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盛葳】反抗的终结与阐释的焦虑:中国抽象艺术中的前卫性及其当代反思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盛葳】反抗的终结与阐释的焦虑:中国抽象艺术中的前卫性及其当代反思
时间:2017-3-21 14:22:03      点击次数:3313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盛葳     字体颜色

 

一、作为“前卫”艺术的中国抽象艺术

现代艺术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现代主义”(MODERNISM)艺术,一类是“前卫”(AVANT-GARDE)艺术。从塞尚遗产上建立起来的现代主义艺术以“为艺术而艺术”为特点,强调形式结构、审美独立、文本(TEXT)自足;相比之下,前卫艺术更注重对社会文化、艺术传统的介入、批判和反省。在西方的艺术世界中,抽象艺术是一种最为典型的现代主义艺术,具有纯粹审美的观念;而中国的早期抽象艺术并非如此,如果对它作一个整体性的历史观照,可以发现中国早期的抽象艺术从一开始就带有强烈的社会性,具有“前卫”艺术的基本特征。

1、前提:被迫边缘
在中国二十世纪初的艺术史中,有大量的艺术作品具有早期现代主义艺术的特征,这些作品大都是早期留学艺术家从欧洲、日本归来后所作的,譬如,决澜社的艺术家们,尽管他们的绘画中很少有纯粹的抽象艺术(这些艺术从风格上看,以野兽派之前的现代艺术为主,与此同时,抽象艺术在当时的欧洲也是很新生的事物,尚未形成一个足以影响世界的主要现代艺术流派),但却可以从中发现很多抽象倾向的因素。这些中国二十世纪初的现代主义艺术中有大量的,或者说引起人们关注的很多重要作品,并非是严格的现代主义艺术,它们大多具有社会性内涵。譬如,庞薰琹的《如此上海》(1930s)、《如此巴黎》(1930s)、《人生的哑谜》(1931)、《地之子》(1934)[ 《如此巴黎》等作品实际上包括了艺术家对当时现实世界和生活的一种评价,但却并非写实主义作品,其中大量运用了包括拼贴在内的立体主义和其它早期现代主义艺术手法;《地之子》原作已遗,在风格形式上有巴黎画派的影响,表现的是1934年大旱时情景。陶咏白认为这件作品和徐悲鸿《田横五百士》有着相似的社会效用。],林风眠《摸索》(1923)、《人道》(1927)等等。这样的例子在1930、1940年代的苏联也屡见不鲜,但是在欧洲,除去共产党员毕加索的《格尔尼卡》(1937),其他的例子并不多见。一方面,这例子证明了具有抽象因素的现代主义艺术的社会性倾向;另一方面,这也造成了它们的边缘地位,为1970年代末抽象艺术以“前卫”艺术的姿态出场埋下了伏笔。由于当时启蒙理想与国家救亡的实际需要,在主流政治话语倾向于激进的社会革命过程中,具有抽象因素的现代主义艺术难于通过单纯的形式审美彰显其社会现代性,无法致力于社会的现代化,反映社会革命和人民生活的状况。因此,这些艺术在当时,与余本《奏出人间的辛酸》(1930)、《纤夫》(1937),司徒乔《放下你的鞭子》(1940),以及徐悲鸿等人具有现实主义倾向的作品,与新兴木刻版画、宣传画、插图画、漫画相比较,在反映现实生活方面具有更大的难度[ 事实上,在关于艺术的社会效用这一点上,有一条完整的线索可以梳理,它占据了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史中的主流地位。这条线索最早可以往前追溯到《点石斋》画报中大量针砭时弊的漫画,往后发展,革命现实主义、文革艺术,乃至85新潮美术运动、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艳俗艺术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在这一逻辑之下展开的。],正是因为如此,无论这些艺术多么愿意去表达一种社会性的诉求,它们仍然不得不迫处于边缘地位。但也正是因为这种被迫的边缘,它才可能成为反抗主流艺术的“前卫”艺术。否则,反抗便无从着力,甚至无法谈起。

