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付晓东】 既然Thats all right——关于“没事”当代艺术展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付晓东】 既然Thats all right——关于“没事”当代艺术展
时间:2018-4-16 15:50:20      点击次数:950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付晓东     字体颜色

     老耿认为:“没事儿”就是把一切都往好处想的“自我满足”/“自我安慰”/“自我催眠”,和去年的虚张声势的“出事了”相比,由于具有一种“大而化之”/“粉饰太平”/“潜藏着更大危机”的意味,而显得更上层楼。

      如今,艺术已将界限粉碎,任何图像或物品都可能具有潜在的一步跨为艺术品的可能,这一步也许只由艺术家亲笔签名,或美术馆空间陈列来完成。艺术已经无限泛化、渗入到生活的最微小的缝隙。这种扩大也消解了艺术本身,艺术成为现实,它无处不在,也终将无处可寻。“没事”和“出事”都充满了这种把现实与艺术相互混淆、搅拌的倾向。在5月38个“个展”的停电把事儿闹大之后,12月的“没事”显出稳定军心的愿望。同时,也衍生了一种大事过后的无聊之感,没有什么决定性的事件将会发生,一切已经完成,一切如此完美,“摆在我们面前的……这最后一段时间犹如一片空荡荡的海滩”(鲍得里亚《The Year 2000 Has Already Happened》1988,P44)。

一、 犯规

邵一的《介入常常》是在单纯空旷的影棚中摆拍了二十余全身人像,他们穿YSL西装,系GIVENCHN领带,而身体却透过古怪的姿势和表情揭露出真相——这是一群痴妄之人,一群精神错乱的疯癫者被包裹在西方现代性的“文明+理性”的外套下手足无措。疯子、智障、痴呆,这些欢乐的精神症患者——人的无遮蔽野性和本质生命力的呈现者,在机械冷漠的环境中,显出格格不入的别扭与倍感伤痛的挫折。

如果以福柯为向导,则不难进入展厅。杨振中的《看店》是6台闭路电视,从不同的角度即时监视着商业街中的一家出售针织帽品的小店。这是一个现实中无人看守的小店,却于人流中倍显孤独。在监狱历史中,最节省和生效的是1791年边沁设计出的Panopicticon——“圆型监狱”。它配有百叶窗和高耸的中央监视塔楼,玻璃牢笼中的囚徒则感觉随时有人监视,整日惶恐不安。“看守”的职能被抽空化、全能化和内在化,形成了自我监控和互相监视的挥之不去的幽灵。社会生活亦是如此。当强迫性的权利把规训与法则不知不觉的建构成每个人内心世界的基石之后,即使不费一兵一卒,即使环境宽敞明亮,但它依然恐怖、阴森、残酷、压抑,而且坚不可摧。这一切的功效,在杨的小店中奏了效,从监视器看过去,两天前有人看店时,还时常有青春靓丽美少女不厌其烦的揽镜自顾,讨价还价;而展览开幕人去楼空之后,再无人前来问津,瓜田李下,行人皆避之惟恐不及。随着犯罪成本的不断提高,那个百叶窗后面的幽灵早已牢固的守住了每个人的内心。

如何完成这场兵不血刃的完美震慑呢?欢迎使用德国飞苹果(Alexander Brandt)公司第6代高科技尖端产品——倍思布通牌碗式“洗脑机”,针对各类化学药物和肉体惩罚皆无明显效果的疑难精神顽症有神奇疗效。患者只要坐入洗脑机,系好安全带,就开始全封闭,轨道旋转式洗脑。周围亮起来的是传媒制造的偶像/明星/娱乐/广告/新闻,仪式性的领导/升旗/体操/检阅等场景。随着旋转速度的加快和时间的延长,这些重复出现的漂亮图片和美丽音乐也变得似乎难以忍受,只有按下“我同意”的红色按钮,机器才会停下,并宣布“你是一个好人”,疗程结束。本机通过长期、大量、反复刺激的图像和讯息,将患者脑细胞的错误刻记理顺、纠错,在头晕目眩的轻松娱乐中使脑细胞与社会生活规范协调统一。治疗无创伤、无痛苦、无强迫,每天洗脑一次就如同看节目一样心情舒畅。洗脑机由此闻名,被喻为现代社会生产集体无意识的“永动机”,指引精神领域前进新方向的“Super Star”。

