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自恋:解构时代最前卫的价值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自恋:解构时代最前卫的价值
时间:2018-1-18 13:06:03      点击次数:1091      来源:《读品》      作者:梁捷     字体颜色

  
肉体与石头
  
     桑内特还有一本著作已被翻成中文,即《肉体与石头》,讨论了现代城市、现代社会与我们身体的高度相关性。顶真地看,这种思想可以一直追溯到1628年,哈维医生出版了《论心脏的运动》。哈维发现“血液循环”,从而彻底改变了我们对身体的理解。很多现代学科都借鉴了这种观念,比如经济学中的重农学派以类似的模型来描述经济循环。现代城市规划理论也不例外,要求我们动态地、有机地看待人与社会的组织关系。
  
     日复一日地生活,宛如每天上演同一出戏,我们对自己扮演角色的行动已经驾轻就熟。然而每天的表演都有不同,生活中充满了惊喜或者意外。桑内特极为推崇这种“戏剧表演”社会理论,将这派的代表人物高夫曼作为自己研究的榜样。高夫曼曾经深刻地阐述过我们的表演人格,将每个社会人的人格分裂成主我和宾我,通俗化的对应物就是演员和导演。我们总是一边演戏,一边自我纠正不符合演戏标准的动作。上班时扮演上班角色,回家时扮演回家角色,一个人独处时就是演员和导演相互讨论剧本,追求更好的表演效果。
  
     在不同时代,演员和观众的视角是不同的。较早时候,参与公共生活意味着要穿和大家一样的服装,戴一样的假发,说一样低俗的话。混杂在这样的人群里,才没有人觉得你古怪离群。随着时间改变,对于“私密性”或者“公共性”的认识发生了巨变,过去的文明变成了现在的野蛮,昔日的粗鲁则变成了今日的礼仪。今天,穿得和别人一样就是失礼行为,若是观看演出时流露出自然情感,更是会被认为举止轻佻。
  
     男男女女各自谨慎地选择和别人有所不同、却也不是特别不同的衣服,这是一种每天都要锻炼的程度把握,使得大家在街道上很难相互“看穿”。若是他们出现在戏院或者音乐厅中,最紧张的事情是担心自己不能感觉到“正确”的感觉。当然有一种最好的对付这种焦虑的办法,与人们在街头保护自己的方式一样,只要不表现出任何反应,不表露出你的感情,那么你就永远不会失态或者失礼。沉默就是行为学的矫正物。
  
     从而人们逐渐形成了这样的观念:人们没有权利找陌生人说话,每个人都有一个作为公共权利的无形盾牌,也就是每个人都有不被打扰的权利。人们不再通过社会交往来参与和了解公共领域。到十九世纪,沉默的观察已演变成公共秩序的原则。如果我要和陌生人说话,首先得要对方原谅我的冒昧,因为我鲁莽地打破了看不见的界限。
  
     因此,我们必然地走向桑内特在《公共人的衰落》末尾得出的结论,他在几十年前就喊出“自恋是这个时代的新教伦理”这个口号,到今天已无数次地应验。如今人们普遍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是一件好事,希望从自己与他人的亲密体验中发展出个体的人格,从而定义了一种没有上帝的人道主义精神:温暖就是我们的上帝。自恋,说到底就是对这种温暖的贪恋。

     我以为,现代年轻人的自恋绝非拒绝交流、缺乏公共性,真正缺乏公共性的倒是那些拒绝聆听他人声音的思想霸权。自恋是一种以退为进、含蓄克制、积极生动的表达姿态,所有以自恋表征书写博客的人,都积极地渴望交流,否则又何必写出来。倒是伴随着现代性一同成长起来的传统媒体一直在鼓励卢梭所说的“以为自己卓越不朽的自爱”,传统媒体极少互动,只是传播,根本上远比现代媒体来得自恋。

自恋精神的背后?

