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闻 专题 研究 档案 年会 论文 自述 · 访谈 期刊 书吧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频道 - 【管郁达】日常生活、手工快感与艺术中的享乐主义
  您的位置: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 新闻 >> 艺术前沿
【管郁达】日常生活、手工快感与艺术中的享乐主义
时间:2018-7-16 12:15:41      点击次数:1812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管郁达     字体颜色

——关于西南当代架上绘画的初步研究

    

管郁达 


一、历史叙事的身体视角

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进程和整体格局中,作为中国当代艺术重要策源地和发生现场的西南当代艺术扮演一个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这不仅仅是指西南地区为中国当代艺术史贡献了象张晓刚、毛旭辉、叶永青、唐志冈、罗旭、吴文光、刘建华、潘徳海、曾晓峰、曾浩、陈长伟、周春芽、何多苓、程丛林、汪建伟、王川、李华生、杨谦、何工、刘虹、郭伟、张小涛、罗发辉、王承云、戴光郁、罗子丹、罗中立、庞茂琨、钟飚、李占洋、杨述、董克俊、蒲国昌、尹光中、曹力、任小林、王华祥、董重……等等这样一大批优秀的艺术家,在引领风潮的年轻一代艺术家群体中,西南艺术家也显现出强大的实力,北京大学《中国现代艺术文献》的统计资料表明,西南当代艺术家在架上艺术的领域至少占据了中国当代艺术阵营的“半壁江山” ;更为重要的是,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从“伤痕美术”、“乡土现实主义”、“形式美”到“八五”新潮、“中国现代艺术大展”、“行为艺术”、“实验水墨”、“女性主义”、“后八九艺术” 、“卡通一代”和“loft”艺术空间的营造、艺术批评等艺术潮流、活动与艺术事件中,西南当代艺术作为策动者、参与者或艺术发生现场都发挥了积极重要的作用。近二十年来的西南当代艺术与当代中国社会的思想文化变革同步,不但是中国当代新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也无可争议地构成了中国艺术现代性重建过程中一个关键性环节,其所积累的历史经验、文化经验与个体经验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文化内涵,有许多值得我们重视和总结的东西。
关于西南当代艺术的整体研究和学术梳理,批评家王林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除了写作大量的关于西南当代艺术的批评文章而外,作为重要的艺术活动家和策展人,王林的批评活动与策展活动几乎贯穿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西南当代艺术发展的历史,他策划的六回“中国当代艺术文献资料展”和“中国经验展”都是中国和西南当代史上的重要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艺术事件,不过最能体现他自己学术意图和批评立场的,还是当属2007年3月中旬在广东美术馆策划的大型展览“从西南出发——西南当代艺术展1985—2007”,该展作为广东美术馆‘85以来现象与状态系列展览活动的其中一个系列,企图以所谓“新历史主义” 的学术视野对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的西南当代艺术进行历史回顾、学术梳理与价值重估,可以说这是一个颇具文化野心与批评抱负的学术事件,在为展览撰写的主题词中,王林分别以“异在”、“深度”、“历史”三个维度来解释其策展立场和“以史励志”的批评意图:一、“异在”:表明西南当代艺术家的异样性、异质性、差异性,亦即我们所言西南艺术的前卫性和先锋性。西南艺术一开始就偏离官方艺术,不同于主流艺术和商业艺术,中国当代前卫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二、“深度”:深度是西南艺术家强调人文,关怀生命,始终关注中国人生存现实和存在境遇的必然追求,也是西南艺术家重内心体验,重内在精神,重思想价值的艺术特征;三、“历史”:历史是艺术创作和艺术批评的归宿,是一个连续的过程,西南艺术家在中国当代艺术创作中是最具有连续性的,一代又一代,既有承接关系,又各自充满活力。而艺术家个体对于历史过程、对于心理过程的独特体验则常常表现为作品的时间性表达和历史性意义,和时尚、瞬逝的消费文化正好构成批判性对比。(广东美术馆编《从西南出发——西南当代艺术展1985—2007》p9)不难看出,王林的三个维度还是建立在一种新黑格尔主义式的、自上而下的“大历史全景” 视角之上,企图以一种俯瞰式的理性逻辑把握将鲜活的、具体的个人叙事转换宏观的历史的主题叙事。其实,我理解所谓“新历史主义”的视角,绝非精英语调式的宏观统揽,而是应该重新整合“大” 和“小”、“上”和“下”两种不同的研究范式与视角,将上层精英与民间草根、审美生活与日常生活放置在一个平等的视角来观察。而王林的策展意图似有过于强调二者的差异性分层的嫌疑。其实在西南当代艺术的发展中,大、小历史间的关系不仅非常微妙,而且互相纠缠。大历史对小历史的影响也并非是绝对的,小历史在西南当代艺术“现代性”大历史的建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不容小视。我当时在展览期间举办的研讨会上一再强调不要让大历史叙事掩盖个体的身体叙事,其用意正在于此。因为相对于理性的宏大历史叙事和传统,个体的身体叙事和日常生活是更加值得重视的一个观察西南当代艺术维度和视角。
与王林宏大的历史主义视角的“从西南出发”展相比,作为艺术家和艺术活动家的叶永青2007年4月中旬也在贵阳策划了第三届贵阳艺术双年展“口传与耳闻的四方”,叶永青另辟蹊径,试图彻底抛开历史主义所包含的二元见分矛盾与纠缠,以多元的空间叙述替代线性的时间的历史文脉叙述,从文化地理的方位和艺术生态的角度来讲述西南当代艺术生长的过程。成都、重庆、贵阳、昆明作为西南文化地理和艺术生态的四个方位和艺术中心城市,被分别以“体制化的诉求:居住在成都的艺术群落(成都)、个体方式(重庆)、野生的当代(贵阳)、云南的天空:迁徙的艺术生态(昆明)”的方式加以命名,叶永青以“口传和耳闻的四方”作为这次贵阳艺术双年展的主题,目的在于展示来自成都、重庆、昆明和贵阳四座城市中当代艺术的生存方式与生活形态,期望从地方文脉的角度来探讨在国际化和现代化的影响下,在世界和国家力量之外,仍然运行着另外一种野生的民间的草根文化。这种方式像方言、饮食和民间的智慧、契约一样作用于艺术和艺术家,生生不息持续不断地存在于每一代艺术家的现实生活及艺术生命之中。(叶永青“口传与耳闻的四方”,见《第三届贵阳艺术双年展》展览场刊)由此可见,叶永青的策展思路非常个人化而且体现了艺术家特有的直觉和洞察力,他关注的是西南当代艺术当下的生存状态,并试图将他所谓草根的、民间的、乡土的、市井的“内部力量” 解释为西南当代艺术自我生长的内在动力。这一点他与王林并无大异,有所不同的是尽管叶永青的方法论调低了对精英文化的期待值,但其骨子里仍然持有一种建构性的、一统江湖的文化精英情结,这个情结的尾巴在其煞费苦心罗列的“个人神话”展览单元中暴露无遗。所以就其策略来讲,叶永青比王林的“直道而行”显得聪明,而王林的理想主义多少有些文化乌托邦的意味。
对包括西南当代艺术在内的这样一些正在生长中的鲜活的学术课题,我们除了“大历史主义”的盖棺论定式的宏观总结和精英主义的左右逢源而外,是否还能找到其它一些更为体贴、有效的解释方式与观察角度呢?比如,作为艺术创作主体的艺术家个人的身体经验和日常生活方式之间究竟构成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否会对艺术家的艺术创作造成影响?具体到架上艺术来讲,以身体经验为前提的手工快感就是理解西南当代架上艺术的一个重要的“关键词”,而由手工快感这一手艺性的劳动所派生出来的以享乐主义为核心的艺术价值观,正是西南当代艺术、特别是架上艺术共生共有的一个基本特征,叶永青讲西南艺术家对方言、饮食的迷恋和执着包涵着一种更深的文化喻意,王林讲西南艺术家“重内心体验、重内在精神、重思想价值”的艺术特征,其实都可以从对一些艺术家个案的具体研究中得到实证性确认。而这些颇富启发性的案例中,拥有强大、悠远的手工艺传统的西南当代架上艺术,无疑为这一命题的深入讨论提供了许多可供分析的精彩文本。
在下面将要展开的讨论和分析中,我将先引入“日常生活”这一文化研究中的重要概念,从一些西南艺术家的个案出发,重新检讨在西南当代艺术中艺术与日常生活的关系。进而指出,将“日常生活”审美化,进而在个人经验的基础上重建艺术与生活的联系,是西南当代艺术有别于中国其它区域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特点,换言之,“日常生活”的审美化、精致化与闲暇化作为手工技艺滋生、繁荣的温床和先决条件,造就了西南当代艺术中强大的手工技艺传统,架上艺术的“手工快感”既是一种以身体传承、以心传心的悠久的传统技艺,也是与日常生活同体的一种身体行为与文化遗传。而西南当代艺术中普遍盛行的“享乐主义”价值观,即是这种追求身体快感的创作冲动的逻辑结果。西南当代艺术、特别是架上艺术不过是从身体出发、追求手工快感的艺术享乐主义的一种视觉表现和肉身冲动而已。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郑荔】