只有艺术,才纵容意外。徐震延续了以往作品中用超真实颠覆真实的游戏,试图向规范之外做又一次表演性的跳跃。在《18天》中,记录了徐震自架车团队带着自制的飞机、坦克、军舰的遥控模型向中俄、中蒙、中缅的国境线做的三次逾越的努力。结果,中俄边境荒寒恶劣,天时不助,只好半途而返。中蒙边境遭遇巡逻部队,被人为制止。终于,在中缅边境,找到界碑界河,坦克和军舰逾越行动大功告成。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中方坦克绕过86号界碑的警报新闻,展场堆积了整个行动的过程,是一些照片、影像、工具模型、旅行剩余物和相关法律条文。这是一场千里迢迢,兴师动众的象征性的越界,一个个人化的微小的对极限的逼近,用一个空洞的而充满隐喻的形式再造的一个传媒事件。这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真实”,无数人为造作的真实。事实成为一场传媒精心策划的比真实更真的表演,真和假越来越混淆不清。也许现在的媒体虚构表演(如《真实的谎言》中飞机撞大楼和《后天》的海啸特效),就会成为日后生活中出现的真实。徐震不远千里的对实地进行侵略演习,又故意破绽百出,用戏仿权威传媒的形式对边境法律进行了虚拟的挑衅,用坏小子无理取闹的态度对国际政局进行了恶搞性预言。

二、 群际

黄奎的《955,295.01元》展出了他在1个月内向54位亲戚朋友用各种借口借来的全部现金。这些钞票和硬币,在保安的维护下,在灯光的照耀下,在敞开的皮箱里,大放霞光。借用现成品——大量的“金钱”,及其所附着的社会意义,作为作品直接呈现,当然具有某种拜金主义的反讽意味。更重要的是展览第二天,对于“借钱”这个过程通过现场照片和全部借据的呈现,把这个话题引向深入,整个过程充分的展现了个人与“熟人社会”相互关系的问题。在完成作品后,黄表示“全是朋友的帮忙啊”(见http://hey.ionly.com.cn,访问日期:2007-1-22)。熟人社会,就是以一定的生活范围、血缘关系,或者一定的价值取向,结成的社会系统。以“朋友”的人际关系和“口碑”的道德舆论保持平衡和压力,通过利益、文化等互相交换与整合形成协作团体。借钱的整个过程都是非法律化的,无保障性的,全靠个人积累多年的信任感。抛除情谊不谈,这种利益关系又是一念之差的,极不稳定和脆弱的。在中国依然适用度很强的人情关系网下,黄奎顺利的完成了作品的冒险,“朋友们”也都提心吊胆中期待着展览的结束和现金的归还。

与“熟人社会”相对的是“生人社会”,主要特征就是由规则、法律、信用体系所组成的“契约”。生人社会中,人为了实现自己的功利目的,不敢轻易破坏社会规则、信用和法律制度,只有通过合法的努力才是唯一渠道。张辽源的《1m2》的完成过程呈现了对法理制度社会的一次试探。通过十余层政府基建部门的审查和盖章,张不厌其烦的奔走和述说,终于成功申请在杭州西湖最热闹的中心地段——吴山广场,挖出了1平方米的沥青路面。一楼的展厅里呈现的是这一块陨石般的路面,VIDIO记录着用吊车启开路面的热火朝天的场面,以及一系列政府的盖章批文原件。一个个体如何在这种以“熟人”为背景的社会条件下,说服庞大而冷漠的政府体制,获得许可,完成了这件略微有点妨害公共秩序的事件。它提出了一个更高的要求:个人与政府之间是否能够通过法律真正建立一种平等的交往与权利关系,政府是否在法律面前确保个人最大限度的自由,并为精神生活的丰富创造最大的条件。

张鼎的《向西N公里》揭示了更为特殊的群际关系,民族问题。一个巨大的木制圆球上镶嵌着几十个扩音器,并连接这同样数量的CD机,所有的声音都朝向球体的内部发射,融汇为一个沉闷的混响。这是从兰州少数民族自治区一天中各种声音的采样,不同于其他城镇的日常噪音的是唱咏、祷告和特殊的宗教音乐。多年来,张鼎一直在质疑民族的不可界定的存在。在法国Gil Delannoi看来,民族主义是一种理论化的宣传,一种赌注性的信仰。它无法考证和证明,又如此确实的充满了对不宽容的偏见、被激化的仇恨、最危险的暴力等担忧。民族的消亡论和实在论都会滋养出两种危险的乌托邦,全球重商主义和种族民族主义。(《Sociologie De La Nation》,2005,P20,21)这些宗教的、异教的灵魂,虔诚的、日常的声音,互相干涉,最后形成一个与外界隔离的,充满能量的,无意义的虚空。

