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鲁虹】规避与创造——关于方力钧的水墨画创作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鲁虹】规避与创造——关于方力钧的水墨画创作
时间:2018-4-16 15:02:09      点击次数:1661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鲁虹     字体颜色

 

内容简介
本文结合方力钧的学艺经历或相关水墨作品,分析与研究了他为什么有意规避传统或写实水墨的表现规范,转而创造个人表现手法的内在原因。此外,还对其手法的形成进行了学术清理。在作者看来,艺术家在对传统工笔画与写意画作画规范进行改造的过程中,适当地借用了西画中的若干元素,以致形成了个人独特的面貌,而这与他的艺术追求,还有自由追踪想象是不无关联的。
 
     在本文的开头我必须强调一下,标题中所说的“规避与创造”主要是针对传统水墨与写实水墨而言的。事实上,在当下从事水墨创作的艺术家,要么是在前者的艺术框架内寻求发展;要么是在后者的艺术范式中寻求创造。而方力钧作为一个非职业化的水墨艺术家,其表现方式却明显与绝大多数职业化的水墨艺术家不同。依我以前的理解,方力钧由于长期从事油画或版画创作,所以对传统水墨与写实水墨的表现规范并不是太了解,仅仅凭着聪明与大胆,便将他在油画与版画创作上的一些特点成功地转换到了水墨创作上。我是在2006年第一次看到了方力钧的水墨画创作,由于感到他对当下现实的切入和观念的表达都远远走在了好多水墨艺术家的前面,加上我也听到了另有一些当代油画家在画水墨,于是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即首先要请一些当代油画家与当代水墨艺术家都用水墨媒介来创作,然后再策办一个由两者进行“学术对话”的展览。其目的有两个:一是希望当代水墨艺术家能从当代油画家的相关作品中受到启发;二是希望当代油画家能从当代水墨艺术家的作品中汲取一些营养。所幸的是,这一想法终于得以实现。在2007年, “与水墨有关——中国当代水墨邀请展”由四川美术学院坦克库与深圳美术馆联合举办,方力钧、罗中立、曾凡志、刘庆和、李孝萱、朱新建等16位知名艺术家分别携作品参展,其画册由河北美术出版社的冀少峰编辑,曾经荣幸地获得了著名的德国红点设计大奖。2012年,我与刚调到湖北美术馆不久的冀少峰合作策划“再水墨——中国当代水墨邀请展”时也邀请了方力钧参加。他那不同凡响的水墨作品很快就受到了广泛关注。不过,大多数人与我在上面所谈到的看法并无二致。


    真正让我对方力钧的水墨创作产生颠覆性的看法是我于今年在合美术馆有幸策划了“另类生存——方力钧手稿研究展”。从对他全面资料的阅读中我意外发现,他绝非是一个不了解传统水墨与写实水墨表现规范的艺术家。因为在他上中专的时候,就曾经比较系统地学习了传统水墨与写实水墨的表现规范。比如,他当时所画的白描与重彩花卉(图1、图2),还有重彩与写实人物画(图3、图4)就足以表明他对于这两个系统的表现规范不仅有所了解,而且掌握得非常的好。那么,一个问题就突显出来了,即为什么方力钧在从事水墨画创作时,要有意规避传统水墨与写实水墨的表现规范,进而去自创一套新的艺术手法呢?

      就在我努力思考这一问题时,方力钧与巴塞尔艺博会前主席霍珀于6月10日来到了合美术馆。当晚在紫苑酒店谈到艺术创作的问题时,他一句不经意的谈话猛然点醒了我。他这样说道:“创作者进入高潮时是不拘泥于形式的。”他还说:“我创作常常是根据自己对生活与人生的体验去发现问题,然后再去讨论问题。所以,在创作中,我是绝对反对样式化的。”(图5)在我看来,这应该是我们理解方力钧水墨创作的关键之处,很明显,他的这一创作思路与绝大多数水墨艺术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但凡了解中国美术史的人都知道,传统水墨画的表现手法与相应的题材内容是互为表里的,也就是说,其表现规范与价值追求是相互适应的。到了近现代,当人们为之生存的文化背景与价值系统都发生巨大变化的时候,传统水墨画的那一套表现手法就显得不太合于时宜了,因为其面对新的观念与题材时显得捉襟见肘,这也正是 “五四”前后,以康有为与陈独秀为代表的文化人呼吁水墨变革的重要原因。后来的发展情况足以表明:虽然以徐悲鸿为代表的艺术家大胆超越了传统水墨,并成功创立了写实水墨的新表现规范,但其价值追求与经典现实主义所认可的创作方法论却密不可分,即在用画面讲具有文字特点故事的前提下,一方面要求必须在典型的环境中呈现典型人物,另一方面还必须在具体场景的表现中符合科学的透视法、在人物的表现中符合科学的解剖法等等,此外还得按官方的意识形态去构思作品的主题。从方力钧的一系列创作来看,他的艺术创作方法论与经典现实主义肯定有所偏离,按批评家栗宪庭的命名,其为“玩世现实主义”。相比经典现实主义艺术家的作品,方力钧既不会用画面去讲具有文学性质的故事,也不会按官方的意识形态去构思,更不会画为他视网膜所看到的现世表象,而是常常画那些经过他深入思考后的“心象”——这其实是对现实的智慧转换,其目的是为了直追生活的本质,进而予人以启示。表现在具体的创作上,我们可以发现,其作品在人物造型上往往略带夸张与变形,在场景的安排上则明显具有超现实的特点,而且,他比较喜欢采用调侃与反讽等后现代的艺术修辞方式,表现的也是极具个人特点的艺术符号,如光头、水纹、鲜花、太阳等,因此,写实水墨的表现规范也好,传统水墨的表现规范也好,都被他有意悬置了起来。而他要做的,就是去创造一套与他的价值追求或内在想法相符合的表现手法。这意味着,对于他来说,无论是传统水墨,还是写实水墨拥有的禁忌实在太多了,于是,他干脆对它们采取了一种规避的态度。
 然而,我在上面的说法并不是要证明方力钧的水墨语言就是凭空创造的。和人类的所有创造物一样,其也有先例可寻。在很大程度上,这要得益于方力钧长期对中外艺术传统的认真学习与深刻了解。而他所创造的独特水墨表现方法正是对两个艺术传统的有效借鉴与融合。
 