     写博客、玩个性、非主流而又努力向别人展示“我感觉到了什么”的年轻人,这种自恋情感的逻辑结构与中世纪的禁欲主义如出一辙,都是畏惧清晰地审视和面对自身情感及欲 望。已故史学大师赫伊津哈曾经论证,当年人们依靠游戏精神打破禁欲,走出中世纪;桑内特则反其道而行之,近代我们又用自恋精神打败游戏精神,自觉地重返中世纪。传统的公共空间就这样衰落下去了。

     经常有一些前辈老师批评这个时代和所谓80后,社会庸俗化、知识碎片化、思想平面化、旨趣私人化、精神犬儒化,总之,自恋的年轻人和堕落的全社会。

     我拒绝接受这一点,拒绝这种源自现代性的污蔑。上述的庸俗化、碎片化、平面化、私人化、犬儒化之类的形容词,如果指涉精神层面,那么它们几乎适用于从古至今的每个时代。孔子那时候就说“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庄子那时候就说“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墨子那时候就说,“若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犹有不孝者?”总之,两千年前中国就是一个世俗社会,总体而观,这个性质从未改变。

     查尔斯•泰勒去年出版了一本900多页厚的《世俗年代》(A Secular Age),并籍此获得坦普尔奖(Templeton Prize),这个奖专门用于表彰“对于精神实在的研究与发现”,比如特蕾莎修女等。外界对这本书有许多评论,刘擎、梁文道等老师似乎都专门撰文予以介绍。我也想谈谈我对泰勒和这本书的体会:我非常不喜欢泰勒和这本书,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泰勒,我认为他不是一个很好的哲学家。

     从书名就可以看出他的现代性偏见。泰勒认为这是一个世俗的年代,信仰缺失、道德沦丧,少有人再对终极的、超越的、永恒的价值表达关怀。这个世界病了,唯独泰勒卓尔不群,能出淤泥而不染,在这浑浊恶世中保持对终极价值的坚守。他的确走得很远,很费力地写下厚达900页的书,然而他从一开始就错了。泰勒只是生活在他所想像的空间里,从来没有真正地触摸一下社会的实体,他并不了解什么是世俗,也就谈不上超越。

     与之相比,库比特、希克、潘尼卡等神学家更清楚地认识到世俗与超越的关系。他们都是比泰勒正统得多的神学家,却积极地促进宗教对话,也试图沟通理解其他宗教或者无神论者的观点。现代这个世俗社会与几百年前相比,一样地俗,俗得一样。技术进步肯定极大地改变了人类认知模式,但绝非变俗,怀着一副世俗眼光到处寻找世俗的人,本身才是俗。

     桑内特的伟大之处在于喊出了“自恋是这个时代的新教伦理”这个口号,我不吝为他呐喊助威。凡是批评80后“自恋”的那些“成熟的人”,正是与他们批评对象同等自恋的人,自恋得以至于无法真正去触摸、体会批评对象的情感体会,他们与他们批评的对象,共同成为桑内特这句口号的一个生动注脚。

     卢梭区分过原始人“心无旁骛的自然的自爱”(amour de soi)和现代人“以为自己卓越不朽的自爱”(amour propre)。古典的自爱大概只有到动物园里找寻,现代性的自爱却比比皆是,相较之下,倒是自恋显得更古典、更积极一点。

拒绝公共的年轻人

     我以为,现代年轻人的自恋绝非拒绝交流、缺乏公共性,真正缺乏公共性的是那些拒绝聆听他人声音的思想霸权。自恋是一种以退为进、含蓄克制、积极生动的表达姿态,所有以自恋表征书写博客的人,都积极地渴望交流,否则又何必写出来。倒是伴随着现代性一同成长起来的传统媒体一直在鼓励“以为自己卓越不朽的自爱”,传统媒体极少互动,只是传播,根本上远比现代媒体来得自恋。

     我以为贝克称现代社会为“风险社会”倒是触及一些实质性的东西。现代社会、现代媒体的互动,大大增强了不确定性,使得每个人都有更多发展的机会,同时也是遭受伤害的机会。越来越狭隘的生活空间、发展空间、规训生活,也使得年轻人比他们的前辈更敏感地体会到这些风险。于是就有了各式各样的新文化,年轻人用区别于社会、高扬个性的方法来与社会沟通,这与美女们希望别人注意自己、又讨厌别人盯着自己的矛盾是完全一致的。