陈晓云的VIDIO《圣诞快乐》也以调侃的方式触及了这一问题,配着电子贺年片般欢乐的唱,一群街头小痞子样的同学正在放狼狗追咬、群殴并圈踢一个化妆成圣诞老人的同学,这个作品几乎可以成为“北大清华等十博士联名抵制圣诞节事件”的恶搞版宣传片。可供反对方参考的理由如下:1、基督徒去虔诚的感恩,寻求心理慰藉也就算了。但圣诞的事实是:一帮打扮得愚蠢可笑的男男女女纷纷上街,尽数落入商家制造的欲望的消费主义圈套。对圣诞最热心的是商家,并非民众,圣诞的结果是消费,绝非感恩。2、圣诞老人这种好好先生,不管你是否领情,每年都温情的,热心的,肉麻的,自做多情的,从深夜的烟囱中爬下来,扔下没人期待的礼物,确实该打。3、文化集体无意识被耶教化,在中劣西优、崇洋媚外的集体意识形态下,很难扶植起中国文化的自信心和独立的主体性。在狂欢和消费的双重打击下,只怕又会有人叹道:“常此以往,国将不国了”。中、西方关系,可谓目前最大规模的群际问题,如何面对/利用后殖民文化话语,就看哪个艺术家棋高一招了。


三、 自业

小金峰的作品《听吧》是一个写着白色字迹“去掉你所有的障碍”的黑色正方形木箱,里面震荡着听不到的低频。这句话源于《圣经》中“福音的传播就是要消除一切障碍”。俗话说“耳根清净”,声音可以穿越一切空间障碍,听觉可以超越情感直达真知。这玄色的震动的木箱正是试图创造出一块引发冥想的空间。不用色和形的迷惑,不用外在的美妙和思考性的内容来纷扰,不起分辨之心,去掉遮蔽,回到自己的心性。不是去认别声音,而是去感觉声音,试图以另一种感知方式来开启,达到自己修炼和提升的目的。

刘韡《切了它!就是我的》与在北京的个展属于同一系列的作品,他把照相机的相框想像成凌厉的刀锋,被拍摄物体的没有被取景框观看的部分统统切除。他先用照片再现实物的局部,在破坏原来完整的实物再现照片的构图。这涉及到循环转化和互相映射的问题,三维立体→二维平面→三维立体。他以此颠覆了“看”的常规的顺从方式,变成了霸道的,主观的,片面的,局部的看——一种中学课本里的“形而上学”。姑且不论被剖开物内部的神秘、奇异、繁缛,与原本熟悉物的外部形状突然的陌生、错位与冷峻,所带来的观察的欲望和视觉的美。单是这种无形的在空间四处乱飞的刀片,在物品边缘处形成的危险之感,以及“见佛杀佛,见祖杀祖”,见厕所砍厕所,见电线杆斩电线杆的气度,亦叫人感觉到禅宗般癫狂的快感。

走进储云的《星群》,黑色的屋子里面闪烁着一群莫名的各种颜色的小小的星光,它们包围着你,显得安静、脆弱、唯美而诗意。当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忽然明白,原来那里没有星星、没有美丽、没有诗意、没有幻想。这些亮光来自:中毒的电脑机箱/故障的空调/未连接调试解调器/卡壳音响/拒绝充电的手机/插线板电源/缺纸打印机/无盘DVD……一切把你从幻境打回到日常的焦虑的电器包围之中。它们发出咝咝的微弱的声音,喘着粗气,左右犹豫,无法工作,只是徒劳的闪烁、提示、警告,等待恢复正常。这是每个人都曾有过的感受,深夜难寐时,那些或红/或绿/或蓝/或橙黄的闪烁不停的指示功能的亮光,是多么让人心绪难安。此时,这些电子产品变成了被剥夺功能的审美物,静观把所有紧张的情绪一抹而平。当再次撞到夜幕下北京街头那拥堵不堪的大面积塞车时,我不禁被储云所提示的诗意震动了。

