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翟晶】凝视与矛盾——19世纪“东方主义”绘画中权力结构的变化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翟晶】凝视与矛盾——19世纪“东方主义”绘画中权力结构的变化
时间:2018-5-11 11:04:33      点击次数:3639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翟晶     字体颜色

纠结于马奈画中的矛盾,却变成他处理这个时代的矛盾的方式。一生都在争取沙龙认可的马奈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模仿古代大师的画作,总是遭到无情的打击?为什么他不愿把自己看作印象派,却以印象派大师名留青史?“图像总是溢出作者的预设,作品一经诞生,便获取了生命,谋杀了作者。”或者说,“图像打开了一条缝隙,使意义自我生成、不断延异。”这些后结构主义观念,在马奈作品中找到了完美的诠释。
与莫罗不同,马奈面临的不是认同危机,而是紧随着霸权话语的尴尬状况:一种被后殖民理论家霍米·巴巴(Homi K. Bhabha)用“模拟(mimicry)”来概括的现象。巴巴发现,殖民文化的最大困惑之一是“模拟”,它有两个层面:一是指殖民地行政组织制度对宗主国的模拟;二是指殖民地人民对宗主国文化的模拟。模拟就是再现差异,因为:一、当宗主国文化被搬用到殖民地环境中时,其意义必然发生扭曲;二、殖民者一面用“自由、平等、进步、文明”等启蒙理想来证明殖民活动的合法性,用宗主国的语言、文化、价值体系来摧毁当地文化,一面却要求殖民地人民接受统治和奴役,这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这样制造出来的殖民地“新人”,必然是对殖民者的“模拟”,他说英语、穿西装,面孔却是有色的,扰乱了以语言和肤色为基准的种族秩序。模拟制造出一个“几乎同样但又不同样的差异主体”。[ Homi K. Bhabha, “Of Mimicry and Man”, in The Location of Culture, Routledge (London/New York), 1994, p.86.]一种“部分在场”,模糊了宗主国的文化和价值,使他者和自我的位置不再确定,消解了一切恒定性,而恒定性正是殖民关系赖以生存的根基。
考察《奥林匹亚》的凝视路线,会发现它是以“模拟”为基础的:黑女仆凝视着奥林匹亚,奥林匹亚凝视着观众,本应凝视着奥林匹亚的男子,在画面上却缺席了。凝视关系被完全逆转,变成了他者对自我的凝视。当黑女仆开口为男子传话,她传递的话语是似是而非的,她的法语是黑人的法语,是一个种族他者对白人老爷的模拟,注定带有差异。而当巴黎浪子维多琳·默兰扮演维纳斯,她也注定是对“爱与美的女神”的模拟,她的气质、她的身份、她的目光,阻断了与维纳斯相关的色情想象,她在故事中的位置、她的凝视,僭越了男子和观众的位置,造成了深刻的困扰。因此,当《奥林匹亚》与巴黎公众见面,立即引起群情愤怒,而马奈却不明白,他明明模仿了提香的经典作品,为什么倒霉地受到谴责呢?当模仿变成“模拟”,确定性被消解,“差异”浮现出来。正如萨特(Jean-Paul Sartre)所言:当“他者”回敬了一记目光,麻烦便产生了。
如果说马奈无意识地逆转了凝视,给自己制造了麻烦,那么,高更则主动地置身于麻烦中心。
高更是艺术史上最独特的人物之一,他的一生充满了矛盾,他本人就是矛盾和麻烦的化身。高更是因塔西提系列作品而闻名的,尽管他口口声声自称“野蛮人”,并在《诺阿诺阿》中大肆赞美塔西提的“天真无邪”,艺术史家们还是渐渐认识到:这是高更为了赢取在巴黎艺坛的地位而采取的宣传策略,他拥有狡猾的商人品质,人品也很成问题。真正值得探讨的是他采取这类策略的原因和方式。