     这一阵子为撰写本文,我将方力钧的大量水墨作品仔细看了一遍。感到他的水墨创作大致分为如下三种手法:第一是采用了纯粹的白描手法;(如作品《肖煜像》(图6)、《李超像》(图7),画册《另类生存》第51页中的《2014水墨创作小稿》(图8)即是)第二是在白描的基础上染色。应当说,这类作品看起来风格甚是多变,但区别不过是有的是先勾墨线,有的是先勾色线——或用赭石、或用花青。而在染色时,则有的偏于素描的方法,并主要用墨与水(如作品《赵文然老师像》(图9)《三哥李津像》(图10)、画册《另类生存》第102页中的《2009水墨创作小稿》(图11)即是)。有的偏于水彩的方法,主要用色与水(如画册《另类生存》第62页中的作品《陈喆像》(图12)即是)。有的偏于版画的方法,即明与暗的区别线显得很鲜明(如画册《再水墨》第45页中的作品《2012彩墨创作小稿》(图13),《2013》(图14)即是)等等;第三则是主要采用了泼墨或没骨的方法,而且是以水与墨为主。(如画册《另类生存》第95页中的《2000水墨创作稿》(图15)与96页中的《2004水墨创作稿》(图16)即是)另外还有一些作品由于混用了以上各手法,所以很难分类。如果硬要加以总结归纳的话,我们似乎可以说,方力钧在进行水墨创作时,其实无非是在传统水墨中的白描与泼墨的方法之中寻求变化,具体办法就是在其中注入一定的西画元素。以他的白描作品为例,尽管其用线方式极为传统,即起笔、行笔与落笔无不中规中矩,但在人物造型的过程中,则显然适当融入了西画中写实或解剖的元素,这一点人们只要仔细比较一下传统的人物白描作品就可以证明。而在以泼墨的方式作画时,尽管其用水、用墨,还有对宣纸性能的把握都极为到位,但他无疑很好地加进了西式素描中的明暗元素。按我的猜测,他可能还有意无意地借鉴了一些西方大师画明暗速写与画草图的手法。总之,方力钧以上相关水墨手法的出现既要归功于他对特定价值、趣味与想象的追求,亦要归功于特定社会背景和历史背景对视觉形象所提出的全新要求。在这里,有一点必须说明,即我在上面的说法并不是想强调或暗示方力钧所创造的相关水墨手法就比传统水墨与写实水墨的规范要好,而是认为这一套手法更加适合于他,因为其使他能自由地追逐想象的思路,进而找到与心理状态相适应的画面效果。曾经听到一位职业化的水墨艺术家说,方力钧将白描的方式与染色的方式相结合是将线的二维表现方式与面的三维方式放在了一起,显得不是很协调。可我想,方力钧对此一定不以为然。既然他认定“创作者进入高潮时是不拘泥于形式的。”那么,他根据个人的学术背景以及喜好去选用合适的表现手法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尽管其超越了传统固有的样式、概念与教条也是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佟玉洁】当学术成为女性艺术批评的发声机制——中国女性艺术三十年学术研讨会综述 【 打印 】

    相关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法’观墨之陈九 2019-1-30 9:43:51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艺术展” 2018-11-27 13:30:29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2018-11-27 12:57:06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2018-11-22 9:47:54  
【陈孝信】论水墨艺术领域内的社会学转型 2018-8-17 12:46:50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