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盛葳】为什么没有“新乡土”:或论西南艺术中“乡土”传统的断裂与失落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盛葳】为什么没有“新乡土”:或论西南艺术中“乡土”传统的断裂与失落
时间:2017-5-25 10:07:59      点击次数:2107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盛葳     字体颜色


     西南艺术一直是中国现当代艺术版图中最为重要的领地之一,1980年代初乡土绘画的成果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影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主导了中国当时的艺术潮流。然而,与国际上很多流派自身不断传承的情况相异(譬如“印象派”— “新印象派”、“达达”—“新达达”、“波普”—“新波普”、“表现主义”—“新表现主义”),乡土绘画在走向一个顶峰之后,却变成了永恒的“前有古人,后无来者”。纵观今日西南艺术,“新乡土”终究未能出现,反而是新卡通、后人类的“图像”艺术百花齐放、竞相斗艳,占据了西南艺术的重心。这个转换是如此的突然,几乎让所有人没有心理准备。当然,“新乡土”作为流派的出现与否无疑是具有或然性的,但是,“乡土”作为一种精神的失落却不是偶然的现象,然而,这一点并没有引起理论界的关注,甚至川渝云贵本地学界也并未对此有任何重要的反应。带着这样一个问题,我开始寻找“为什么没有出现‘新乡土’?”以及“乡土精神失落”的原因。

    1980年代初期,西南乡土艺术开始崛起,批评界和理论界对它的重视和研究也几乎是同时展开的,无论是“乡土绘画”,还是后来“生命流”或其它别的命名,都将地域环境对艺术家精神、风格和图示的影响放在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认为正是这种地域性的自然和社会因素促进了“乡土绘画”的产生和壮大。这一点无疑是准确的。此后,由王林等任教于四川美术学院的批评家推进,这种关于西南艺术的地域性叙事得以进一步明朗化和强化,譬如,“中国经验”、“深度绘画”等概念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基于地域因素发展出来的,而且,这样的论述也是具有主动性的,譬如,1996年王林在《江苏画刊》上发表了《中心的堕落与区域的拓进》一文,认为“北京作为中国艺术伪中心的堕落,是权利斗争的结果。”现在的北京艺术“只能以区域文化视之”,并最终得出结论:

     “只有区域文化的崛起,才是一种力量,可以使韩非‘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的思维方式得到改变。区域与区域以及区域与世界的直接沟通,是区域文化发展的前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和超越后殖民主义和民族主义纠缠不清的两难境界,形成中国美术自主自立自由发展的格局。”[ 王林:《中心的堕落与区域的拓进》,《江苏画刊》,1996年第12期,总第192期,第20-21页]

    那么对于西南艺术而言,“拓进的区域”之一显然包括西南地区自身。令人遗憾的是,从1990年代中后期以后,由地域而创始的西南艺术并没有显示出“乡土绘画”那样的强大的力量和影响,“乡土”精神很快失落、销声匿迹,作为一个流派的“乡土”迅速演变成了一个业已进入美术史的问题。

    或许我们可以按照常识简单地认为,1990年代以后,随着城市化的进一步发展和全球化网络时代的来临,“乡土精神”已经失却了它从前生存的土壤,不得不走向末路。但是,这种回答真的是“药到病除”,还是大而化之的想当然?这些论述诚然不虚假,但却并不完全准确。如果对作为“乡土艺术”发源地的四川美术学院周围的生存环境作一个小小的考察和对比,便可以发现“城市化”和“全球化”对于那里的艺术家而言或许并没那么真切:美院周围的小吃铺、地摊仍然和多年前一样红火,周围地名也都还名副其实地称做“渣滓堆”、“油店”、“小卖部”、“摊子口”,重庆发电厂的两座高烟囱依然吞云吐雾,21世纪的师生同样还将去市中心称作“进城”……旧时“小农社会”的温情脉脉依稀可见,艺术家们的创作环境远没有人们宣称的那样摩登,个人生活也远没有到离开网络、卡通和全球化就必须死亡的地步。由此看来,似乎反而是“新人类”卡通、图像艺术没有生存的根基?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水天中】“通变”——现代中国美术的核心问题 【 打印 】

    相关文章
【李公明】改革开放三十年艺术批评与艺术史写作略谈(提纲) 2018-7-16 12:50:26  
【郎绍君】陆俨少的绘画 2018-7-16 12:42:46  
【贾方舟】批评家的人生——《批评与我》文集序言 2018-7-16 12:35:49  
【冀少峰】对当代艺术生产机制的思考 2018-7-16 12:24:14  
【管郁达】日常生活、手工快感与艺术中的享乐主义 2018-7-16 12:15:41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李公明】改革开放三十年艺术批...
【郎绍君】陆俨少的绘画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家的人生——《批...
【冀少峰】对当代艺术生产机制的... 图片文章
【管郁达】日常生活、手工快感与...
【黄专】视觉政治学:另一个王广... 图片文章
【顾丞峰】警惕:无边的现代性
【高岭】“ 当代·红光亮”——中...
【冯博一】寻拾“七零八落”的碎...
【邓平祥】呼唤文化之魂
【岛子】艺术批评为何要抵制资本...
【陈孝信】当代艺术中的“文脉”...
【杨卫】一个创作时代的完结
【年会回顾】2008中国美术批评家... 图片文章
【朱青生】电影遇到新媒体艺术 图片文章
【翟晶】永不回头的《基质之河》... 图片文章
【刘骁纯】从陈丹青对徐冰的批评... 图片文章
【俞可】社会转型中的黄桷坪艺术...
【贾方舟】大家足迹艰辛历程——... 图片文章
一个天才的心相——忻东旺艺术作...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