高更出走塔西提是局势所迫,他和巴黎的艺术家、批评家搞不好关系,弄得穷困潦倒,总在给妻子的信中抱怨贫穷、劳累的生活,期待在塔西提打个翻身仗:“三年内我将会打赢这一仗,靠了它生活就有了保障。”[ 1891年3月24日致梅特,于巴黎,载高更,韦白译,《野蛮之书》,湖南文艺出版社2006年,第141页。]从塔西提回来后,他一边把自己从头到脚打扮成“野蛮人”,到处出风头,一边忙着写《诺阿诺阿》,用来推广作品。[ “我还准备写一本有关塔西提的书,它有助于人们了解我的绘画。”(1893年10月致梅特·高更,于巴黎)“你对我谈起莫里斯在《诺阿诺阿》中的合作之事,……在谈到非文明人时,为显示他们独特的品质,我认为应该写得尽量原始些(十分简单,像一个野蛮人),接下来再用文明人的方式去写……”(1902年5月致蒙弗雷,于马克萨斯群岛),载《野蛮之书》,第151、187页。]高更并未立即获得商业成功,但的确引起了公众的兴趣。
塔西提作品可以被大致划分为两种类型:一、田园牧歌式的塔西提景观,其中又以秀色可餐的塔西提女性为主;二、“哲学作品”,[ 在1898年2月从塔西提写给蒙弗雷的信中,他将大型画作《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称为“可以比拟于福音书的哲学作品”,载《野蛮之书》,第174页。]用图像阐释塔西提文化和宗教,其中杰作如《白马》、《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死者的幽灵在注视》。两类作品似乎是不可通约的:前者居高临下地凝视塔西提景观,后者则以求知与理解之心深入塔西提文化。同样的矛盾也存在于《诺阿诺阿》中:一面对塔西提居民的纯朴生活赞不绝口,一面毫不掩饰殖民者的优越感。[ “几个我岳母家的熟人……向女孩表示敬意:‘啊,你嫁了个法国人?真幸福!’”高更,《诺阿诺阿》,载《野蛮之书》,第52-53页。]
高更研究者很容易被这种矛盾性所迷惑,认为它出自矛盾的性格,这种性格差点要了高更的命(1897年底,他曾试图自杀)。但细读《诺阿诺阿》会发现,矛盾并非自发产生,而是苦心经营的成果。
《诺阿诺阿》中有两个关键人物,一是高更的塔西提妻子蒂呼拉(Tehura),二是高更的邻居若特发(Totefa)。两人性别不同,却都是高更的色情对象。蒂呼拉的特点是完全顺服,甚至在被冤枉时也绝不反抗;[ 她的故事中最精彩的片段是“金枪鱼事件”:一次出海打渔时,高更钩住了金枪鱼的下颌,在塔西提迷信中,这预示着女人出轨,高更因此对蒂呼拉产生了怀疑,而蒂呼拉对此的反应是完全的顺服:“她反复地说:‘你一定要打我,打我很多很多次;否则你会生很久的气,你会得病的。’”前引书,第92-95页。]若特发则青春无邪,导致高更心里升起了“可怕的想法”。对若特发的描述,是整本书中最耐人寻味的:高更指责了“将女人……变得不正常”的西方文明,又将无邪的塔西提居民类比禽兽;在赞美塔西提“差别不大……免除了那种危险的、带有‘神秘’色彩的性幻想”的两性关系后,紧接着又来了一段狂乱的性幻想,主体是“上了年纪的文明人”,客体是塔西提男青年。[ 前引书,第36-39页。]一系列编排得极其紧凑的强烈对比,使文本在挑逗/遮掩的游戏中俘获了读者。文本所使用的策略十分巧妙:对塔西提“天真”状态的赞扬,既维护了文明/野蛮的二元论,又调动了对“东方”的兴趣;以若特发为客体的性幻想,既强化了对“危险”的文明的谴责和对塔西提的赞美,又满足了西方人对“东方”最古怪的性幻想。
那么,高更为什么要刻意使用这类矛盾呢?如果我们把目光局限在高更这个作者身上,从传记学或精神分析的角度去研究,便注定要走入歧途。由于高更在创作过程中始终关注着作品的接受度,所以在这个案例中,对受众的分析更为重要。
如前所述,19世纪末是资产阶级社会矛盾凸显的时期,个体面临认同危机,殖民霸权经受着差异的考验。人们经常谈到这个时期普遍存在着“世纪末情结”,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危机感,甚至导致了一些敏感的诗人自杀。斯宾格勒(Oswald Spengler)的里程碑式著作《西方的没落》象征性地说明了这种危机感,康拉德(Joseph Conrad)的《黑暗之心》因揭示了西方主体(个体、社会)所面临的深刻矛盾,而跻身于该时期最伟大的小说。这一状况使人们认为西方文化的发展已达临界点,必须向其他文化寻求新的生命力,而在文学艺术界吹起强烈的“东方风”似乎提供了佐证。
