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张方白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陈孝信】“超写意”中国个案之张方白
时间:2018-3-15 11:06:22      点击次数:123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陈孝信     字体颜色


二、毁灭与新生:悲剧英雄

     在我们领略了张方白的作品中强劲的“男性雄风”和阳刚精神之后,千万不能忽略他作品中所隐藏的另一层悲剧性意蕴。正是通过悲剧性意蕴的深度揭示,张方白也才把他的艺术创作推向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精神性高度。
    为了说明问题,我们有必要把目光再一次投向张方白画笔下的鹰。
    从现有的资料看,张方白选择鹰作为自己的创作题材大约是在九五、九六年。最初的几年,这些“鹰”都还是按照鹰的标本样式来创作的,例如在作品中保留了支持鹰身体的标本架、标本台等。就是说,从一开始选择画鹰,鹰就是死的,它只是一具具标本,而非展翅高飞的活鹰。画史的常识告诉我们:在中国画史上历来不乏画鹰(隶属于花鸟画或翎毛科)高手(例如现代就有潘天寿、李苦禅等),可从来没有出现过画死鹰的!只有在西方的静物画史上,有过画死禽题材的,让人看了也曾感到十分震撼,可这些死禽并没有被人格化。在张方白最初以鹰为题材的作品中,我们却可以感受到被人格化了的英雄的毁灭给人带来的一种强烈震撼作用。例如No.3(1996年),那只仿佛仅剩下一副瘦骨嶙峋骨架的死鹰,让人见了十分地触目惊心!这幅作品,应证了雅斯贝斯的一个著名的判断:伟大的毁灭恰恰是伟大的一个特性(转引自《人类困境中的审美精神》,P490)。在最初的这些作品中,悲剧性氛围也是表现的重点。例如No.5(1996年),在鹰身的周围,像是浓云密布,一派“秋风秋雨愁煞人”(秋瑾语)的景象。而那血红色的、横贯了鹰身的一根长线,倒像是刺穿了鹰的胸膛的一柄利剑,剑身上还沾满着鹰的鲜血!
     “死”与“生”本是人生乃至宇宙万物不可调和的两个独立命题,而且是互相排斥的。可是,在张方白的“鹰”身上,它们竟然是可以统一的:死亦是生,或曰虽死犹生。斯鹰虽逝,风范犹存。这种大生命的特征和被理想化了的精神风范,主要是通过被夸张了的硕大身躯、钢筋铁骨似的利爪,还有那不屈的颈脖子来表现的,例如No.3与No.15,都是证明。在No.15的画面上(该作品尺幅超大,有150cm×300cm),竟然还出现了翘起了大拇指的一只手臂,借助这个“大拇指”的符号,表达了对眼前的这一具伟大生命之躯的由衷敬佩之情。而这只“鹰”身上所具有的那种侠肝义胆和不畏权势、不惧邪恶的顽强抗争精神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
     渐渐地,张方白在关于鹰题材上的创作理念上出现了调整:“作为标本的鹰”的细节交代逐步地被删除,而作为“悲剧英雄”的人格化的“鹰”却得到了进一步的强调。这种强调在2000年以后达到了一个高峰。在这几年中,张方白创作了不少于三十幅的各种尺寸的鹰,差不多是以往五、六年画鹰总数的二、三倍,而且尺幅变大,最大的约在250cm×300cm,甚至有更大尺寸的。“得到进一步强调”的主要是象征大生命的硕大身躯,以及在视觉上要压倒一切的磅礴气势。例如No.28(200cm×300cm,2006年创作)就是经过调整后的一个典型,呈现为对角线构图的“鹰”几乎要撑出画面,那硕大的造型、倾斜的身躯在心理上给我们产生了一种冲击作用。又如No.35(120cm×150cm,2006年),“鹰”竟然呈现为直腰挺胸、相对潇洒的造型,给人以一种“雄风依旧,壮心不已”的异常伟岸的印象。而倒金字塔式的构图,则在视觉上产生了泰山压顶般的力量感应。这是一幅在表达上比较突出的作品。最为突出的一种造型是2000年创作的几幅鹰,在这些作品中,几乎不再有鹰的形象,只剩下了一个混沌而巨大的身影,仿佛是在升腾而起,振翅于茫茫太空……这是一个更加理想化的形象,直让人仰慕不已(这一造型也许是以后的方向)。以上种种都在印证着一个真理:悲剧艺术的最终目的是要实现对悲剧本身的超越。
     在“悲剧英雄”的形象得到了强调以后,悲剧性意蕴是否便被削弱了呢?答案是没有,只是隐藏到了画面的深处。例如,虽没有“作为标本的鹰”的细节交代,但鹰的双翅始终不曾展开过,它那硕大的身躯始终是蜷缩着的一个团型结构。另一方面,在画面上,鹰的身躯尽管硕大,尽管也是雄风依旧,但作为生命的实体(细节)却早已化作了乌有,化作了一片虚无。这就足以证明:一个伟大的生命已被毁灭。这个悲剧性的结局谁也改变不了。我们必须在沉默中接受这个铁的事实。当然,这里没有过多的情绪化的因素,有的只是“纯粹的悲哀”(舍勒语)。更主要的是,在近几年关于鹰题材的作品中,悲剧性氛围得到了强调,手法更多样(包括综合材料的运用)。例如在以往的作品中出现过的那根血色横线,现在虽然褪去了它的血色,而变为了黑色,但符号性作用却得到了强调,让读者产生了多种联想:利剑?长啸?闪电?大悲哀的感叹号?画面的背景更加混沌,并令人难以捉摸,总让人感觉到有一种威胁着我们的无法逃脱的陌生东西或曰陌生力量的存在。
 