分享到:0
    
    下篇文章:【冀少峰】对当代艺术生产机制的思考 【 打印 】

    相关文章
【冀少峰】一个孤独者的意象:“三种目光”之王焕青 2018-11-8 13:32:35  
【冀少峰】绚烂复归平淡——再论王文生的油画艺术 2018-11-8 13:11:49  
【冀少峰】历史的重构——任思鸿艺术的启示 2018-11-8 11:35:48  
【冀少峰】从悖论陷井中逃离——武明中近作观感 2018-11-8 11:29:45  
【殷双喜】关注现实与人文追求 2018-11-8 10:48:12  

第三十四届世界艺术史大会专题 图片文章
2015年装置艺术专题综述 图片文章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正式开幕... 图片文章
澄明之境——批评家访谈录之水天... 图片文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批评家访谈录... 图片文章
重要的不是艺术、又是艺术
彭德:《美术思潮》始末记
2016年第一届艺术媒体提名展·青... 图片文章
孙振华:妈妈和儿子
魏光庆:正负零 图片文章


2019·第13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图片文章
线:传承与发展——2019深圳美术... 图片文章
《画刊》ART MONTHLY ∣ 2019年4... 图片文章
贾方舟:批评与体制 图片文章
朱青生:“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 图片文章
皮道坚:艺术活化工业遗迹,让城... 图片文章
忆邹跃进丨时隔22年,《观念与艺... 图片文章
对话范迪安——中国美术的悬疑大...
【水天中】流逝的心灵史 图片文章
吴洪亮担任2019威尼斯双年展中国... 图片文章
【孙振华】论中国雕塑的现代性历... 图片文章
【陈履生】博物馆运营管理的当下... 图片文章
【易英】落选沙龙 图片文章
面对“抄袭门”,批评家在说什么... 图片文章
【陈孝信】守望与革新 ——新‘六... 图片文章
“水墨走向现代之路——2018深圳... 图片文章
【陈履生】水墨走向现代之路 图片文章
【余丁】当代市场中的身份转换 图片文章
关于学术翻译的通讯——朱青生致... 图片文章
【鲁虹】半路出家的故事 图片文章





     
     
     


Copyright 2008 yspp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批评家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1874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