和前一阶段的东方主义相比,该时期的关注点已十分不同。从表象来看,是从关注景观转为关注文化,人们感兴趣的不再是光怪陆离的异国风情,而是独特的文化体系,在视觉艺术中,艺术家也从描绘东方美人转为学习东方艺术手法。[ 最常被论及的是日本浮世绘对印象派的影响,以及黑人雕塑对毕加索和马蒂斯的影响。]但是,转变尽管十分重要,却不具有根本性,实际上,该时期西方文化的最大特点,并不是对东方文化的兴趣,而是一般性的自我反叛。按照詹明信(Fredric Jameson)的观点,从19世纪末到二战前,西方文化的特征是反主流,文化精英有意识地挑衅中产阶级道德标准,以致在现代文化史上,最突出的现象就是文化精英与中产阶级大众的对峙。[ 参见詹明信,张旭东编,陈新侨等译,《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三联书店1997年,第428页。]矛盾似乎不可调和,致使文化精英中间普遍存在着受难意识,神经质的凡·高、狡猾的高更、风度翩翩的塞尚,——不同性格的人,都自视为被社会迫害的天才;有趣的是,中产阶级虽常抱怨现代艺术挑衅了他们的道德和智力,却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对这些艺术的理解,并付出金钱和时间。
矛盾的张力之大,已至一触即发的险境,但它也是解决矛盾的特殊方式:将矛盾的两极投射给不同的人群,从而将内在于个体的、极端危险的矛盾转化为社会范围内的力量制衡。“借助凝视的力量,通过驱逐他者来保全自我”,这一次,矛盾重重的主流文化成了需要被驱逐的“他者”,但由于它是主流,又不得不同时是“自我”,濒临绝境的主体求助于矛盾,在主流之中扮演边缘,以求暂时从矛盾中脱身。自我和他者的位置不再清晰,不再有明确的价值归属,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二者是相互依存的。在这个时刻,高更的自我放逐如同一纸檄文,向腐朽的主流文化宣战,因此他成了该时期的文化英雄。
该时期的每个文化精英身上都有个他者,因为该时期的每个读者和观众都在寻找一个他者,那些属于他者的文化,空前地流行开来。不过,寻找他者的最终目的是释放自我:他者毕竟是他者,必须服务于自我、为自我而存在。实际上,该时期对东方文化的兴趣,徘徊于赞美与鄙夷、挑逗与遮掩的游戏中。置身于塔西提的高更,有效地利用矛盾赢取了关注。在塔西提,他既完成了自我的去中心化、又完成了自我的中心化,——利用对边缘的强烈需求,闯入了主流的中心。
置身于麻烦的中心,为高更赢取了成功,但也将他抛入了永恒的放逐。因为不论人们怀着何种目的进入他者的语境,他们始终都是进入了,再也无法用大一统的语言来忽略文化差异。不知不觉中,塔西提那些温顺的眼睛,悄悄地带上了凝视的表情:一种来自被凝视者的、飘忽不定的凝视。在短暂地回归巴黎并享受了一段富有的生活之后,高更遭到了爪哇情妇安娜的劫掠,一贫如洗,终老于比塔西提更原始的马克萨斯,用戏剧性的一生,为19世纪末的矛盾及其解决之道做了最精彩的诠释。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佟玉洁】警惕:以艺术区的名义权力寻租的产业贪腐链 【 打印 】

    相关文章
【皮道坚】什么令图象时代的绘画成为绘画? 2018-11-6 15:53:59  
【徐虹】德国绘画回望——从浪漫主义画派到格哈德·里希特 2018-8-6 12:42:12  
【翟晶】永不回头的《基质之河》 2018-6-15 15:08:28  
【翟晶】不期而遇——论威廉·肯特里奇的艺术 2018-4-16 15:33:24  
【翟晶】被模拟的身份——当代非西方艺术家对种族身份的僭越 2018-3-21 13:25:07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