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段君】倒视:1993-1994年间的东村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段君】倒视:1993-1994年间的东村
时间:2017-6-16 12:26:15      点击次数:914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段君     字体颜色


     亚丽——荣荣的妹妹,也是东村研究中被低估了的重要人物。她的自画像相当不错。亚丽跟他哥哥住在一起,白天荣荣出去进修打工,亚丽就在小屋里对着镜子画画。据荣荣的文字记载,她曾偷偷尝试将她的画搬到大街上,希望有人买,可惜从来都是无人问津,只有路人投以奇怪的神色。东村的遗产不只是那些有形的作品,以及那几位由经岁月淘出的显赫人物;更值得今人感慨唏嘘的,是像亚丽那样在街头失落的卑微情感。亚丽在东村度过孤寂的一年后,最终放弃了坚持,回到福建老家。同其他人一样,亚丽也是辞掉工作或停薪留职来北京的。单看东村:马六明离开华中电子集团公司、邢丹文把户口挂在一家商贸公司、张洹从河南教育学院来北京进修、亚丽在老家小学申请了停薪留职一年,而圆明园那边离开体制的画家就更多了。尽管改革已经持续了多年,但社会体制依然十分僵死,事实也能证明:1994年6月12日,在《芬·马六明的午餐》现场观看的人,不由分说地被公安局带走,一进去就是调查是否有单位?当时有一些在校生,学校开个介绍信就放掉了,朱冥就是什么单位也没有,被关进去了。

      艺术家村最初是作为一个有效实现了的乌托邦应运而生的,它在一定程度上容纳了自由和别样。福柯有一个专门的词,将这一类场所称之为“异托邦”。这个词本身没什么特别,有意思的是这个词所具有的孤岛性质:它偏离正常,被作为都市中的荒地,常同监狱和精神病院相提并论。朱冥回想起监狱里的情况时说:那种感觉一点都不好,住在里面的人都很惨,像非洲一样的难民,没想过里面会那么的糟糕。更可笑的是,朱冥家里拿来赎他的三百块钱,监狱看守只开了一张两百块的收据给他:他们自己贪了一百。1990年代初的艺术家村,是那种唯一能够摆脱官僚机制和技术统治的地方。摆脱的方式只能有两种:一是祈望当局的仁慈,另一个就是靠艺术家的发疯,自行走出一条自由之路。艺术家村就是发疯的产物。遗憾的是,今天的艺术家村又由疯癫走向常规,技术操控再次进入其中,有关权力的争夺使艺术家村走向另一种疯狂,远离权力即意味着远离了机遇;而要靠近权力中心,则又必将做出妥协,有时会是艺术上的。

                           


      《十二平米》是张洹身心最为合一的作品,尽管他曾宣称,这个作品是献给艾未未的:文革时艾全家被下放到新疆,每天清晨艾未未和他的父亲艾青,都要去清扫公厕,脏、臭,蚊蝇扑鼻的程度不亚于东村村口这个半露天的厕所。张洹的敬意更多地是客气话。《黑皮书》对东村艺术家在外界的介绍居功至伟,但艾未未身体力行地给予他们肯定与支持,是东村群体得以坚持下来更为重要的原因。马六明回忆艾未未时说:他和老栗都属于一个类型的,就是鼓舞年轻人,不是说他教你怎么做艺术,但是他给你的那种鼓励,比如说你有新的想法跟他聊,他能给你鼓励,这对年轻艺术家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从中可以看出,尽管东村艺术家的作品包含着显而易见的日常生活经验,但还是被视作只有那些具备专业理解能力的内行人士才能看懂的左派艺术。

      荣荣在1994年5月4日给亚丽的信中记叙说:艾未未邀请他们去位于东四胡同大四合院的家做客,见到了满头银发的文艺界名流艾青先生。艾青在1980年代曾令人心痛地出来指责北岛、顾城的朦胧派诗作,不知他时隔十年后对东村艺术家又持何种态度?遗憾的是,荣荣在信中并没有进一步加以描述。荣荣后来提供给研究者的这份有关东村、带有日记体性质、写给妹妹亚丽的信,语法和语气多处不符合当日叙述的习惯;时间签署也与叙述内容有偏差,能看出其中事后补叙和回忆的成分比较大。但终归有关艺术家村遗貌的描绘,总是掌握在书官和及时的影像记录者手中。而当今关于艺术群落的拍摄则又渐趋泛滥,鱼目混珠,一些人明显抱着待价而沽的目的,拍的东西可能最终与真实的艺术家村无关。在这样的注视下,艺术家的心理和工作状态难免发生变化。东村那时也有比较浮躁的心态,从早期张洹和马六明冲上吉尔伯特和乔治兄弟的展览,到1994年底东村成员在凯伦生日会上集体性地出风头,都是他们渴望成名、有些猴急性质的行为。邢丹文半开玩笑地说:那时候他们印了很多照片,需要照片就重印,他们什么人都给,马六明的照片甚至有一次被登在香港的报纸上,跟黄色照片放在一起,总之只要能上镜、只要能出名。

