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视频 基金会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陈孝信】看方力钧如何玩水墨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陈孝信】看方力钧如何玩水墨
时间:2017-2-24 13:58:28      点击次数:72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     字体颜色


 11月26号上午10:30,“方力钧文献展”在武汉大学万林艺术博物馆开幕,《再识方力钧》展览下午4:30在湖北美术馆开幕,27号全天《再识方力钧》论坛在湖北美术馆进行,敬请关注。为了此次论坛,湖北美术馆特约艺术界的知名专家,专为《再识方力钧》展览而写了多篇文章,雅昌艺术网会对每篇文章进行推荐,下面是陈孝信老师的文章。

  所谓“玩”,无非是三个含义:一、创作的自在与自由状态;二、传统讲的所谓“墨戏”;三、与所谓严肃的创作唱反调,有意地不那么严肃。这三层含义下文都会有所涉及,而且都是老方“玩”水墨的特色所在,一般的水墨画家是很难做到的。

  一个在当今艺坛上已获得了“暴名”的方力钧为何也玩起了水墨?而且还玩得风生水起、煞有介事的。难道真是受了近几年来“水墨热”的传染吗?多少也有一点道理吧,但却不是最主要的理由。

  最主要的理由是:水墨的特性。老方自己说:水墨,因为它的这种即时性,爆发性,手感和这种一次性的工作方式使得这个东西特别的直接。(参见舒可文:《方力钧访谈》,刊《方力钧2015》,泉空间出版,P11,以下凡引此书,简称《访谈》)老方的这番话一下子便抓住了水墨的几个关键性的东西:即时性与一次性、爆发性、手感与直接性。其中尤其是即时性,简直“就是狂喜……不仅仅是随时画,还不受约束,这个是最重要的”。(参见《访谈》,P10)老方的话道破了一千多年以来文人骚客的水墨情缘和醉心于此道的个中滋味。由此可见,他绝对不止是偶而玩玩而已,相反,他绝对是此道上的行家呀。

  事实正是如此。还在接受美术启蒙教育的时候,他就接触到了水墨。后来,进入了中专,虽说专业是陶瓷,但在同时,又接受了传统花鸟、山水、人物的系统训练。从这个角度讲,也称得上是科班出身了。进入央美以后,虽说专业是版画,可水墨小品创作从未间断过。从央美毕业后,他以“玩世现实主义”(栗宪庭语)的油画创作迅速成名,同时也成了一名响当当的自由艺术家。从圆明园而宋庄,像“野狗”一样一边流浪,一边顽强生存,成了’85美术新潮以后最早的一批成功艺术家。难得的是,老方一贯地特立独行。

《2014春》 纸本水墨 32.2cmx70.5cm 2014年

  这个时候,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来玩水墨。在98年以后,他一边到处游走,接触传统,接触大自然,另一边便随身带着笔、墨、宣纸——这些最轻便不过的工具、材料。一旦有空闲,便铺纸作画。随时随地,随性发挥——这便是一份自在。日积月累,年复一年,便有了可观的创作量。其中的一些佳作陆续地面世,但并不集中。集中地往外推应是近些年的事,又恰好撞上了国内的“水墨热”——他或许真是又一次撞大运了!

  但他的“玩法”却是“独一份”的,并不受任何“套路”和“门派”的影响。相反,他还不时地表现出对一些“套路”的不满:“当今的水墨失去了大气和自由自在的这种状态,每一个人变成了事儿妈似的,掉进了某一种形式的圈子里。”(参见《访谈》,P11)所以,他玩的水墨归入不了任何一个圈子,诸如:“新文人画”、“现代水墨画”、“实验水墨”、“新工笔画”,甚而至于最为宽泛的“新水墨”。有人不禁会问:那你说他应该归入哪一类呢?依我说可以归入“老方式的另类水墨”。这个说法自然也有不妥之处,因为老方的“水墨观”其实挺“保守”,还可以说有所局限。理由便是他玩的还是笔墨、宣纸,画法也大抵是小写意之类,与传统中国画贴得很近,尤其是他的线描——堪称是他主要的“一把刷子”,但明眼人一看就清楚,他用的是传统“十八描”之“行云流水描”、“柳叶描”和“蚯蚓描”的混合。他借用了传统的优质基因,塑型能力又强,故而显得既大气,又自在放松,这是他最好的两个状态——也是他真正的优势所在。但他目前的局限,也是明摆的:拙于用墨,不积不泼,层次简单,仅限于浓黑和灰淡,或二者之间,表现力自然就逊于笔线。可对他来说,“一把半刷子”似乎也就够了。若是从专业水准上来要求,老方的水墨显得有点“业余”。但这也正是他“另类”的一面吧!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 
    
    下篇文章:【陈孝信】他主动选择了艺术史 【 打印 】

    相关文章
【陈孝信】“水墨之变”与“四大诉求”问题讨论——水墨问题述要 2017-10-9 13:32:07  
【陈孝信】蔡广斌与“前当代”水墨现象 2017-8-3 15:30:47  
【皮道坚】水墨形而上——我们时代的一种精神生活方式 2017-3-21 13:47:24  
【鲁虹】蜕变中的突破——现代水墨概观 2017-2-27 10:16:17  
【陈孝信】水墨何以会与装置发生了关系? 2017-2-27 9:22:17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陈孝信】“水墨之变”与“四大... 图片文章
【杨卫】批评的焦虑与艺术的泛滥...
【陈孝信】蔡广斌与“前当代”水...
【吕品田】为当代社会理想造型—...
【黄笃】超越 图片文章
【吴鸿】何处忆江南?——文化怀...
【李小山】短文一组
【水天中】读书札记——现代化与...
【段君】倒视:1993-1994年间的东...
【孙振华】黄鸣油画的几个关键词...
【王林】谁来批评许江? 图片文章
【付晓东】双年展的隐喻
【水天中】“通变”——现代中国... 图片文章
【盛葳】为什么没有“新乡土”:... 图片文章
中国现代漆画的历史进程及当下困...
【王南溟】策划人的学术性:高名...
【俞可】进退两难的尴尬——当代...
【付晓东】都在这一口里了——谈...
【盛葳】反抗的终结与阐释的焦虑... 图片文章
【徐虹】中国当代文化语境中的女... 图片文章





     
     
     
关于我们招聘信息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基金会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7419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