四、 乡愁

当新世纪的来临,时间把我们变得陌生,变成多元文化中的流浪者,“乡愁”更加使人怅惘,忽忽如所失。我一直认为对中国传统文化,以及儒教呼唤,都是一个被假想建构出来的故乡。传统文化从来不是任何人的故乡,那是无可奈何中,一种无家可归的回归之感。而底层出身;少年生活经历;十几年前中国的现实;无法抹去的切身记忆;对极其有限的文化/物质生活产品的熟悉,才是真正的故乡。只有在那里,才会获得一种可供调侃的真正的亲切,和一种足以对抗疏离的现在的温暖。张培力利用余庆塘最破旧老厂房还原了他记忆中的故乡。他修缮了它的一半。他油漆了墙壁,擦亮了玻璃,安装了吊灯,扫净了地面,甚至用新镜框挂上了值班名单。它看上去与20年前刚启用时一样了,一切欣欣向荣,正要大干一番。而原来的另一半,绿色的墙皮绽裂如同虎皮花纹,吊灯的黑色残线如同悬空的被截肢的腿,排风扇像没有眼睛的黑洞。老厂房今天的颓败,与当年的光鲜明亮,使人同时面对时间隧道的两端。一个过来人讲述着理想主义升腾的希望与现实残酷幻灭后的伤痛,这房间更像是对那个逝去的时代的精神隐喻。虽然墙上有鲜红色KUSO的涂鸦活跃,但这依然是一件气息沉重,荡气回肠的作品。
 
石青18分钟的VIDIO《厌食症》是以一个私人日常叙事作为折射的起点,在消除了一切具体指向的封闭幽暗的极简主义空间内,讲述了一个底层男人抽像的心灵成长历程,并以此映射出中国20年来的一个巨大的社会转型期所产生的一系列影响。“他”是一个喜欢在室内穿帆布雨衣的男人。从小擅长排队等待,这是生产型社会消费物质匮乏的写照。长大子替父位,这是国营企业接班制的最后一批青年工人。接下去,是无任何保证的下岗。对失重感觉和无处可去的内心痛苦的强调,以生理上的厌食症所引发的对一切排斥和拒绝得以呈现。一个多年在体制下生活,对竞争社会不适应的无技能的孤立的人,只能继续忍耐等待,无所事事中以钓鱼作为隐藏。压抑引发更严重的精神病变,他最终成为无动机杀人者和恋尸癖者。也许,这个臆想出来的被压抑变形了的成长,是一个把逻辑推到极端假设,但是历史滚滚的车轮下,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下的几代人中,又有谁不是那个牺牲者呢?

钟苏收集了所有他能找到10元钱纸币,他把它们逐张拍照,截取,只保留下那幅在现实中已经不复存在的“夔门天下雄”,一一对准,不顾及哪一张是否沾染油污,是否有笔迹划痕。他把它们连接成一个3分钟影像。那些纸面上的痕迹和破损,以及些许的不可避免的小小错位,使这幅胶凹套印版的三峡仿佛在生长,呼吸,进入了历史与时间。他把这叫做《公共艺术》,确实是所有无名的使用者共同创造的时间和故事的痕迹。这让我想起贾樟柯在《三峡好人》里的一个片段,山西(黄河壶口)和四川的棒棒们拿着面值不同的人民币在一起比较和夸耀自己的家乡。即使在最底层和残酷的贫困生活中,那些人民币上的抒情画面——最廉价的风景画,依然成为了他们的精神向往和寄托。余光中说“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在我看来,乡愁更像是这枚纸币上的风景,廉价、油腻、沾满灰尘,承载着那些视而不见的浪漫和沉默不语的悲伤。


应该总结一下了。这是一个把主题压迫缩减到最小的展览,更多的是对艺术作品本身的期待。在没有单一的方法论和特定文化指向的条件下,依然呈现出某种相类似的趋势和趣味,它包含了对社会文化问题的指涉,寻找政治体制的缝隙,个人的自觉和自由立场的肯定,对日常生活和现实的借用,感觉的置换,形式的改造,语言的多通道游戏,虚无主义的价值体系反抗,恶趣味的建立……所有的这些都把我们引向一个更丰富和更具开创性的艺术的天地,并成为建立区别于8、90年代的新型的当代艺术的“临时契约”不可缺少的部分。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邵亦杨:德国当代艺术的崛起 【 打印 】

    相关文章
【付晓东】双年展的隐喻 2017-5-25 10:53:34  
【付晓东】都在这一口里了——谈“吃”在当代艺术中的双重展现 2017-3-21 14:45:38  
【岛子】当呼吸成为一种话语:“呼吸——山东当代艺术大展”评论 2017-1-18 17:00:05  
【岛子】后现代转向中的德国当代录像艺术 2017-1-18 14:57:38  
【陈孝信】批评问题答问录 2017-1-17 22:02:5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