     总之,经过调整的关于鹰题材的作品更上一层楼,达到了它的成熟阶段。从这个时候起,“悲剧英雄的鹰”成了张方白艺术创作一个标志性符号。在古今中外图象史上,这个符号几乎就是独一无二的(如果说有过类似的符号,便是八大山人笔下的鱼和圆睁着一只眼的鸟)。我曾认为:它具有着一种精神图腾的感召力。
     其实,在关于“塔”的系列创作中,同样充盈着一种悲剧性意蕴。佛塔的原旨就是祭奠死亡的,所以“塔”身所包容的其实就是一个亡灵。张方白竭力地夸张“塔”的质朴、浑厚的造型,挺拔、高耸的感觉和逼人的气势,其实也是在暗喻死的巨大悲哀,死的光明磊落,死的伟大。
     张方白何以会对“悲剧英雄”情有独钟?这个答案就埋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的深层。他目睹了一场时代性悲剧而久久难以释怀,同时又在形而上层面展开了对悲剧问题的一系列思考,最终才选择了在沉默中的爆发。从一个更为广阔的社会学层面上看,张方白不愧为艺术史上的一位有良知的斗士,仅管在今天,这种人显得少之又少,“傻之又傻”。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鲁虹】艺术史写作与价值判断 【 打印 】

    相关文章
【陈孝信】论水墨艺术领域内的社会学转型 2018-8-17 12:46:50  
【陈孝信】当代艺术中的“文脉”问题 2018-7-5 11:45:20  
【鲁虹】规避与创造——关于方力钧的水墨画创作 2018-4-16 15:02:09  
【陈孝信】水墨之变——改革开放40年来水墨问题概述 2018-3-15 10:23:31  
【陈孝信】“水墨之变”与“四大诉求”问题讨论——水墨问题述要 2017-10-9 13:32:07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贾方舟】在精神空间寻求建构的... 图片文章
【陶咏白】 “进行时”女性艺术 ... 图片文章
【陈孝信】论水墨艺术领域内的社... 图片文章
【水天中】“国立艺术院”画家集...
【徐虹】德国绘画回望——从浪漫... 图片文章
【杨卫】语言的暴政与无边的民主... 图片文章
【杨小彦】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艺术... 图片文章
每周一书|《中国当代艺术史1978... 图片文章
【易英】抽象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 图片文章
【殷双喜】艺术批评的写作 图片文章
【张晓凌】谁制造了病态化中国 图片文章
【朱青生】批评的际遇与反省 图片文章
【邹跃进】什么是当代艺术? 图片文章
第十二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将于... 图片文章
【孙振华】走向开放的中国雕塑 图片文章
【沈语冰】塞尚的工作方式:罗杰... 图片文章
【皮道坚】新艺术“聚落”与“生... 图片文章
【彭德】链接虚幻:关于“虚城计... 图片文章
【吕澎】中国当代艺术的语境
【鲁虹】“后社会主义”与“后毛...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