2、出发:走向“前卫”
被迫具有的边缘性是抽象艺术成为“前卫”艺术的一个重要前提。从二十世纪初到1970年代末,抽象艺术的边缘地位没有任何改变。当我们现在回头审视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中国现代艺术的直接源头时,可以发现“星星画会”中王克平、黄锐、曲磊磊等人从事的抽象性艺术创作,但是,他们并不完全是“为艺术而艺术”的支持者。一方面,他们尚未走到完全抽象地程度;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创作主要是针对当时的主流艺术话语——无论这种针对性是主动还是被迫的[ 某些艺术家可能主观考虑到形式审美,甚至中国传统的问题,譬如,星星画会的艺术家朱金石,然而,他们的这些艺术一直以来却更多地被人们从社会效应上解释。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它揭示出了1970年代中国抽象艺术发展的外部状况。尽管这在一定程度上不完全是艺术家的主动行为,但这并不影响社会从整体上将他们解读为一种具有社会性和政治倾向的艺术。],他们都未能实现形式审美的目的,而是被从社会、政治、大文化的角度予以关注和解读,他们甚至是在举办画展之前几个月才首次匆匆拿起刻刀和画笔。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王克平的雕塑,虽然从视觉效果上看,这些木雕在一定程度上接近于西方的抽象艺术(也含有表现主义的因素),但王克平创作这些作品的动机却并非完全出于形式自身的考虑。王克平的母亲是一位话剧演员,受其母亲的影响,王克平最初的想法是创作剧本,但由于戏剧对场地、经费、演员的要求较高,因此无法上演,所以,当他后来看到母亲所供职的话剧院旁边有一个卖木材人的出售劈开的木头墩时,他觉得木雕很合适用来表达他的想法,来实现一种戏剧似的荒诞感。他认为自己的东西不是雕塑,自己不过是用它来“说话”。此外,星星画展还有意识地利用包括外国使馆在内的舆论力量来迫使官方艺术机构允许自己作品的展出。无论是对于国外的媒体、舆论,还是星星画会本身,焦点都更多地集中在“展出新作品”这一点上,而非作品的审美价值,当然,在这些“新作品”中,抽象性艺术具有典型的代表性。这种景观的出现与“星星画会”的“运动”性质完全一致。当第二届“星星画展”申请到中国美术馆展出时,当时任美协主席的江丰在表示可商议之余,又补上一句,“但是丑的,太抽象的不能展”[ 易丹:《星星历史》(《中国当代艺术倾向丛书·第一册》,邹建平 主编),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2002年版,第43页。],可作为这种冲突的绝好佐证,说明当时抽象艺术的“前卫”性质,及其与主流艺术之间的关系。在这里,抽象艺术自身并不是一个纯粹的、自足的审美世界,而是一种从边缘出发来对抗主流艺术,要求创作自由、破旧立新,乃至产生社会效应的“前卫”艺术武器。关于这一点,已经有不少学者注意到了。[ 在去年“当代艺术的社会学转向”第二届深圳美术馆中青年批评家论坛上,邹跃进在发言中谈到,“中国严格来讲没有形式主义,只有学院主义。在中国80年代是由于它表达了自由主义的思想,是自由主义的代名词,严格意义上讲它不是形式主义。” 此外,高名潞和沈语冰也在近年的多篇论文和著作中谈到中国审美现代性的缺失问题。]

尽管抽象艺术自身在中国的发展举步维艰,但从1970年代末期开始,围绕“形式美”、“抽象”、“抽象艺术”的批评和争论却异常活跃,这些争论由吴冠中1979年和1980年在《美术》杂志上发表的《绘画的形式美》[ 吴冠中:《绘画的形式美》,《美术》,1979年第5期,第33-35,44页。]和《关于抽象美》[ 吴冠中:《关于抽象美》,《美术》,1980年第10期,第37-39页。实际上,何绍荟在吴冠中之前就开始意识到形式美的问题,但引起后来争论的主要还是吴冠中的两篇文章。何绍荟:《感情.个性.形式美》,《美术》,1979年第1期,第9、10、12页。 并且,在1978年7月,吴冠中就致信丁绍光、刘巨德、钟蜀珩等,提出要进行“创造新风格的美术解放战争”,“打垮保守势力,解放自己,解放美术领域内的奴才。”贾方舟:《中国当代美术与批评编年纪事(1978-2002)》,贾方舟 编:《批评的时代》(卷三),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03年版,第329页。]两篇文章为开端,一直延续到1990年代初期。人们对关于抽象艺术的批评的热衷,与抽象艺术创作自身的冷清形成鲜明的对照。如果我们历时性地对这些批评话语进行检索,便可以发现,事实上,关于抽象艺术自身特点和审美内涵的论述并不占据作者们的主要篇幅——这里更无需提及西方“形式主义”理论,相反,大多数文章都是从外部在谈论抽象艺术。其内容的范围具有很大的涵盖性,尽管内容也包括中国古代艺术中是否包含“抽象”和“形式美”的因素这样的主题,然而,争论的焦点仍然与意识形态具有特别和巨大的关联。很多评论实际上是在运用主流的现实主义批评标准来衡量抽象艺术。尤其是通过对抽象艺术和现实主义艺术的对照,争论哪一种艺术更具有政治正确性,乃至道德合法性的问题成为所有论争的重中之重。[ 1980年代初艺术界关于“自我表现”的争论也与关于“抽象”的争论颇为相似。]

因此,无论是这个时期的抽象艺术创作,还是关于抽象艺术的批评话语多少处于一种被限制的边缘艺术,在此基础上它与官方艺术机构、主流批评话语之间发生了强烈冲突,使得抽象艺术在当时成为一种具有社会批评性的“前卫”艺术。因此,对中国早期抽象艺术创造性价值的认可以也更多地集中在这种“前卫”性和社会意义上。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付晓东】都在这一口里了——谈“吃”在当代艺术中的双重展现 【 打印 】

    相关文章
【易英】抽象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经验——艺术史的社会学批评 2018-8-6 11:39:23  
【李旭】关于中国当代抽象的若干问题 2018-7-30 9:18:46  
【黄笃】中国抽象艺术的境遇 2018-5-14 15:14:54  
盛葳:卢沉的西方观和现代观 2018-3-13 14:25:04  
【杨小彦】杨小彦:中国抽象艺术有“先天”的悲剧色彩 2018-1-18 13:21:53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