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殷双喜】当代艺术:差异与差距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殷双喜】当代艺术:差异与差距
时间:2017-2-14 10:29:46      点击次数:2100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殷双喜     字体颜色

殷双喜

 

    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眼光,这里不乏世界各国艺术界的关注,不断传出的诸如古根海姆博物馆要在中国设分馆之类的消息,很让中国美术界自豪了一阵子 ,“想当年……,看如今……,我们也有了今天!”中国艺术真的已经走向世界了吗?中国当代艺术真的已经很“牛”了吗?我想,对中国当代艺术与世界当代艺术的差异进行比较和研究是很有意义的。有趣的是,对于中外当代艺术的现状,我的同事易英教授认为,不是差异,而是差距。问题就这样从一个平等的文化比较转化为一个在某一艺术理想坐标基础上的价值判断了。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中国当代艺术家要关注世界美术发展状况并与之相比较的目的,是发展属于自己的独立艺术,从美学和艺术工艺学两个方面发展我们的创作。而对于世界共同关注的人类事务,艺术家可以从不同的文化背景出发,给出不同的阐释。在这一点上来说,我们与西方艺术家在当代艺术的竞技场上并无高下之分,只是文化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

     但是,我们转到具体的中国当代艺术来看,似乎不是那么乐观。除了在国际上几位重要的中国艺术家如徐冰、蔡国强、黄永砅、谷文达、严培明等仍在不断地为国际艺坛增添浓重的中国色彩,剩下的能让一些人津津乐道的国际消息就是某某人的作品在纽约和香港拍了多少钱了。早几年国内最酷的“残酷艺术”、“血腥艺术”已经雄风不再。行为艺术、装置艺术不温不火,给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不多,而近来绘画却大行其道,展览蜂踊而起。看看国内的许多画廊展览,我们看到的最多的就是各种文革符号、中国符号的波普和涂鸦,还有越来越多的像聚焦模糊的黑白照片的“中式李希特”,改画老照片成风,再就是描写个人小情趣、装嫩扮酷的青春期呻吟。像任小林、曾梵志、陈文波、张小涛这样敢于否定个人已经成功的固定风格,继续创造新的艺术语言和图像的画家确实太少,像尚扬、朝戈、丁方那样坚持古典主义人文理想的艺术家更是稀缺。客观地说,中国当代艺术中已经出现了不少素质优秀的青年艺术家,但现在展览那么活跃,却缺少90年代曾经有过的“美术批评家提名展”那种比较纯粹的展览把他们整体推向国际艺坛,因为没有人愿意为这种没有回报的学术性展览投资(广东美术馆与深圳的何香凝美术馆、深圳美术馆、关山月美术馆在艰难中做了许多工作)。可以这样说,中国当代艺术圈中的流动资金比90年代要多了不知多少倍,但举办重要的学术性展览的环境条件却依然困难。也许,这有待于中国的美术馆、基金会与民间资本的壮大、成熟与自觉。

     不能说中国当代艺术没有变化。现在的波普艺术,更多的是一种源于广告、电视和时尚杂志的“复制性波普”,它们与80年代以来的“手工波普”不大相同,前者更多地体现了商业社会广告图像的复制性,有许多作品已经不用画家动手,可以雇人代劳,照样卖个好价钱。90年代以来的“手工波普”负载着较多的政治和宏观叙事,体现了对“宏观政治”的解构,画家们至少保持了对手工绘画的敬畏和对艺术作品要表达某种人文价值观的认同。而当代的复制性波普,走的是大众消费文化的道路,体现为一种“微观政治”,强调的是个人化的感受,精神的冷漠和价值观的虚无。从大集体走向小团体,从主流文化走向亚文化,以一种碎片式的镜式反映,折射出某一社会小群体的小圈子意识。在装置艺术中,只要使用大工业生产的产品就有集体的意识,它可能包含着政治意义,而在某些模仿性的政治波普绘画中,缺乏个人带有个性的自我反思。这种蕴含群体意识的英雄形象的世俗化和琐碎化是对整体性绘画意识的解构,但如何在解构性话语之后重新构筑中国政治文化的自我形象,使之能在西方文化的语境中获得不同的阐释和理解,是中国当代艺术与世界对话的重要前提。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彭德】中国有前卫艺术家吗? 【 打印 】

    相关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11月在广州召开 2019-6-6 22:04:58  
2018·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2018-11-13 9:26:35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2018-11-8 10:48:12  
【李晓峰】批评的现场与现场的批评 2018-11-7 12:37:51  
每周一书|《中国当代艺术史1978-2008》 2018-8-6 12:01:5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邵大箴】为什么吴冠中在当代引... 图片文章
陈孝信:观念性的水墨与水墨的观...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