    经常有人说,自恋就解构了公共性,我觉得这恰是对公共性的另一重误解。这种误解处处可见,实在是涉及到知识论的深层次问题。以塞亚.伯林曾打趣施特劳斯,说他有一双“魔眼”,能看到别人都看不到的世界。施特劳斯否认公共性,人与人天然有等级差异,怎可能平等共通。我要说,每个时代都有如此自恋的施特劳斯,他们对我们这些没有魔眼的人来说也很重要,我们应该把他们与他们的环境一同保存下来,留给以后的魔眼天才们解读。这正是我们一般庸人的公共性,古人亦早已通晓。

     千百年前,据记载,我们的神医扁鹊也有一双魔眼,所以见蔡桓公时可以看出皮肤、肌肉、骨髓中的疾病。现今恐怕没人有这个能力,无法验证扁鹊的实验,那么我们又该如何看待扁鹊的经验?是否扁鹊的本领只是一种自恋,而毫无公共性呢?并非。

     分析哲学家戴维森曾提出一种原则,宽容原则,即我们应该相信扁鹊的话,相信他的严肃认真,这样才可能进一步接触和了解远古时期的中医思维。但是这种宽容原则是一种德性原则,没有逻辑基础,支持德性的还是只有德性,因而很可能是靠不住的。

     丘奇兰德则用取消主义的立场来看待这个知识论问题。我们理解不了扁鹊,不是因为我们错了,也不是因为扁鹊错了,而是因为我们所使用的话语框架无法把这两种不同逻辑的经验统摄起来。我们不应该抛弃扁鹊,而应该抛弃陈旧的、自以为是的公共性话语。如同几百年前化学范式变迁的教训一般。面对燃烧现象,有人主张燃素说,有人主张热质说,各有所长,莫衷一是,今人取燃素说抑或热质说?两者皆非。今人以氧化反应统摄这两种解说,于是取得化学理论的极大进步。焉知其他领域不是如此?

     所以重要的不是验证扁鹊的是非。在我们使用现有框架无法解释的前提下,我们应该尽可能地保护扁鹊经验和他所处的环境,然后逐步反思我们远不够准确的思想体系,追求或者等待新的范式迁移。未来的社会理论、政治理论必不是今天的面貌,即使分析的术语、概念不变,对这些术语、概念的理解也会不同。这一点,凡是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人应该都有体会。三十年来,人心变坏了吗,道德堕落了吗,我看,只是我们看待人心和道德的眼光变了而已。因此,人心、道德等不是用来描述社会的合适概念,如同燃素、热质一样,应该从社会科学研究者的词典当中坚决地清除出去。借用丘奇兰德的概念,泰勒也不过一个“民间哲学家”(Folk Philosopher),这就是我对他刻薄评述的原因所在。

     真正自恋的社会正有这样筛选、竞争的功能。以陈旧视角看来,此为自恋;以未来视角察之,此为更高维度、高层次的交流和思想集中也为未可知。泰勒坚守黑格尔的范式,以堕落、世俗来刻画眼前这个世界。而库比特等人却能以未来的视角反观现今社会的变迁,欣然推进宗教和文化的交流沟通。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上一页 [1] [2]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中国美术史论学科发展简述 【 打印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新闻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 图片文章
【陶咏白】 “进行时”女性艺术 ... 图片文章
【陈孝信】论水墨艺术领域内的社... 图片文章
【水天中】“国立艺术院”画家集...
【徐虹】德国绘画回望——从浪漫... 图片文章
【杨卫】语言的暴政与无边的民主... 图片文章
【杨小彦】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艺术... 图片文章
每周一书|《中国当代艺术史1978... 图片文章
【易英】抽象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 图片文章
【殷双喜】艺术批评的写作 图片文章
【张晓凌】谁制造了病态化中国 图片文章
【朱青生】批评的际遇与反省 图片文章
【邹跃进】什么是当代艺术? 图片文章
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 图片文章
【孙振华】走向开放的中国雕塑 图片文章
【沈语冰】塞尚的工作方式:罗杰... 图片文章
【皮道坚】新艺术“聚落”与“生... 图片文章
【彭德】链接虚幻:关于“虚城计... 图片文章
【吕澎】中国当代艺术的语境
【鲁虹】“后社会主义”与“后毛...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