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当毒舌艺评人Kenny Schachter写毒舌艺评人Jerry Saltz:评论家的未来在哪儿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当毒舌艺评人Kenny Schachter写毒舌艺评人Jerry Saltz:评论家的未来在哪儿
时间:2016-12-21 13:16:15      点击次数:2327      来源:artnet新闻      作者:文/Kenny Schachter 译/Phyllis Zhong     字体颜色

 


Kenny Schachter制作的剪贴画。图片:Courtesy of Kenny Schachter

    这个世界在我写下这些文字以后的5个月内发生了变化。许多Jerry Saltz的中世纪式的(也就是过度关注性内容的)调皮做法,已经被专为反对尚未成形的特朗普政府体系而进行的网络煽动而制造的、多彩的、小学手工式的符号所替代。Saltz俨然已成为了社交网络上的托马斯·潘恩(编者注:Thomas Paine,英裔美国作家),成为各类模仿的源头。而他的艺术生涯也许会最终变得模棱不清:充满照片、公告与色情。

性与艺术是一家——毕加索

    从一位失败的艺术家到一个脸书(facebook)痴人,Jerry Saltz和其余的艺评人相比显得如此不同。从以往的卡车司机变身为普林策奖候选作家,Saltz以他的的网络人设去抗击市场的野蛮侵袭,已成功宣告自己作为艺术界社交网络里“海报男孩"的地位。

    一只蝙蝠的私处、古希腊的裸体女孩与男孩、处于管控下的灌肠,你能想象得到的每个跟性爱有关的词汇,还有各种形状与形态的臀部。不要忘了,还有大猩猩的性爱。嗯,这只是Jerry Saltz一个月的,或者说,“多彩"的Instagram的内容。你也许不能马上理解它们,但所有这些内容都来自于这个世界上最著名、最受关注的当代艺评家。噢,我太粗心了,居然忘记提到,Saltz发布的内容里还包括所有那些老、少、或人类、或动物和其他一切的大小便排泄物。

    我认识Jerry Saltz和他的妻子Roberta Smith(任职于《纽约时报》)快30年, 而且, 我读过他们二人所写的每一个字。作为一位策展人,我的全部渴望就是有一天能让Saltz与Smith为自己写艺术评论。我想象着,他们肩并肩地工作以促进艺术事业。就像当年约翰·列侬与小野·洋子的行为艺术“为和平而卧床"一样。

    Saltz与Smith于1992年结婚。Smith是一位杰出、严格、现当代主义的女教师式人物。而Saltz则是一个总是试图突破边界的民粹主义者。他改变了评论家与观众沟通、艺评人熏陶观众的游戏规则 (他也许是艺术界自这种形式诞生以来最重大的一个改变) 。

     Saltz起步于一片经过了良好开垦和发掘的土地,简而言之,他来自芝加哥,之前他想成为艺术家和画廊主的努力失败了。然后,他开起了长途运输卡车——正如他自己所承认的那样,他是个后来居上者——他从四十多岁时开始从事关于艺术的写作。在确立他现今在《纽约》杂志(New York)的地位之前,Saltz曾为《艺术在美国》(Art in America),《Frieze》, 《艺术杂志》(Arts Magazine), 《Time Out》和《Village Voice》撰稿。

     鲜为人知的是,Saltz的父亲自爱沙尼亚移民到美国之后,经营着一家女性内衣公司。而他的母亲在他10岁那年从窗户边跳下高楼自杀身亡。因此,在Saltz的生活中自此丝毫没有了女性的存在——他有两个亲兄弟,两位继母所生的兄弟——他的家中既没有姐妹,也没有姨妈或是姑姑之类的,甚至连个宠溺他的祖母、外祖母都没有。这样的成长环境无疑塑造了今天我们所认知的这个男人:这个走来走去说着话,成为了写艺术、艺术家和艺术圈的一切文字的人,无论好的、坏的、丑陋的。Saltz的这些成长经历也许可以一定程度上解释他那广为流传的、色情的挑衅与迷恋(关于这点的更多叙述请看后文)。

     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