      最初投奔艺术家村的,很难说都是为了那种家国理想而去的,他们首先想要疗救的,依然是自己,是为了个人那更为现实的梦想,在这种梦想中,艺术所占的成分比较大。当然,怀揣责任的理想主义者也不少,苍鑫多年后依然坚定地表示:学潮以后,很多精英都跑国外去了,只有一小部分在这边奋斗,所以我们想找到一种很极端的方式,其实也是一种手段,想着怎么来刺激这个社会。但这种过度的野心和抱负,在1990年代中期随着东村和圆明园的结束,已经被证实是一种虚幻的追逐。苍鑫甚至跑到天津南开去进修哲学,专究德国古典哲学,以弄清马克思主义的根源。早期艺术家村与现今已基本商业化的艺术家村这一比较明显的差异显示出:1990年代以来,社会关于惩戒和掌控的方式确实已经越发精致和隐秘了。体制不会再那样强制驱散东村和圆明园,而是反客为主,将艺术家村逐步打造成一个甜蜜的空间:它始终被商业和市场所引诱,在这里谈论理想主义渐渐变得可笑。

      理想是对现代性诱惑的一种抗拒,是独自面对艺术时保留的纯净之心。东村独特的地理位置——东三环旁边、2003年左右被东四环横穿而过,使得东村艺术家能够更强劲地感觉到城市变化和物质差距。荣荣的日记依然十分动人:骑着自行车到了长城饭店,然后往右一拐,路越来越黑,不时还有狗叫声,这是北京吗?回头一望,长城饭店、昆仑、燕莎,那是另一个世界,就像天堂一样。荣荣在骑车路上面对的只是自己,马六明那时则是骑着自行车,到长城饭店去接吉尔伯特和乔治,然后把自行车靠在长城饭店附近,再坐他们的车到东村。对这件事,马六明以平静的心态回忆说:那时年轻,对物质没有更大的追求,主要还是精神上的,其实延续的是一种大学生心态,无所谓的,没有那么苦,满脑子都是想做艺术。

      时空变幻,自由的本质却永远不会有变化。市场诱惑所导致的警觉丧失,其坏处在于:对社会种种弊端的补偿,在艺术家村这个唯一奇特的地方,再也得不到落实,空间的多元化营建已然停工,社会在朝着另一个更为单一的状况迈去。这其中,人是被忽略的,或者说人被提前规定了。多么可悲的事情。东村的忽然终止也许是一种贡献,它将在冥冥中不断地提醒我们:艺术家村不必只有一种可能性。

上一页 [1] [2] [3]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 
    
    下篇文章:【水天中】读书札记——现代化与民族性 【 打印 】

    相关文章
【吕品田】为当代社会理想造型——关于中国当代写实油画的精神诉求 2017-6-22 11:51:58  
【黄笃】超越 2017-6-22 11:35:44  
【吴鸿】何处忆江南?——文化怀乡与地方意象 2017-6-22 11:06:45  
【李小山】短文一组 2017-6-16 12:48:10  
【水天中】读书札记——现代化与民族性 2017-6-16 12:36:4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库布里克:从摄影记者到电影大神... 图片文章


【王端廷】当代艺术需要美术学院... 图片文章
【陈孝信】“水墨之变”与“四大... 图片文章
【杨卫】批评的焦虑与艺术的泛滥...
【陈孝信】蔡广斌与“前当代”水...
【吕品田】为当代社会理想造型—...
【黄笃】超越 图片文章
【吴鸿】何处忆江南?——文化怀...
【李小山】短文一组
【水天中】读书札记——现代化与...
【段君】倒视:1993-1994年间的东...
【孙振华】黄鸣油画的几个关键词...
【王林】谁来批评许江? 图片文章
【付晓东】双年展的隐喻
【水天中】“通变”——现代中国... 图片文章
【盛葳】为什么没有“新乡土”:... 图片文章
中国现代漆画的历史进程及当下困...
【王南溟】策划人的学术性:高名...
【俞可】进退两难的尴尬——当代...
【付晓东】都在这一口里了——谈...
【盛葳】反抗的终结与阐释的焦虑...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7419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