saltz与Smith于1992年结婚。Smith是一位杰出、严格、现当代主义的女教师式人物。而Saltz则是一个总是试图突破边界的民粹主义者。他改变了评论家与观众沟通、艺评人熏陶观众的游戏规则 (他也许是艺术界自这种形式诞生以来最重大的一个改变) 。

     Saltz起步于一片经过了良好开垦和发掘的土地,简而言之,他来自芝加哥,之前他想成为艺术家和画廊主的努力失败了。然后,他开起了长途运输卡车——正如他自己所承认的那样,他是个后来居上者——他从四十多岁时开始从事关于艺术的写作。在确立他现今在《纽约》杂志(New York)的地位之前,Saltz曾为《艺术在美国》(Art in America),《Frieze》, 《艺术杂志》(Arts Magazine), 《Time Out》和《Village Voice》撰稿。

     鲜为人知的是,Saltz的父亲自爱沙尼亚移民到美国之后,经营着一家女性内衣公司。而他的母亲在他10岁那年从窗户边跳下高楼自杀身亡。因此,在Saltz的生活中自此丝毫没有了女性的存在——他有两个亲兄弟,两位继母所生的兄弟——他的家中既没有姐妹,也没有姨妈或是姑姑之类的,甚至连个宠溺他的祖母、外祖母都没有。这样的成长环境无疑塑造了今天我们所认知的这个男人:这个走来走去说着话,成为了写艺术、艺术家和艺术圈的一切文字的人,无论好的、坏的、丑陋的。Saltz的这些成长经历也许可以一定程度上解释他那广为流传的、色情的挑衅与迷恋(关于这点的更多叙述请看后文)。

     Saltz的文风是多彩的、对话式的、充满活力和博学的。他的成就任何人都难以再创。他是收获三次普林策奖批评文提名的人。更有甚者,Saltz与Smith都是画廊的传道者,这对夫妻就像充实他们的工作的艺术家们一样,他们自己也是艺术家。他们就像助产士一样,带领我们在真实的时空里走过艺术史之中当代卷的那一册。他们把握自身的优势,详尽地解释着艺术界中故事;换言之,他们展现出了在纽约及其周围环境中他们所看见与经历的国际艺术。

明星的诞生

 


Kenny Schachter创作的剪贴画。图片: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追溯到2010年6月,Saltz以卡夫卡的小说《变形记》中的人物一般的姿态醒来。但是,与变成一只蟑螂不同,Saltz摇身一变,成为了毋庸置疑的真实世界中的电视明星。演员Sarah Jessica Parker(编者注:美剧《欲望都市》女主角扮演者)制作了一档无与伦比的、空前的大话真人秀——《艺术之作:下一位伟大的艺术家》(Work of Art: The Next Great Artist)。这档节目致力于发掘与加冕下一位杰夫·昆斯。

     这个节目释放了Saltz的潜在人格,那是他一直以来就明白的,深藏于他体内的一个部分:一位新奇的艺术媒体发言人,身型小而格局大。在Saltz转得星运之前,他曾于90年代中期拜访过一次我做策展工作的地方。Saltz那时是《Village Voice》的主评论人。我记得, 他最喜欢给那些不知为何就出了名的、不容怀疑的(有魅力的)艺术家们分别留下一小段话:“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重启"后的Saltz是个热情奔放的、顽皮的可爱家伙。他继续惹恼着许多人,却也让人们更喜爱他。

     正如纪录片创作人Nick Broomfield常不可避免地将他自己插入到关于他报导的主人公们的生活的记叙中一样,Saltz往前迈进了一步去审评他自己,那个处于展览中及幕后制作里的自己。而这一切又都显得太像意淫,等同于将一个项目在其开始前就将其抽空,这所有一切甚至早于它早熟式的死亡。唯一从起始开始就诞生了的真正艺术品其实是Saltz自己,一件他永远无法在自己的艺术工作室创造出来的,一种自我创作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杰作。

社交媒体的二次发明


Jerry Saltz Instagram照片。图片:via Instagram

    这是一场完美的风暴:Saltz的争议名声伴随着社交媒体的到来。还有,在美元走势奇怪、缺乏金融市场的魅力与具备吸引力的投资选择的情况下,Saltz的争议性也与艺术市场全球化爆炸,巧合地同步了。

    早在2011年,Jerry就已开始了他与脸书的命运般的职业生涯。在脸书上,Jerry一直作为领头人,保持着一种新颖的民主式艺术沟通方式。他开创了一个参与式评论的时代;在这个过程中,他拧开了那些防洪闸。艺术、政治、种族、宗教、性别、还有性,所有因素都已成熟,等待着人们去讨论、描述、解剖、和/或诋毁。这一切都在短暂存在的《纽约》杂志专栏中汇聚到极点。Saltz已俨然成为艺术圈里在读者来信专栏回答来信的人。

    好也罢,坏也罢,自1972年,以Vito Acconci在纽约的Sonnabend画廊里的自慰被视为一件行为艺术为起始点,Saltz一直运用着一种极少数人经历过的方式曝光自己。那时,就连Acconci本人也因被隐藏于错误的层面下而显得模棱不清;而Saltz却让那种艺术一天三次抵抗着压力展陈出来。

    脸书是一个让所有疯狂份子从隐蔽之中冒出来的平台。脸书之上的社交模式是Instagram之上人们所厌弃的(尽管两个社交媒体由一家公司持有);在脸书上,各种观点的丝丝缕缕可以激起人们好几年的热议。我对自己的一次相关经历记忆深刻。我曾将一张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某个展览上的一张Acconci长着毛发的臀部的照片发在脸书上,结果,我遭到了人们好几年的驱逐。好吧,那确实不是多开胃的好东西,但也不至于是邪恶或无耻的。

    早在2013年,在互联网永恒时代以前,我曾写过,我们可以把Saltz脸书上超过3.5万名的粉丝量(这是在他于2014年注册instagram账号之前的数字)类比为将一个奥林匹克竞技场注满批评与议论。那是一种被会被定期宣判死亡的文字。

     Saltz对社交媒体的种种不懈痴迷从未改变,它们甚至使人恼怒——但这一次,他一直在线,而我选择离开——他的这些恋物癖包括一切关于古代的、动物的各类性行为的照片;他还真是个平等机会论,非歧视主义的变态。

     Instagram的宽容度更高,同时,它也是一个存在更少强迫他人同意自身观点、更少哗众取宠和更少寻求报复(我在脸书上曾因此被驱逐)的平台。这大概是因为Instagram更加商业化。没有什么比性话题更畅销,即使是艺术也比不上(除非那是充斥着裸体的艺术)。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佟玉洁】材料即思想——中国女艺术家装置作品的前卫意义 【 打印 】

    相关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11月在广州召开 2019-6-6 22:04:58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2019-4-23 15:47:37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2018-11-22 11:45:48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2018-11-13 9:26:35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